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50]  《含桃 二》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深草
出版日期: 2017/08/09  第 11
尺寸: 288頁,  352.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823
定價: 240
會員價: 240
+++++---------------------------------------------------------------------------------------------------------------------------------------+++++
冬去春來,七年匆匆而過。
但因為「那件事」,
辰子戚竟是兩年未見青梅竹馬的丹漪。
當此之際,
新帝命他共往歸雲城,
辰子戚前頭還開心得見故友呢,
下一刻就發現自己已被當成「美色」,
獻給新任鳳王─┴丹漪!?

新帝天德這傢伙,
賣弟求盟也就算了,
居然還給他下蠱!?
這般下血本地來控制本王爺,
究竟所圖為何?

不過殺千刀皇帝的事得先等等,
這還沒過上兩天好日子咧,
就接到他那小仙女親娘被綁的消息!!
本王爺不過就是想作個養雞大戶,
逗逗鳥、孝順親娘、過過舒心日子,
有這麼難!有這麼難嗎!!
+++++---------------------------------------------------------------------------------------------------------------------------------------+++++
第三十八章侍女


他?天德帝順著丹漪的手指看過去,就看到了一臉愣怔的辰子戚。

今天因為是正式場合,辰子戚穿了一身親王禮服,月白色的廣袖龍紋長袍,用湖藍色的腰封束好,沒有穿外罩,能清晰地看到那修長的身形和勁窄的腰身。

猶帶幾分少年稚嫩的臉上,一雙桃花眼分外勾人。

辰子戚,的確是所有弟弟中長得最好看的。當年丹漪只跟辰子戚玩,不也是因為他長得好看嗎?天德帝想起在殿前看到的那些粉色小轎,裡面不僅有豔麗的女子,還有俊美的少年。可見,這新任鳳王的喜好裡,還有美貌少年這一項……

作為歸雲宮的宮主,丹漪想要什麼樣的美人都能找來,但要玩一個王爺,卻是有些困難的。皇家的江山再怎麼不穩當,那也終究是皇家。

「宮主莫不是在開玩笑吧?子戚是朕的親弟弟,堂堂一品親王!」天德帝咬牙道。

雖然這對他來說是一筆還不錯的買賣,畢竟他已經控制住了辰子戚。讓他留在丹漪身邊當個眼線對自己有莫大的好處,且還能省下五座城池……但,把皇族扔給歸雲宮玩弄,說出去,他這個皇帝可就真沒臉了。

或許丹漪的目的,就是為了羞辱皇室?

丹漪沒理他,不急不緩地抿了口茶,緩緩抬眼看向還站著的辰子戚。

辰子戚有點懵,剛剛丹漪說什麼,要他?他可不認為,丹漪是要他在歸雲宮當差,這其中的意思……呼吸有一瞬間的凝滯,指尖不由自主地顫動了幾下,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反應才好。

疑惑地看過去,正對上那雙昳麗的鳳尾目,辰子戚的心尖止不住地有些癢癢,暗自唾棄自己,不能被美色所惑,自己就快被當成美色送給他玩了!

「歸雲宮從不做強行的買賣,」丹漪把目光從辰子戚身上挪開,「皇上不願把兄弟給本座,本座也不想把藍家人再送進宮,倒也合適。」

「且……且慢!」天德帝深吸一口氣,「朕可以把小七給你,但此事,決不可宣揚予外人知曉。」

「皇兄!」辰子戚一臉驚恐地看向天德帝,心裡禁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把天德帝模樣的小人拉過來痛打一百遍。這人可真是不要臉到一定境界了,這都幹得出來!

「為了辰家的大業,你就委屈一下,」天德帝攥住辰子戚的手腕,緊緊盯著他的眼睛,放緩語調道,「不要忘了,你在路上答應皇兄的。」

你他娘的……辰子戚差點破口大罵,但還是忍住了,露出一個僵硬的笑來,從牙縫裡擠出一句,「皇兄的恩典,臣弟自不會忘。」

天德帝滿意地點點頭,轉頭看向丹漪,發現那人正盯著他的手,不由得一顫,立時鬆開了辰子戚的腕子。

丹漪冷著臉放下杯盞,起身,看了一眼低頭不知在想什麼的辰子戚,「今晚送到本座房中去。」說完,便甩袖離開。

一身黑衣的烏雲使和一身白衣的藍江雪,立時跟了出去。歸雲宮中的人,走路都是飄著的,丹漪那豔色的衣襬,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宛如火鳳舞天,美不勝收。

