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191]  《囚鳥 上》 
作者: 一雁不成夏
繪者: Leila
出版日期: 2017/10/18  第 11
尺寸: 304頁,  369.0公克,  21.0 X 13.0 X 1.4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539098
定價: 260
會員價/VIP價: 260 / 260

+++++---------------------------------------------------------------------------------------------------------------------------------------+++++
莫青霜從來不相信,
世界上會有一見鍾情這種事。
而向來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他,
卻在遇上童羽時,不知所措了。
於是他用金錢和利益把童羽拴在身邊,
以為日夜相處和體貼終能贏得男人的感情。

──等我死了,我的一切都留給你......
傾心的付出,終究換不來童羽的真心。
背叛,破產,入獄,
他得到的是徹底的掠奪和摧毀......

原以為監牢裡會是無止盡的煎熬,
沒曾想竟遇上那強大冷硬的男人
──黑岩。
眼神中透著厭惡的男人,
竟在他瀕臨絕望時,
毫無預料的對他張開了懷抱。
像隻被撿的老貓般,
莫青霜戀上了這難得可貴的溫暖......

+++++---------------------------------------------------------------------------------------------------------------------------------------+++++
第一章


眼看著窗外的銀杏被風吹走了最後一片黃葉,莫青霜躺在陽臺的躺椅上把身上的外套攏了攏,起身走進室內。他已經三天沒有去過公司了,不知道如今的局面會糟成怎樣,從商這麼多年,經驗告訴他這次已經沒有任何轉機的可能,怕是自己辛辛苦苦建立了十幾年的公司都已經易了他主,這次的漏洞可以說是致命的,搞不好把公司抵押了還會背負鉅額的債務……

莫青霜吸了吸鼻子,看著亂糟糟的臥室,想著要不要就此跑路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翻出行李箱,簡單的收拾了一些衣物,又從家裡把值錢的東西一併放了進去,拉上行李箱拉鍊之後他卻有些猶豫了……

這個家明顯還有另一個人居住的痕跡,他捨不得……捨不得那個人……雖然他背叛了自己,把自己害得一無所有還很有可能身負巨債……可是仍舊還是捨不得……

物質和權利被硬生生剝奪的痛遠遠不及心中被所愛之人背叛利用的痛來得強烈,莫青霜都奇怪,自己這副慘兮兮的身體竟然沒有在這次雙層打擊中徹底垮掉……

如果自己就那樣在打擊中死掉的話那人或許會很開心吧……畢竟,他好像比任何一個人都要怨恨自己,所以……要不要如他的願呢?這一年的時間裡自己竭盡所能的滿足他一切想要的……所以……這次要不要最後滿足他?

莫青霜看著自己手腕上皮膚下蜿蜒的青色血管,終究還是沒有那個勇氣,摸著床頭櫃上的相框,裡面是一個穿著西服微笑著的英俊男人,「童羽啊,對不起,你這次的願望,青叔怕是滿足不了你了……」

房門突然被大力的打開,那個孩子打開門的方式總是很粗暴,力氣又大得驚人,一眼就看到臥室裡站在床邊身體僵硬的莫青霜。

目光輕瞥到床上已經收拾好的行李上,那高大的男人輕蔑地看著面前的莫青霜笑道,「青叔這是打算要跑路?」

沒等莫青霜回答,他就自顧自地走進屋裡,輕佻的抬起一隻手把床上行李箱的拉鍊拉開,把行李箱掀開,裡面莫青霜剛收拾好的瑣碎物品就這樣灑了出來。

男人看著裡面散落出來的物品,用手指挑出一塊舊手錶,輕笑道,「怎麼?青叔已經淪落到撿這種東西的地步了?」

莫青霜垂著眼皮,被男人這樣說尷尬窘迫得要命,因為病態略顯蒼白的臉也難得的顯出一點紅暈,他從來沒有在家裡預備現金的習慣,就算出門也只是刷卡付帳,如今事情鬧到這種地步,他的銀行卡怕早就已經凍結了,身上沒有錢是萬萬不能在這個社會上立足的,當務之急他本想收拾一些家裡比較值錢的物品,到時候可以當掉以備不時之需的,卻沒想到被人逮個正著,他人生之前的年歲裡從來沒有缺錢花這一說,卻沒想到人活到中年卻要遭受這樣的磨難。

