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193]  《辦公桌上的美味上司》 
作者: 天一
繪者: Leila
出版日期: 2017/11/08  第 11
尺寸: 304頁,  369.0公克,  21.0 X 13.0 X 1.4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550277
定價: 260
會員價/VIP價: 260 / 260




+++++---------------------------------------------------------------------------------------------------------------------------------------+++++
自從意外目睹新上司在辦公室內自慰,
雷堅秉的人生道路就歪往奇怪的方向。
人前西裝筆挺一臉正經的上司,
卻在辦公桌上嶄露那般放蕩的姿態,
害他滿腦子都是上司高潮的模樣,
只想取代按○棒進入上司的身體……

下屬單純直率只想討好他的模樣,
畢海軒並不討厭,甚至有點心動。
只是他欣賞下屬的體格和「本錢」,
滿意那抖動的大胸肌和床上的互動,
卻不想招惹一場玩不起的真情。

雷堅秉下定決心要從炮友升格為男友,
先決條件──讓上司滿意他的大雞雞!
+++++---------------------------------------------------------------------------------------------------------------------------------------+++++
第一章

最近衰得不像樣子,雷堅秉在前一個公司時,一直關照他的上司跳槽了,他的生活就開始陷入水生火熱之中。新來的上司做事沒有章法,導致大夥工作效率低也就算了,上司還是一個沒責任心的傢伙,一犯錯就讓手下的人替他背黑鍋,終於在走了一個又一個人之後,雷堅秉也扛不住一大堆猶如泰山壓頂般壓在肩膀上的工作壓力,聯繫了前上司,前上司說下個月正好有招聘,讓他速來應聘,他痛快地打了辭職報告走人了,重新成了前上司的手下。
雷堅秉覺得自己的名字應該叫雷衰衰,剛進新公司不到一個星期,辦公椅還沒坐熱,工作還沒完全上手,他現在的上司又成了他的前上司──上司被調去銷售部門吃香的喝辣的,他又成了一棵小白菜。
新來的上司聽說以前是銷售部門的總經理,把銷售部的人操練得「欲仙欲死」,達不到銷售額的人每天那是玩命地跑銷售,一個夏天過去,皮膚至少黑了兩個色度,小白臉都變成非洲人。
聽同事說,新來的上司是個大帥哥,公司裡出了名的大帥哥,高嶺之花,高不可攀,還沒有妹子攻下這朵高嶺之花,至今單身。
雷堅秉只能聽著,再帥也是個男人,聽聽就行,就算是個大美女也沒用啊,公司雖然不禁止談戀愛,但是禁止夫妻在同一個公司上班,只要結婚了,其中一個人必須辭職。
這種的規定很多公司都存在,而基本上主動辭職的都是女性員工。雷堅秉明白,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工作不容易,就因為結婚了,就要求女方辭職,他不忍心,所以有女性同事向他示好,他也假裝不明白。
這樣的情況導致雷堅秉一直是單身汪,還是一個處男汪。
他堅信自己會遇到真愛,獻出處男之身,從此過著每天啪啪的幸福生活。
「小雷啊,好好幹哦。」又光榮升為前上司的任歌拍拍雷堅秉的肩膀,幸災樂禍地說,「幹不下去就來銷售部找我,我罩你。」
「祝你節節高升。」雷堅秉臉皮沒有厚到繼續跟著任歌,說了幾句好聽話,任歌身心舒暢地抱著收拾好的物品離開策劃部。
半個小時後,策劃部的辦公室門打開,一個男人大跨步走進辦公室,雙眼凌厲地掃視整個辦公室的人。
埋頭正在和表格作鬥爭的雷堅秉感覺到周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他不由自主地左右看看,發現剛剛還邊工作邊閒聊的同事們全部安靜地埋頭苦幹,臉上絲毫不見方才的輕鬆,嚴肅認真的表情如出一轍。
突然這麼安靜,雷堅秉有點兒不習慣。
雷堅秉一邊移動著滑鼠,一邊心想,居然沒注意身邊站著個人。
「你新來的?」那人問。
雷堅秉抬頭,一愣,一張俊美到極致、表情卻極度冷漠的臉進入他眼中。
這並不是特別年輕的臉,看起來似乎二十七、八的歲數,但身上的氣質卻不是這個年紀能有的。
許久,雷堅秉才略帶慌張地回答:「啊……是。」長得這麼好看,這人是誰?
