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187]  《囚籠 下》 
作者: 一雁不成夏
繪者:
出版日期: 2017/07/12  第 11
尺寸: 288頁,  352.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755
定價: 260
會員價: 260
+++++---------------------------------------------------------------------------------------------------------------------------------------+++++
在天之驕子般的莫凌眼裡,
藍亦就是個惹人厭惡的窮酸傢伙,
家境貧困、性格膽小,
還每天帶著剩菜便當來上學。

無意間得知藍亦在gay吧打工,
想藉機羞辱他的莫凌點了他的檯,
豈料最終竟鬼使神差的出了場,
還帶上了床!?

看那瘦弱的臉蛋上流滿淚水地苦苦哀求,
因為害怕而輕輕顫抖的身體,
就這麼副不甚美好的乾瘦身軀,
卻讓莫凌無法抑制地索要著一遍又一遍,
似乎還上了癮地想把人捆在身邊,
好好「呵護」一輩子……
+++++---------------------------------------------------------------------------------------------------------------------------------------+++++
第七章

藍亦垂頭喪氣的抱著紅酒盒回家時,丁一洛正在把他的衣物放到客廳的紙箱子裡,「嗨~小兔子回來啦。」見藍亦回來,對他施展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面對丁一洛一如既往的調戲,藍亦無奈的歎了口氣,放下手中的紅酒盒,開始幫他一起整理。
有時候藍亦也挺佩服丁一洛的樂觀主義精神,明明一場官司下來他幾乎身無分文,卻還是可以自始自終的保持著無所謂的態度。
「呦,張裕(葡萄酒)呀,不錯呢,從哪弄的。」丁一洛把紅酒盒舉到眼前,仔細打量。
這個挺貴的吧,得好幾百吧?」
藍亦抱起從剛進門就一直在他身邊打轉的丁二二,這小傢伙明顯又比前幾天重了幾分,隨便含糊的轉移話題,「……嗯……那邊都弄好了嗎?什麼時候走?」
「店面的租金談好了,鄉下的租金就是便宜,貨源也找到了,大概下個月就得搬過去整理了。」
丁一洛擦了擦頭上的汗,笑著對藍亦展出一排白燦燦的牙齒,「我也打聽好了,那個鄉鎮裡沒有書店,我去那裡開,再偷偷賣點黃碟黃書,絕對穩掙。」
藍亦垂下眼應著,眼神有些黯淡,陳媛的絕情、莫凌的嘲諷,以及丁一洛的離去,無一不刺激著他那原本也不怎麼強健的內心世界。
混混沌沌的過了幾天,藍亦努力把陳媛的事拋到腦後,但上班的時候卻還是魂不守舍,當公司的經理第三次檢查出他報表中的錯誤時,終於發了飆。
厚厚的一疊報表扔在藍亦面前,經理黑著臉,語氣十分不滿,「小藍,你是咱們公司的老員工了,所以這幾天我對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你看看你這給我的是什麼?報了三次報表,每次總數都不一樣!你還想不想幹了?!」
「對不起,經理,我這就回去改。」藍亦習慣性的點頭哈腰。
「等等,幫我整理一份今年上半年的年度的匯總,和明天會見重要客戶會時用的介紹稿,明天上午上班前送到我辦公室來。」
藍亦邊應著,邊彎著腰把散亂的報表整理好退出門去。
已經接近下班的點,公司其他員工都躍躍欲試,藍亦也剛剛忙完手中的活,邊揉了揉有些痠痛的手指邊出著神,昨晚丁二二那小傢伙可憐巴巴的跟自己要肉吃,等下班路過超市一定要記得去買點排骨……
「藍亦哥,老總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
剛來的祕書妹子薛筱大剌剌的拍了拍藍亦的肩膀,擠眉瞪眼的開玩笑,「老總叫你上去不會是要給你升職加薪吧……到時候可別忘了我這個妹妹哦!」
藍亦笑著瞅了眼笑的燦爛的薛筱,隨便應著起身走向二樓老總辦公室。
老總辦公室的門半開著,推門而進。
只見老總站在一旁對沙發上的人點頭哈腰,笑的那叫一個氾濫,連肥膩膩的臉上的汗水都顧不得擦,一見到藍亦進來像見到了新大陸,頂著圓滾滾的身體把藍亦拉到那人面前。
「咦?」藍亦有些驚訝的看著含笑回望他的莫凌,他為什麼會在老總的辦公室,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小藍呀,來,坐。」老總挺著啤酒肚,把藍亦拉到莫凌所坐的沙發上坐下,還親手給他倒了杯茶,朝著莫凌笑著,「怪不得我們家小藍業務這麼好,做報表什麼的都是一流,原來是莫總的朋友。」
沙發原本就不太大,再坐上胖肆的老總,更是顯得擁擠。
對於老總太過突然的親切,以及聞到那若有若無的口臭味,藍亦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由得往後移了移。
莫凌看著都快要擠到自己懷裡的藍亦,伸手挑出藍亦後頸那被不小心塞進襯衫領子裡的一撮頭髮,指尖碰觸到溫熱的皮膚,只見眼前的男人像受了驚嚇的兔子,慌忙的捂住脖子,轉身警惕的面對著他,似乎在密切觀察他下一步的行動。
看著藍亦瞪著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著自己,莫凌只覺得心情大好,稍微側頭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路過你們公司,就想過來看看你,沒想到碰到了你們徐總,沒想到徐總這麼客氣……」
「哪裡哪裡,是莫董肯賞光來我們這家小公司……還需要您多多照顧呢。」徐總立馬獻媚的奉承。
「……看我?」看著莫凌笑的溫和的臉,藍亦幾乎以為那日莫凌的對他的嘲諷是他作了一個荒唐的夢,低聲試探的問道,「……您有什麼事嗎?」
「那天事情你不會生我氣了吧?」莫凌目不轉睛的看著藍亦,「每個公司都有每個公司的制度,在制度之內的我確實可以盡最大的努力給於你通融,但制度之外的……」
