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192]  《囚鳥 下》 
作者: 一雁不成夏
繪者: Leila
出版日期: 2017/10/18  第 11
尺寸: 304頁,  369.0公克,  21.0 X 13.0 X 1.4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550208
定價: 260
會員價/VIP價: 260 / 260


+++++---------------------------------------------------------------------------------------------------------------------------------------+++++
你從別人身上白白得到的,
早晚別人會從你身上生生討回,
他真是怕了,不敢了......
面對童羽熱切的獻殷勤,
莫青霜直想逃得遠遠的。

只是這次,不再有溫暖的雙臂可躲。
黑岩要結婚了!
不願作個四十歲的小三,
莫青霜逃離黑岩的勢力圈。
他只是個平凡的老男人,
狂暴激情翻雲覆雨的「體力活」,
自己已難再承受。

但當童羽前腳剛到黑岩後腳跟著出現時,
一個嬌縱,一個霸道,
面對兩個就算自己不要的東西,
也容不得別人碰的強勢男人,
莫青霜覺得自己似乎又被關進了監牢,
而刑期將是,永遠!
+++++---------------------------------------------------------------------------------------------------------------------------------------+++++
第七章


和北方不同,南方三月分的溫度已經很溫暖了,莫青霜找了旅館暫時安頓下來,就去了銀行,公司破產之後,每月定時給國外兒子的撫養費自然終止了,雖說孩子的母親在國外也是大企業的領導層,就算他終止撫養費對他們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影響,但自己總歸是他的父親,一些義務總歸是要盡的。

給付撫養費的帳戶裡匯了三十萬,手頭裡還剩二十多萬,對於如今飛快上漲的物價來說,二十萬當創業資金真的不算多,想要投資像樣點的生意幾乎想都不用想,更何況在這個城市人生地不熟,貿貿然投資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

想來想去還是先應聘個不錯的公司了解一下這個城市的社會行情,順便儲備一點初始資金之後再另作打算,對於求職這件事莫青霜倒沒有太大的顧慮,畢竟打理公司這麼多年,也積累了很多行業知識和社會經驗,固然現在孤身一人,沒有家庭背景和學歷這樣的硬體,但在一些公司裡擔任中層領導是綽綽有餘的。

很輕易便找到了一家正在招聘員工的電子公司,莫青霜在網上翻了翻這家公司的基本資訊,確實有不錯的發展前途,在招聘郵箱裡投了簡歷,很快就收到了通知面試的電話。

他這次應聘的是這個公司招聘崗位中最高的職位,要說一點都不緊張那是假的,畢竟幹了一輩子事業,從來都是他應聘別人,還真沒有去給別人應聘的經歷。

照鏡子的時候發現自己鬢間的白髮似乎又多了一些,去應聘之前便特意去了理髮店染了染頭髮,總算看起來年輕了一些。

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去了那家公司,來被通知面試的人顯然有不少,等輪到他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了,早晨沒有吃飯,又站了一上午,原本就有些低血糖的他到了這個點就有些狀態不佳了,眼前也一陣陣的發花。

「你沒事吧?」身邊突然傳來一個小小的聲音,「你要不要坐下來休息一下?」

一邊扶著他的胳膊把他扶到身邊別人讓開的座位上,那人又開口詢問道,「你是不是低血糖呀?」

莫青霜頭暈得厲害,無心應答,便應付的點了點頭。

那人摸了摸口袋,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水果糖,解開包裝給他塞進嘴裡。

莫青霜嘴裡含著糖坐了一會兒,補充了糖分之後果然感覺好多了,這才注意到身邊幫助他的那個男生。

那男生長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出頭的模樣,偏瘦的身材穿著一件大小不符的西裝,明顯是借的。

「你好點了嗎?」那男生還在關心的詢問他的身體狀況。

「嗯,好多了,」莫青霜感激的對他笑笑,「謝謝你……」

「不客氣啦,」那男生憨厚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短短的板寸頭,那對招風耳看起來很討人喜歡,「我也經常會低血糖,所以我知道那種感覺很難受,大叔你以後身上帶著幾顆糖,如果發暈了就吃一塊,要不然暈倒了可是很糗的……對了,大叔也是來面試的嗎?」