「你負責什麼?」男人問。
「主要負責文案,統計等。」雷堅秉回答,雖然他的眼睛注視著對方的眼睛,但是餘光掃了一下對方的脖子以下的位置,修身的西裝非常合身,對方腰的粗細一目了然,屁股也挺翹的,弧度圓圓的。
雷堅秉覺得自己有些怪,連忙不再往對方的身上瞄。
「過一會兒你把文案送辦公室給我看看,我是新到的策劃部總經理,我姓畢。」對方微微皺起眉頭,說完就離開,直接走向總經理辦公室。
雷堅秉不由自主地盯著男人的後背看,兩條腿也又長又直,從後面看,屁股似乎更圓更翹了,就是走路姿勢有點兒奇怪,好像有點兒站不穩似的邁不開雙腿。
辦公室的門一關,空氣中的緊張氣氛頓時消失,好多人誇張地拍著胸口,長吐出一口氣。
「哎喲我的媽呀,畢閻王終於走了。」
「我的心都緊張得跳到嗓子眼了,就怕他找我麻煩啊!」
「躲過一劫,下班後一起去吃大餐慶祝一下吧。」
然後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看向雷堅秉,目光皆是同情。
「小雷啊,你要堅持住啊!」
「小雷,你別哭啊!如果你實在想哭,我這包抽紙送你。」
「我也贊助你一包抽紙。」
雷堅秉:「有這麼可怕?」
「你進去之後就知道了,我們不說。」
大家一臉的同情。
雷堅秉被他們說得心裡打鼓,十分鐘後,他拿著自己寫好的文案敲響辦公室的門。
「門沒鎖,進來。」
伴隨著大家夥同情的目光,雷堅秉進入辦公室。
畢海軒端正地坐在辦公桌前,敲打著鍵盤,似乎在發郵件。
「給我看看你的文案。」
雷堅秉秉持著「恭敬一些沒有大錯」的想法,畢恭畢敬地把文案遞給畢海軒,目光不經意掃過畢海軒落在文案上的手指,淡淡的肉粉色指甲蓋,指尖圓潤,手指修長,骨節分明,但手掌不是特別寬大,襯得五指長長的,非常好看。
這是一雙好看的手。
畢海軒的眉頭越皺越緊:「呃……」
雷堅秉聽到這個有點兒奇怪的聲音,抬頭看向畢海軒,畢海軒一把抓緊文案,啪地扔辦公桌上,俊美的臉甚至氣紅了。
「你這寫的是什麼東西?我看不明白,你拿走,重寫一份。」
對方沉著聲音說,雷堅秉卻聽出他嗓音有些沙啞。
「好的。」雷堅秉早就領教過前公司上司的尖酸刻薄,對方既沒罵他,也沒諷刺他,他覺得已經很好了,恭恭敬敬地拿走文案離開辦公室。
雷堅秉竟然安然無恙地走了出來,畢閻王居然沒有把他罵哭,這心理素質、這承壓能力讓大家刮目相看。
在雷堅秉不知道的情況下,遞給畢海軒的文件全部由他送,主管說了,下個月的聚餐他不用出錢。
「……」雷堅秉是真的不知道畢海軒到底有哪裡可怕的,這麼帥的人就算可怕起來也是種享受吧。
直到,他們那個四十多歲,白胖的主管擦著冷汗進入辦公室,一臉生無可戀地出來,眼角還掛著晶瑩的小淚花,雷堅秉才認為這個新上司可能會比較凶,但他只是小職員,天塌下來也輪不到他來頂著。
想得到主管的認同,新的總經理的賞識,還需要時間,才能一步步地往上爬,慢慢來吧。
雷堅秉想得開,就是覺得畢海軒總是有一段時間走路的步子和平時不一樣,有時眼神也不對勁,好像水潤潤的,特別好看,特別勾人,但是大家好像發現不了這些。
他感覺是自己想多了,不然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發現了?
****
「欸?」我的電動車鑰匙呢?
