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53]  《含桃 五-完》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深草
出版日期: 2017/08/16  第 11
尺寸: 288頁,  352.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9854
定價: 240
會員價/VIP價: 240 / 240
+++++---------------------------------------------------------------------------------------------------------------------------------------+++++
丹漪竟然炸毛了!?
因為,蛋‧破‧了!
嘰──
咦!那兩根綠毛是怎麼回事?

心驚膽顫的事,還不只這一樁,
辰子戚和他家小仙女正懸著小心肝呢,
這鳥爹鳥媽日日來串門,
為了自家小王八蛋的心願,
常娥決定要好好說服一番!
但這話還沒出口呢,
鳥爹鳥媽的神進度就令人驚訝了……

接連的喜事還沒好好慶祝,
《蕭韶九成》所隱藏的祕密,
就引得各門派的老怪物蠢蠢欲動了,
然而照著章法與丹漪修煉的辰子戚,
竟然天雷灌頂寸寸融‧化‧了!?
眾鳥們只好使出絕招──
爺爺,救命阿!!

仲夏之夜,章華祭神,
這天下江山,
我只願換得與你永世相守──
+++++---------------------------------------------------------------------------------------------------------------------------------------+++++
第一百五十七章出殼


青梧宮中一片寧靜,辰子戚趴在窗口往裡瞧,一眼就看到了床中央那紅彤彤的一點。

圓滾滾的紅蛋,陷在柔軟的被褥間,露出一半。五根尾羽的小紅鳥,正一臉嚴肅地臥在蛋上,像模像樣地孵蛋。只可惜鳥身太小,根本蓋不住那顆蛋蛋,遠遠看去,更像是串成一串的糖葫蘆。

「噗……」辰子戚推門進去,蹲到床邊看著小紅鳥,悶笑出聲。

「啾!」丹漪衝他叫了一聲,不許笑,本座在孵蛋呢!

辰子戚努力忍笑,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紅鳥的屁屁,「坐得穩嗎?」

小紅鳥本來就坐得不太穩,被這麼一戳,頓時滑了下來,在床上栽了個跟頭。不滿地爬起來,跳到辰子戚手邊,使勁啄他手指,然後氣呼呼地重新爬到蛋上。娘說他已經是隻大鳳凰了,也可以孵蛋的!

剛剛坐穩,忽然覺得有什麼東西頂了一下屁屁,丹漪驚得炸起毛,趕緊跳下來。

「啾啾啾!」丹漪圍著蛋蛋跑一圈,歪頭仔細聽動靜。

「???,」蛋殼上發出清脆的敲擊聲,就在丹漪剛剛坐著的地方,驟然伸出了一截嫩黃的小嘴。

辰子戚捂住嘴,防止自己發出聲響,趴到床上跟小紅鳥湊到一起,屏息凝神地看著那顆蛋蛋。

小尖嘴伸出來一下,就又縮了回去,似乎沒力氣了。

「他怎麼不動了?」辰子戚小聲問丹漪。

丹漪著急地伸頭,偏著腦袋用一隻眼睛往裡看,正看著,那隻嫩黃的小嘴再次伸了出來。這一下力道很大,把洞洞周圍的蛋殼給撐裂了。

「嘰!」一隻濕漉漉的小鳥頭,驟然冒了出來,腦袋上還頂著一片紅紅的小蛋殼。小小的鳥兒身上已經長齊了毛毛,只是被蛋液黏著,看起來有些稀疏。一雙黑曜石一般亮晶晶的眼睛,咕嚕嚕盯著眼前的兩人看。