「是的。」莫青霜點了點頭。

「好巧,我也是……」那男生把出汗的手心在自己的西服外套上蹭了蹭,緊張兮兮的,「第一次來面試,很快就要輪到我了,真的好緊張。」

「放輕鬆一些,不需要太過緊張的,」莫青霜對這個善良的男生很有好感,忍不住告訴他一些面試的經驗和技巧,「進去的時候注意控制談話的節奏,如果還感到緊張先不要急著講話,集中精力聽完提問再應答,最開始的時候可以有意識的放慢講話速度,等進入狀態之後在適當增加語氣和語速這樣既可以穩定自己的緊張情緒,又可以扭轉面試的沉悶氣氛……」

那男生眼睛放光,「原來是這樣,受教了……你看起來好有經驗的樣子……」

莫青霜笑了笑,避重就輕道,「沒有,只是之前從事過這樣的工作罷了……」

過了沒多久,便聽到有工作人員從房間出來念了幾個人的名字,帶他們進了面試房間外等候,其中就有莫青霜和這個男生。

那男生比他早一個進入面試,但沒過多久就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莫青霜沒空安慰他就被叫進了房間,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對於面試官的提問他對答如流,結合現今社會的商業行情,有學識有風度的發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方案,把面試官們聽得一愣一愣的。

臨結束的時候,意猶未盡的面試官拿著莫青霜的簡歷,一副疑惑的樣子,「莫先生,以您的談吐和資質應聘這樣的職位自然綽綽有餘,但恕我直言,您的簡歷上寫的您曾經在S市的一家比較有名的公司擔任總經理職位,可為何會辭職來我們這裡應聘這種……嗯……中層管理的職位……」

應聘的簡歷上莫青霜隱瞞了自己之前創建公司的經歷,只填寫了自己在黑岩公司裡就職的工作情況,但就算這樣,還是足夠讓人疑惑捨棄那麼重要領導位置,大老遠跑到這個城市來應聘一個小小的融資主管的真實原因。

莫青霜似乎早就想到別人會這樣詢問,兩手交叉放在腿上,從容的笑了笑,「是因為一些個人原因,而且我覺得貴公司很有發展前途,從事中層的管理職位也並沒有什麼不好……」

面試官對莫青霜的表現非常滿意,當場便表示歡迎他加入這個公司,出了面試房間之後才看到剛剛的那個男生還沒離開,正一臉崇拜的看著他,見他離開便小跑著湊了過來,「大叔,你好厲害啊,你不但應聘了唯一一個管理職位,還是唯一一個當場被宣布錄取的人,哪像我,還沒說幾句就被趕出來了……」

那孩子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樣,看起來很可憐,莫青霜忍不住安慰道,「沒關係的,你還年輕,有的是機會。」

「嗯嗯,反正我現在還在念大學,就當積累經驗了……」男生對著莫青霜慘兮兮的笑了笑,一路跟他一起走出公司,莫青霜這才發現他走路稍微有點瘸,想來這應該便是他為什麼只說幾句就被趕出來的原因,不由得對這孩子又多了幾分同情。

出了大樓,莫青霜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轉頭問站在他身後的男生道,「你是要回家?」

「嗯……」男生悶悶的回答。

「上來吧,我讓司機把你送回去。」

「不用不用……」男生連忙擺手,「我坐公車回去就可以了……」

莫青霜率先坐進後車廂裡,從男生的穿著打扮上可以看出他的生活並不富裕,甚至有些拮据,不然到這個年齡,不會連一件像樣的西裝都沒有,他雖然如今手頭也不寬裕,但這點小錢還是有的,這孩子又幫過他,知恩圖報還是要的,「上來吧,反正已經有起步價了,也花不了多少錢,就當謝謝你送我糖吃。」

男生猶豫了片刻就跟著莫青霜上了車,說了目的地之後兩人才發現原來竟如此巧合的住在同一個社區,還住在同一棟樓上。

知道了這個關係之後兩人便也熱絡了不少,一路上莫青霜開導了男生不少,也了解了男生的一些情況,原來這個男生就是那社區旁邊那所名牌大學裡的大二生,家境貧苦,學費、生活費什麼的都要自己打工來掙,因為平時身兼多職晚上上夜班進出學校不方便,所以特意在外面和其他同學合租的房子。

知道這孩子過的艱辛,只覺得這個社會有事太過殘酷,有些人分明沒做錯什麼,卻總要遭受一些難以承受的磨難。


新的工作並不算繁忙,公司上下對他也頗為敬重,待遇也不錯,莫青霜知道這個年紀了人要懂得知足,之前的顛簸真的讓他有些累了,這種工作雖然不像自己做生意那種可以掙到大錢,但唯一的好處是不用操心,如果這個工作繼續這樣保持,就這樣一直幹下去似乎也不錯……