「我知道,」藍亦連忙接上,他怎麼可能怪莫凌,在這個以錢為前提的社會,莫凌以朋友的身分無條件的幫助過他兩次,他已經很感激了,如果少年時的事除去不記,莫凌真的已經是一個很好的舊時友人了,「我沒生你的氣,相反的我真的很感謝你。」藍亦由衷的表示。
「那就太好了……」莫凌像是舒了一口氣,揪著的眉毛舒展開來,「那今晚有空嗎?想請你吃飯,就當賠禮了。」
「不用,不用……你當時說的話也是對的……我真沒生氣。」藍亦連忙擺手,不好意思的用食指撓撓臉,「你幫了我那麼多次,於情於理我應該請你的……」
「還是我請你吧……」
「欸欸……兩位都不用掙,晚上這頓我來請。」一直在一旁被忽略的徐總插話,又巴結的給莫凌添上茶,「沒想到小藍會是莫董的好朋友,既然這樣大家都是自己人,難得碰見莫董,今晚咱們就去海鮮樓湊個小聚坐坐,聯絡聯絡感情……您看這麼樣?」
徐總口裡所說的小聚可真不小,各個部門的經理,加上花枝招展的祕書們,以及公司裡的其他幾個重要的領導人,一群人零零總總加起來有十幾號人,浩浩蕩蕩的駕車向海鮮樓駛去。
又是第一次見面時坐過的那輛車,但是這次車後座裡只有他和莫凌兩人,雖然剛才幾個沒開車的祕書小姐都蠢蠢欲動,但誰都沒有膽子主動上莫凌的車,又不能讓人家客人自己去被請的地方,到最後也只有他這個所謂的「好朋友」坐上了他的車。
莫凌從上車後便手肘撐著車窗支著下巴思考著什麼,和上次相比,車內安靜了許多……可以說已經到了沉悶的地步,不善於搭訕的藍亦努力搜刮了一邊腦中的話語,最後還是喪氣的放棄了和莫凌對話的打算,目的地不算近,他低著頭無聊的玩著手指。
高級的車座就是不一樣,靠在上面軟綿綿的異常舒服,一開始還努力維持標準坐姿的藍亦沒過多久整個後背都倚靠在車後背上,車開的很平穩,車內的溫度也適宜,沒過多久就有些沉沉欲睡。
昏昏沉沉之際,袋裡的手機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藍亦被嚇了一跳,心臟「突突」的跳,好一陣才反應過來,剛才自己竟然差點在莫凌的車上睡過去。
本能的望向一旁的莫凌,竟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扭過頭來看著自己,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莫凌現在所坐的位置似乎離他更近了一些。
「還不接電話?」
藍亦這才記起袋裡的手機還一直在響,趕忙掏出來,按下接聽鍵。
『嗚哇!亦亦……嗚嗚嗚嗚……』國產手機擴音系統就是不同凡響,藍亦立馬把手機舉遠一些,隔著一段距離還是可以聽見丁二二在電話的另一頭鬼哭狼嚎。
藍亦這才想起來昨天答應這個小吃貨要回家做糖醋排骨的,走的時候太匆忙,竟然忘了打電話跟丁一洛說一聲,估計現在這對父子正趴在餐桌上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他回來呢。
「二二乖,叔叔今天有事,不能回家做飯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不哭不哭,明天叔叔一定回去給你做……做可樂雞翅和糖醋排骨……」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嗯嗯,真的,說話算話……乖哦,讓爸爸接電話。」
『……喂……』電話那頭的丁一洛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喂……一洛……公司領導要請我們聚餐……我能晚點回去,冰箱裡有昨天的剩菜,你熱一下吧,如果你又忘記了怎麼開煤氣,那就去叫外賣吧,千萬別不會硬撐……要緊不要再像上次那樣把廚房裡所有的調料都放進飯裡,那樣你們會中毒的……如果吃完肚子疼了,記得要打急救電話,我教過二二的,到時候讓他撥……」
掛掉電話,藍亦重重的歎了口氣,真是無法想像下個月之後丁一洛獨自帶著二二的日子該怎麼過。
「一洛?丁一洛?」莫凌瞟了眼藍亦手機上的螢幕。
「啊?嗯……是呀……」藍亦應道。
「你們……住在一起?」
「是呀,一年多了呢……」藍亦低頭訕笑,「兩個人分租比較便宜……」
莫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沒再說話。
到達目的地,徐總一行人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一群人簇擁著莫凌進了飯店,進了包廂,藍亦理所應當的被其他人分配在莫凌旁邊。
沒過多久,菜接連被端上,潮汕赤蟹、日本關東海參、澳洲鮑魚、天九魚翅……還有一些壓根不認識的菜品,光用看的藍亦都覺得背後冒冷汗,桌上的才隨便挑出一個都要比他一月的工資還要多,看來老總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
餐桌上除了領導就是女人,都是藍亦最不會應付的種類,十幾個人圍著大桌團團坐,看起來熱鬧親熱卻暗地裡卻波濤洶湧,藍亦只有默默的坐在一旁聽他們一個個熱情跟莫凌寒暄敬酒,偶爾怔怔的挾兩口菜,有全桌一起敬酒的時候便拿起酒杯少少的抿兩口。
藍亦原本就不勝酒力,口感再好的紅酒也經不住接二連三的抿,沒過多久,他的臉上便開始火辣辣的泛著熱,藍亦知道不能再喝了,不然就真的要醉了。
好在後半場莫凌活躍起來,不管是誰舉著酒杯靠近,他都搶過一飲而盡,有幾個人看藍亦坐在那裡沒人搭理,想來和藍亦碰杯,酒杯也被莫凌搶了去。
酒局結束後,大多數人都已經爛醉如泥,送莫凌回家的重任便交給了看起來仍然清醒的藍亦了,藍亦架著酩酊的莫凌跟大家道別,徐總拍了拍藍亦的肩再三囑咐一定要把莫凌送到家裡,那個上午還對藍亦吹鬍子瞪眼的經理,更是笑得眼睛都瞇成了縫,握著藍亦的手戀戀不捨的道別,跟親兄弟似的。好不容易把醉酒的莫凌塞進車裡,莫凌像抱娃娃一樣抱著藍亦不肯撒手,大半身的體重都傾斜到藍亦的方向,迷濛的朝著藍亦笑。
轎車不緊不慢的往回開著,藍亦掙脫不開便由著醉了的莫凌抱著他撒歡。
「我難受……想吐……」莫凌有氣無力的嘟囔著,把頭窩進藍亦的脖頸裡。
「一會就到了……堅持堅持吧……」在酒席上藍亦多少能感覺的到莫凌在無形的幫自己擋酒,現在看著他那因醉酒泛著微紅的臉,有些愧疚,連忙幫他拍背順氣,完全沒有注意到埋進他脖頸間那泛紅的俊臉正嘴帶笑意,有些貪婪急切的嗅吸著屬於他身上的氣味。

