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US134]  《赤月下的雙子25》 
作者: 黑暗之光
繪者: Mocha
出版日期: 2018/08/15  第 11
尺寸: 224頁,  284.0公克,  21.0 X 13.0 X 0.0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431
定價: 200
會員價/VIP價: 180 / 158
+++++---------------------------------------------------------------------------------------------------------------------------------------+++++
眾目睽睽之下,
艾莉希雅被魯娜吞噬而消失了。
如今重現在眾人眼前的魯娜,
成了有如神一般的存在──真祖!
而被控制的魯娜正要用她的能力,
許下改變世界的願望。

但那願望的內容,
卻和拯救人類背道而馳!?
就在世人長跪不起的一片絕望中,
達克依然沒有放棄希望的持續戰鬥著。


然而企圖拯救世人的,卻不只達克,
教會中的「猶大」也在此時出手了,
而讓人難以置信的,背叛者竟然是「他」!?

+++++---------------------------------------------------------------------------------------------------------------------------------------+++++
*第七十四夜:背叛者-Judah*

在被炸燬的大聖堂地板上,有一間隱藏的暗房,裡面設了能通往地底深處的電梯。

但電梯需要輸入密碼或者通行卡來啟動,達克自然不知道密碼,也沒有通行證,所以他只能使用電梯旁的緊急逃生梯,一步一腳印的慢慢往下爬。

「……該死,又要爬這鬼東西第二次了,居然還在電梯上放密碼鎖,真是見鬼……這梯子到底還要爬多久啊?簡直沒有盡頭。」

達克一邊慢慢往下爬,一邊抱怨個沒完……雖然也沒人能聽到他的抱怨。

他爬一陣子之後,從袋子中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小型機械貼在牆壁上。那東西相當輕巧,大概只比一張樸克牌大一點,在貼好之後,他小心的將上面的一塊薄膜立起,接著按下啟動按鈕。

那是用來導向並放大特定無線電訊號的轉送裝置,啟動後電力只能持續一小時左右。如果沒有事先在沿途設置這個東西,達克在抵達地底之後便無法即時傳送訊息到地面。雖然達克心中一直抱怨,但他早有準備要爬這梯子第二次,所以才會提前準備好相關裝備。

因為教會不知道達克還活著,所以完全沒有人妨礙他,他就這樣在毫無阻擾的情況下,輕輕鬆鬆的前往生命之樹的所在位置。

達克很大程度的用腳夾著梯子側邊,直接用滑的下去。和往上爬不同,往下就能使用該技巧來節省時間。但為了避免速度過快而變成自由落體,他很小心的慢慢加速。

過了一小段時間後,他總算是來到了地底。但這次和之前不同,不是從上方的通風口出來,而是從牆壁邊緣的逃生門出來。

和古里蘭德下方的生命之樹相比,這邊的進出方式難度很低,連預先準備的繩子都沒用著,很輕鬆的就到達了地底。

達克看了看四周,心想:

『或許是教會的人偶爾會下來觀察生命之樹的狀態吧?一開始就有預留能夠輕易抵達地底的通道……多虧如此,省了我不少事。』

但逃生門理所當然也是封閉起來的,需要用密碼和通行卡開啟。當然達克沒有那些東西,所以便拿萬能鑰匙(赤界)直接拔刀揮斬,輕鬆的將防火門等級的牆壁砍穿。

達克腳跨過防火門,一腳踏入了生命之樹存在的空間裡。這裡的地面和之前一樣,地表上有著一層薄薄的水膜。水膜的漣漪隨著達克的腳步,在地面上呈放射狀的慢慢擴散開來。

達克稍微抬頭向上仰望,那棵雄偉無比的生命之樹,便倒掛在這地下空間中的天花板上。

這對見過許多世面的達克而言也是相當難得的體驗,他不由得多花了幾秒去眺望這棵大樹:

「……這就是……十大質點中新增的第十一個質點『Da'at』(知識)嗎?比預想還要狀觀,而且這光芒……究竟是……?」

這棵巨大樹木也發著淡淡光芒,但它和古里蘭德那棵閃爍著綠色光芒的生命之樹不同,因為它發出的光芒並不屬於這個次元的光譜之一,而是自然界中不存在的「 」(空白)之光。

所以達克看到了光芒,但卻叫不出任何接近的顏色,因為這種顏色根本沒有被命名,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色彩。

