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TZ003]  《(情.欲)大璫 上(橫排)》 
作者: 童子
繪者: 趙璞玲
出版日期: 2017/07/19  第 11
尺寸: 256頁,  420.0公克,  21.0 X 13.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670
定價: 300
會員價: 300
該書目前為少量訂製書,
缺貨已經安排再刷
最快2019/12/09那週書籍入庫

+++++---------------------------------------------------------------------------------------------------------------------------------------+++++
吃、喝、嫖,
打自被貶至南京兵部後,
這就是謝一鷺全部的生活。
在這文人閹黨相互傾軋的混亂時局,
宦官大璫個個權勢滔天,
學不來溜鬚拍馬的身段,
謝一鷺只求能作個盡責的小官。

孰料如此亂世中,
竟還能遇見如朝曦般清新的滿紙抒臆,
──梅作熏鄉客,松為伴座人
謝一鷺幻想過各種角色,
卻怎麼也想不到,
那出塵仙人般的知音竟會是他!?

一盞舊石燈,一紙遒勁字,
驀然勾動的心弦。
眾人之上那冷若冰霜的容顏,
究竟懷揣著何般心思?
+++++---------------------------------------------------------------------------------------------------------------------------------------+++++
楔子

簷下整整齊齊站著一排人,都穿大紅繡金的曳撒,老遠地,恭恭敬敬地喊:「老祖宗回來啦!」
雪地裡走來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兩邊一對小火者(註一)扶著,走到近前,簷下那班人要跪,老人伸出一隻褐點斑斑的手,粗指節,手掌很寬,微擺了擺:「免啦,」一把喑啞的老嗓子,顫抖著,「天怪冷的。」
「萬歲爺歇了嗎?」領頭的紅曳撒從小火者手裡接過他,小心翼翼往屋裡扶。
「歇了,」老人要邁步,忽然在門檻前停住,眨了眨昏花的老眼,往眾人身後看,「那是……」
大夥順著他的視線轉頭,是個捧綢傘的孩子,十一、二歲,薄衣裳,凍得瑟瑟發抖。
「新進宮的?」老人問。
「老祖宗好眼力,今兒下午剛從外頭領進來,咱挑的最好的。」
老人朝那孩子招招手:「是高麗人?」
「確實是朝鮮貢來的,老祖宗這是鳳眼回春了!」
紅曳撒們爭著諂媚,左一個「精神矍鑠」,右一個「老當益壯」,孩子走近來,似乎還沒受過教,抬著頭,一雙水汪汪的丹鳳眼,老人看著看著,像是入了迷,竟用枯手在那稚嫩的臉蛋上輕拂了一把,問他:「姓啥?」
孩子會說漢話,聲音輕軟:「姓金。」
老人搖了搖頭:「還是姓張吧。」
孩子愣了,紅曳撒們趕忙說:「姓張,這就改名冊。」
老人轉身往屋裡去,孩子被眾人推著進屋,屋子極大,僅點了那麼幾支蠟,牆上掛著一把粗弓和一柄舊刀,孩子轉著圈看,這並不像司禮監(註二)大太監的屋子,只有桌上放的一把金字扇頗有些?赫的氣勢,紅漆骨,綠箋面,兩面泥金,抄了幾句《孟子》中的話。