男人看著莫青霜羞愧狼狽的樣子心情似乎很是暢快,隨手把那舊手錶扔到地上,「對了,忘跟青叔說了,這裡,這棟房子,房子裡的所有還有你的公司,都已經被我拍下來了,真是花了大價錢呢……」

莫青霜明白話裡的意思,歎了口氣,看了眼不遠處男人那姣好的容貌,男人也挑著眉正在用嘲弄的眼神看著他,似乎在等他開口求助一般。而他已經不會傻到自作多情的認為這個男人對他還是有感情的……畢竟看看他如今的這副慘狀就知道了……雖然在這人面前已經狼狽不堪,卻還是想多少留一點尊嚴,自己離開總好過一會兒被趕走。

他一個大男人雖然身無分文卻也總不至於餓死街頭吧……現在這樣他也已經看開了,走一步算一步就是了……莫青霜仍舊垂著眼,默不作聲的要離開這裡。

和男人擦肩而過的時候胳膊卻被突然抓住,男人孩子氣的歪頭,好看的眼睛緊緊注視著他,「青叔這是要走嗎?」

「怎麼?」莫青霜不清楚他又打的什麼算盤,他身上沒有帶任何東西,難不成要連他身上的這套衣服都要收走?

就見男人不緊不慢的說道,「青叔手裡應該還有籌碼吧……」

「……」莫青霜不動聲色的緊盯著男人。

「公司百分之十的隱形股權應該還在青叔手上吧,你現在這副樣子就算拿在手裡也是沒有什麼用處,就交出來吧,」男人微微俯下身親密地貼著莫青霜的耳朵,「你看看你現在一把年紀無依無靠的,也許我高興了會賞你點錢,讓你安安穩穩的過好下半輩子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莫青霜本能的縮了縮,男人嘴裡噴出來的熱氣拂在他耳朵上令他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掙扎了一下要把被牽制住的胳膊掙脫出來。

「青叔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卻沒想到抓住他胳膊的手又緊了幾分,男人輕笑著話題一轉,「青叔之前公司的帳目做的毫無破綻,只是如果公司會計實名舉報的話,偷稅漏稅的事情應該也不會隱藏多久吧……青叔想想以你偷稅的那種金額大約可以在監獄裡待多少年……」

話點到這個分上,兩人都沉默了,莫青霜沒想到男人竟然真的想要把他置於死地,嘴唇因激動有些顫抖,眼圈漸漸發紅,「童羽,你就真的那麼討厭我,不惜趕盡殺絕嗎?我以為我們相處這麼久了……總會有些感情……」

叫童羽的男人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似的,抖著肩膀笑起來沒完,終於停下後卻猛地抬手,掐住莫青霜的脖子用力地摁到牆上,磨著牙冷笑道,「莫青霜你還敢這個?跟你這老東西相處這麼久是我自願的嗎?要不是因為你,自不量力的冒充我情人的身分去跟白子又談判,我能跟挖了自己的心似的,眼睜睜地看著他離我越來越遠?你有錢、你有手段,能拿著我的公司逼我不得不跟你在一起,花著錢讓我上你,我倒要看看你沒了錢,全身上下就剩你這一副瘦懨懨的身體之後要怎麼活!」

