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51]  《含桃 三》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深草
出版日期: 2017/08/09  第 11
尺寸: 272頁,  335.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830
定價: 240
會員價: 240
+++++---------------------------------------------------------------------------------------------------------------------------------------+++++
自死鬥中逃生,
辰子戚清楚地記得,
那一刻丹漪看他的眼神。
還以為要死纏爛打許久
才能拐到小紅鳥跟自己生蛋,
想不到這傢伙竟向他坦白心跡了!

可在兒女情長之前,
王爺得先經營一下封地,
沒銀子是硬傷呀!
鞏固實力才養得起媳婦兒呀!!
更何況以他家寶貝的尊貴身分,
王爺的「實力」得牢固些……

因程家滅門案而起的江湖風暴告終,
素心宗大亂,氣宗趁勢插手,
想起皖王爪牙出現在門派禁地一事,
辰子戚不禁疑心,
二皇子與天德帝究竟介入多深?
皇室與宗派荒謬地爭奪傳說祕籍,
放任百姓民不聊生,
辰子戚心中,隱隱有了瘋狂的想法──
+++++---------------------------------------------------------------------------------------------------------------------------------------+++++
第七十六章逃離


游龍逐鳳,乃是游龍隨月與丹陽撥雲手的合招。兩者都是以快為主,四手合一,威力大增。

其實丹陽神功和龍吟神功,每一重功法都可以合在一起對敵,奈何辰子戚到現在也只有游龍隨月這一招用得熟練。

丹漪足尖點地,身若離弦之箭,向瘋癲的老太婆衝過去。他的武功比辰子戚要高出兩重,自然以他為主,丹陽神功三重內力提升到極致,帶著隱隱的鳳鳴聲,與寥寂師太對掌。

「呵,找死!」老嫗輕蔑一笑,渾厚的百年功力瞬間灌注於雙掌,只要丹漪敢對上來,管叫他筋脈盡斷。

丹漪才不會傻到真跟她對掌,在即將對上的剎那,突然將背上的辰子戚甩出去。辰子戚的身體便如游龍一般,甩到老尼身後,「啪啪啪」照著那亂糟糟的腦袋就是幾巴掌。

帶著內力的巴掌,將毫無防備的腦袋扇得嗡鳴,老嫗有一瞬間的愣怔。

丹漪拉著辰子戚的腳踝,順著力道將人拉回來,重新背到身上,同時躍起,一腳踹在老尼的肋骨上。

「好小子,有意思,嘿嘿嘿!」三重丹陽神功的力道,已經足以傷到她,老嫗連連向後退了幾步,捂著被踢的地方桀桀怪笑。

「把我甩到她眼前去。」辰子戚喝了一口辣眼睛水,話雖說得豪邁,但他倆都清楚,憑著在場的六個人,根本不可能殺了這老尼,他們現在要做的是逃命。

丹漪沒說話,做了個手勢,三個黑衣人平地彈起,竄到屋子的三個方向,抬手,三支袖箭從不同方向激射而出,齊齊朝著老嫗的命脈射去。

終於不再腿軟的玉壺,奮力爬到來時的石門邊。

玉壺使勁推了推,推不動,料想應該是有什麼機關。四處摸索,發現門邊有一排活字板,石頭雕的活字印,約莫二十個,方方正正地立在石牆上,每個上面的字都不同,看不出任何的規律。

「這是什麼鬼東西。」玉壺顫抖著手看了半晌。

【盈,悟,專,銳,清,而,之,乎……】

二十個字,毫無章法。

那邊,老嫗驟然放開內力,瞬間將三支木箭震得粉碎,漫天木屑之中,辰子戚突然撲了過來,與老尼的臉僅有三寸遠,一口辣眼睛水噴出去。

離得太近,根本來不及躲閃,老嫗被噴了個正著,回手一掌朝辰子戚拍過來。

丹漪立時收手。原本就是個如同甩鞭的動作,在噴水的時候,辰子戚已經在回程中,因而逃得特別快,沒有被打中,便跌回了丹漪的懷抱。

「啊啊啊啊!」辣眼睛水的威力是驚人的,老嫗立時大叫起來,周身的內力爆發,「???」地向四周亂揮掌。

「小心!」丹漪驚呼一聲,抱著辰子戚就地一滾,躲過重重掌風,奮力向門邊躍去。

「我知道了!」玉壺突然福至心靈,這二十個字裡,涵蓋的是《太素無心功》第一篇中的一句話:

持而盈之,揣而銳之!