藍山雨留下招呼客人:「皇上、王爺,先去客房歇息片刻,晚間會有晚宴招待。」對於宮主這個要求,藍山雨也有些懵,不過,良好的素養能讓他保持面色如常,依舊笑咪咪地與辰子戚說話。

「宮主,您怎麼對子戚……」藍江雪跟在丹漪身後,幾個起落飄到了一處水榭之上,烏雲使則在空中一個輕劃,穩穩地落在丹漪身邊。

「怎麼?」丹漪挑眉看向藍江雪,「不可以嗎?」

「那倒不是……」藍江雪頭一次有些詞窮,轉頭朝烏雲使打眼色,然而烏雲使根本看不懂,瞪著一雙鷹目與他對視,看了一會兒沒明白,突然歪了一下腦袋。

一身黑衣,剛才與藍江雪並列寶座一側的這位,就是現任烏雲使──刁烈。

刁烈是個沉默寡言的傢伙,性子又凶又急,只聽丹漪一個人的話。藍江雪歎了口氣,指望他去規勸丹漪,還不如指望自己,只得繼續道:「只是,您何必今日就……」

「他們不是催著本座開葷嗎?本座就開個給他們瞧瞧!」丹漪冷哼一聲道。

藍江雪抿了抿唇,不再多言。

「宮主嫌他們煩,屬下去殺了他們便是。」刁烈把腦袋正過來,認真地說。

藍江雪揉了揉跳疼的額角,瞪了刁烈一眼:「你就別添亂了。」

客房中,天德帝親手給辰子戚倒了一杯君山銀葉茶。

歸雲宮的人不肯把金吾衛抬上山,但把他們的行李給拉了上來。等他倆到客房的時候,東西都已經安置妥當。

「這茶你也喝了有兩年了,是不是越喝越好喝?」天德帝笑著把杯子推到辰子戚面前。

辰子戚看著那杯子,卻沒有動。

「放心,不是毒,你按時喝茶,朕不催動,就不會發作。」天德帝語調冰冷地說。

「不是毒,那是蠱?」辰子戚不會跟自己過不去,端起茶盞一飲而盡,方才覺得隱隱作痛的心口,果真舒服了一些。

「沒錯,」天德帝大大方方地承認,「此蠱,乃是用施蠱人的精血餵養而成,也只有施蠱之人可解。所以你也不必操心去找解除之法,即便求到萬蠱門的掌門面前,也是無解。」

辰子戚攥緊了手中杯盞,緩緩放下:「原來我對皇兄而言,如此重要,倒是叫弟弟我受寵若驚了。」

用施蠱人精血餵養的蠱蟲,那定然是十分珍貴的,天德帝下血本來控制他,也不知所圖為何?

「你自然是值得的,瞧瞧今日……」天德帝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正說著,藍山雨過來敲門:「宮主請皇帝陛下到前廳飲宴。」