心裡想到的,跟親耳證實的,絕對是兩種滋味。對於此時童羽眼中不再刻意隱藏的恨意和厭惡,如根根毒刺般,扎得莫青霜胸口一陣激痛。

因為憤怒的關係,童羽有力的手漸漸收緊,莫青霜只覺得呼吸困難,哆嗦著手去扒拉掐著他脖子的手。

莫青霜是早產兒,天生身體就不好,加上這幾日被公司的事情操勞的吃不下也睡不著,清瘦的身體根本沒剩多少力氣,就算他為了求生拚命的想要撥開童羽的手,卻還是無能為力,空氣阻隔的時間越來越近,莫青霜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臉脹得通紅,意識也越來越混沌……

就在他要暈過去的前一秒,脖子上的手猛地用力,將他狠狠的摔到地上。

來不及估計重重摔倒的疼痛,莫青霜趴在地上捂著被掐痛的脖子一個勁的咳嗽,因為懼怕緊縮著的肩膀也抖得厲害。

童羽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狼狽不堪的老男人,掏出手帕把剛剛掐過他脖子的手擦了擦,似乎很是厭惡他的觸碰,「我再給你三天的考慮時間,希望你能識時務一點,畢竟到時候進了監獄可就後悔都來不及了,當然你也不要想著跑路了,現在網路資訊這麼發達你也跑不了,而且多遠的莫家的二公子要是成了網上逃犯的話,也會給另一個城市的莫家造成困擾的吧……」

童羽走了,隨著用力關上的大門,似乎也把莫青霜的心狠狠的關在了水深火熱的地獄之中,莫青霜伏在地上痛苦的乾嘔著,伴隨著長時間缺氧導致的強烈眩暈,終於堅持不住,昏了過去……

莫青霜其實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他活到了三十六歲,從來不相信世界上會有一見鍾情這種事。只是人活得久了,似乎什麼事都能碰到,沒想到有一天他還當真就碰到了這樣一個人。

第一次遇到童羽的時候是一個商業宴會上,那個混血模樣的英俊青年被人引進著和他見面,看起來是初入社會的模樣,雖然身材高大,打扮得體,還是可以看得出臉上帶了一點稚嫩的感覺,青澀的笑著跟他握手,莫青霜就感覺被那笑容擊中了心臟一般。

俊美可人的少年莫青霜身邊從來不缺,他有的是錢,便有的是人肯為了錢來討好他,他一直以為他喜歡的是有著小鹿般無辜雙眼的少年,乖巧伶俐一些的,小巧又喜歡撒嬌賣萌的,而眼前的男人卻很是高大,可能是混血兒的關係皮膚很白,睫毛又長又鬈,還有著淺藍色的眼睛,裡面閃爍的光芒根本和乖巧伶俐掛不上邊,莫青霜看得出,那是一種帶著濃厚野心的銳利目光……就像是還未長出利齒的幼豹一樣……雖然很危險,卻很美麗……讓人明知危險,卻又忍不住想要靠近,撫摸那柔軟的皮毛。

莫青霜確實沒有看錯,童羽這個人,雖然剛從國外回來,隻身一人創建公司,沒有那麼牢固的地位和資歷,但是短短的時間裡也已經可以在商業新秀的榜單上排得上名號了,不清楚他的家庭情況,但莫青霜還是可以看出,這孩子相當聰明,又異常努力,很多跟他一個年紀的孩子還在學校的搖籃裡,而他卻已經開始著手創建很有前景的公司了……

隨著越來越多的接觸,莫青霜就越來越被這個青年吸引,忍不住想要幫他一把,而童羽頭腦好很會察言觀色,也很有從商的天賦,又能收斂脾氣,善於製造和把握機會,在莫青霜的幫助下公司的規模和利益明顯擴增了不少。

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不像莫青霜之前幫過的一些人那樣,翅膀硬了就只顧著自己飛,稍微有了一點成就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了。

反而他很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莫青霜身體不好,到了這個地位,公司的事就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動手處理,所以他幾乎很少去公司,需要他親自處理的文件也都會有人送到家裡供他簽署,就這樣待在家裡過著品茶賞花的清靜生活偶爾也會覺得無趣,童羽就會經常去探望,陪他聊天解悶,出國回來的時候也會第一時間把稀罕的玩意帶過來送他。