丹漪有些嫌棄地向後退了兩步,辰子戚則湊上去笑咪咪地瞧。以前在養雞場經常看小雞出殼,他知道破殼的時候不能幫忙,所以不上手,等著小傢伙自己爬出來。

然而那小傢伙似乎很懶的樣子,頂開一塊能吸氣了,就不再動彈,好奇地左看右看。

丹漪變成人形,跟辰子戚趴在一起,伸手把弟弟腦袋頂的蛋殼片拿走,「小子,我是你的兄長,這是你嫂子。」

「啾嘰!」弟弟發出十分稚嫩的鳥叫聲,突然又有了力氣,使勁擠著要出來。

辰子戚這才想起來,弟弟破殼需要趕緊叫那兩隻大鳳凰回來,立時喚了侍女過來,叫她們趕緊去竹峰通知老宮主和夫人。想了想,又叫另一名侍女去倒了杯熱茶來。

「小鳳凰出生,能喝水吧?」辰子戚問丹漪,小雞仔破殼的時候,餵點水能讓它長得更好些,但餵不好又容易生病。

「能喝,」丹漪點點頭,把手中那片蛋殼塞給辰子戚玩,「放心,他結實著呢。」

辰子戚看看掙扎半天也沒出來的小小鳥,有些著急,捏捏手中的蛋殼片,不由得一驚。這蛋殼,可不像雞蛋殼那般薄脆,摸上去堅硬無比,用手指使勁掰都不會斷。

而那看起來柔弱無比的小鳥,卻能生生把蛋殼擠裂,嫩黃的小尖嘴***口卡******口卡***兩下就把蛋殼啄了個洞,而後繼續向外掙扎。強大的擠壓力讓筋脈快速舒展,同時也將身上包裹的一層薄膜剮蹭掉。

「嘰嘰嘰,啾嘰嘰!」小小鳥一頭跌出了蛋殼,在床上翻騰了兩下,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跌跌撞撞就往丹漪臉上撲。

丹漪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小傢伙的腦袋,不讓靠近。辰子戚把杯子裡的茶水潑掉大部分,只留幾滴的分量,遞到小小鳥嘴邊。

剛剛出生的小鳥都很渴,喝一點水能讓牠舒服很多。水滴沾到嘴巴的時候,小傢伙頓時興奮起來,連喝了好幾口,把那一點水喝光了還意猶未盡。

這時候,丹夙和青筱回來了。看到辰子戚在餵剛出生的小鳥喝水,青筱夫人露出些許笑,把小兒子捧起來,「戚戚還懂這個?」

「我小時候養過雞。」辰子戚輕咳一聲道。

「……」青筱夫人不知道說什麼好,看看手心裡羽毛濕漉漉的小兒子,喚了侍女拿熱布巾來,給牠仔細擦乾了毛毛,塞到丹家老爹手裡讓他給烘乾。

丹夙運起內力,單指在小傢伙身上摸了一遍,淺紅色的毛毛就根根立了起來,蓬鬆柔軟。把小傢伙攥在手裡,舉到面前,神色嚴肅地說:「叫爹。」

「嘰!」小傢伙聽話地叫了一聲,懶洋洋地一屁股坐在自家爹的掌心。圓乎乎的小屁股上沒有尾羽,只有一層絨毛,外形上看起來跟小雞仔並無二致,只除了腦袋頂那兩根立起來的……綠色毛毛。

「咦?」丹家老爹驚奇地盯著那小腦袋看,小鳳凰頭頂都有兩根生來就有的羽毛,那是鳳凰的羽冠,他和丹漪的都是豔紅色,這老二怎麼長了兩根綠毛!

「怎麼了?」青筱夫人湊過來看,也發現了二兒子的奇異之處,轉頭看看丹漪,「鳳元啊,變成鳳凰給娘看看。」

「作甚?」丹漪微微蹙眉,不知道發了什麼事,但還是聽話地變成了小紅鳥,蹲在床上。

剛出生的弟弟也被放上去,跟丹漪站在一起。弟弟比丹漪小了一圈,毛茸茸地擠在一起,小紅鳥偏頭看看身邊的小小紅鳥,也發現了那兩撮綠毛。

「嘰嘰!」弟弟看到跟自己一樣毛茸茸的哥哥,頓時興奮不已地撲上去,在那毛茸茸的小胸脯上蹭腦袋。

丹漪伸出一隻爪,把小小鳥推開。

「這下倒是好分辨了。」辰子戚一拳抵唇,以防自己笑出聲。

丹漪是純正的神鳳血脈,弟弟似乎是摻雜了青鸞血,所以長了兩根青色的毛毛。丹家老爹很高興,照這麼下去,再生幾個,就能生出青鸞來了。

「瞧瞧,我們鳳二多親近哥哥。」青筱夫人眼中滿是慈愛的笑意,伸出瑩白如玉的手,將兩隻小鳥捧在一起。

「鳳二……」辰子戚抽了抽嘴角,「小名就叫鳳二了嗎?」

「等三歲了再取大名,」青筱夫人把兩隻雞崽兒都塞到辰子戚懷裡,「剛跟太妃說到一半匆匆離開了,實在失禮,我回去跟太妃賠罪,你們自己玩。」說罷,衝丹夙勾勾手,示意他跟上。

