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186]  《囚籠 上》 
作者: 一雁不成夏
繪者:
出版日期: 2017/07/12  第 11
尺寸: 272頁,  335.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748
定價: 260
會員價: 260
+++++---------------------------------------------------------------------------------------------------------------------------------------+++++
七年了,
如今的藍亦是個平凡的男人,
還有個論及婚嫁的女友。
但平靜的生活,
卻被一道身影掀起陣陣漣漪
──莫凌回來了!

物是人非,經歷過與莫凌的一段,
藍亦學會了現實。
妄想得到遙不可及的人和物,
只能換來無盡的痛和屈辱。
於是,藍亦把自己的心包裹得緊緊的。

但深入骨子裡的愛,豈是藏得住的!
再次相遇的那人,更是萬般柔情。
飛蛾撲火也好,自不量力也罷,
他此生最喜歡的就是,莫凌──

燃燒著生命地去愛著一個人,
究竟能否鍊石成金?
+++++---------------------------------------------------------------------------------------------------------------------------------------+++++
第一章

課間時間,藍亦和往常一樣躲到學校後面的小樹林裡吃飯,昨晚的剩菜被心靈手巧的母親加蔥和油爆炒後依然美味,可是這所私立貴族學校的其他學生們卻似乎接受不了這種節省的方法,他清楚的記得,剛進學校時,某個女生不小心在教室打翻他飯盒時,周圍的哄笑聲,和那女生嫌棄鄙夷的眼神。
藍亦本來就是拿著獎學金才得以進校的「特別生」,家庭拮据的他從來不認為吃剩菜是什麼丟臉的事,但終究止不住別人背後的指指點點,所剩無幾的虛榮心作祟,他漸漸變得不與其他同學接觸,每次吃午飯也盡量去人煙稀少的地方。
這座隱蔽的小樹林是他不久前才找到的,和其他人滿為患的高中不同,M高校園面積巨大師資力量雄厚,學生卻僅僅一千多人。當然,這是和它高額的學費分不開的。
「還真是累啊……」藍亦嚥下最後一口米飯,揉著痠痛的手臂抱怨。
昨晚在酒吧做服務員兼職時,又瘦又小的藍亦不小心被酒鬼誤認為是前女友,又親又抱的不撒手,使在忍不住反抗,卻不小心打翻了走廊上的運酒車,辛虧經理人好,沒有讓他索賠,但作為懲罰他對客人的不敬,命他打掃乾淨所有用過的包廂後才可以離開。
等到全部房間打掃完畢,已經凌晨三點了,今天好不容易爬起來上學,腰和手臂卻疼得厲害,盤算著放學後要不要去診所買兩帖膏藥。
「呀……嗯……好痛……啊……」女生突然帶著哭腔的聲音斷斷續續傳到藍亦的耳朵裡,嚇了他一跳,慌忙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卻只看到窸窸窣窣的草叢,看來又是被欺負的倒楣同學。
這所學校等級分明,家庭條件優異的孩子玩心也格外惡劣,欺負弱小,以多欺少的事格外嚴重。
他剛來的時候也被欺負得夠嗆,好在他天生性格懦弱又膽小,被欺負了也不知道反抗,一味的委曲求全,一個個半大的孩子見他完全沒有反抗能力,也漸漸失了整他的興趣,尋找新的玩物去了。
「嗚……求求你了……嗯……不行了……啊……」女生的聲音帶著痛苦抽噎著,本想裝做聽而不見的藍亦也有點坐不住。
「啊!要、要死了!要死了!」鼓起勇氣走向聲音的源頭,女生痛苦的聲音越來越大,緊張的嚥了口唾沫,藍亦鼓起勇氣朝著聲音的源頭喊:「我、我已經告訴老師了!他們馬上就過來!你、你們這樣欺負人,被抓起來會被處分的。」