這質點位於「Kether」(王冠)」和「Tiphareth」(美麗)之間,是在歷史中後期才追加的異質點。過去該質點的存在概念都是以「Kether」(王冠)取代,並不存在「Da'at」(知識),所以人們對它的理解較為淡薄。

而由於該質點的模糊特性,它也有其特殊的隱藏概念存在,那便是通往異次元或多次元的交界點,也就是無論什麼都有可能存在,無限可能性的起源。

就像被某種東西直擊腦袋,達克突然按著頭,有些驚慌的退了兩步:

「唔!?嗚!這是……什麼!?」

在達克見到這棵大樹的光芒之後,他腦中出現了的概念及新的知識。那是還不屬於他,從別的平行次元而來的技術。即使那些情報只占了這樹龐大資訊中的極少一部分,依然可能帶給一般人足以改變人生的力量。

人類正常是完全無法獲取生命之樹的任何片段的,那怕是吸血鬼也一樣。但會出現這種現象的主因,是因為達克他「時間裂縫」的能力相性與這棵生命之樹的性質有些許相符之處,彼此造成了共鳴所致,他無意識的用能力提前「接收」了在未來可能習得的技術。

這僅僅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正確的條件,聚集了無數巧合下才會發生的現象,但此時的達克尚未理解到那些情報的意義,而現狀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供他思考。

達克閉上眼喘了口氣,讓自己別繼續去看那棵樹,同時試著去稍微冷靜點:

「到底怎麼回事?就像有什麼畫面突然灌入了腦袋一般,腦袋亂七八糟的……算了,先不管這些,還是趕緊先做正事要緊。」

達克從懷裡拿出預藏的手術刀盒,內置有二十把的手術刀。每把手術刀都能使用一次傑克「虛空切割」的能力,是傑克所開發的「遠端手術刀」。

這手術刀能讓傑克在遠方遙控,只要事先設定好位置,傑克就能在不前往該處的情況下,從遠處發動精確的「虛空切割」,將目標切斷。

如果不同時將它們一口氣砍斷,損壞的生命之樹就會迅速再生,所以這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絕對不容許失敗的行動。

其餘十棵生命之樹已經由傑克的血族事先設置好了遠端手術刀,只要等達克將伊克利普斯下方的這棵安裝好,傑克就能發動能力,夠將所有的生命之樹一口氣切斷。

只要生命之樹一被破壞,流向魯娜那趨近於無限大的魔力就會被中斷,如此一來魯娜的「世界覆寫」就會因無法影響整個世界而被迫告終。

根據計算,要一口氣破壞那麼大的生命之樹最少也需要二十把手術刀,所以達克一把也不能少裝。

「好……開工吧。」

達克往前走了幾步,但他連生命之樹都還沒碰到,突然以生命之樹為中心,一個巨大的光圈從地面浮了上來。

「這……這是……?某種靈裝發動了!?嗚!」

達克腳步不穩的往後退了幾步,眼前的景色變得模糊。就像是突然的嚴重貧血一樣,他身體的力氣一下子變得很孱弱。

「身體的力氣……使不上來?這光圈……難道是『寰宇之理』嗎!?過去被認為是天使的遺產,奇蹟的聖遺物……教會居然拿來放在這種地方!?」

這光圈是在神話時代,經過無數偶然才得以保存下來的產物,人類憑自己膚淺的知識難以理解這東西的真正價值。

雖然教會不是很清楚它的運作原理,但它除了能夠生成強力的結界之外,還自帶著對「魔力」相違的否定概念,會強烈干擾周遭帶有魔力的物體。比較低等級的靈裝或魔裝和它放在一起,都有可能因此毀壞或無法正常發動。而對必須賴以魔力生存的吸血鬼來說,也會造成非常巨大的影響。

其效果連A級族主都會被弱化,B級以下的吸血鬼甚至會完全無法動彈,連靠近它都沒辦法。所以教會將這叫「寰宇之理」的光圈,當成一種特化型的攻性靈裝。

因為它對吸血鬼的影響力極高,只要將它帶在身上,附近的吸血鬼都會被大幅弱化到無法動彈,甚至連能力都會被封印,可以在戰鬥中起到巨大的作用。

教會曾想將它當成拿來對付族主的另一項王牌,所以也傾盡全力去複製這個靈裝,打算讓它變成「審判之日」的對吸血鬼剎手?之一。

但失敗了無數次並耗資大量鉅款後,才只有一個小型版在偶然的情況下複製成功,所以它被教會認為是人類尚無法進行量產的東西。而該計畫受挫之後,取而代之的便是「聖靈召喚」(天使)這個靈裝。