老人自己脫了麂子皮大氅,露出裡頭坐蟒補子的紅貼裡,他個子高,看得出年輕時也是個魁偉的人,如今傴僂了,吃力地指著點心盒子:「吃吧,有絲窩虎眼糖。」
孩子看了看那盒糖,大銀錠、響糖、佛菠蘿蜜,都是好果子,他識趣地搓了搓手,乖乖問:「老爺爺,熏什麼香?」
老人嗆著氣笑了,似乎是因為孩子叫他「爺爺」,他咳著喘著,很開懷地說:「燃冷生香吧,冷生香煙氣直,叫人憶舊事。」
孩子立刻把銅乳爐端到小香几上,用鑷子從香盒裡挾出香團,輕投到爐肚裡,點燃了吹一吹,這時再回頭看,老人靠著椅背歪著頭,已經睡著了。
香煙嫋嫋,確實是直的,孩子抱著膝在香几邊蹲下,兩眼直直盯著那煙,小時候聽人說過,這種香燒起來,會有仙人騎著白鶴乘煙而下。

(註一)火者:宦官中低位最卑下的稱火者。
(註二)司禮監:明朝宦官最高權力機構,有制衡內閣、頒布聖旨等特權。

第一章

謝一鷺猛地醒過來,像黑暗裡被誰狠踩了一腳,又像當胸一口氣壓住了沒喘勻,伴著喉頭火辣辣的酒氣,他一睜眼,是狼藉的杯盤,醉死前要的那一碗水滑麵,伸手碰碰,已經涼了。他捂著嘴乾嘔了兩下,「***口卡***嚓」,右手邊一聲脆響,「***口卡***嚓」,接著又是一聲,是什麼人在嗑瓜子。
「哎呀,劉大人……」斜對面,是男孩子捏細了嗓子、嬌滴滴懶洋洋的嬉笑聲,時而緊時而慢,頗有些放蕩的意味。
謝一鷺打眼往右,拂曉灰濛濛的天色裡,即將燃盡的蠟燭光,一截藕段似的胳膊,戴一隻金釧,一張巴掌大的粉臉,梳一個花兒頭,老大一朵白芍藥,壓得髮髻都歪了。
他看人家,人家也轉過來看他,水波一樣的大眼睛,細柳長眉,塗滿了胭脂的薄唇動了動,露出點笑模樣:「醒了?」
不大尊敬的口氣,倒有幾分熟稔的親暱,謝一鷺把頭點點:「什麼時辰了?」
「要五更天了吧,」扮成女人的男孩不緊不慢地說,用半南半北的南京話,邊說邊把瓜子嗑得脆響,「部堂老爺先回了。」
十四、五歲?謝一鷺猜想,正是青春年少,卻紅巾翠袖地給男人侑酒:「該散了。」
「散?」男孩子像聽了什麼笑話,眉腳吊得老高,「兵部這些人我是知道的,明天這個時辰能散,就算快了。」
謝一鷺順著他微翹的小指尖把席面看了一遍,歪的歪倒的倒,有那麼一、兩個醒著,也是摟著小唱在膩歪,衣釦子解開了,支著嘴湊著臉,一口一個「心肝」。
「有水嗎?」謝一鷺別過臉。
男孩子撒開手,一小把黑瓜子落在桌邊:「喲,出來玩,有酒沒有水,」他正過身,好奇地打量謝一鷺,「他們說你是北京貶過來的。」
謝一鷺不屑與他攀談:「有酒也好。」
「是得罪什麼人了?」男孩子提起酒壺,淺淺斟了兩杯,擺得稍遠,「劃一局,贏了餵你喝。」
謝一鷺有些動氣,起身要去掂那酒,被男孩子趁勢往臂彎裡一靠,把他整個人墜住了,這是俗話說的風流債,謝一鷺卻消受不起,他初來乍到,不想在風月場上惹事,於是不冷不熱地問:「劃什麼?」
「南京拳呢,你不會,」男孩子聽出他的不悅了,卻裝著聽不出,柔若無骨地倚著他,謝一鷺怕擎不住,便把手翻過來,手一翻,人家就大剌剌把頭枕到他掌心裡,用蓬鬆的髮鬢和柔軟的臉蛋來回磨蹭,「可北京拳呢,我不會……」
他用一雙火辣辣的眼把謝一鷺瞧著,瞧得他有些無措:「謝某一個六品主事,你何必跟我……糾纏?」
男孩子輕聲說:「我看你長得俊,不行嗎?」
謝一鷺臉騰地紅了,北京的官場也應酬,宴席上也叫小唱,可蓮子胡同裡沒有這樣大膽的小唱,說他恣意吧,實則是放肆,說他放肆吧,卻不討人嫌:「你逾矩了!」