轎車停到樓下的時候莫凌似乎有些清醒了,幫藍亦打開需要指紋認證才可以進入的大門。

莫凌的家意外的很簡潔,藍亦不知不覺就想到了學生時期莫凌在學校附近和他一起住過的那棟房子,七年的時間藍亦幾乎忘記了當時房間裡的擺設,還有對眼前這個執意要給他倒茶的男人的所有情感……
看著搖搖晃晃遞過來的茶杯,藍亦無法拒絕,喝了一口,「我喝完這杯就回去了,你喝了不少酒應該早點休息……」
莫凌一直是微微笑著,緊挨著藍亦坐下,似乎酒醒了不少,「回去晚了女朋友會擔心?」
「啊……嗯……」藍亦尷尬的應著,不知怎麼就是不想讓莫凌知道自己已經被甩掉的事實,好不容易可以領著漂亮的女朋友在他面前找回一點點自尊,他不想在莫凌眼裡總是那麼卑微。
莫凌漂亮的眼睛在燈光下閃亮亮的,藍亦卻有些不敢看,只有對著桌子上有些發澀的茶水下手,端起來又喝了一大口。
「藍亦,你這些年過的幸福嗎?」
藍亦愣了愣,笑了,看來他是真醉了,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嗯,挺好的……找工作什麼的都很順利……」
「當時……那張通知書你有看到嗎?為什麼不再上大學了?」
「上了也沒什麼用,就不上了……」藍亦垂下眼皮看著手中精緻的茶杯,裝做無所謂的笑。