雷堅秉掏褲子口袋也沒找到電動車鑰匙,公事包裡只有一些文件和手機,鑰匙不知所蹤。他仔細回想一下,才想起剛下班的時候,匆忙收拾好辦公桌,忘記拿鑰匙。
雷堅秉急忙原路返回,向保全打聲招呼,刷了卡直奔策劃部。
下班不到半個小時,整棟大樓靜悄悄的,偶爾能聽到匆忙的腳步聲。
策劃部的燈早已關了,裡面光線昏暗,雷堅秉用手機照明,果然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看到了自己的電動車鑰匙。
他拎起鑰匙,連同手機一起塞進口袋,而後轉身就想走。
「嗯……啊……不行了……太快了……啊……慢點……」
雷堅秉腳步停頓,轉過頭,看到一間辦公室的門沒有關好,一道光線映在地板上,而那聲音正是從這間辦公室中傳出。
「啊……啊哈……慢點啊……」
這個熟悉的男人聲音每天都能聽到,清冷的聲線此時變得高昂,彷彿下一刻就會變成嘶啞的尖叫。
雷堅秉盯著地板上那道光線,他挪動腳步,想離開這裡,但心裡蠢蠢欲動,控制不住腳步向辦公室的方向挪移。
那個人在幹什麼?為什麼發出那麼曖昧的聲音?是在做愛嗎?他什麼時候交的女朋友?那雙好看的手也會撫摸別人的軀體嗎?
雷堅秉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一步步向辦公室的門移動,每走一步,那道門裡就會傳出越來越曖昧的呻吟,清冷的嗓音不但喑啞,而且彷彿浸了水,帶著低低的溼潤哭腔,讓人很難相信對方是在和女人做愛。
激烈得好像被人幹似的。
雷堅秉握住門把,一點點地推開門,小小的縫隙逐漸變大,直到能讓他看清楚裡面的畫面才停止。
透過門縫,他震驚地瞪大眼睛。
沉浸在欲望中的男人絲毫沒有發現沒有關好的門被打開一條縫隙,他半閉著眼睛,上半身完好地穿著白襯衫,下半身一絲不掛地跪在辦公桌上,一根模擬按摩棒穩穩地吸住辦公桌,男人筆直的性器高舉著,充血腫脹、青筋畢露的深色陰囊垂掛在性器根部。
他雙手伸在後方,掰開臀瓣,屁股一抬起,插在腸道裡的按摩棒水光氾濫地顯露出來,屁股再一落下,按摩棒就消失在臀間。
「好粗……好爽……啊啊……還要……」男人縮緊屁股,不但大腿繃緊,腹肌也鼓了出來,性器更是流出一大股淫液滴落在辦公桌上。
辦公桌上的電腦和鍵盤全部擠在辦公桌左邊,後面的黑色真皮辦公椅上凌亂地掛著西裝外套和西裝褲,而領帶則掛在電腦的螢幕上,男人的下身只穿著一雙襪子,騎在按摩棒上,放蕩地扭動搖擺腰臀,用臀間唯一的入口套弄栩栩如生的按摩棒,汁水濡滿整根按摩棒。
按摩棒好像肏到了什麼地方,男人平時冷冰冰的臉頓時仰起,粉色的雙唇發出高昂的浪叫,眼角吊高,精緻的臉不再冷冰冰,冒出溼濡的汗水,幾縷瀏海黏在臉頰上。
雷堅秉甚至能看到被汗水浸溼的襯衫胸前映出兩點尖尖的紅。