男孩子「噗哧」笑出來:「好哥哥,」他順著謝一鷺僵硬的胳膊往上貼,「南京是處銷金地,沒道理,沒規矩,」他越欺越近,近得幾乎要貼上謝一鷺的嘴角,「這地方只通行四個字,」他一頓,虛著聲,把熱氣朝那唇齒間吹:「酒、色、財、氣……」
這張臉娟秀伶俐,比嬌娘不差毫分,謝一鷺愣了愣,生硬地抽回手,晃晃悠悠站起來,撞開椅子往門口走,雕花門緊閉著,他揚手一推,早春料峭的涼風迎面撲來。
月牙還在簷角掛著,梧桐樹上傳來「咕咕」的鳥鳴,謝一鷺反手把門扇在背後推死,一偏頭,在左手廊上看見一個孤坐的側影,瘦削、挺拔,他認了認:「屈大人?」
人影站起來,團領大衫隨著細風擺了擺:「謝大人。」
那人執著扇,緩緩從幽暗的步廊下走出,月光先照上他當腰一條嶄新的素銀帶,然後是胸前滿繡的六品鷺鷥補子,最後是一張少年英氣的臉。
屈鳳,字思慕,這趟和謝一鷺一同調到南京兵部,也是六品主事:「才醒?」
兩人並不熟,方才的接風宴上頭一次搭話,屈鳳眼下卻用白話同他攀談,謝一鷺有些驚訝,但沒客套:「酒量不好。」
屈鳳笑了,粲然地,露出一左一右兩顆小虎牙,顯得稚氣:「練吧,南京不比北京,酒量是頭一道門面。」
一陣西風吹來,吹得濃雲遮蔽了月亮,松枝「沙沙」作響,大概是喝了酒,謝一鷺隨意得近乎莽撞:「你怎麼不在屋裡坐著?」
屈鳳卻不介意,直爽地撇了撇嘴:「那裡頭,」他把眼一翻,「待不住。」
似乎是同一類人,謝一鷺上前一步,站到他側手:「聽口音,你是本地人?」
「應天府人,原來在禮部,祠祭司主事,這回算是平調。」
他身上有一股習氣,謝一鷺三、兩句就咂摸出來了,天然灑脫的公子習氣:「從禮部到兵部,算是走高一步了。」
屈鳳的眼睛很漂亮,狹長的,眼尾上挑,用這眼,他把謝一鷺淡淡一瞧:「從北京都察院到南京兵部,謝兄這是走低啦。」
謝一鷺沒作聲。
「聽說是得罪了權璫(註三)?」
謝一鷺伸出左手食指,朝天指了指:「得罪了司禮監掌印的『老祖宗』。」
屈鳳饒有興趣,初春的天兒,唰地搖開摺扇:「怎麼回事?」
「我是甲申榜出身,這一榜是他欽點的,別人都去謝恩了,我沒去。」
屈鳳極敬佩地挑高了一側眉毛,看過來的眼神星子一樣亮:「有膽氣。」
謝一鷺忙擺手:「比不了你們南京人,連侑酒的小唱都十足恣肆。」
「這裡頭的?」屈鳳疑惑,用扇子柄指著雕花門,「哪個?」想了想,他恍然大悟,「你說的,別是戴芍藥花那個吧?」
謝一鷺沒想到他一猜即中,而屈鳳呢,一改剛剛的灑脫大氣,謹慎地壓低了聲音:「那哪是尋常小唱,背後有姓鄭的給他撐腰呢。」
謝一鷺往他近前靠:「哪個姓鄭的?」
屈鳳一把拉住他的手,冰涼的五個指頭,彷彿抓到心坎裡:「天底下閹人最多的,要數北京和南京,北京不說了,在南京……」說著,他把謝一鷺往遠處拽,「有兩個大璫,一個是正四品提督織造太監廖吉祥,另一個就是南京的天靈蓋,鎮守太監鄭銑。」
謝一鷺說不上緣故,背後陡地出了一層冷汗。
「你說那個小唱,姓過,名小拙,是鄭銑的這個……」屈鳳從袖子裡抖出手,單支起一截小指,意有所指地晃了晃,「寵著呢!」
太監玩小唱,北京不是沒有,但天子腳下,貴人少有冒這個險的,謝一鷺不解:「既是大璫寵著,怎麼還出來……」
明明黑著天,屈鳳還是不放心地四處看:「你權當我說的是醉話,」他貼近來,扒著謝一鷺的耳朵根,「過小拙是鄭銑的眼線,專門在官席上聽音兒的!」
屈鳳身上熏的是安息香,隔夜了還甜得發膩,謝一鷺被他近處挨著,有些不自在:「怪不得……」
他想起過小拙那句「兵部這些人」,顯然沒把當官的放在眼裡,那他纏綿得幾近露骨的傳情呢?謝一鷺想,真的是看自己「長得俊」嗎?