「靠!是誰這麼不長眼?給我滾出來!」不遠處男生不滿的叫罵,有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能聽得出來另一邊的人正在往這邊走來,不敢想像被抓起來會是什麼樣的報復,努力積攢起來的勇氣頓時像洩了氣的氣球,藍亦哆嗦著要逃跑。
邁出去的腿還沒著地,領子就被一陣外力拽住,猛地向後拉,重重的被摔在草地上,「咳咳!」藍亦捂著被領子勒疼的脖子直咳嗽,不敢看正居高臨下俯視他的一男一女。
二人皆是衣衫不整,女生尤為嚴重,內褲還掛在腳踝處,滿臉通紅的藍亦這才反應過來,兩人原來在做那檔事,一時心急竟然好心辦了壞事。
「咦?這不是咱們學校的那個貧困生嘛?」女生大大咧咧的當著藍亦的面提上內褲,「膽子挺大呀,竟然敢壞咱倆的好事,你說是不,莫凌?」
聽到「莫凌」二字的藍亦渾身一顫,抬頭的同時與那個叫莫凌的男生目光相撞。
男生一頭張狂的紅髮,剛毅英俊的臉龐,右耳朵上的耳釘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仰視的關係,男生那敞開襯衣裡的矯健身材,在藍亦眼裡他的周身此時都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慄的陰冷。
聽到「莫凌」二字的藍亦渾身一顫,抬頭的同時與那個叫莫凌的男生目光相撞。
學校裡沒有人是不認識莫凌的,本市最大的房地產莫氏董事長莫政獨生子,分企遍布,就連M高中也是莫氏的企業之一,身為莫氏唯一繼承人的莫凌再加上一起從小廝混的各個名企名政之子,他們一夥在學校可是呼風喚雨,連校長本人都要禮讓他們三分。
對於莫凌一夥藍亦是能躲則多,他們絕對不是善良的主兒,雖然隸屬一個班級,但打照面的機會也寥寥可數,偶爾也會被他們惡整一下,但莫凌總是在旁邊冷冷的看著,帶著點邪邪的笑,眼神深邃得看不到底。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真是對不起!」藍亦彷彿能感覺到頭頂的視線一遍遍的掃過,花了很大力氣才期期艾艾的從地上爬起來。頭頂一陣疼,頭髮被莫凌狠狠揪住,藍亦被迫看著眼前散發著野性氣息的男生,要被殺掉了!這是藍亦暈過去前唯一的想法。
看見眼前被嚇暈的男生,莫凌的臉部肌肉不住的抽搐,這個男生還是照樣如此令人厭惡呢,一個自尊完全無底線的螻蟻,總是一副想討好別人的眼神,總是頂著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被欺負了也最多眼眶發紅,卻從來沒有過多的反抗。
踹了幾腳,確認地上的男生並不是裝的,他剛才是要幹什麼?難道連呻吟都聽不出來?莫凌習慣的皺起眉,看著這個被嚇暈過去兔子般膽小的男生,打擾到自己的好事還以為昏過去就沒事了嗎?
乾脆直接扒了他的衣服扔到女廁所裡好了,莫凌壞心眼的想,最好被開除,就不會再瞧見這個招人厭惡的人了。
眼睛不自覺的瞟向男生的領口,校服的襯衫的釦子竟然繫到第一個,莫凌撥了撥頭髮開始解藍亦的校服,卻瞧見了他脖子上昨晚被醉酒客人強吻上的痕跡。
莫凌挑眉,略帶詫異,沒想到這樣的人也會有女朋友?
連這種平凡卑弱的男生都看得上,那女生胃口應該很好吧,也不知道他這種老實得要死的人在床上是什麼樣子,反正這種老實人在床上應該也不會玩什麼特別的花樣吧,竟然在男生脖子上留吻痕,對方應該是個很霸道的人……
再或者……
不知為何莫凌腦子裡浮現出藍亦被男人壓在床下辛苦喘息,那張總唯唯諾諾的臉蛋上流滿淚水苦苦哀求,因為害怕不敢反抗的身體輕輕顫抖的樣子。
莫凌感覺口舌乾燥,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沫,強壓住內心奇異的鼓動,惡搞的興致似乎也沒有了「媽的!」難道自己被丁一洛那個人妖傳染了?!看著藍亦蒼白得幾乎透明的皮膚,撥了撥頭髮轉身離去……
下次吧,下次再收拾他。
莫凌的心情很不好,無視旁邊校花的撒嬌,托著腮看窗外,昨晚竟然夢到了那日在樹林裡見到的笨兔子,夢裡的自己扒掉了他的那身兔毛,不顧哭喊和反抗狠狠的貫穿了他!