兩人開門,藍山雨笑咪咪地立在門前,身後跟著兩個青衣侍女。天德帝跟著藍山雨去飲宴,辰子戚卻被要求跟著兩個侍女走。

「宮主說了,要飲宴之後就見到您。」那青衣侍女沒什麼表情,說話的時候下巴微微上揚,帶著幾分與生俱來的傲慢。

辰子戚笑了笑:「那就有勞兩位姐姐帶路了。」自帶三分笑意的桃花眼,映著夕陽的暖光,瀲灩動人。

侍女微微愣怔了一下,態度稍稍好了幾分。

跟著青衣侍女,在悠長的迴廊上七拐八拐,辰子戚得以看出了歸雲宮的構造。

歸雲宮的建築,並非如皇宮那般是一個整體,而是依山勢而建,隨性至極。有泉湧的地方就搭個水榭,有瀑布攔路就建個虹橋;突出的山石上立座風亭,竹林茂密處穿條雨廊。

而這些如同寫意畫一般的亭臺樓閣,皆被無數精巧的迴廊相連。如果是下雨天,不用打傘,就可以走遍這宮中的每一處。

繞過許多亭臺,穿過一片遮天蔽日的梧桐樹,終於見到一處奢華無比的宮室。

「王爺請先沐浴,宮主愛潔,未曾沐浴過的人不可近身。」兩個青衣女子,一個高些,一個矮些,說話的是那高個的。

這話聽著委實刺耳,彷彿當他是個物件,辰子戚渾不在意地笑笑:「不知這位漂亮的姐姐,怎麼稱呼?」

「我叫青萍,她是我妹妹青菏。」高個的侍女說著,拉開了重重紗幔。這殿中便有一處浴池,由黑金沙石砌成,足有一間房那麼大,引了溫泉活水進來,霧氣蒸騰,瞧著很是舒適。

「等等,」青菏衝青萍使了個眼色,小聲道,「宮主的浴池,從未給他人用過,這恐怕不妥吧……」

辰子戚的龍吟神功已經練成了第一重,雖然不能大殺四方,但也早已耳聰目明,這點聲音還是聽得到的。垂目低笑一下,兀自走到池邊,坦坦蕩蕩地開始脫衣裳。

「呀──」青菏驚呼一聲,拉著姐姐背過身去,「王爺,您……」一個不注意,辰子戚竟然已經脫得赤條條,只剩一條褻褲了。

辰子戚回頭看了一眼那兩個侍女,微微瞇起眼。歸雲宮的侍女,他這些年可沒少見,各個都像靈關、靈和那般,謙和守禮,溫婉聽話。這兩個,一點都不像侍女,反倒像是哪家的大小姐。

「怎麼了,不是叫我沐浴嗎?過來給本王擦背。」辰子戚擺起了大爺款,跳進溫熱的池水中,衝那兩人勾了勾手。

丹漪回到寢宮的時候,就見兩個侍女站在門前,其中一個還紅了眼睛。

「宮主。」青菏看著丹漪,欲言又止。

丹漪靠近,在青菏忍不住露出笑意的時候,伸手將她撥開,逕自推門進去。帶著半分功力的撥雲手,差點把青菏摔到地上去,踉蹌了幾步才穩住身形,再回頭,內室的門已經轟然闔上。

跟著丹漪回來的靈關、靈和,對視一眼,抿唇忍笑。靈關輕柔地開口:「宮主有事要忙,咱們去那邊守著吧。」說完,不容置疑地拉著那兩姐妹離去。

辰子戚剛換了一身柔軟輕薄的衣裳,撲到大床上打了個滾。

這房中的床,有一丈寬,與皇家那種高腳木床很是不同,矮了足有一半,且沒有圍欄。四角垂著碧荷色的蠶絲軟紗帳,床頭掛了一串珍珠風簾,瞧著甚是稀奇。

聽到開門聲,辰子戚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看著一臉冷漠的丹漪,一步一步走過來,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鳳元哥哥,好久不見。」


























第三十九章解蠱


兩年未見,辰子戚也拿不準丹漪現在對他是個什麼態度。雖說兒時親密無間,但這兩年他托藍山雨稍給丹漪的信件,一封都沒有得到回覆……

丹漪聽到這一聲「鳳元哥哥」,看看乖乖坐在床上的辰子戚,眼中泛起些許微不可查的笑意。輕撩衣襬,在床邊坐下,開口便是那悅耳至極的聲音:「怎麼,不跟我生分了?方才見你幫著皇帝說話的樣子,還以為你不認識我了。」

那聲音,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慵懶,卻依舊昳麗動人,把人的魂都要勾了去。

辰子戚聽得心癢癢,半晌才反應過來丹漪說的什麼,不由得大鬆一口氣,就知道這傢伙是鬧著玩的。撐著身體的胳膊卸下力氣,整個人倒在了柔軟的大床上,辰子戚順勢打了個滾,滾到丹漪身邊,翻著眼睛瞥他:「你怎麼比我還記仇啊?兩年不理我,見面就這麼玩,嚇我一跳。」

「玩?」丹漪低頭看他。

「嘿,還不承認?」辰子戚撇嘴,蠕動到床中央,邊挪邊學著丹漪的語氣道,「我要他!今晚送到本座房裡去!哼哼哼……」

正比劃著,頭頂突然罩過來一片陰影,辰子戚抬頭,就見丹漪不知何時跟了過來,雙手撐在兩側,將他牢牢困在身下,緩緩道:「本座不是在開玩笑。」

辰子戚愣住了,看著近在咫尺的丹漪,背上的寒毛一根一根地立了起來,快速伸手抵住丹漪的肩膀:「不是吧,你來真的?丹漪,俗話說,朋友不可欺……」

「那叫朋友妻不可欺。」丹漪有些無奈。

「朋友妻都不能欺了,朋友自己更不能欺!」辰子戚嗷嗷叫著,要起來。

丹漪一臉冰冷地攥住他的手,拉過頭頂牢牢壓住,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口戳了戳:「你那好皇兄,已然將你抵給我了,你既然要效忠於他,就要盡你的本分。」