但現實似乎總是事與願違……

莫青霜不動聲色的看著坐在招待室裡被公司管理層圍著大獻殷勤的男人,只見半月未見的黑岩從沙發上起身,慢慢踱到他面前,銳利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目光落到他那染黑的頭髮上,輕笑著道,「染了頭髮倒是顯得年輕了……」

「……」莫青霜仍舊面無表情,想不通如果他沒記錯明天就是這個男人的婚禮了,都這個時候了他大老遠的過來見他是為了什麼。

黑岩又把目光向下移了移,「西裝果然不太適合你。」

莫青霜微微垂目,抬手不自覺的理了理自己的領帶,搞不懂他大老遠的從北方跑來這裡就是為了對自己的外表發表評論的?。

就見黑岩轉身對那幾個公司的管理層說道,「各位,我和莫先生還有一些私事需要解決,不知道可否讓我們單獨聊一聊……」

管理層滿臉帶笑的匆匆離開,還不忘了幫他們把門關上。

關門的聲響剛落音,莫青霜就覺得脖子一緊,領帶就被黑岩抓住惡狠狠的向他的方向一拽,就被輕易的拉近到黑岩面前。

「黑岩……」脖子被勒得有些難受,莫青霜微微皺眉去推黑岩抓著他領帶的手。

「跟我玩這套很好玩嗎?」黑岩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來,剛毅的臉上似笑非笑,卻讓莫青霜感覺背脊一陣陣的發寒,「我送你的手機卡和手機呢?嗯?」

「……」莫青霜抿著嘴不說話,他知道黑岩為了他的安全著想,送他的手機裡都裝有定位器,離開的時候他順便把手機關機扔在了當時送他的車廂角落裡,畢竟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要離開,所以這種能確定自己位置的東西自然越少越好。

嚥了口唾沫,莫青霜有些痛苦的開口,「黑岩,你有了孩子,有了妻子就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吧……我在這裡過得挺好的,你也別生我不告而別的氣,你知道的,那個時候在你面前我根本沒有提要求的權利。」

黑岩嘴角的笑容因為莫青霜的這番話而變得陰冷,「有什麼不滿意的你就說,跟我玩這招沒用,我的耐心很有限。」

莫青霜嗓子裡有什麼東西梗著,胸口直發悶,有些悲哀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原來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在鬧脾氣。

用力掰了掰黑岩緊抓著他領帶的手,「你先放開我……」

黑岩低頭看著呼吸有些辛苦的他一眼,鬆了手。

深吸口氣,莫青霜勉強冷靜了一下,胸口還是發悶的厲害,「你別那樣想我,我都快要四十歲了,已經過了鬧脾氣和一時衝動的年齡了,離開的事是真的經過我深思熟慮之後做下的決定,周楚昕是個好女人,為人和善大度,很適合你,你年紀也不小了,既然有機會結婚,那就安定下來吧,我要是還在你身邊那又算是什麼?情人?情婦?太可笑了……」

黑岩卻是一副壓根不信的模樣,冷笑一聲,「莫青霜,你真有意思,我有女人的事你是第一天知道?嗯?既然這些忍受不了,你最開始來找我做什麼?」

我那個時候以為在你心裡我或許會跟其他情人不一樣……莫青霜張了張口,最終還是把這句可笑的話嚥了下去。

「……」沉默了片刻,這才開口道,「回去吧,你明天的婚禮,不然要來不及了……」

要對抗黑岩那有著強大壓迫力的目光並不容易,莫青霜感覺自己似乎隨時會被他的目光碾壓成碎片,黑岩又向他靠近了一步,目光仍舊死死的盯著他,「乖乖的跟我回去,我或許會原諒你。」

莫青霜苦笑一聲,「我既然走了,又怎麼會回去。」

「好……」黑岩顯然被他的決絕給氣到了,狠狠的盯著莫青霜,「你覺得你可以挑戰我的耐心,那就大錯特錯了,繼續在這裡待著吧,我等著你回來求我討好我的樣子!」

說罷,徑直越過莫青霜,打開房間門便要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

領導層明顯還在門口誠惶誠恐的候著,見黑岩出來,連忙湊上前,黑岩擺了擺手示意要離開,向前走了兩步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停住腳步,轉身看了房間裡的莫青霜一眼,似笑非笑的對跟在他身後的那些公司領導道,「對了,我手下的公司裡可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