雖然莫青霜清楚的知道這個人對他的好,或許都是為了從他這裡再多得到些好處,但是仍舊還是會覺得高興和欣慰,畢竟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是免費的,有了付出換取回報也並不過分,甚至有時候莫青霜還會想,自己多給這孩子一些回報,會不會就可以換來更多的付出?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莫青霜乾脆就給了童羽一筆資金當作入股來支持他的事業,事實證明,童羽還是很給他爭氣的,短短幾個月,利潤的收入就比當初資金投入的三倍還要高。

慶功宴上的時候,莫青霜很高興,一不小心喝得有點過了,他原本身體就受不了酒精,幾杯酒下肚頭就有些發熱了,童羽在他身邊坐著,細心的給他端茶挾菜,忍不住就伸手握了握童羽的手,「這次做的不錯,幫你青叔掙了這麼多錢……以後還有什麼需要,就跟青叔說……」

這次公司創建的這麼成功,自然是沒有比童羽更高興的了,莫青霜有些逾距的握他手他都沒覺得有什麼不妥,有些靦腆的衝著莫青霜笑了一笑,「青叔,這次我能這麼成功,真是多虧你了……您幫了我這麼多,我以後一定記得您的好……」

童羽那時候也不過只有二十三歲,仍是介於男人和男孩之間的年紀,身上就有些成熟混著稚氣的矛盾特質。要說他習性老練,有些時候又露點天真的神情出來,要說他幼稚,那又是絕對沒有的事,他做事想得比誰都深。

莫青霜就被他這種特質吸引得渾渾噩噩的,似乎只要他肯開口,什麼是自己都肯為他做……

宴會結束後莫青霜是真醉了,走路都不利索的,童羽扶著他進了車裡,一路上都讓他枕著自己的肩膀,怕喝多了坐車暈車,就細心的稍微開了一點車窗,又怕冷風吹到莫青霜的頭患病,就伸出手來抱著他的頭……

莫青霜就這樣昏昏沉沉的枕著童羽的肩膀,很厚實安心的感覺,突然間就有些感動。

車停了下來,到家的一路上童羽也是貼心的扶著他上樓,把他扶到沙發上,甚至還細心的給他換了拖鞋,扶著莫青霜上樓,童羽也出了一身汗,去廚房倒水的時候乾脆脫掉外面的西裝,莫青霜懶懶的倚在沙發上,看著童羽挽著襯衫袖子給自己泡解酒茶,燈光下的臉看起來好看到不行,不知怎麼心裡就「怦怦」的亂跳。

童羽把泡好的茶雙手遞過來,莫青霜伸手,抓住的卻是童羽溫熱的手腕。

童羽還以為莫青霜喝多了眼花了,忙騰出手來想把手中的茶杯塞到他手裡,卻沒想到就見莫青霜帶著酒氣的臉湊了過來,嘴唇接著一熱,立即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抬手猛地把男人推開。

力量用的太足以致於莫青霜被重重的推到在地,後腦勺重重的磕到原木茶几上,發出一聲悶響。

莫青霜只覺得後腦勺一痛,眼前就花了一片,在地上捂著頭緩了好一會兒,被酒精吞噬的腦子稍稍的清醒了一些,其實他可以解釋說自己喝暈了頭,或者是認錯了人之類的,相信童羽那麼聰明就算察覺到了什麼,固然也會欣然接受這樣的理由,可是看著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的望著他的童羽,他突然不想再裝了,他年紀不小了,要好好的把握自己的幸福,這輩子難得碰上一個喜歡的人,他還是想用力抓緊的。

莫青霜扶著茶几有些費力的站起來,這次童羽只是戒備提防的看著,沒有絲毫上前攙扶他的意思,原本喝酒之後全身就軟綿無力,腳底更是輕飄飄的,這把年紀了,沒辦法跟身體較真,莫青霜還是摸索著坐回了沙發上,微微仰著頭看著面前也同樣用藍色眼睛盯著他的童羽,