「鳳元哥哥,我知道錯了,別……唔,啊……」辰子戚本來還在半真半假地求饒,說到一半,藏在胸口的蠱蟲突然動了一下,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痛哼一聲便說不出話來了。

「戚戚?」丹漪原本玩得起勁,見辰子戚神色不對,立時鬆開他,「你怎麼了?」

「唔……痛……」辰子戚攥緊丹漪的衣袖,勉強說出一個字來,將脖子向後仰,顯然是痛得受不住了。

丹漪慌忙將人抱起來,摟到懷裡:「來人!」

「宮主!」門外的靈和立時推門進來。

辰子戚終於緩過這一陣劇痛,喘息著回過神來:「操他娘的……」

「你怎麼了?」丹漪抬手摸摸他汗濕的臉頰,緊緊皺起了眉頭。

「天德這個龜孫,給老子下蠱,」辰子戚緩了口氣,靠在丹漪的肩膀上,「也不知這好端端的,怎麼發作了起來。」

蠱?丹漪抿了抿唇,接過靈和遞過來的帕子,給他擦擦汗:「給我看看。」

辰子戚抬頭看,抱著他的人,已不復先前的冷冰冰,滿眼擔憂,又變成了原來那個牽著他去學堂的丹漪。

丹漪見他不動,便自己伸手解開了他的衣帶。柔軟的衣料滑到兩邊,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十四歲的少年已經長出了薄薄的肌肉,由於常年練武,形狀十分好看。

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妥,丹漪想伸手摸摸,離那胸口還有一寸的時候,突然頓住了,似乎有些猶豫。

看到丹漪小心翼翼的樣子,辰子戚皺了皺鼻子,心中驀然湧出一股委屈。其實這事,他自己也能解決,打從知道中招之後,無時無刻不在想辦法,要怎麼弄掉身上的蠱蟲,他已經有了主意。

但這麼多年,除了小仙女,丹漪一直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自己能解決的事,每每看到丹漪,就忍不住想耍賴讓他給自己出頭。這次的事,他還真有些害怕了,就想讓丹漪心疼自己一下,沒料想這人見面不問緣由,就知道耍弄他。

即便再聰慧,辰子戚也還只是個十四歲的少年。

「這在裡。」辰子戚握住丹漪的手,摸向膻中穴左側一寸處。

修長的指尖,剛剛接觸到溫熱的肌膚,便清晰地感覺到有東西猛地動了起來。

「啊……」辰子戚立時痛吟出聲,猛地蜷起了身子,所在丹漪懷中顫抖不止,「痛……丹漪……嗚……」

「戚戚!」丹漪拉開他緊緊捂著胸口的手,並起兩指,快速點了幾處大穴,然後迅速放開他。

躁動的蠱蟲瞬間安靜了下來,辰子戚癱軟在錦被間大口喘氣,渙散的目光慢慢回神,轉頭看向立在床邊生怕靠他太近的丹漪,虛弱地緩了口氣,終於好了些。

靈和接到宮主的示意,轉身去櫃子裡取了一只青瓷小瓶,倒了些藥粉在甜白瓷的小碗裡,用熱水沖泡了,拿小勺攪了攪端過來:「奴婢去叫沐長老來?」

丹漪把小碗接過來,搖了搖頭。

靈和看看臉色蒼白的辰子戚,再看看自家宮主,欲言又止。最終什麼也沒說,轉身出去,片刻後又拿了一只小竹筒進來,竹筒中盛了烈酒,遠遠的就能聞到酒氣。

竹筒擺到床頭小几上,靈和低著頭退出去,關上了門。

丹漪端著小碗,躊躇了片刻道:「我能解你身上的蠱,但需要……」話沒說完,一張妖冶的俊臉竟然慢慢變紅了。

辰子戚沒有注意,只聽到了「能解蠱」這句,立時道:「那快來解,我可不想再疼了。」

丹漪抿了抿唇,重新坐回床上,把人抱起來,讓他把碗裡的東西喝了:「提氣鎮痛的茶,你先喝了。」

辰子戚聽話地接過來,一飲而盡。等了半晌,沒見丹漪動作,疑惑地抬頭看他:「不是解蠱嗎?然後呢?」

然後,一雙薄唇便貼了過來,封住了辰子戚半張的口。

「唔……」辰子戚瞪大了眼睛,傻愣愣地任由丹漪親吻,回過神來正要掙扎,忽而感覺到一口精氣渡了過來,與此同時,一隻溫熱的大手撫上了他的胸口,開始在蠱蟲所在之處反覆揉捏。