丹家老爹立時屁顛屁顛地跟了過去。

「啾!」丹漪不想跟弟弟擠在一起,弟弟卻很喜歡他,還試圖往他肚皮底下鑽。但是小紅鳥本身也很小,弟弟鑽進去也蓋不住,反倒是把丹漪撬得站不穩。

「哈哈哈哈哈……」長輩們走後,辰子戚實在忍不住了,趴在床上哈哈大笑。

「啾啾啾!」丹漪不滿地跳到辰子戚頭上,啄他腦袋。

對於丹家父母一同前來,常娥心中還是有些忐忑的。這幾日,青筱天天來找她閒聊,兩人很是說得來,只是關於那兩個孩子的事,一直沒有說透。

青筱夫人緩緩喝了口茶,「丹漪和子戚私定終身的事,太妃想必也知道吧?」

「我也是剛知道不久。」常娥微微坐直身體,面不改色的應道,方才說了一半青筱匆匆了去,這會兒把丹漪他爹也叫了來,偏要繼續這個話題,這陣仗很不平常。

這些日子青筱一直在有意無意地跟她透露丹家的情況,丹家是單傳了好幾代了,這其中是什麼意思不言自明……常娥一直裝聽不懂,含含糊糊地應付過去,早就想好了對策。既然已經答應了自家小王八蛋,就一定會幫他如了願。

「這兒大不由娘,咱們做爹娘的就得看開點。」青筱抬手,給常娥續了杯茶,這種勸人的話用冰冷孤傲的語調說出來,莫名的多了幾分高深莫測的韻味。

常娥提到嗓子眼的一口氣,頓時卡住了。她自覺已經想得夠開了,沒想到這丹家爹娘想得更開,還反過來勸起她來了。方才準備好的一堆說辭,全沒了用武之地,半晌憋出了一個字,「嗯。」

「我們夫妻雲遊四海,不常在家,思量著不如趁我倆今年在,就挑個好日子讓他倆把婚事辦了。」青筱微微抬手,身後的侍女立時遞上來一張紅底燙金的紙,由丹夙親手交給常娥。

常娥低頭看看,上面用金字寫著生辰八字,這是要交換庚帖了?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原想著她能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勸得丹家人不反對便是,沒想過兩個男子還能成親的。

「兩個男孩子,也不說誰娶誰,誰嫁誰,三書六禮都免了,正月十五就是個好日子,到時候拜堂成親便是。」丹夙不耐煩這種繁文縟節,就這麼拍板敲定。

常娥:「……」



































第一百五十八章紅衣


成親的事就這麼定了下來,因為要準備親事,常娥這個年還真得在歸雲宮過了。

婚宴賓客、新房新衣、父母高堂……要準備的東西實在太多,藍山雨列出的清單足有三尺長。丹家老爹看了一眼就覺得頭疼,順手把東西扔給了兒子。

「你自己的婚事,自己操辦,爹當年也是自己辦的。」丹夙理直氣壯地說,蹲在他腦袋上的小兒子不明所以地跟著「啾」了一聲。

丹漪接過清單,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家爹,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東海鮫綃、天山冰蠶、西域胡麻、江南緙絲,辰子戚看著面前一排的豔紅布料,眨眨眼,「你要做新衣嗎?」