莫青霜愣了愣,待到他離開才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

果然,那輕飄飄的一句話,讓他第二天便丟了工作。

抱著收拾好的紙箱走出公司,來來往往同事們的眼神讓他難堪到極點,覺得不丟人是假的,他分明有實力有經驗,卻因為黑岩的一句話成了招搖撞騙的騙子,心中酸澀的滋味根本無法描述。

自那之後,莫青霜又陸續投了其他的幾個公司,卻沒想到都被婉言拒絕,這種情況他便差不多想到了原因,看來他真的是小看了黑岩的實力,也高估了他的善心。

他以為的,這場感情的遊戲就算他一直處於被動,但還是有退出的權力的,但看這種情況,黑岩似乎連退出的權力都不想要給他。

不過黑岩明顯是低估了他的抵抗力,怕是也沒有預料到他手裡還有二十多萬的錢財,這些錢雖然不算多,但他孤家寡人一個,平日裡除了吃喝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花銷,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這二十萬估計也可以用個一、兩年的。

等過個一年半載,黑岩估計能不能記得他還是個問題,到時候在重新去求職應該就不會受阻了。

就這樣又過了半個月,連番的打擊下也有好事發生,丟掉工作的莫青霜整日待在家裡,出門買菜的時候經常會碰到那日面試時認識的那個男生,一來二去便熟悉了起來。

這個男生叫金銀,原本只知道他家條件不好,熟識起來之後才知道這孩子竟然是孤兒,父母在他十三歲的時候因車禍去世了,他的腿也是那個時候受了傷,雖然恢復的不錯,但快步走起來還是會發現稍微有些和正常人不太一樣,在那之後他便一直由他奶奶撫養,可他的奶奶也在前年因病去世,家裡原本就沒有什麼家底,因為支付奶奶生病時的費用也所剩無幾,所以他現在的所有一切費用都要靠他自己打工掙錢,可他一個大學生平日還要上課,就算身兼多職也根本賺不了多少錢,還要支付每個學期的學費,就算再怎麼省吃儉用,無疑過的還是很辛苦。

