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49]  《含桃 一》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深草
出版日期: 2017/08/09  第 11
尺寸: 288頁,  352.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816
定價: 240
會員價/VIP價: 240 / 240
+++++---------------------------------------------------------------------------------------------------------------------------------------+++++
沒爹的常戚,
打小聽慣街坊親戚的酸言酸語,
坑蒙拐騙的技能是日常必須,
常戚只求與他那仙女般的娘,
日日溫飽平安。

但一紙皇諭,竟是要他母子入宮!?
啥!他的爹竟然是皇帝!
他娘竟是皇妃!!
這不隔壁張媽都給嚇傻了……

管他爹是誰,太子誰當呢,
這皇宮管吃管睡有人服侍,
還有護國神雞可逗,
改姓啥的,他行呀!
但這初來乍到的,
得先招幾個小弟才行
──神雞乖,快叫聲哥唄!

※收錄繁體獨家番外※
+++++---------------------------------------------------------------------------------------------------------------------------------------+++++
第一章雞腸


仲夏之夜,明月高懸。飛鳥於薄雲斑駁的夜幕下穿過,在宵禁的京城上空,留下一串拍打翅膀的回音。

章華臺上,光滑可鑒的青石板,被月光鍍上一層銀霜,隱隱顯露出幾道淺色暗紋。自半空向下看,紋路繁雜,不甚分明。

國師穿著銀線織就的雲紋廣袖華服,站在章華臺中央,闔目吟誦。他的身後,立著七位皇子,均低著頭不敢亂看。

「神明將至,諸位皇子,請。」國師沒有回頭,只淡淡地吩咐了一聲。

章華臺後,便是章華殿,殿中供奉著這個王朝世代仰仗的神明。地上擺放著幾個蒲團,皇子們魚貫而入,規規矩矩地坐在蒲團上,等待神蹟。

傳說神明降臨之時,章華臺亮如白晝,大半個京城都能看到。皇帝和眾大臣在章華臺下翹首以盼,等著神光加身的一刻。

一炷香過去,月朗星稀,風平浪靜。

半個時辰過去,清風拂面,夜鳶嗚啼。

一個時辰過去……

什麼都沒有發生。

皇帝坐不住了,提著衣襬爬上章華臺:「國師,這是怎麼回事?」

國師沉默半晌,看了一眼寂靜無聲的章華殿:「皇室血脈不齊,神明不至。」就說是,神明不願做出選擇,要將流落民間的其他皇子找回來,才能顯出神蹟。

聽得此言,皇帝的臉青紅交錯,吭哧了半晌:「朕叫人去尋。」

沒有神蹟顯現,章華殿中,皇子們尷尬地面面相覷。說好聽點,是血脈不齊;說難聽點,就是神明看不上他們幾個。

誰也沒有注意,房梁上的陰影處,穩穩地立著一隻圓滾滾的紅毛雞仔,耷拉著眼睛,無趣地瞧著這些皇子。

西南要塞,九如鎮。

此處乃勾連各處的樞紐,常年人來人往,十分繁華。然則地處偏遠,無人管轄,三教九流魚龍混雜。大街上,算命的、賣藥的、打架鬥毆的,比比皆是。

「?噹噹──」一連串脆響,有人從天而降,撞倒了算命的卦攤。

「兄臺,當心點。」旁邊一個混混模樣的人立時上前,將摔倒之人扶起來。

「多謝!」那人拱手行禮,咬牙再次衝出去,跟推他的大漢打得不可開交。

混混跟算命先生對視一眼,笑著掂了掂剛剛順來的錢袋子,衝那正打架的人撇嘴,暗罵一句傻子。兩人迅速收拾了卦攤,算命先生脫掉褂子,裡面穿著跟混混一樣的褐色短打。

兩個混混倚在街邊。一個盯著對面的「紅裳院」大門,跟門前那些穿著鮮亮,甩著帕子迎客的姑娘對眼嬉笑;一個不停地往街那頭張望,當看到一個小小身影出現在人群中,賊溜溜的綠豆眼頓時亮了起來。