丹家的鳳凰喜歡穿紅色的衣裳,除了自身羽毛所化的那一套,櫃子裡幾乎全都是豔紅衣裳。眼看著就要過年,是該做新衣了。

「給你的。」丹漪執起一縷鮫綃,柔滑似水、薄如蟬翼,可以疊九層而不顯臃腫,是他比較鐘意的料子。

「我穿紅的不好看。」辰子戚抽了抽嘴角。男子穿紅衣,是很難穿好看的,除非有一張丹漪這樣昳麗的臉。

「不行,必須穿。」丹漪毫不理會戚戚的抗議,讓侍女把布料端到他面前,讓他挑一種布料。

辰子戚有些生氣,這小紅鳥真是越來越任性了,又不是成親,好好的作甚讓他穿紅戴綠……咦?忽而反應過來,辰子戚抬頭看向丹漪,「這是,做什麼要穿的?」

「你說呢?」丹漪眼含笑意地看他。

雲錦層層五彩鮮,對於尋常人來說,是拜堂成親才會穿的。辰子戚愣怔了半晌,「我們,要成親了?」

「嗯。」丹漪故作不在意地揚了揚下巴,示意他趕緊挑一個。

「什麼時候?」辰子戚眨眨眼。

「正月十五。」丹漪負手走到辰子戚面前,微微低頭看他。因為辰子戚比他小兩歲的緣故,從小到大,他都比戚戚高一點,一低頭就能親到對方的鼻尖。

對於鳳凰來說,將自己最好最長的那根尾羽送給對方,便是認做唯一伴侶,從此相伴一生不離不棄。不過對於辰子戚來說,是要拜堂成親才算約定終身。所以不管多麻煩,丹漪也會認認真真地把婚禮辦好。

辰子戚看著那雙深邃專注的鳳尾目,這傢伙既然說出來,那就是雙方父母都已經定下,連日子都算好了,冷笑一聲,「怎麼也不商量一聲,本王答應娶你了嗎?」

整個大殿突然安靜了下來,幾個捧著衣料的侍女深深低著頭不敢亂看。

丹漪看著他,眼神一沉,微微抬手示意侍女們下去,身後響起了木門關闔的***口卡***噠聲,這才低下頭,輕輕咬住辰子戚的一隻耳朵,「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你想不認帳嗎?」

悅耳動人的嗓音,帶著幾分動情的沙啞,聽得辰子戚從耳朵酥到腳底,這小紅鳥,是徹底學壞了。忍不住笑出聲,摟著丹漪的脖子把人摔到床上,騎到丹漪腰上,辰子戚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道:「我們皇室娶妻,規矩可嚴著呢。」

回過神來,即將成親的喜悅漸漸爬滿了眉梢眼角,連語調中都忍不住帶著笑意。

「什麼規矩?」丹漪伸手,揉捏坐在自己身上的渾圓臀肉。

「唔……」辰子戚被捏得腰間一軟,趴到了丹漪胸口,剛準備好的說辭都給忘了,便開始瞎胡扯,「要驗明正身,看看能不能滿足本王夜夜笙歌的要求!」

丹漪忍不住抿唇輕笑,修長的手滑進那柔軟的衣料中,「那便來驗上一驗吧。」

本來是挑成親衣料的,不知怎麼的就開始白日宣淫了。意亂情迷間,辰子戚忽而瞥見床頭有一抹淡淡的紅色,疑惑地仰頭去看,就見一隻毛茸茸的小紅鳥,正蹲在床頭的多寶格上往下看,一雙黑漆漆的小眼睛裡滿是好奇。小傢伙似乎不太明白兩人在被窩裡玩的什麼遊戲,左看看右看看,頭頂的兩根綠毛隨著鳥頭左右搖擺。

「啊!」辰子戚驚呼一聲,趕緊拍了丹漪一巴掌。

「疼嗎?」丹漪正滿頭大汗地準備進去,以為自己弄疼了戚戚,趕緊抬頭看,就瞧見了自家弟弟,「……」

「唔,快起來。」辰子戚推推丹漪,當著小孩子的面不好做這種事。

丹漪氣得牙癢癢,到底是誰把這小破鳥放進來的!小鳳凰生而知之,這會兒可能還在疑惑,一會兒就能想明白他倆這是在幹啥了。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丹漪一把抓住弟弟,塞進旁邊的被窩,用被子卷一圈,牢牢困在中央。