見他一個人在外面住,不捨得吃也不捨得穿,高高的個子身上都沒有半兩肉,了解了這個孩子的遭遇後,莫青霜對他頗是心疼,偶爾願意動彈了便多做幾個菜,叫著那孩子來他家裡吃飯。
結果第一次金銀來莫青霜家吃飯,就被他的廚藝給深深折服了,最後把菜湯都沾著饅頭吃掉了,自那之後便動不動帶著用打工掙錢買來的菜肉來他家蹭飯吃了。
金銀雖然身世可憐但性格還是很開朗活潑的,莫青霜本來一個人在家也覺得冷清,經常有他陪著吃飯倒也覺得不那麼寂寥了。
這天金銀的兼職又發了工資,特意買了帶著豬皮的五花肉來讓莫青霜給他做紅燒肉吃,清洗、切塊、醃製、下鍋,很快一盤泛著誘人油光的紅燒肉就出了鍋。
金銀看著那盤飄著香氣的紅燒肉直嚥唾沫,莫青霜炒其他菜的空檔他已經拌著肉湯吃了一碗米飯了。
「大叔,你這手藝真絕了,太好吃了……」金銀嘴裡塞著滿滿的米飯,含糊著對著端著其他菜上桌的莫青霜道,「我都好久沒有吃到這麼合胃口的菜了……」
莫青霜笑著坐下,給金銀的碗裡挾了幾塊紅燒肉,「光就這湯吃米飯怎麼能行,多吃點肉才能長身體。」
金銀「嘿嘿」的笑了笑,撓了撓頭,「你還沒上桌呢,我怎麼好意思挾菜……對了大叔,你真的不考慮考慮做外賣給我們學校的學生送嗎?真的可賺錢了……你之前說你得罪了大人物所以沒有辦法應聘公司,但如果你做這種私人的小生意,他肯定管不了……」
莫青霜又給金銀的碗裡挾了些菜,這孩子這段時間一直在提做外賣送餐這一塊,也可能是他現在不太懂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了,按照他之前的認識,做餐飲一這塊的話不但需要很多的許可證還需要專業的廚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你說的那種靠譜嗎?只用電話和網路通訊工具就可以下訂單了?你們現在年輕人的東西我不太懂,而且我也沒有廚師證之類的,到時候做的不合別人胃口可怎麼辦……」
「大叔完全不用擔心這個,現在跟之前不同了,現在的大學生都吃膩了飯店的飯菜,很多私家菜館都很火的,就是那種別人在網上給你訂餐,然後你在家裡負責做好送過去,方便又快捷,平時很受學生們喜愛的,大叔你做飯又這麼好吃,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就試試被?我也可以幫你去送餐,反正不需要太多的投資,就算真的不行也沒有什麼損失……」
聽金銀這樣說莫青霜也有些動搖了,想著姑且試一試的態度讓金銀在手機上給他申請了微信號和QQ號。
第一天起了大早,做了一些比較合大眾口味的盒飯,和列印出來的一遝菜單就讓金銀帶著去學校宣傳了,結果意外的一天的時間裡陸陸續續就有五、六十號人加他的微信,中午的時候竟然當真來了幾個訂單。
下午休息了一會兒,到了晚飯的時候訂餐的人數竟然又比中午的翻了一倍還多,沒有做太多的準備,一時間接到這麼多訂單,雖然有金銀幫忙配送,但顯然還是有些些手忙腳亂了,菜到最後都沒有了,急急忙忙的去旁邊的菜市場買了菜,回來做送過去的時候好都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
對此莫青霜感覺很是抱歉,特意在每個延遲送到的外賣裡多加了一小份糖醋肉作為補償,好在都是年輕人,都也沒計較那麼多,還一個勁兒的誇他做飯好吃。
想都沒想過,只是一時興起辦的私家菜館竟然就這樣開起來了,因為口味適中價錢實惠的關係,生意還很不錯,一個月下來的營業額除了平日的花銷外竟然還剩了不少。
正巧大學外的步行街有家平日門頭店要出租,雖說是店面但是只能算是個廚房,加上一些雜物裡面根本連坐的地方都沒有,但好在價錢適中,機會難得,莫青霜便盤了下來,稍微裝修了一下,方便他在店裡現場炒菜,又在店門口搭了簡易的棚子,擺上桌椅供一些學生現場用餐,收拾的差不多了,小鋪便正式開業了。
莫青霜還研發了不少不帶湯汁方便攜帶的菜品,很受學生們的喜愛,時間久了,小店的業績蒸蒸日上。
從中莫青霜還發現不少商機,如果合理的運營定然很有市場前景,只是被惹惱了的黑岩那邊如今虎視眈眈,如果重新建立公司包不準會被他用各種手段打擊,而且他手頭如今也沒有足夠的初始資金,只能作罷,等到以後黑岩不那麼緊逼了,手頭也寬裕了,碰到合適的商機再投資也不遲。
隨著小店的生意越來越好,莫青霜乾脆讓金銀辭掉其他的兼職工作,專心當小店的送餐員。
金銀自然願意,因為這種送餐員的活只有三餐的時候才比較忙,其他時間還是比較清閒的,這樣的話他就完全不用跟之前那樣忙碌了,可以省出很多時間來學習或者幹其他的事,而且工資給的也不少,比他平日身兼多職賺的還要多一點。
這天雖然下著小雨,生意卻比平日還要好一些,到了晚上九點多店門口的桌位上吃飯的人才陸陸續續的離開,看著時間也不早了,便起身收拾外面的攤位。
雖說椅子和桌子都是塑膠的不是特別重,莫青霜卻怕雨越下越大所以著急的收拾著,手裡搬著塑膠桌子往店裡走,手上搬著太多東西,卻沒想到腳下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石子,重心不穩便向後仰去。
身下便是堅硬的水泥地,手上還抱著重物,如果這一跤摔結實了,以他的體格,搞不好要在床上躺好幾天,任命的閉上眼,等待疼痛的降臨,卻感覺腰部一緊,就被人從後面攔腰抱住。
連忙站穩了腳跟,莫青霜鬆了口氣,護著手中的塑膠椅子,連忙對著扶住他的人低頭道謝,「謝謝……」
「幾個月不見青叔好像變年輕了……」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和那耳邊拂過的熱氣讓莫青霜後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下意識的轉頭對上的正是童羽那好看的眉眼。
本能的掙脫開童羽攔著他腰的手,向後退了一步,不明所以的看著大老遠出現在這裡的男人。
   
作者的其他作品:
認栽 上
認栽 上

認栽 下
認栽 下

欺你成癮 上
欺你成癮 上

欺你成癮 下
欺你成癮 下

小奴才 上
小奴才 上

小奴才 下
小奴才 下

鄉巴佬 上
鄉巴佬 上

鄉巴佬 下
鄉巴佬 下

人弱被人騎 上
人弱被人騎 上

人弱被人騎 下
人弱被人騎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