「小戚!」混混三步並作兩步地跑過去,迎上那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小孩子。

那孩子長得極為好看,粉唇瓊鼻桃花眼,即便穿著一身粗布衣裳,也難掩精緻。他住在九如鎮郊外,父親不知是誰,隨母姓常,跟著舅舅一家過活。舅舅給取了「常戚」這個名字,一點也不吉利。

「小陳哥。」常戚見混混跑過來,也快走了幾步,猛地跳起來,拍了一下混混的肩膀,權做打招呼。

小陳伸手接住他,拖著常戚就往巷子裡走,從懷裡掏出一件錦緞織成的小孩子衣服,「快換上,姓馬的一會兒就出來了。」

「這龜孫,後天就成親了,還敢玩,待小爺我去……嘖,料子不錯,哪兒來的?」常戚三兩下套上那一身華服,雪緞梅花紋的裡襯,大紅灑金的外褂,很是富貴。就是下襬有點長,走路會踩到。

「剛從雲錦齋順的,」小陳有些得意,蹲下給他整了整衣襬,「他訂親的那家姓王,王小姐閨名叫婉容,記住了啊?」

「知道了,婉容。」常戚擠擠眼,揚起小下巴,背著手趾高氣揚地走出巷子。

兩個混混就跟在常戚後面,三個人大搖大擺地走進紅裳院。門口的姑娘瞧著他們抿嘴笑,常戚伸手拉了一下姑娘的衣襬,用口型打了個招呼:「小茹姐。」

小茹輕點了一下他的腦袋,悄悄塞給他兩顆糖。

常戚面不改色地揣進袖子裡,抬腳邁過門檻,左右瞧了瞧,看向大堂中的一桌嫖客。

那桌坐著位肥頭大耳的男人,正左摟右抱地喝花酒,正是他們要找的馬公子。馬公子剛剛與鎮上的大戶人家訂親,竟還敢在這裡花天酒地。

常戚快步走過去,照著那肥厚的脊背拍了一巴掌:「姐夫!」

「誰?」馬公子嚇了一跳,左扭右扭,找了半天,才終於看到了矮墩墩的小孩,「你誰呀?」

「我是王婉容的弟弟呀,前兩天你去我家,我還瞧見你呢!」常戚嘿嘿笑著,把一個不知禮數的小少爺學了個十成十。

馬公子看看這粉雕玉琢的孩子,再看看孩子身後跟著兩個隨從,心中咯?一下。他知道婉容有個弟弟,但沒見過,小孩子調皮,鑽到哪裡瞧見他實屬正常。大家是親戚,早晚都是要見的,這倒沒什麼。可問題是,在青樓楚館裡見到未來小舅子,著實有些尷尬。

「那個,弟弟啊,你怎麼跑進這裡來了?」馬公子很是害怕,四下張望,生怕王老爺也在附近。

「我出來買東西,忘了拿錢,恰好瞧見你在這裡,」常戚笑得一臉無辜,「姐夫,借我五兩銀子唄,我想買……嗯,借我唄。」

馬公子聽到這話,轉了轉眼珠子,心道這小舅子是要買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吧?心中大定,拉著常戚小聲說:「我沒帶那麼多錢,只能給你三兩,但咱倆可說好了,今天在這裡瞧見我的事,不許讓你爹娘知道。要是說漏了,我就把你亂買東西的事告訴他們。」

常戚皺著小眉頭想了想:「成交!」

馬公子利索地掏出錢袋,把僅剩的三兩碎銀子拿出來,塞給常戚。常戚笑嘻嘻道:「謝謝姐夫,改天還你。」

「去吧。」馬公子挑挑眉,跟小舅子對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常戚背過身去,翻了個白眼,誰跟你「心照不宣」了,傻子。