屈鳳還要說話,前邊不遠的小角門忽然有響動,門閂左右撥了兩下,「嘎吱」一聲,從裡往外推開,先出來一個穿袈裟的和尚,然後是一行公服打扮的人,打頭一對提著白燈籠,上頭寫著老大一個「織」字。
謝一鷺一眼就看出來了,那些人是宦官,走當中的一個一身青綠曳撒,不戴補子,腰上懸一把用舊了的長刀。
那些人也看見他倆了,頻頻往這邊打量,青曳撒很恭敬地與和尚拜別,領人順著大路往外走,邊走,邊把金帶上的玉佩撞得叮噹響。
「是什麼人?」謝一鷺小聲問。
「織造局的,」屈鳳半側過身,一副不願爭鋒的樣子,「打頭那個叫張彩。」
走得近了,謝一鷺才看清,那叫張彩的青曳撒顯然還是個孩子,丹鳳眼、小嘴巴,和過小拙差不多年紀,下巴尚圓,有些肉嘟嘟的可愛。
月光照著,能看清他曳撒的料子是織金綾,頗有些傲慢地昂著頭,像個真正的朝廷命官那樣,目不斜視從前頭掠過,叮叮噹噹的玉佩聲隨著金紅的燭火緩緩飄遠。
「廖吉祥的人,」屈鳳收起摺扇,意思是往回走,「高麗來的。」
北京有許多朝鮮進貢的閹人,謝一鷺不稀奇,倒很好奇那個和尚:「這地方怎麼冒出和尚來了?」
「這是靈福寺的院子,前頭拾掇出來做園子,接宴迎客,過了那道門,」屈鳳指著剛才張彩出來的角門,「後頭是禪房。」
謝一鷺哭笑不得:「這廟子倒會營生。」
「我們吃的那些酒、叫的那些菜,都是和尚雇人做的,」屈鳳爽朗地笑,親熱地攬起他的袖子,「走吧,回去接著喝。」
一說喝酒,謝一鷺就頭疼:「我可不成了,」他繞開屈鳳的手,扭轉身,逃跑似的躲出好幾步,「我先走,你就跟他們說,我醉倒了。」
「帶轎了嗎?」屈鳳看他好笑,一笑,露出一雙小虎牙,怪俏皮的,「坐我的,出大門左手,掛藍軟簾的就是!」
謝一鷺邊退邊朝他抱拳:「不必了,迎風散散酒!」
夜色正好,月也正好,這又是個雅致的園子,一路有怪石,有花窗池塘,靜下心來,還有滿耳的松風,到任南京頭一天,伴著酒意,屈鳳、過小拙、張彩,彷彿都像是夢裡的人。
走出來是一條長街,路口已經有早起的買賣人擺上餛飩攤,他回頭看,園子門前確實豎著一塊老石碑,模模糊糊刻著「靈福寺」三個字,一座小廟這樣立在鬧市,也難怪會操持些世俗的生意。
他悠然地走,沿著園子長滿青苔的院牆,不經意一扭頭,在貼著牆根拐走的狹窄巷口看見一座荒廢的石燈,燈窟裡有什麼東西迎風在動,微微地,還反著白光。
他湊過去看,像是紙,滿滿當當塞在那兒,隨便揀一張出來,本是無心一瞥,卻遭了電打似的定住,一筆極漂亮的字,折角遒勁如嶙峋老松,撇捺牽絲似雲中野鶴,藏鋒時剛猛頓挫,露鋒處走筆如煙雲,不衫不履,鐵畫銀鉤。
謝一鷺發了蒙,一股腦把那些紙全掏出來,一張一張展開看,大多是「梅作熏鄉客,松為伴座人」、「天上風雲真似夢,人間歲月竟如流」一類的詩句,只有一張,悲憤憤起勢,粗剌剌寫就,單書著兩個大字:難鳴。
難鳴!薄薄一張紙,載的卻是讀書人的心酸,謝一鷺眼眶一熱,淚就要下來,心上靈犀一點,就這麼動了情。
他抱著那堆紙,傻子似的在原地打轉,轉來轉去一跺腳,悶頭往家裡跑,家安在西安門三條巷,只雇了一個長隨,他進門也不叫伺候,直奔書房鋪紙研墨,一連寫了十幾二十張,終於有一張可心的,是行草的「諦聽」二字。
放下筆,他把字小心折好,揣上又跑了出去。