莫凌的劍眉微微皺起,透過教室的窗戶看到了讓他一大早就如此懊惱的罪魁禍首。只見藍亦緩緩的走進學校,可能因為上學路途過於遙遠的關係,他原本蒼白的臉頰浮現出異樣的紅暈,嘴唇微微開啟有點急促的喘息著,貝齒在有點豔麗的嘴唇中若隱若現,似乎和昨晚的夢境重疊,莫凌感覺一絲灼熱從腹部開始上升。
下意識皺眉,有些懊惱的收回視線,不知為何心情變得格外煩躁,抬手箍住身旁校花的後腦勺,賭氣般狠狠的吻上那帶著厚重唇彩的嘴唇,少女不由得驚呼一聲,但很快就沉浸在熱吻裡。
剛進教室的藍亦便看到了這樣的場景,習慣性的吸吸鼻子,猶豫的坐回座位。
昨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上課時間,除了肚子上的瘀青和校服上的腳印外並沒有其他的外傷,這讓他感到很慶幸,回家後想了一晚上,最後還是決定向莫凌道歉,畢竟自己還想安安穩穩的度過高中時期,向莫凌這種人應該不會為了這種事對他斤斤計較吧。
不安的瞟向熱吻的兩人,心裡盤算著找個合適的機會去道歉。
接吻中的莫凌感覺到一道唯唯諾諾的眼神時不時的望向自己,搞得他心煩意亂,推開還沉迷其中的女生,順著那道眼神狠狠的瞪回去。
眼神的主人明顯一驚,然後猶猶豫豫的站起來走向他,途中還差點被走道中的課椅絆倒。本來吵鬧的教室因為他的舉動瞬間變的靜悄悄,詫異的看著走向莫凌的藍亦。
在同學們注視下更加不敢抬頭,藍亦略微的清了清發乾的嗓子,原本細聲細氣的聲音在安靜的教室裡尤為醒耳「莫、莫凌同學,在小樹林的事很對不起……我不該打擾到你們……那個……」低著頭的藍亦沒有看到莫凌越來越黑的臉,「真的很對不起……我、我真的什麼都沒有看到……」
「呦!凌,沒想到你這麼開放,竟然在小樹林裡……是不是很刺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沒等說完便被身後不要命的笑聲打斷,只見丁一洛捂著肚子擦著笑出來的眼淚挪過來。
藍亦這才注意到周圍同學們雖沒有丁一洛那樣誇張,卻也都捂著嘴竊竊私語。頓時更緊張得不知所措。
丁一洛起身親密地摟過藍亦的肩,「你一定是看到了吧,嗯?道歉的話就該拿出誠意來呀!不然凌怎麼會原諒你呢?來,說一下當時詳細的情況,哥哥幫你分析分析。」
藍亦連忙擺手,「不!不!我真的沒看到!」
「沒看到?那你道什麼歉呀,會不會是你看錯了呢,人家兩個當時可能只是一起聊天而已。」丁一洛彎下腰,原本就細長的丹鳳眼樂的瞇成一條縫,好笑的看著慌成一團的藍亦。
「不,我沒有看錯的,他們都脫了衣服的……」意識到什麼的藍亦連忙捂住嘴,瞪大眼睛驚恐不安的看著已經一臉鐵黑的莫凌。
上課的鈴聲在此時如特赦令般,藍亦不敢再看全身散發凜冽寒氣的莫凌,慌慌忙忙的坐回座位,教室裡仍然竊竊私語的嚴重,讓他更加為剛才的表現懊惱。
該死的!他一定是故意的!沒想到這隻唯唯諾諾兔子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糊弄他,讓他在全班同學面前出糗!這隻斗膽的笨兔子,竟然敢挑戰他的忍耐力,一定要狠狠的欺負到他哭為止!