「嘰?」在鳳二看來,就是被哥哥圈進了一個高高的深井裡,只能看到床頂。

「欸,那怎麼行……啊……」辰子戚還想反對一下,就被突然入體的東西弄得失了言語。

月上西樓,夜深人靜,辰子戚偷偷扒著旁邊的被子包往裡瞧,就見那毛茸茸的小紅鳥已經睡著了,因為被圈住不能動,腦袋就靠在旁邊的皺褶上睡得香甜,兩根綠色的小羽毛都被壓扁了。

歸雲宮宮主要成親的消息,隨著婚帖的發放,很快被整個玄道所知。

「宮主要成親了?跟誰?」埋首在蠱蟲罐子堆裡的任蹤滅,驚詫地抬頭。

「反正不是跟你。」千毒教教主黃藤,嘿嘿笑著說。

請帖被送到了玄道各大門派的掌門手中,剛剛送完年節禮的眾人,只得再備一份禮金,待到正月十五觀禮之時奉上。

「這上面也沒寫新娘是誰。」石屍教教主石更,捏著豔紅色的請帖皺眉,經過寂河山莊一役,他看得出來,那位七王爺對宮主用情至深。歸雲宮宮主娶妻,定會娶青族的女子,那王爺豈不是要傷心了……

「興許新娘就是七王爺呢。」小綿湊過來,伸手要帖子看。

石更把帖子遞到自己的屍傀手中,指尖微動,看著小綿似模似樣地用那雙永遠睜不開的眼睛「看」婚帖,嗤笑一聲:「兩個男子,如何成親?」

兩個男子如何成親?不僅石更這樣想,青族的族長也是這般想的。

「夫人,鳳凰血脈何其珍貴,若是沒有神鳳,其他羽人也會漸漸沒落,最後變成青族這般不能化作鳥身,還請夫人三思。」族長青崛跪在青筱夫人腳邊,苦口婆心地勸解。



第一百五十九章簫韶


青筱夫人瞥了族長一眼,低頭看著自己修剪得圓潤好看的指甲,「如今青族中,誰的血統最好?」

「回夫人,是青蘿,」族長以為夫人有所鬆動,立時開始誇讚,「青蘿的樣貌是這一代最好的,瞳色比旁人的都要淺,定能生下健康的小鳳凰。」

「所以呢,你是打算把青蘿送去給丹漪做妾嗎?」青筱目光冷淡地看著眼前的族長,忽而覺得有些可悲。這一個族群,就靠著與歷代宮主結親存活,為了得到親近宮主的機會而擠破腦袋,彷彿那些朝生暮死的蜉蝣,一輩子隻為了繁衍後代。

「這……」青崛族長遲疑了,如果只是做妾,於青族而言毫無益處,與送一個婢女無異,但如果生下小鳳凰,肯定會被抬成平妻的,咬咬牙,「也好。」

「呵,你倒是捨得,」青筱夫人嗤笑一聲,站起身來,透過梧桐樹的樹冠看向高遠蔚藍的天空,「鳳凰一生只認一個伴侶,若是在他們相遇之前,興許還有納妾的可能,如今既然已經找到要共度一生之人……若是不想讓青蘿枉死,便歇了這份心吧。」