抖著手快速按下去,門上發出一聲轟鳴,興高采烈地去推……還是推不動。

「怎麼回事?」辰子戚和丹漪已經跑了過來。

「這門好像外面也有一道機關,要同時打開才行!」玉壺急得快要哭了,這可怎麼辦。

「今天你們都得死!」捂著眼睛,越發癲狂的老太太,揮掌朝著他們襲來。

辰子戚辣得說不出話來,把辣眼睛水的解藥遞給丹漪,示意他趕緊說話。

「我給妳解藥,妳別殺我們!」丹漪朗聲開口,抱著辰子戚竄到石桌前,把茶壺遞給他。

辰子戚猛灌幾口冷水再吐出來。

「解藥……拿來!」老嫗已經徹底被激怒了,一巴掌拍碎了石桌。這毒水的威力實在大,她那已經老到沒有淚水的眼睛裡,竟然開始不停地流淚,四周迅速地紅腫起來,看著甚為可怖。

丹漪將瓶子扔過去。

急不可耐的老嫗,立時將藥水盡數倒進眼中,火辣辣的滋味頓時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更為嚴重的劇痛。辰子戚忽然想起,千毒教教主的叮囑,辣眼睛水的解藥,用多了會導致失明。糟糕,忘了提醒她用量了!

「啊啊啊!」老嫗倒在地上翻滾,周身的內力開始膨脹,大有炸了這個山洞的趨勢。

「小心!」丹漪把辰子戚護到懷裡,生生扛了一波內力衝擊,內力低微的玉壺立時就被擊暈了過去。

「丹漪!」辰子戚看著背後形如實質的內勁,瞪大了眼睛。

「轟──」石門突然打開了,幾人想也不想,翻身就衝了出去。

石門外,正是那個留下抄祕笈的黑衣人。「關門!」辰子戚大喊,黑衣人立時又擰了一下機關,石門轟然闔上。

還沒來得及緩口氣,那邊石門就被門內的力量震出了裂縫。

「糟了!」辰子戚驚呼一聲。

四個黑衣人二話不說,拉著他就向上飛。石門前的這一塊空地,穹頂透出天光的地方,有一處漏洞,恰好容一人通過。

丹漪瞬間變成了小紅鳥,跳進辰子戚懷裡。辰子戚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自己就被扔出了洞口,身後傳來老嫗的嘶吼聲。

身體在空中停滯了一瞬,就被隨之而來的兩隻黑色大鳥抓住胳膊,隨著風飄搖而下,順山勢俯衝。

「嗷嗷嗷!」辰子戚從沒這麼快地飛過,控制不住地大叫,灌了一嘴的風,頃刻間就到了山腳下,落到一處青草滿布的小溪邊。

「啾!」丹漪從衣襟中鑽出來,變成人形。

辰子戚趕緊竄到水邊,將嘴巴伸進去涮了涮,剛才那一壺茶,根本不足以解除那毀天滅地的辣。

「這麼辣嗎?」丹漪好奇地蹲到他身邊,給他拍背。

辰子戚轉了轉眼珠子,壞心眼地一笑,「當然了,不信你試試!」說完,一把摟住丹漪的脖子,結結實實地吻了上去。

丹漪被這火辣辣的一吻定住了,半晌不知道如何回應。

躺在草地上的玉壺,被濺起的溪水弄醒,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就看到兩個俊美少年吻在一起的情形。

「……」玉壺眨眨眼,自己是不是還沒醒,這是作夢呢吧?

辣水早被溪水沖淡了,只還有一點點的味道,一觸即離的吻,卻把這些微的辣味無限放大才,從唇瓣一直傳到心底,丹漪只覺得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

還沒等丹漪說什麼,辰子戚突然叫了一聲疼,握著自己的手指低下頭去。

「戚戚!」丹漪把人攬到懷裡,幫他托著手,想要拆下他手上的帕子看。

「哎呀,別看了,」辰子戚阻止了他舉動,四下看了看,「咱們快走吧,一會兒那老尼姑再跑出來。」

丹漪微微頷首,對一名黑衣人道:「把石室的位置告知刁烈。」留著那老妖婆必定是個禍害,現在就了結了她以絕後患。

「是!」黑衣人領命,運起青雲扶搖功,快速離去。

宮主來素心宗,忠心的烏雲使肯定是要跟著的,為了不引人注意,被丹漪勒令待在素女峰山下。

辰子戚看看一臉呆滯的玉壺,有些過意不去。原先因為那三個追殺他的老尼沒看到玉壺的臉,還好說,山洞裡那位,回頭跟無音師太告上一狀,就完了。

「玉壺,素心宗現在亂著,妳跟我走吧,等這邊事平息了再回來。」辰子戚歎了口氣道,這姑娘長得像小茹,總能讓他多生出幾分憐惜來。

「去哪裡?歸雲宮嗎?」玉壺抬眼看向丹漪,這人先前並不在常戚哥哥身邊,等她在石室中醒過來便出現了。玉玲瓏說常戚哥哥是簡王,如今怎麼又變成了歸雲宮宮主的情郎?