註三 璫:原指古代女性耳垂上的飾物,後因漢代武職宦官的官帽用黃金璫和貂尾做裝飾,故借指宦官。
第二章

又是宴席。謝一鷺坐在長桌一角,呆呆盯著面前的佳餚,主菜是火炙鵝,周圍擺著四大碟糖纏,酒是濟南的秋露白,其他有興化的軍子魚、臨江的黃雀、江陰的河豚、簡寂觀的苦筍,樣樣算得上天下第一。
到南京十多天了,天天晚上就是吃,除了吃還有玩,玩妓女、玩小唱,這彷彿是南京兵部的全部生活,他放眼看這班同僚,像在看戲臺上的一齣滑稽劇。
「想什麼呢,」旁邊屈鳳用手肘頂他,「鵝不錯,吃呀。」
謝一鷺提起筷子,銀筷,扣象牙帽,「好大的手筆。」他驚歎。屈鳳聽見了,把杯中酒一飲而盡,亮給他看:「還有戧金杯。」
今天晚上是鄭銑的宴,所以排場這樣大,可開宴一個多時辰了,鄭銑也沒露面,不光他沒到,兵部尚書也沒到,謝一鷺嘀咕:「部堂大人也遲了。」
屈鳳頭都不抬:「今晚沒他,」說著,他整個人挨近來,別著臉貼住謝一鷺的脖子,「壓根沒請他。」
又是那股安息香,謝一鷺往後讓:「怎麼說?」
「你好好瞧,這裡少的不止他一個。」
經屈鳳這樣說,謝一鷺才仔細算了一下人頭,確實,劉侍郎、何主事、葉郎中,是有那麼幾個人沒來:「不會是……」
「正是,」屈鳳貼得他更緊,聲音更輕,「要是我,也只請自己人。」
謝一鷺頓時緊張了:「那我們?」
屈鳳在下頭握住他的手,安撫地拍了拍:「我們還有得選,是做閹黨,還是不做。」
謝一鷺覺得這席面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屈鳳知道他的心思,很灑脫地朝他笑笑:「所以我說快吃,往後就沒這口福了。」
正說著,滿桌的人「唰啦」一下站起來,謝一鷺和屈鳳以為是鄭銑到了,跟著起來躬身,結果進來的卻不是太監,而是個三十出頭的高個子,唇上生一撇俐落的短髭,穿佛頭青妝花過肩改機飛魚服,戴武官襆頭,是一位錦衣衛千戶。
「屠大人!」眾人拱手。
姓屠的隨便點個頭,都沒入座,一邊捋袖子一邊問:「督公到了嗎?」
聽答說沒有,他步都不停,徑直穿過席面進偏廳,到裡頭等著去了。
眾人重新落座,謝一鷺皺眉:「這人什麼來頭?」
「屠鑰,鄭銑的死黨,」屈鳳剛提起筷子,就聽外頭腳步聲亂糟糟地響,他歎一口氣,把筷子放下,「正主到了。」
鄭銑該是個臃腫肥胖的老頭子的,可當他被十來個小宦官簇擁著,端著玉帶、邁著官步施施然走入視野的時候,謝一鷺啞然了,那張臉難用尋常言辭說清,若非要形容的話,便只有「豔如桃李」四個字。
他穿一件荔枝紅閃色獅子通背,戴鬥牛補子,雪白的手指尖將將露在袖口,滿屋的兵部官員,甭管是三品、五品,全肅然站著,等小宦官給他掀起衣襬,看他歪著身子坐下,懶懶說一句:「咱家來遲了。」
謝一鷺手心裡似乎出了汗,拳頭攥不緊,一不留神就想到韋莊的那首詞: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凍梅花,滿身香霧簇朝霞。
鄭銑把他那比荔枝色還豔的嘴唇抿了抿,很突然地扯開一個笑,他話音極輕,是大人物特有的那種輕,叫人不得不細聽:「今兒高興,咱家敬大夥一杯。」
立刻有小宦官遞杯滿酒,他一抬手接過來,仰脖乾了,兩排站得筆直的大臣隨即把自己的酒端起來,扯開嗓門比著喊:「謝督公賜酒!」