「童羽,青叔挺喜歡你的……」

「……」童羽仍舊沒說話,目光陰陰的。

「我知道你現在年輕,心高氣傲,我比你大這麼多歲你肯定也是瞧不上眼的,但是在這個商業場上,我能幫你很多,我不知道你如此急於求成的動力是什麼,但是你要相信,跟了我的話,我會讓這個求成的時間縮短很多……」

莫青霜還是看到了童羽那越攥越緊的拳頭,他倒是不擔心童羽會對他動粗或是怎樣,畢竟其中的利害關係,相信童羽再氣憤心中還是有一根警惕線的。

最終確實如莫青霜所料,童羽沒有對他動粗,只是把剛剛沏好的茶全部潑到他的頭上後憤怒的摔門離開了而已,好在過了一段時間茶水已經涼了不少,被這樣潑在頭上除了有些恥辱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只是青年身上這種自內向外散發的厭惡感,不再稍加掩飾,還是會讓他有些受挫,活了快要四十年了,卻沒想到第一次表白竟然會是這種情況和結局。

稍微坐在沙發上喘息的歇了一會兒,莫青霜這才扶著牆壁站了起來,身上的茶水已經涼透了,黏在身上很不舒服,別墅裡的傭人已經睡了,沒必要大動干戈的把他們叫起來伺候,畢竟求愛不成卻被人家劈頭蓋臉的潑了一腦袋茶水,並不是一件多光榮的事……

進了浴室,莫青霜把沾溼的衣服脫了下來,抬起眼皮,就看到浴室鏡子裡的自己,身材清瘦,面色蒼白,原本唯一可以稱得上好看的眼睛,也因為這些年商場的爾虞我詐而變得有些混沌,薄唇也沒有什麼血色,眼下還有未消的陰影,總之就是一張沒有什麼精神反而有些病態的中年人的臉。

原本年輕的時候還能算的上俊秀,待到年紀大了又不注意保養,似乎就變得邋遢了許多,這樣的老男人,就算被拒絕也是理所當然的吧……童羽長得那麼好看,各方面條件也不錯,以前交往的對象肯定也是長相和氣質上乘的人,要是讓他突然抱著自己這樣的老男人睡覺,會覺得噁心也不奇怪……畢竟這個世界上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在乎金錢的。

之後,童羽果然就跟他疏遠了很多,偶爾不得不見面,言行舉止雖然仍舊得體,但還是透露著一股警惕和疏間,莫青霜看在眼裡,雖然表面上沒有多少反應,其實心裡卻還是煎熬的,之前的時候還沒發現,真是到了這一步,才發現這孩子在心裡的地位已經這樣重了……

童羽不像其他人,他很有從商的手段,真的就算沒有他的扶持和幫助,早晚有一天也會出人頭地,不過也許老天還是可憐莫青霜的,就在兩人鬧翻沒多久,國內出現了一場不小的金融風暴,大大小小的企業都多少受了創擊。

莫青霜的公司在本地已經有十幾年的時間,規模大,根扎的自然也深,有足夠的儲蓄基金,這次的金融風暴並沒有對他的公司造成多大的影響,反而童羽的公司就沒有倖免於難了。

之前童羽剛買了一批貨物,卻沒想到金融風暴這樣忽然降臨,貨物來不及出售就被積壓了起來,物價一降再降,卻仍舊沒人敢冒風險收購這樣一批鉅額貨物,童羽的資金回不來,財務的窟窿就越來越大,眼見著公司岌岌可危即將迎來破產的危險,童羽煩惱得每天連覺都睡不好,天天向各個銀行和公司來回跑,希望得到資金的資助,卻沒有人肯在這麼不景氣的時候對他伸出援手。