「嗯。」辰子戚摸摸鼻子。雖然只見了兩面,但這個姑娘幫他良多,他不能扔下她不管。

「我不能走,這裡是我的宗門……」玉壺咬了咬唇,她自有記憶起,就生活在素女峰,讓她離開,實在沒有這個勇氣。

「待寥寂死了,妳再回來不遲。」丹漪開口道。

「死了?」玉壺一愣,才反應過來丹漪在說什麼,「你們要殺太師祖?」

「她被太素無心最後一重迷了心智,已經不是那個德高望重的寥寂師太了。」辰子戚勸慰道。

小時候在皇宮中讀書,洛先生講過江湖上的名人,其中就有這位寥寂師太。傳說她行俠仗義,作風剛正不阿,很有祖師女俠之風。與山洞裡那個半人半鬼的瘋老太太,完全不是一個人。

然而,素心宗的人向來愚孝,就算師父已經瘋了,無音師太依舊對她唯命是從。只是尚有一絲理智在,把人關在了石室中。

不多時,兩頂軟轎飄然而來,刁烈快步走過來,跪在了丹漪面前,「宮主。」





























第七十七章親親


「去殺了寥寂。」丹漪抱著辰子戚坐上軟轎,戚戚的指骨斷了,得趕緊接上。

「是。」刁烈乾脆俐落地應了,不問緣由。

玉壺聽著他們的對話,只覺得心驚膽顫。辰子戚已經坐進轎子裡,扒著欄杆衝她使眼色,讓她坐到後面那頂轎子裡去。

「把她帶上。」丹漪淡淡地說了一句,放下紗帳,把辰子戚拉回懷裡按住不讓動。

刁烈得令,二話不說,一個手刀劈暈了玉壺,丟進軟轎中,打了個呼哨。轎夫們立時運起青雲扶搖功,飄然而去。與此同時,數十隻身形矯健的灰鷹從四面八方飛來,跟著刁烈往石室所在奔去。