莫凌盯著前排看似認真聽課,卻緊縮肩膀的藍亦,惡狠狠的想。
課堂上的藍亦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卻不知道自己已成為了別人的眼中釘。
上學的路上藍亦的眼皮一直跳個不停,彷彿驗證般,他站在教學樓前的水池邊,水池中央零零散散的飄著本應該安安穩穩躺在他教室課桌裡的課本。
藍亦不傻,很快就意識到了什麼,沒想到報復來得如此快,吸了吸鼻子,認命般的開始脫鞋,事到如今,也只希望莫凌早點發洩完怒氣,讓他安安穩穩的上完高中。
四月天的水還是泛著涼意的,藍亦原本身體就單薄,光腳進了水池沒走幾步就凍得牙齒打顫。
周圍圍了不少同學,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更有幾個惡劣的男生不停的起鬨,藍亦不理,專心的撈著早就溼透了的課本。
雖然學校免了學費,但課本費還是要拿的,單單這個便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所以他格外珍惜那些課本,每本剛發下來後都仔細的用舊掛曆包了書皮,課堂上記的重點他也總是認認真真的用鋼筆記在課文的一側,現在被水打溼的鋼筆字卻暈得一塌糊塗,藍亦查看著書本,咬著下嘴唇心疼得要命。
「撲通」,藍亦嚇了一跳,本能抬起胳膊擋濺過來的水花,剛撈起來的幾本書不小心又掉進了水裡。
藍亦氣憤的向扔石子過來的地方看去。
「哎呦,生氣了?」
幾個穿著痞裡痞氣的男學生壞笑的把玩著手中的石頭,看到藍亦憤怒的眼神,假裝害怕的抱著胳膊,「我好怕哦~來打我呀!哈哈!」
帶頭的那人藍亦記得,以前常常看他跟著莫凌。他原本就沒打算惹事,是惹不起,也不敢惹,擦了擦臉上被濺到的水,繼續彎腰撈書。
「撲通」、「撲通」、「撲通」……
那人看藍亦完全沒有發作的跡象繼續面無表情的撈書,就好像壓根不屑理他,頓時感覺受到了藐視,氣不過的接連扔了好幾顆石頭。
藍亦的校服被水溼了,一陣風吹來,感覺身體都要凍僵了,又一個石子飛過來,凍僵的手腳躲閃不及,額頭重重的挨了一下子,腳下一滑,跌坐進了水池裡,衣服更是溼了個透。
坐在水裡的藍亦抬頭看向教學樓,果不其然,一抹紅色刺痛了他的眼,莫凌站在三樓的窗戶內,也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的強勢,在這樣的強勢下,周圍此起彼伏的哄笑聲也不那麼貼切了……
舊樓的實驗室裡,藍亦把一本本書平攤到朝陽的實驗桌上,這是他上學來的第一次蹺課,擰了擰還在滴水的校服,翻了翻皺皺巴巴的書,心裡安慰道,還好,仔細看的話還是可以看清的。
這也還僅僅是一個開始,而且這次的欺凌似乎並不是那麼輕易結束的,如果當初沒有貪圖獎學金而轉進這所學校就好了,如果當初家裡沒欠那麼多債就好了,如果爸爸沒去世就好了……
緊盯課桌的視線漸漸開始模糊,使勁吸了吸快要流出來的鼻涕,迅速的用半乾袖子抹了抹眼,他雖然很懦弱,但是他還是男生啊,男生就不該哭鼻子的,爸爸從小就這樣告訴自己的不是嗎?不能哭的!不能哭……
「……就在這裡,我親眼看見他抱著書進來的……」
走廊外傳來嘈雜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這棟舊實驗樓早已淘汰不用,除了藍亦這種無處可去的人,平時根本不會有人闖進,這幾個人明顯是來找他的。
教室門被打開,莫凌雙手插著口袋走進來,大步一跨到藍亦前,「以為藏起來我就找不到你了?嗯?」
藍亦盡量縮起來靠著牆壁,抬起還濕漉漉的眼睛望向莫凌,卻停留了不到一秒又迅速的恢復低頭狀,認命似的閉上眼睛,等待著暴風雨的到來。
「怎麼樣,今天的招待還算滿意嗎?」莫凌稍微俯下身,滿意的看到藍亦因他的話顫抖的更厲害。
「……對,對不起……」有了上次說錯話的教訓,藍亦不敢多說,只有一個勁的道歉。
「道歉有用還要警察幹嘛?!莫凌你都敢惹!」跟著莫凌進來的其中一個男生插話。
「對……對不……」
「還說!信不信揍得你滿地找牙!」那男生凶巴巴的揮了揮拳頭,嚇得藍亦噤了聲,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不安的望著進來的這三個人。
莫凌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藍亦,溼透了的校服襯衣還沒乾,緊緊的貼附在那單薄瘦弱的胸膛上,那淡茶色的兩點若隱若現,他從來不知道,一個人溼了衣服還會這麼……性感?