那年躺在血泊中的莫凌成為了他的夢魘,幾乎每晚都會出現,精神受到折磨的他最終大病一場,錯過了F大的報名時間,從此學習也一落千丈,成績不再優異的貧困生,M高中還有什麼理由要留下他呢?家裡的債還沒還完藍亦大病的時候母親也花光了僅剩的所有積蓄,實在不想繼續增加母親的負擔,從M高中離開後他便咬牙放棄了讀書。
「是因為那錄取通知書是我給你的,你才不上的吧?是不屑嗎?」
「不、不是的……」藍亦忙否認,似乎是紅酒後勁上來了,在莫凌緊盯的目光下,臉開始發紅發熱,說話都開始有些不利索。
「那是什麼?嗯?」莫凌把身體向藍亦傾斜過去,把他困在沙發角上,壓低聲音緩慢的道,溫熱的氣息噴在那已經發紅的耳朵上,電流一樣竄過藍亦的脊梁,讓他僵了身體。
奇異的感覺遊遍全身,藍亦感覺全身燥熱的厲害,瞥到莫凌那微啟的薄唇竟然有一種想要親吻的衝動。
奮力推開幾乎要壓在他身上的莫凌,藍亦「騰!」的站起來,想到剛才腦子裡所想的事,只覺得臉在「轟轟」的冒著熱氣,
「告、告辭了。」
撂下一句話便頭也不回的挪著發虛的腳要離開。
急切的想要離去,卻慌亂的怎麼也找不到門把手。
後背貼上了一個溫熱的胸膛,莫凌不知什麼時候靠了過來,把藍亦擠在門和他胸口之間,「呵……小笨蛋……這是指紋驗證鎖……」
莫凌的獨有的氣息立馬噴了過來,藍亦僵直了身體不敢輕舉妄動。
莫凌低聲笑了笑,藍亦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緊貼在後背上那震動的胸膛,稍微彎腰,一隻手搭在藍亦頭頂的門上,嘴貼在他火熱的耳朵上,另一隻手抓起藍亦汗津津的手貼著門向上移動,直到碰到一個涼颼颼的方盒,「鑰匙卡放在這裡……」
「噢……噢……」藍亦感覺口乾舌燥的,連嚥唾沫喉嚨都火辣辣的,慌慌張張的抽出鑰匙卡,胡亂對著電子門鎖打了一下,門竟然「滴」的一聲彈開了一條縫。
正當藍亦欣喜若狂的把住門,想要開門而逃時,一隻大手摁住門邊,莫凌在藍亦耳邊輕輕的笑,手上一用力「?!」,藍亦彷彿可以看到從門縫中閃耀著的希望嘩啦啦的碎成一片。
「……這麼著急回去幹什麼?」撐在藍亦頭頂上的手向下移,擠進藍亦和門之間摟住他的腰,莫凌頓了頓,含糊的歎息,「藍亦……我想你……」
藍亦看著奶白色的木門上細緻的花紋眨眨眼,確定莫凌的那句話不是自己恍惚間出現的幻覺。
「這七年,我一直沒有忘記你……」
「……」
「我很想你……」
「……別、別開玩笑了……」藍亦轉過身,頭低得幾乎要埋進自己的胸口上,雙手推搡著緊貼著他身體的胸膛,那發著熱的心連帶著他的身體也開始翻騰了,直覺告訴他要立刻逃離,不然身體那團撩人的火焰遲早要燒的他粉身碎骨。
「你也在想我吧……」莫凌伸手把藍亦攬的更緊,翹著嘴角,「你的身體這樣說……」長腿蹭了蹭藍亦兩腿間那明顯已經鼓脹的部位。
「唔……」藍亦全身猛的顫抖,幾乎無意識的抓住莫凌胸口的襯衫,那股無法抵擋的熱流從腳底直衝腦門,腦子也混沌起來。
「……莫、莫凌……你別開玩笑了……」想讓那扶住腰間的大手細細的撫摸他的全身,從來沒有過這麼熱切的欲望,藍亦慌了手腳,帶著哭腔無力的掙扎。
   
作者的其他作品:
霸凌 上 (橫排)
霸凌 下 (橫排)
認栽 上
認栽 下
欺你成癮 上
欺你成癮 下
小奴才 上
小奴才 下
鄉巴佬 上
鄉巴佬 下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