「刁烈能殺死那老虔婆?」辰子戚窩在丹漪懷裡,好奇地問。

「殺人,又不一定要拚內力。」丹漪穩穩托著那隻斷了手指的手,心下著急,怕耽擱久了這骨頭接不好。

「你叫人去找找我娘吧。」辰子戚想起常娥的行蹤,忍不住皺起眉頭。

「若是我沒猜錯,是廬山派把人接走了,」丹漪將劍痕的事說出來,「已經有人去查了,等咱們回宮就能知道消息。」

「嗯。」辰子戚放心地點點頭,在丹漪的胸口蹭了蹭臉。明明還只是個剛滿十七歲的少年,卻如此的可靠,真不愧是他辰子戚看上的人。

回到歸雲宮,沐長老立時被拎到宮主臥房來看病。

「骨頭都斷了,怎麼還能打架呢?」沐長老看著手帕上滲出的血水,不贊成地搖了搖頭,「把帕子撤了。」

辰子戚咬牙,準備去拆帕子,身後的丹漪伸手,在那豔色帕子上輕點一下,柔軟的綢緞瞬間變成了幾根紅色的毛毛。

忘了丹漪那身衣服是毛變的了。掏出來的帕子,就是他掉下來的鳥毛。辰子戚好奇地把手伸進丹漪的懷裡,來回摸摸,「還有嗎?」

「別鬧。」丹漪攬住辰子戚的腰,不讓他亂動,低頭看向那受傷的手指,心尖驀然一疼。

那兩根修長的手指,都以不正常的角度彎折著,中指的一截骨頭還戳破皮肉冒了出來,不停地出血。

「疼嗎?」丹漪抿唇,捂住辰子戚的眼睛不讓他看。

「已經麻了,不知道疼。」辰子戚拉下那隻手,仰頭衝他齜牙笑。

這骨不好接,沐長老盯著瞧了半晌,拿出幾根細竹片並一卷紗布,「屬下要開始了,有點疼,王爺且忍一忍。」

「好……啊──」辰子戚還沒答應完,那邊竟然已經開始接了,疼得他立時叫出聲來。

斷的時候還沒覺得,這會兒在溫暖乾淨的環境裡,躺在心愛的人懷中,疼痛便放大清晰起來。辰子戚仰起頭,疼得把下唇咬出了血。

丹漪掰開他的嘴,塞了塊布巾進去。

「呸!」辰子戚吐出布巾,咬住丹漪路過的胳膊。

「嗯……」丹漪悶哼一聲,沒有把胳膊抽回來,任由他咬著。

好在沐長老手法乾脆,三兩下就給接好了。塗上厚厚一層藥膏,用紗布纏好,竹片固定,兩根細長的手指變成了棒槌,傻愣愣地舉著。

「好了。」丹漪無奈地看著咬著他不鬆口的傢伙,用他吐出來的布巾給他擦擦汗。

辰子戚鬆開嘴,看看被自己咬出一圈牙印隱隱開始滲血的胳膊,伸出舌頭舔了舔。舌尖下的肌膚,溫熱緊致,帶著淡淡的血腥味。

「唔……別舔!」丹漪把胳膊縮回去。

「怎麼了?」辰子戚挑眉,仰頭去看丹漪慌亂的表情,卻看到他面色複雜、齜牙咧嘴的樣子,有些不解。

「你舌頭上還有辣眼睛水。」丹漪皺著眉頭道。

「……」

該死的辣眼睛水。

處理好傷勢,探聽消息的人就回來了。常娥是被李于寒帶走的,現下正在廬山派中。概因阿木被送到廬山派之後,天天鬧著要娘親,李于寒無法,便冒險闖進了素心宗。

「素心宗的情況如何了?」丹漪接過靈和遞過來的藥碗,送到辰子戚嘴邊。

辰子戚就著藥碗喝了一口,苦得皺起眉頭,索性閉著氣咕嘟咕嘟喝下去,忍不住吐舌頭。

「程舟與無音師太同歸於盡,大門前一片混亂,一群人闖進了素心宗去。」

因著先前程嘉珍拚死刺了無音師太一刀,那一刀剛好刺在了丹田附近,導致無音師太內力難以聚集。程舟趁機撲上去,拚著自己多年積攢的內力,用了《開天集》中的祕法,拉著無音師太爆體而亡。

一報還一報,無音師太用血刃殺了程家全家,程家人又用血刃殺了她,也算是一種因果循環。

只是,程舟一死,那些他聚斂過來的「江南豪俠」群龍無首,便開始自作主張,紛紛吵嚷著闖進素心宗去。

辰子戚撇嘴,這群所謂豪俠,跟樹林裡那幾個撿漏、占他便宜的混混,也沒什麼兩樣。無音師太一死,素心宗且得亂上一陣子。忽而想到在藏書樓中遇到的那位姜大人,禁不住皺起眉頭,這次素心宗的事裡,老二究竟參與了多少……

正思索著,一碗苦藥遞到了嘴邊,辰子戚想也不想地張口喝下去,卻聽一邊的靈和說道:「宮主,這是您的藥!」

丹漪也受了點內傷,沐長老給他倆都開了藥,方才那一碗是辰子戚的,這一碗則是丹漪的。丹漪不知道,接過來就餵給辰子戚了。

辰子戚口中含著一口苦斷舌頭的藥汁,轉身瞪著丹漪,見他一臉無辜的樣子,憤憤地湊過去,把滿滿一口藥汁直接渡了過去。看著一臉呆滯的丹漪,辰子戚舔舔嘴角的藥汁,笑道:「這是你的藥,自己喝!」

丹漪的眸色暗了暗,默默嚥下口中的苦藥,擺手讓眾人退下。

明知道辰子戚可能是在玩,但在每一次親密接觸中,都忍不住心神蕩漾,奢望著或許他也是因為喜歡自己,才會這般。丹漪低頭,盯著辰子戚看了半晌,「戚戚,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親親啊。」辰子戚笑嘻嘻地說。

丹漪抿唇,「你可知道,兩個正常的男人之間……並不會這般。」

「這樣不對嗎?」辰子戚一臉迷茫。

丹漪心中驟然泛起一陣酸疼,緩緩垂下雙目,「嗯,只有……情人之間才會親親。」

「哦,那可能是我最近身體不大對勁,感覺自己有點不受控制,」辰子戚看著眼前彷彿霜打了一般的小雞仔,摸摸下巴,「興許是中蠱了吧。」

「蠱?」丹漪一驚,抬眼看他,「在哪裡?」仔細回想這段時日辰子戚什麼時候離開了他的視線,還有誰有機會下蠱。

「唔,我也不知道,」辰子戚湊過去,手肘支在丹漪盤坐的膝蓋上,手掌指著下巴,仰著腦袋看他,「你親我一下,就知道了。」

丹漪低頭,看著眼睛亮晶晶的少年。一顆酸澀的心,從十八層地獄的陰溝裡,瞬間飄到了三十三重天上凌霄寶殿的屋頂尖。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