「好,你們很好,」鄭銑滿意地點點頭,「都吃吧。」
他也就二十七、八歲?謝一鷺猜測,說話做派卻完全是塊老薑。鄭銑放下杯一抬頭,正看見這北京貶來的六品小官傻傻盯著自己,他微正過身,老氣橫秋地問:「謝探花,南京的菜還吃得慣?」
所有目光齊刷刷攏過來,謝一鷺一驚,他是甲申榜探花,全兵部都知道,可沒人提這個茬,因為他們與他有雲泥之別,「還慣,」他忙站起來,一鞠躬,「謝督公掛懷。」
「好了,」說著,鄭銑起身,也沒別的話,遞手讓小宦官扶著,慢悠悠往偏廳走,「吃你們的吧。」
他這是找屠鑰去了,謝一鷺緩緩坐下,剛坐定,屈鳳就說:「別被鎮住了,他翻來覆去就那兩句,空心楠木,肚子裡沒東西。」
「他什麼來歷?」謝一鷺把手在汗巾上揩淨。
「一直在宮裡頭,頭兩年到廣西監礦,應該是沒少撈,」屈鳳譏諷,「要嘛哪來的銀子買這個鎮守太監。」
謝一鷺口乾,探身倒杯茶的工夫看見了過小拙,他穿一件素襖,下身一條繡金畫裙,腰上掐著幾十個細褶,稍一走動就款擺如水紋,他該是和鄭銑一道來的,之前竟沒發覺,也是應了那句老話,牡丹開著,誰還瞧得見海棠呢。
過小拙嬌嬌笑著,在幾個相熟的大人之間周旋,生氣盎然的,也頗好看,謝一鷺低頭抿一口茶,還沒嚥下,背後就有人叫,他回頭看,是個童稚的小宦官,很恭敬地屈著身:「督公請。」
謝一鷺完全是無心,朝屈鳳投了個眼神:「請我一個?」
小宦官很機靈,又曉得事體,冷冷往屈鳳身上一瞟:「謝大人從北京來,督公想和您敘敘鄉情。」
謝一鷺這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跟著他過去,小廳不大,光線極暗,桌上燃一根蠟,鄭銑在官帽椅裡斜坐著,不大講究地支著肩膀,屠鑰站著,彎下腰貼著他的臉,像是在說悄悄話,突然間鄭銑推了他一把,哈哈大笑。
屠鑰把他逗樂了,自己也很開懷似的,一抬眼看見謝一鷺,臉色冷下來,背轉過身,到桌子那邊擺弄鎮紙去了。鄭銑笑得顫巍巍的,朝謝一鷺揚了揚手:「春鋤啊,來。」
謝一鷺字春鋤,被這麼親熱地叫,他有些不自在:「下官不敢。」
一瞬間,鄭銑變了樣子,笑意收起來,也不說話了,就那麼乾巴巴坐著,像是動了氣,謝一鷺熬不住,只得趨步過去。
鄭銑並沒叫他坐,而是拿手指輕點著桌角:「家眷過來了嗎?」
「父母早逝,糟糠留在北京了。」
鄭銑菖蒲般的長睫毛倦怠地搧了搧:「妾可以帶過來嘛。」
謝一鷺用餘光瞄屠鑰:「下官沒有妾。」
鄭銑似乎很意外,甚至扭頭看了看他,正要說什麼,一個小宦官抱著兩軸書畫,進來稟報說:「鄧炯送米芾潑墨山水兩幅。」
鄭銑「嗯」了一聲,看都不看,接著問謝一鷺:「喜歡狡童?」
像是被人在臉上猛摑了一掌,謝一鷺覺得受辱,卻不能發作:「下官愚鈍,只會讀書,不會作樂。」
鄭銑倏地挑高一側眉毛,顯然是不高興了,可即使這副不悅的樣子,也豔麗極了,謝一鷺貪看了兩眼,再不抬頭了。
少時又有小宦官進來,抱著兩隻腳上纏線的紅嘴鴿:「王子仁送黑尾翠羽珊瑚嘴兒『決雲兒』一對。」
鄭銑的眼神當即隨著鴿子去了,「快,掌燈,」他從官帽椅上起來,雀躍得像個孩童,吩咐左右,「把這姓王的記下來。」