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裡移動,漸漸上行,辰子戚忽然嗆咳一下,與丹漪分開。抬眼,就看到丹漪嘴裡叼著一隻指肚大小的黑色東西,似乎還在動。

辰子戚有些麻爪,看著丹漪不緊不慢地將那東西扔進竹筒中,起身去漱口,大著膽子湊過去看。

烈酒之中,那黑色的小蟲在劇烈地掙扎,渾身漆黑,滿是毛刺,張著猙獰的口器衝他無聲嘶吼,不停擺動的身體將酒液拍得飛濺出來。

「沒事了。」丹漪走過來,蓋上竹筒蓋,遞給他一杯水讓他漱口。

辰子戚漱了口,忍不住偷瞄丹漪那形狀優美的薄唇,原本只是淡淡的蜜桃粉,這會兒已經變成了豔麗的石榴紅,被茶水濕潤過,看起來分外可口。

莫名覺得有些口乾舌燥,辰子戚乾咳一聲,把剩下的茶水給喝光了。

丹漪沒管他,喚了靈和進來,把竹筒交給她。

辰子戚躺倒,拿被子遮住臉,半晌沒說話。沒想到蠱蟲是這樣解的,他倆要還是原來那樣,這樣親一下也沒什麼,反正小時候也沒少互相抓雞雞玩,偏偏先前丹漪剛拿「侍寢」逗他,讓這一吻無端端染上幾分曖昧。

厚厚的床褥微微凹陷了一下,辰子戚感覺到有人爬上床來,周圍響起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聲,不多時,一具修長溫熱的身體便擠進了被窩裡,同時有一雙手掐住他的腋下,將他挖了出去。

腦袋露出被子,枕在軟軟的枕頭上,辰子戚看看丹漪,丹漪也剛好低頭看他。

「還疼嗎?」丹漪伸手,摸摸他還掛著汗珠的額頭。

辰子戚搖搖頭,伸手摸摸胸口,一點都不疼了,使勁按按,也沒什麼感覺,禁不住高興起來:「你怎麼什麼都會呀?連蠱都會解!」

丹漪接收到辰子戚崇拜的目光,禁不住微微揚起下巴,但笑不語,抬頭解開髮冠,滿頭長髮披散下來。

論理,男子在二十歲才能束髮戴冠,只是丹漪提前接了宮主之位,就好比當年的太子,提前立事,就可以提前戴冠。

辰子戚這才注意到,這人已經脫了衣裳,只剩下一身內衫。

「你真要睡這裡呀?」辰子戚有些彆扭。

「這是本座的寢宮,不睡這裡睡哪裡?」丹漪靠在床頭,不多時,靈和與靈關兩姐妹一起進來。

靈關拿了熱布巾來,給辰子戚擦臉。靈和則端著一只巴掌大的冰裂紋青瓷小碟,碟中放著一小塊焦黃發黑的東西。

丹漪撚起那黑乎乎的東西,扔進嘴裡,嚼著嘎?嘎?響。

「你吃的什麼?」辰子戚好奇地問。

「炸小魚。」丹漪吃完,又漱了口,接過布巾擦了擦手。

「給我吃個。」辰子戚也想嘗嘗,瞧丹漪的模樣似乎很好吃。

「沒了。」丹漪縮進被窩裡,跟辰子戚面對面。

辰子戚癟癟嘴,打了個哈欠,折騰這麼幾下,他早就筋疲力盡了,只是精神還有些亢奮:「你今晚跟我睡,明早我就真成你的男寵了。」

「誰說你是男寵了?」丹漪蹙眉。

「不是麼?你那兩個丫頭還讓我沐浴熏香,就差洗屁股等你臨幸了。」辰子戚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長長的哈欠讓他的眼角沁出淚來。

丹漪微微瞇起眼,伸手抹掉那一顆淚珠子:「沒事,睡吧,我保證明天沒人敢說你。」

辰子戚心滿意足地閉上眼,把臉埋在枕頭裡偷笑了一下,俗話說,好男不跟女鬥,所以他就告個狀,別的什麼也不做。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