此時藍亦因為恐懼胸膛劇烈起伏,讓莫凌有種更加想窺看那衣服下的衝動。
突然想到什麼,莫凌挑起嘴角,「你應該知道惹了我後果會有多嚴重吧,不過今天我心情好,想讓我以後不找你麻煩也可以……」
「……真的嗎……」
藍亦抬起頭,黑漆漆的眼睛瞪得老大,看得莫凌越發心癢癢。
「既然你那天偷看了我們的身體,現在還回來就行。」
「我……我沒有看到……」
「喂!哪那麼多廢話,怎麼?還想繼續挨教訓?」剛才還揮舞完拳頭的張朝上前一步,叫囂著。
藍亦頭搖得像波浪鼓,這種教訓一次就夠了,再來幾次真的無法想像,「可是……怎麼還……我沒有錢……」
「呵,誰要你錢……這樣吧,你現在脫光了,站到窗戶那對外面大喊「我錯了」我就不追究了。」
「嘿,莫凌還是你行,這種玩法都想的出來。」張朝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長的奉承。
「咦?不……不行……」藍亦的臉變得煞白,一個勁的擺手。
「哼!不行?那我可走了,以後你可別後悔呦。」
「……等,等等……」
莫凌扯著壞笑回望,見藍亦揪著衣角,眼眶都紅了,「如果……我那樣做了……真的,真的……」
「我莫凌說話可是算數的。」莫凌環抱著胳膊,往後輕仰倚著身後的桌子,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看著藍亦咬著下嘴唇,抬起細細白白的胳膊,開始解襯衣的釦子,隨著釦子慢慢解開,衣服裡的胸膛比想像中的還要瘦,還能清楚的看見一條條肋骨,就這樣平凡無奇的身材,讓莫凌感覺呼吸出的氣體都是熱的。
被緊盯著當眾脫衣,讓藍亦羞愧難當,解到一半的手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勇氣。
只露出半個胸膛,磨磨蹭蹭了半天,就像想吃又吃不到的美味,這種被撩撥起來的感覺,讓莫凌不耐,心情也變得格外煩躁。
「脫個衣服怎麼還磨磨蹭蹭的!又特麼不是個娘們,我可沒那麼多閒功夫陪你在這磨蹭。」
上前一步,開始撕扯藍亦的襯衫,心裡惡狠狠的想,一定是這個該死的男人故意的,故意總是裝成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才害自己這兩天心魂不定,一定要扒光了他,看他還敢不敢得瑟。
「不!不!」藍亦哆嗦著反抗,大眼裡儲滿淚水,襯衣被扯掉一半,卻還緊緊的揪住。
「草!別特麼的亂叫,跟要強姦你似的。」莫凌陰著臉警告,看著留著淚微弱反抗著的男生,竟然有點興奮了,伸手改拽藍亦的校服褲。
藍亦被嚇壞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可怕的莫凌,本能的拚命護住自己,一時間莫凌竟然也沒有得逞,身後的張朝二人也不知怎麼做,只有愣愣的站在旁邊,看二人扭成一團。
意料之外的反抗,莫凌彷彿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挑釁,無名火更是蹭蹭的往上冒,下手也沒了輕重,一隻手毫不留情的箝住藍亦兩條纖細的小手腕,空出的手開始動手解他的腰帶。
藍亦更加不要命的掙扎,原來拱著的身體像彈簧一樣猛然伸直,腦袋正好頂上了莫凌的下巴,莫凌躲避不急,瞬間嘴裡布滿血腥味。
求生的欲望是天生的,被放開的藍亦第一時間竄出教室,一口氣跑出了令他快要窒息的學校,連最寶貝的課本都不顧得拿。
毫無目的轉了一天的藍亦慢吞吞的走回家,母親已經下班正在廚房做飯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呀,不用去打工嗎?」
「嗯,今天店裡不忙。」低頭忙著收拾廚房,怕被母親發現他的異樣,今天逃了一天課,班主任會不會大發雷霆?