言下之意,這一切都怪青族不夠努力。

青崛族長愣怔半晌,這才滿心不甘地低頭稱是。在他們相遇之前,那時候丹漪才七歲……

「嘰嘰嘰!」正說著,丹漪黑著臉,拿著弟弟走了過來。

「就知道是跑你那裡去了。」青筱很是無奈,伸手接過那隻興高采烈的小毛球。丹家老爹早上起來就跑沒了影,顯然是怕被妻子拔毛。

「這是,」臉色灰敗的青崛族長,看到頭長綠毛的小紅鳥,頓時眼睛一亮,「二宮主嗎?」

「嗯。」青筱伸出一根手指,把那兩根睡扁的小羽毛捋正。

弟弟出生的事,還沒有公布,原打算在除夕宴上給眾人介紹的,如今只有親近的幾個屬下如藍江雪、刁烈之流的知曉。而作為玉山上的邊緣種族,青族的消息是十分閉塞且滯後的。

綠冠小紅鳥的存在,讓青崛族長又看到了希望,識相地告退了。

「好了,」青筱抬手摸摸大兒子的腦袋,「你爹不在,娘給你們做好吃的。」

聽到這話,丹漪的臉色才好了些,跟著娘親往梧桐林深處走。

等辰子戚找到丹漪的時候,就見他變成了小紅鳥,跟弟弟並排坐在一個軟墊上,大張著嘴巴。青筱夫人撚著切成細絲的竹米條,挨個往那嫩黃色的小嘴巴裡塞。

「子戚啊,來。」青筱招手,示意辰子戚過去,剛才大兒子強調過,不許叫戚戚,她便改了稱呼。

辰子戚剛坐下,就被塞了一口竹米條。香糯的米條,帶著竹子的清香和淡淡的甜味,很是好吃。

「啾嘰!」鳳二吞下自己嘴巴裡的東西,衝著辰子戚叫了一聲。

「啾。」丹漪對弟弟叫了一聲,讚賞地伸出小翅膀拍拍那翹著綠毛的小腦袋。

「嘰!」弟弟很高興,一頭埋進哥哥的毛毛裡。

丹漪立時伸爪,嫌棄地把弟弟推開。

正鬧著,白雲使藍江雪緩步走了過來,向青筱夫人行禮之後,看向桌上的小紅鳥,「宮主,屬下有要事稟告。」

丹漪抖抖毛跳下桌子,化作人形,在椅子上坐下,看起來沉穩內斂,完全不像方才那個跟弟弟搶食的小毛球,「何事?」

「老宮主在朝鳳殿下令,要鴉翎樓公布天下,遍尋簫韶曲,允許用一章簫韶九成的原本,換一個天字號問。」藍江雪垂目道。如今他是白雲使,這等涉及廣泛的大事,都是需要經過他的手才能傳達下去的,這時候來問丹漪,便是把命令攔截來請丹漪示下的意思。

丹漪微微蹙眉,遍尋簫韶曲?

先前自家爹倒是說過,一定把簫韶給找齊,沒想到竟是要這般大張旗鼓地找。

「也好。」丹漪沉默了片刻,頷首答應。得到宮主的首肯,藍江雪這才領命而去,召集幾個樓主,安排下去。

青筱夫人彷彿沒有看到自己丈夫已經失了權柄,泰然自若地繼續給小兒子餵食。

「這麼冷的天,坐外面沒事嗎?」辰子戚自然聽出了這其中的門道,便說起別的引開話題,免得他們母子尷尬。

「瞧我,給忘了。」青筱看看似乎在微微發抖的小兒子,才想起來如今是冬日,剛破殼的小鳥是該待在娘親的絨羽裡的。剛才他哥哥在身邊還不覺得,這會兒哥哥起身,定然是感覺冷了。

趕緊把小兒子抱起來,走到軟榻前坐下,一道青光閃過,青衣美人化作一隻美麗的青鸞,趴臥在小傢伙身上,將那小小的一團結結實實地蓋住。

「啾啾嘰!」兩根綠色的小羽毛冒出來,接著是一隻紅色的小鳥頭,衝著丹漪叫喊,似乎是叫哥哥也去暖暖。

丹漪看了一眼,拉著辰子戚起身,「兒子還有事要處置,改日再來。今夜莫叫鳳二再去了。」

青鸞微微頷首,把冒頭的小傢伙往懷裡塞了塞。

辰子戚看看那母子倆,再看看丹漪,忽而覺得自家小紅鳥有些可憐。走出梧桐裡,踏上長長的雨廊,辰子戚停下腳步,拉住丹漪,「前日不是說讓我給暖暖嗎?」

丹漪轉頭,深邃的眼眸中漸漸湧出點點笑意,宛如夜空裡星河彙聚,美得不可思議。

可以用簫韶換天字號問的消息,如同當年傳播素心宗祕梓一般,一夜之間告知了整個大章。原本還在亂著的各大門派,頓時更亂了。

這樣大張旗鼓的動作,坐實了《簫韶九成》曲中藏有驚天祕密的消息,有殘章的門派開始盤算怎麼換取最大利益,而那些隱藏在門派裡的老怪物們,也開始蠢蠢欲動。

這個年註定是過不好了。
   
作者的其他作品: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中
量身定制 中

量身定制 下
量身定制 下

訂製會員卡-天庭幼兒園
訂製會員卡-天庭幼兒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