童羽這段時間的奔波和勞累莫青霜都看在眼裡,童羽有著青年人特有的驕傲和倔強,就算在困難也不會主動來找他幫忙,但他終究還是心疼童羽……

到了這把年紀似乎面子什麼的就不那麼重要了,莫青霜主動約了童羽見面,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下一張支票,上面的錢數鉅額莫青霜自然不可能白白給他,童羽心裡也是有數的,看了眼支票,便抬眼盯著面前的莫青霜,「你什麼意思?」

莫青霜抬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公司最近運轉的很艱難吧,這筆錢足夠填補你公司的漏洞,讓它恢復正常運轉。」

「這個我當然知道……」童羽面無表情,頓了頓,「你想要什麼?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可以還你三倍的金額……」

「你青叔不缺錢……」莫青霜放下手上的茶杯,雙手交叉著搭在膝蓋上,這樣近距離的端詳著,更是覺得童羽俊朗到不行,清了清嗓子,「童羽,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

童羽眼中的厭惡和抵觸還是讓他有些揪心,莫青霜知道此時的自己在他眼裡,就是電視劇裡演的那種色迷迷的猥瑣老頭的模樣,只是他身邊除了錢真的好像沒有什麼了……

說服童羽的過程並不難。

童羽很快就搬過來和他一起住了,很漂亮的一棟三層帶院的小別墅,莫青霜在童羽答應之後就承諾過,這棟房子以後就歸他了,可是他搬進來的時候卻仍舊還是那種冷硬的表情,對著殷勤地來幫他收拾行李的莫青霜也是一臉愛搭不理的,畢竟,被人花錢逼著來和一個老男人來同居這種事,並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為了童羽,莫青霜真是用了心,他知道童羽好面子自尊心強,所以兩人同居的事他從來沒有對外人講過,怕童羽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就連家裡原本的傭人也給辭退了,自己親手照顧童羽的飲食起居,樂此不彼。

童羽顯然很是聰明,很懂臥薪嘗膽這個道理,也許真的是想開了一點,慢慢的,對著莫青霜也沒有那麼冷淡厭惡了,會吃莫青霜辛苦給他做的飯,也會穿莫青霜給他著手準備的衣物……

就這樣過了半年,果然跟莫青霜之前預料的一樣,雖然童羽仍舊沒有對他有多喜歡,但卻也已經適應了他在身邊的生活,兩人過著在平凡不過的生活,最開始的時候雖然莫青霜是要童羽以情人的身分跟他同居,結果兩人卻什麼都沒有做過,最多就是莫青霜偶爾握握童羽的手,有時候會趁早晨叫他起床迷迷糊糊之時摸摸他的頭……並不是莫青霜不想做,他也想彼此依偎著在對方懷裡醒來,也想有那種濃烈又帶著情欲的親吻,只是他不敢……他怕童羽生氣,一個老男人原本逼著人家跟自己同居就很過分了,要還想著要心心念念的惦記著人家的肉體……這種事就連他自己想著就覺得太可惡了些……

他在之前也不是那種禁欲之人,從二十三歲出櫃被趕出家門後憑著那時還算清秀的面容,以及出手闊綽,情人也不曾間斷過,到後來他背井離鄉,在另一座城市建立起自己的商業王國,不管是為錢還是為利,對著他前仆後繼而來的人更是多不勝數,說起來有些可笑,在遇到童羽之前自己還是那種在感情上是絕對主導的人,卻沒想到將來有一天,自己竟然會這樣謹慎膽小……


   
作者的其他作品:
認栽 上
認栽 上

認栽 下
認栽 下

欺你成癮 上
欺你成癮 上

欺你成癮 下
欺你成癮 下

小奴才 上
小奴才 上

小奴才 下
小奴才 下

鄉巴佬 上
鄉巴佬 上

鄉巴佬 下
鄉巴佬 下

人弱被人騎 上
人弱被人騎 上

人弱被人騎 下
人弱被人騎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