果然是個太監,謝一鷺想,喜歡鴿子,喜歡排場,可能還喜歡走馬鬥雞。那邊鄭銑和屠鑰你一言我一語地品鴿,這邊他呆站著默默地等,不過去,也不打量,鄭銑不時回頭看看他,這麼冰冷不近人情,他大略知道謝一鷺的性子了。
「春鋤啊,」鄭銑放下鴿子走過來,「咱家跟你也不見外了,」他接過底下人遞上的帕子,擦了擦手,「咱家想抬舉你。」
謝一鷺推辭:「下官何德何能。」
鄭銑冷笑一聲,一股能殺人的豔麗彷彿要穿過御賜的鬥牛服透出來:「在北京,『老祖宗』的恩你不去謝,就衝這,咱家非抬舉你不可。」
謝一鷺想不明白,大著膽子直視他。
鄭銑很淡地笑:「紫禁城上只有一個日頭,可托著日頭的雲彩不止一片,你推開了他那一片,還不來靠我這一片麼?」
謝一鷺恍然大悟,原來鄭銑頭上頂的不是「老祖宗」那片雲,他在北京走的是另一條線:「貴人們的事,下官不懂。」
話是這樣說,他極快速地瞥了屠鑰一眼,那人站在燭光的暗影裡,看不清臉,只看見一身絢麗的飛魚服,和懷裡兩隻不停拍翅的雄鴿,順著他這根線往上捋,難道他們走的是司禮監提督東廠太監那條線?
正心驚肉跳的時候,過小拙擺著畫裙步步生蓮地進來了,鄭銑對他沒有一點架子,要發脾氣就直接發:「你怎麼進來了,這說正事呢!」
過小拙沒一點懼怕的意思,小小一隻白手往他胸前一拍,推著他到椅子上坐下,屁股就勢往他大腿上一坐,整個人靠進懷裡,端起左手給他看:「漂亮吧?」
中指上是一隻碩大的白玉戒指,才戴上的,鄭銑怕他滑下去,單手摟著他的腰:「你戒指還少嗎……」
剩下的話聽不清了,兩個人嘴巴貼著耳朵,膩歪歪地說體己話,謝一鷺不屑聽,等了一陣,是鄭銑先服了軟:「好好好,我記下了,明天提拔這人。」
過小拙心滿意足地出去了,這時謝一鷺再想說話,鄭銑就不聽了,一臉不耐煩的疲憊相,擺著手讓他退下,「話在肚子裡留一留,」他說,像是警告,「留好了,往後咱們有的是工夫慢慢說。」
謝一鷺從偏廳出來,實在待不住了,和屈鳳告別,步行著回家,路上特意繞到靈福寺的石燈去取信。信那頭是個不具名的朋友,從唐突的「諦聽」二字起,兩人成了知音,十多天裡書信往還,偶爾沒收到,還覺得悵然若失。
拿上信,謝一鷺心裡才算踏實了,回到家,他先到書房看信,信不長,用蠅頭小楷寫著:昨夜雲清,風時拂,念君,作《饋友》一首。
後頭是他作的詩,詩一般,字是真風流,從那字,謝一鷺覺得他是個乾淨、淡泊、止水一般的人,為他,謝一鷺特地備了素馨紙,買了臥蠶小墨,用湖州筆,工工整整回信:
清風明月,不如見君一字。
昨日驚蟄,吾短衫整園,階下栽碧桃一、虞美人二,蛺蝶菊、紅水仙、番蘭、罌粟、石竹若干,簷下又立西府海棠,不知可中君意否?待到三月穀雨日,滿園花開,其姿也豔,其嗅也馨,盼與君共賞。
擱筆,他也不具名,推開鎮紙,把字提起來看了又看,再與人家的比一比,又是羞愧又是欽慕地傻笑一番,打開信匣子,把來信收好。
「老爺,」長隨在外頭喊,「還出門嗎?」
「不了,打水去吧。」謝一鷺把回信折起放在案頭,打算明天一早去衙門的路上送到石燈裡。
   
作者的其他作品:
(情.欲)大璫 下(橫排)
入戲 下
入戲 上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