趾高氣揚地走出紅裳院,常戚跟兩個混混對視一眼。小陳抱起常戚,拔腿就跑,快速躲進了小巷裡。

「哈哈哈哈,這個蠢豬!」三人哈哈大笑,常戚脫掉身上的華服扔給小陳,掏出碎銀子來平分。

「衣裳拿去當了嗎?」常戚摸出小茹姐給的糖,扔進嘴裡一顆。

「當什麼當,拿去當就被人家瞧出來了,還扔回雲錦齋去。」小陳把那身衣服撿起來,抖了抖灰。

「對,這叫盜亦有道!」另一個混混大陳跟著附和。

「哦。」常戚點點頭,原來這就叫「盜亦有道」,學了個新詞。辭別了大陳小陳,常戚把剛分到的一兩碎銀子塞到襪子裡,重新穿好鞋,一臉無害地回家去。

天色還早,九如鎮的大街上依舊熱鬧。

「小弟弟,你家裡人呢?」滿臉褶子的老太太笑咪咪地問他。

「在妳後面呢。」常戚一臉認真地說。

老太太悚然一驚,趕緊回頭,什麼也沒有,再轉過頭看,那漂亮的小孩子已經沒影了。氣得跺腳,這九如鎮真是風水不好,拐個孩子都特別難。

「走一走,看一看,心裡打打肉算盤。餵個豬,餵個羊,總比餵個耗子強……」賣耗子藥的吆喝聲遠遠就能聽見,常戚走過了攤子又拐回去。

「賣藥的,你可有讓人吃了口舌生瘡的藥?」常戚拿起一包老鼠藥看了看。

「嘿,這害人的東西我可沒有。」賣藥的大鬍子嗤笑一聲。

常戚把耗子藥扔下,轉身欲走,卻聽得賣藥的小聲說:「不過這害畜生的,倒是有一些。」

剛走了兩步的常戚,立時拐了回來:「就要害畜生的。」

「兩文錢。」大鬍子從褡褳裡摸了個銅錢大小的黃紙包。

常戚接過黃紙包,給了大鬍子兩文錢。

「耗子藥,不值錢,一包只要兩文錢。水裡摻,飯裡拌,耗子沾嘴就完蛋。」大鬍子看著常戚不明所以地笑。

常戚住在鎮郊,那裡是一個農莊,有很大的養雞場和農田,隸屬於一個名叫金剛門的江湖門派。他的舅舅常勝,也是金剛門的弟子,不過因為資質太差,沒什麼地位,就被扔到這農莊裡看守門派財物。