「啊啊……要射了……被大肉棒肏射了……」男人大力地揉捏渾圓的屁股,忘情地浪叫道,「屁股好爽……啊啊……不行了……射了射了……啊啊……」
一股股精液呈拋物線狀,黏糊糊地落在地板上。
雷堅秉的眼睛想挪也挪不開,一動不動地注視著畢海軒被按摩棒幹射時渾身痙攣抽搐的高潮模樣──放大的瞳孔黑漆漆的,嘴角不自覺地流出津液,蜷縮地倒在深褐色辦公桌上。寬大的辦公桌也幾乎容不下畢海軒的身體,尤其是在不能碰倒電腦的情況下,他只能盡量縮著身子。
白皙的身子流滿汗水,畢海軒依然不滿足,他抬高一條腿,一手伸到腿間,摳挖後方的小穴,將小穴摳挖得咕嘰直響,水聲連連,他拔起按摩棒,瞇著眼睛,伸出舌頭舔上按摩棒的龜頭。
也許是舔按摩棒也不滿足了,他打開按摩棒的電動開關,把按摩棒靠上性器,強勁地震動刺激得他渾身一抖,敏感的龜頭噗噗噴出一小股精液落在小腹上。
「啊啊……」畢海軒張嘴叫著,瞳孔放大的雙眼即使不經意間掃到門,也沒有發現雷堅秉。
雷堅秉卻被他嚇了一大跳,急忙轉身貼著牆壁大喘氣,耳邊是畢海軒斷斷續續的浪叫聲。
「唔啊……插進去了……啊啊……大肉棒動了動了……呀啊……」
畢海軒的浪叫聲好似勾魂的魔音,勾引雷堅秉轉身,透過門縫繼續看裡面的情況。
畢海軒趴在辦公桌上,屁股直對著門,按摩棒正插在後方的小穴裡。畢海軒沒有握住按摩棒抽插,而是撅高屁股,讓深深插在小穴裡的電動按摩棒自己扭動伸縮,一下下地幹著饑渴的腸道。
弧度圓潤的屁股結實豐滿,彷彿在等待真正的大肉棒肏幹,雷堅秉不由自主地吞嚥著口水,看著按摩棒在飽滿的臀瓣間扭動著手柄,陰囊色情地輕輕晃動,性器流下的淫液在辦公桌上形成一灘水窪。
「唔唔……不夠……再深一些……」畢海軒欲求不滿地浪叫,雙手伸到身後掰開屁股,上身懸空地挨著按摩棒的肏幹,這姿勢就像主動掰開屁股求肏一般。
雷堅秉下身發脹,血液好像全部沖到下半身的肉棒上,他拉開褲子拉鍊,掏出肉棒,眼睛盯著畢海軒又白又圓的大屁股擼動肉棒,碩大的龜頭早已凸出包皮,直直對著那被按摩棒肏幹的小穴。
紅得豔麗的小穴緊緊箍著按摩棒,按摩棒上的顆粒摩擦著穴口,雷堅秉清楚地看到穴口收縮著吞吃按摩棒,萬分地貪婪。
但是他看不到畢海軒的臉,不知道畢海軒是否也像小穴一樣饑渴,露出貪婪的表情,可他知道這明顯是一具被肏熟的肉體,僅僅依靠後方按摩棒的肏幹就會有快感、會射精、會高潮,會讓這個冷冷清清的上司變成一個挨肏就溼潤無比的模樣。
他的肉棒明顯比按摩棒粗長,他的青筋也有按摩棒上顆粒一樣的作用,他克制不住地想撐開上司腿間唯一的小洞,他能比按摩棒肏得更深。
這是不對的……他怎麼可以去肏另一個男人用來排泄的洞?那個地方骯髒不堪,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卻用按摩棒肏幹骯髒不堪的地方。
不應該這樣做的,那種地方怎麼肏幹?