「小亦?想什麼呢?這麼出神,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母親用手試了試藍亦的額頭關心的問道「沒、沒有呀,我沒事啦媽」藍亦趕忙搖頭,委屈的幾乎想落淚,
「小亦你是不是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了?」
「沒有啦媽。妳就愛瞎想,同學們不知道對我有多好。」
「是嗎?」
不敢直視母親略帶懷疑的目光,藍亦背過身子假裝洗菜「上次新聞頻道採訪的那個莫凌呀,就是我們班的呢,還有丁氏總裁的兒子也在我們班,我們經常一起玩的,上次我還在全班同學面前讓莫凌狠狠的出了一次糗呢……呵呵……哎呀,肚子好痛,我先去上廁所囉!」
低著頭快速的從母親身後跑過,怕被看到早已蓄滿淚水的眼眶。
「嘶……」
手中的筷子扔得老遠,莫凌陰著臉捂著嘴,旁邊的丁一洛努力忍著笑,肩膀卻止不住的抖動。
「笑屁笑!」下嘴唇抹著藥膏,莫凌只有破迫噘著嘴,多了幾分幼稚和可愛。
「沒呀,哈……真沒……哈哈……」丁一洛不知死活的瞇著他妖孽般的丹鳳眼,捂著肚子誇張的笑。
「媽的!那個臭小子!我一定不會放過他!」莫凌磨著牙道,今天的事讓他出盡了糗,只為面子也要整死那膽大的臭小子。
「別這樣啊……其實也是你活該啦,誰讓你沒事要扒人家褲子吶,兔子急了還咬人呢,就不准人家發發火?」不緊不慢的喝了口茶,丁一洛露出一副狐狸樣,「其實仔細瞧瞧那小子也挺可愛的,就是傻了點膽小了點……」
「噁心,就他那樣?討人厭!你這人妖眼光什麼時候這麼低了?」莫凌斜著眼瞪丁一洛,摸了摸發腫的下嘴唇。
「大魚大肉的吃多了,偶爾換個清粥小菜也是不錯的,其實我早就有注意他了,我聽說他晚上在星光打工呢……」
「星光?那家GAY吧?」
「嗯……你也知道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估計已經被吃乾抹淨了吧……嘿嘿,你看他在學校一副道貌岸然……」丁一洛故意拖長音瞟了瞟旁邊的莫凌,「指不定到了星光就變成喝人血吃人肉的小妖精了呢。」
「……」
「而且……那小子白白嫩嫩的,就是瘦了點,如果養胖點應該會更討人喜歡吧,特別是他楚楚可憐的樣子……」
「……」
「當隻寵物養也不錯,是不是?」
「喂喂,你這鄙視的眼光是什麼意思呀!喂……」
「你是嫉妒吧,嫉妒我先找到這麼好玩的東西……喂……別走啊,把飯錢先結了……人家米有帶錢啊!喂!!!」
莫凌無視身後丁一洛的狼嚎,抓起外套頭也不回的出了飯店,啟動停在一旁的黑色轎車,飛也似的消失在L市的夜中,只覺得不耐煩,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惱怒什麼。
   
作者的其他作品:
霸凌 上 (橫排)
霸凌 下 (橫排)
認栽 上
認栽 下
欺你成癮 上
欺你成癮 下
小奴才 上
小奴才 下
鄉巴佬 上
鄉巴佬 下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