農莊裡各處都有人看守,尋常人不能靠近。

常戚趴在圍欄上,看著裡面活蹦亂跳的雞,吞了吞口水。他每天早上,都來這裡撿雞蛋做雜活,工錢就是一個雞蛋。

「小戚,掙到錢了?」雞場的看守正在殺雞,他們每天會殺幾隻,送到鎮上的酒館去。

「邱老爹,我想買半隻雞,行嗎?」常戚從襪子裡摸出一點錢。

「行,怎麼行,」邱老爹伸手,摸摸常戚的頭,「聽說你娘病了?」

「嗯,回去給她喝點雞湯補補身子。」常戚乖巧地說著,明亮的大眼睛霧濛濛的,讓人看著心疼。

邱老爹給了他半隻雞,還把雞腸子和雞胗送給他。常戚道了謝,拎著半隻雞回家去。剛到小院門口,就被一個胖乎乎的小孩攔住。

「常戚,你又去偷東西了?」這小胖子,是常戚的表弟,名叫常家寶。明明是表弟,卻比常戚高半頭,看起來足有七、八歲了。

「呦,今兒我們小戚發財了呀!」同樣有些胖的舅母,扭著腰走出來,跟表弟站在一起,「來,給舅母。」

「我娘病了,得給她燉湯喝。」常戚把雞藏到身後,警戒地盯著舅母。舅母嘴角有顆黑色的痦子,平日就不怎麼好看,今日看起來尤其可憎。

「偷的雞,還敢藏!拿出來,不然告訴我爹去!」常家寶站在自己母親身邊,底氣十足。

鄰居紛紛出來看熱鬧,這常家三天兩頭就要吵鬧,總有看不完的戲。

常戚抿了抿唇,伸手把雞腸子抓出來,黏黏的一坨攥在手裡,認真地說:「這不是偷的,是邱老爹收拾乾淨給我的,不信你嘗嘗。」說著,就把手裡的生雞腸子,塞進了表弟的嘴裡。







第二章仙女


「嘔──」常家寶被塞了滿嘴的生雞腸,腥臭的氣味頓時充斥了口鼻,黏膩柔軟的觸感讓他止不住嘔吐起來。

「啊──」舅母沒想到常戚會這麼幹,尖叫了一聲,立時把兒子拉過來拍背,「快吐出來,快!」

常戚的娘親聽到聲響,趿著鞋從屋中跑出來。穿著粗布羅裙、戴著荊枝髮釵,面色蒼白、腳步虛浮,也難掩她的美麗。

就因為太漂亮,常戚的外婆堅持要給自己閨女取名叫常娥,說女兒比得上月宮的仙女。常戚也一直這麼認為,自己的娘親就是仙女!

「怎麼了這是?」常娥在嫂子出手推常戚之前,一把將兒子拉到身邊,聲色俱厲地問話,「又闖什麼禍了?」

「表弟想吃我買的雞,我就給他嘗嘗。」常戚一臉無辜地說。

「你個兔崽子,往你表弟嘴裡塞生雞腸子,那東西多髒了,吃了要得雞瘟啊!」舅母拿瓢舀了水,讓表弟漱口,這才有工夫來數落常戚,捏起地上常家寶吐出來的雞腸子,就要給常戚吃,「你自己嘗嘗!自己嘗嘗!」

常娥皺眉,拉著孩子往後退了一步。

「跟人私通生個野種,還當個寶貝,欺負哥哥的兒子,嘖嘖……」隔壁的張家媳婦抱著手臂看熱鬧,嘴裡嘖嘖有聲地說著。

「就是啊,要是我,就把那野種掐死了,自己再去投河。」她婆婆也在旁邊撇嘴說風涼話。

張家人跟舅母關係好,平日沒少湊在一起說風涼話。

「嘔──」常家寶本來剛剛止住吐,看到自己母親從嘔吐物裡撿雞腸子出來,忍不住又吐了。

常娥咬緊了牙,抬手照著常戚的屁股狠狠打去:「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你那個貴人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接我們娘兒倆,你再這般惹禍,怎麼活到那個時候!說了多少次了,讓著弟弟,怎麼就是不聽!」

一邊說著,一邊打,巴掌落在衣服上發出「???」的聲音。常娥的嗓音有些尖,此刻提高了嗓門大喊,街坊鄰居都聽得分明。

張家人縮了縮腦袋,早前是聽說常戚他爹是個大貴人,近來常娥沒提,他們倒是給忘了。

巴掌落在身上的那一刻,常戚愣了一下,「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哭聲特別淒厲,把舅母都嚇了一跳。

見孩子哭得可憐,鄰居有些不落忍。對門的邱大娘出來勸和:「常家娘子,別打了,孩子這麼小,經不住這麼打!」

常戚長得好看,大顆大顆的眼淚往下掉,哭得眼紅鼻子紅,讓人看了心疼。

許多鄰居都上來勸,恰好常戚的舅舅回來了,見自家門前又圍了一群人,趕緊上前詢問:「怎麼回事?」

說來也怪,常娥長得美若天仙,她哥哥卻五大三粗的,甚至有點醜,瞧著根本不像兄妹。

「常勝啊,你可回來了,趕緊勸勸你妹妹,一會兒把孩子打壞了,你媳婦還非要不依不饒的!」邱大娘已經有些生氣了。

邱大娘就是邱老爹的媳婦。邱老爹在這農莊裡地位很高,大家對邱大娘也有些敬畏。

「娘我錯了……嗚嗚……」常戚還在持續地慘嚎,很是可憐。

常勝看看淒慘無比的外甥,再看看一臉盛氣凌人的媳婦,周圍鄰居還在指指點點,臉上有些掛不住。「好了好了,別鬧了!」伸手把妹子拉開,轉頭把自己婆娘數落一頓,「天天惹事生非,還嫌不夠丟臉嗎?」