心裡明知道不對,雷堅秉還是克制不住衝動,眼睛追逐著男人扭動的屁股,搖晃的陰囊,以及硬得貼上小腹的性器,那雪白的屁股中間汁水橫流,撲哧的水聲令雷堅秉忍不住加快手上的動作。
「不能肏了……嗚嗚……不要肏了……雞巴要壞了……嗚嗚……肏壞了……啊啊……不能射了……啊啊……」畢海軒搖晃著屁股,右手握住按摩棒的手柄,大力地抽插,他大大地分開雙膝,屁股高高撅起,按摩棒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
「嗚嗚……壞了……雞巴真壞了……」他猛力將按摩棒插到最深處,好像要連手柄也要吞下似的,性器抖動著射出一股股精液。
然而性器並沒有軟下來,雷堅秉看著畢海軒屁股收縮,雙腿打顫,腿間的性器射出清澈的尿,淡黃的尿液射在辦公桌上,尿液很快順著桌面流到地板上,淅淅瀝瀝的射尿聲在安靜的辦公室裡清晰地響起。
尿完的畢海軒整個人脫力地跪趴在辦公桌上,連疲軟的性器壓到後方也顧不上了,放鬆的小穴也鬆開了按摩棒,按摩棒直直地掉到地板上,摔進一灘尿裡,徒勞地抽插扭動。
懸在辦公桌外面的雙腳也從繃直變成慵懶的狀態,性器擠在桌面和會陰處,清晰可見龜頭趴在尿液中,鬆弛的小穴鮮紅溼潤,露出一個拇指大的小洞,宛如呼吸一般地收縮放鬆,一副還能繼續肏下去的樣子。
雷堅秉連忙用手包裹住自己碩大的龜頭,咬著嘴唇將精液射在手裡。
夜靜悄悄地來,人也靜悄悄地離去,唯有空氣裡散發著精液的腥味,以及安靜的辦公室裡獨自一人高潮後的粗重喘息聲。
****
雷堅秉手指直哆嗦,鑰匙插了半天才對準電動車的鑰匙孔,插進去一轉,轉不動,才知道鑰匙插反了,又拔出來重新捅鑰匙孔。
就這麼一點兒小事,他就浪費足足五分鐘,這是平時絕對不會浪費時間的小事,但是此時電動車的鎖打開了,他卻對著電動車愣愣地發呆。
滿腦子都是新來的總經理跪在辦公桌上,騎在按摩棒上放蕩起伏的樣子,那汗溼的臉龐依然俊美,卻不是冷冰冰地俊美,沙啞的浪叫聲彷彿還在他耳邊清晰地迴響。
雷堅秉連忙甩掉腦海裡的畫面,可是男人跪在辦公桌上用按摩棒自慰的模樣太過震撼,深刻地刻在他的腦海裡,而且馬上又想起男人將自己抽插到高潮,挺著性器射精時吊高眼角的表情,那迷離的眼神,微微張開的紅潤嘴唇。
還有渾身繃緊鼓起的肌肉線條,以及高潮過後被快感侵蝕而瞳孔放大的雙眼……
雷堅秉立即蹲下來抱住腦袋,警告自己,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想一個大男人露出高潮臉有什麼意思?又不是大美女!一個大男人的身體有什麼好看?要看肌肉還不如看自己的肌肉,他的肌肉絕對比這個新來的上司鼓。
雷堅秉潛意識裡覺得再想畢海軒用按摩棒自慰到高潮的畫面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直到把自己大腦完全放空才站起,跺了跺痠麻的腿,早點兒讓腿上的血液流通變快。
他剛剛跨上電動車,就看到停車場的入口走進來一個人,雖然停車場的光線不是特別好,但他一看就知道是新來的上司。
畢海軒一身的西裝依然整整齊齊的,冷冰冰的表情看不出一絲異樣,可是雷堅秉卻注意到他雙眼溼潤,嘴唇也紅了不少,瀏海也散落了一些,而且走路的姿勢也有點兒扭捏,這細微的變化落在雷堅秉的眼裡就變得不一般。
難怪他有時覺得新上司的眼睛水潤潤的,走路姿勢也有點兒不對勁,是因為自慰嗎?
畢海軒察覺到雷堅秉的視線,他一開始不想搭理雷堅秉的,現在不是上班時間,他沒必要工作以外還去搭理下屬。不過,他還是掃了雷堅秉一眼,算是打了招呼。
「下……下班好,呵呵。」雷堅秉不由自主地打招呼,聲音都緊張得結巴了,他還傻乎乎地乾笑了兩聲。
雷堅秉在心裡捂臉,他這是怎麼了?這一定不是他,這個大傻帽真的不是他。
「嗯。」畢海軒清清冷冷地應了一聲,而後從雷堅秉面前走過,打開不遠處一輛黑色轎車的車門,坐上駕駛位。
雷堅秉就這麼看著畢海軒發動引擎,開起車離開停車場,直到看不到轎車為止。
他捂住左胸,心臟前所未有地怦怦跳動,好像溢滿了什麼情緒一般激動緊張,又興奮不止。
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繭而出。

   
作者的其他作品:
買來的傻妻
買來的傻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