常娥沒再說話,拉著還在抽抽搭搭的常戚回自己屋去。

進了屋,關上門,常娥看看還在掉眼淚的常戚,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戳了他腦門一指頭:「行了,小王八羔子,還裝!」

常戚眨眨眼,看了一眼門,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灰塵混著眼淚,把一張小臉給弄花了,看著更加可憐,只是這臉上再沒有任何悲戚,笑嘻嘻地把手裡的半隻雞遞上去:「咱們燉雞湯吧!」

「就知道吃!」常娥瞪他,拿了布巾擰濕,整個蒙上去像擦桌子一樣給他擦臉。

常戚仰著臉,由著母親擦拭。

「妳病了,得吃點好的……」常戚隔著布巾悶聲悶氣地說,見母親不應聲,便沒頭沒腦地又說了一句,「待我再長大些,就帶妳走。」

常娥拿開布巾,彈了兒子一指頭:「走,能走去哪兒?這世道不會武,寸步難行。讓你跟舅舅學武,你又不好好學。」

常戚撇嘴,舅舅只會一些外家功夫,練到頂也是給人當苦力:「我肯定能成為這天下最有名的大俠,到時候開個上千畝的養雞場,頓頓都有雞肉吃!」

正拎著雞下鍋的常娥,噗哧一下笑出聲:「好,我等著咱們養雞大俠名震江湖的時候。」

常戚得意洋洋地坐到桌子上,垂著兩條小短腿來回晃。

一鍋雞湯煮好了,常娥把雞腿撈出來,單獨放在一個碗裡。半隻雞,只有一條腿,撈出來就沒有了。轉頭看看坐在桌子上瘦瘦小小的兒子,皺皺眉,又把雞腿放回鍋裡,撈了雞翅膀出來放在碗裡。

「你先吃,我給你舅舅送點東西去。」常娥把整鍋肉和湯都倒進湯盆裡,擺到桌上。夏天的東西放不得,須得一頓吃完,母子倆也沒什麼講究,就著盆吃就好。

常戚看看母親手裡的粗瓷碗,滿滿一碗雞湯裡還有一根雞翅,知道是要送給常家寶吃的,立時跳下地:「先吃飯,吃完我去送。」

自己先吃飽了再說,免得中途生出什麼枝節,這是常戚的原則。

母子倆吃飽喝足,半隻雞啃得精光,只剩下了給常家寶留的雞翅,還有一個雞屁股。常戚把雞屁股用油紙包好揣進懷裡,端著那碗雞湯去了前院。

摸出在鎮上買的藥粉,常戚咬著嘴唇想了想,沒往裡放,只是吐了些口水進去。

「舅舅,娘親讓我拿來給弟弟吃的。」常戚長著一雙桃花眼,眼尾有一抹淺粉色的紅暈,剛剛哭過,看起來越發明顯。雙手將粗瓷碗舉過頭頂,用有些發紅的大眼睛仰望著舅舅,看起來乖巧無比。

常勝看著這樣的外甥,很是過意不去:「小戚自己吃吧,家寶吃過飯了。」

常戚不說話,依舊舉著碗。

舅舅只得伸手,接過那碗雞湯,伸手在懷裡摸了摸,把今日在鎮上買的糕餅給了常戚兩塊。

「謝謝舅舅。」常戚捧住那兩塊糕餅轉身離開,出了院子,往雞場東邊的梅子園走去。

因為金剛門掌門夫人喜歡吃梅子,這農莊裡便種了一片梅子樹。正是梅子黃的季節,遠遠地就能聞到那清甜的香氣,煞是誘人。

農莊裡有不少孩子,但沒有一個敢來偷梅子吃的,因為看守梅園的,是個長相奇醜的怪老頭,人們不知道他的名姓,都叫他梅老頭。

「梅老頭,梅老頭!」常戚從籬笆的的縫隙裡鑽進去,站在梅子樹下大聲喊。

「吵什麼吵!」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從破茅屋裡傳來,不多時,一個身形佝僂、走路坡腳且瞎了一隻眼的老頭,從屋中晃了出來。

常戚跑過去,把油紙包的雞屁股和舅舅給的兩個糕餅都拿了出來:「給你吃。」

「臭小子,怎麼只有雞屁股!」梅老頭尋了個樹根蹲著,拿起雞屁股聞了聞。

「我好不容易找來了一點雞肉,都被我舅母搶了去,只剩下一點骨頭和雞屁股。骨頭得給我娘燉湯喝,雞屁股就給你了。」常戚撇撇嘴。

「哼,算你識相,」梅老頭有滋有味地吃著雞屁股,從樹底下扒拉出來一本破書,帶著泥土扔給常戚,「今天教你第十八句,記好了。」

那是一本十分陳舊的書,書頁破破爛爛的,封面寫著《天衍萬象功》五個大字。起初在梅園看到這本書的時候,常戚以為自己得了絕世祕笈,激動得一晚上沒睡著。後來跟鎮上的混混打聽才知道,這天衍功,就是內功入門的基礎功法,所有氣宗門下的弟子都要學的。

雖然是基礎功法,整個農莊也只有梅老頭會,常戚還是很認真地跟著學了,最起碼還能認認字。

「集天地之氣,於少陽穴……」梅老頭啃著雞屁股,念著書中的句子。

「這個字念什麼?」常戚指著書上的一個字。

「那是『罡』,天罡地煞的罡……嘿!你這小子,怎麼看到後面去了!」梅老頭這才發現,這小子都快看到最後一頁了。

「我就認認字。」常戚笑嘻嘻地把書還給梅老頭,拍拍屁股站起來,順了幾顆梅子就跑。

「又偷梅子,你給我站住!」梅老頭起身欲追,那邊常戚已經跑得沒影了。

回去路過張家的院子,裡面聽著還挺熱鬧,張家媳婦還在大聲數落兒子:「以後不許跟常戚玩,知道嗎?他娘是個不檢點的女人……」

次日清晨,天剛濛濛亮,常戚就從被窩裡爬出來,揉揉眼睛,端起桌上的水壺灌了幾口冷水,便提起門前的草籃子,往養雞場去。清早起來要撿雞蛋,去得早撿的就多。

「小戚總是撿的最多。」邱老爹笑呵呵地清點孩子們的成果,每人發一個雞蛋,可以要熟的,也可以要生的。常戚因為撿的最多,就得了兩個。

一個生的揣懷裡,一個熟的剝開吃,其他小孩子都有些羡慕。

張家兒子和常家寶湊在一起嘀嘀咕咕,其他孩子都圍在常戚周圍。

「常戚,昨天你娘說你爹是個大貴人,是什麼貴人啊?」有孩子好奇地問。

「說出來,嚇死你們!」常戚嗤笑,「我可告訴你們,我娘,是受上天庇佑的仙女,誰要是說我娘壞話,肯定會口舌生瘡、腳底流膿。」

「真的假的?」有人不信。

「是真的,」邱家的孫子想起了什麼,學著他奶奶平日的動作,一拍大腿驚呼道,「我早上瞧見,張家嬸嬸嘴上起了一圈的大燎泡!」
   
作者的其他作品: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中
量身定制 中

量身定制 下
量身定制 下

訂製會員卡-天庭幼兒園
訂製會員卡-天庭幼兒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