雖然「寰宇之理」是個相當強力的靈裝,但它無法和其他靈裝併用,戰略上只會妨礙到其他靈裝的運作。在經過多方考量之後,教會決定將它獨立使用,當成生命之樹的保險。

而這保險確實奏效了,對變成吸血鬼的達克而言,這陷阱可說是前所未有的致命。

「糟糕!這東西如果真如傳說中所描述的一樣,那憑我的魔力……嗯?」

達克看看自己的手,重新確認了一下身體的狀態。

「……奇怪,根據文獻,這東西應該會干擾魔力的流動,魔力等級越低的人影響應該會越大,以我的程度應該會被弱化到站起來都有困難的程度才對,但我受到的影響沒有預期來得大?怎麼回事……呃……」

達克腦中閃現了艾莉希雅的身影,然後便立刻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他有點尷尬的沉默了數秒,然後伸手抓著臉心想:

『難道是因為我成為了艾莉希雅的直系血親,使「絲卡蕾特」血脈的純度提高,結果連帶的也使我的魔力等級上升了?照這情況來看,現在的我魔力規模應該和族主差不多了吧……』

他重新舉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有點在意的呢喃著:

「沒想到我魔力能提高到和族主媲美的一天,真是意外的收穫……不對,有什麼好高興的?如果能換回人類的那半身分,這種東西才不會影響到我才對……算了,現在才說這些也沒意義……啊!?」

還沒能多做考慮,地板上突然又冒出了一面白色魔法陣,緊接著從中浮出了兩個穿著白色盔甲的天使。

「怎麼可能!?在有干擾的情況下,天使還能啟動!?」

這兩個天使造型各異,和達克之前見過的量產型版本不同,能明顯看出它們在某些特定方向進行了強化。

達克左邊那隻身上有著紅色花紋,整體看起來身材瘦小,盔甲也明顯薄弱許多,但相對的,它竟有著四片翅膀。使用的武器是兩把輕巧的細劍,為了將速度提高,連武器也盡可能輕量化了。

而他右邊那隻帶有藍色花紋的天使則有著格外突出的碩壯身材,身上的盔甲異常厚重,有著普通天使三倍以上的防禦力。而它使用的武器則是一把巨斧和一面重盾,一眼便能看出是將防禦力提高到極限的類型。

它們一看到達克,二話不說的就直接展開攻擊:

***「入侵者發現──殲滅開始。」***(變字體)

***「入侵者確認──消滅入侵者。」***(變字體)

面對這種強度不明的敵人,達克選則往後退開,同時舉起雙槍分別射擊,藉此用來做牽制。槍械無關於自身體能的弱化,能夠發揮固定的威力,是用來試探目標強度的好方法。

面對達克的牽制射擊,兩隻天使的對應方法也大不相同。紅色花紋的瘦弱天使居然輕易避開了子彈,藍色花紋的碩壯天使則選擇用盾來抵擋。

「嘖……分別對速度及防禦力做了強化嗎?行動模式和別的天使不同。」

天使的行動都有一定規律可循,但這兩隻行動明顯不同,和一般天使有著頗大差異。但令達克最驚訝的,是手上的干涉彈效果很差,幾乎無法阻止它們復原。

「可惡……果然是特製的天使嗎?使用的術式結構有所不同,子彈的效果很差……!」

藍色天使不斷迫近達克,並舉起手中的斧頭猛擊。重型的藍色天使負責阻礙達克的行動,紅色的天使便趁隙夾擊。不過幾回合的交手,達克竟被打得節節敗退,幾乎只能勉強招架。

受寰宇之理的影響,達克身體能力大概只剩平常的五分之一,再加上重傷初癒,光只是閃避就讓他使出了渾身解數。

他憑藉著過往的戰鬥經驗來預判敵人強度,推測出以當前的狀態迎戰,勝算可說是微乎其微。

「……不妙,這種狀態下……我打得贏嗎?」

達克不會在毫無勝算的情況下開戰,如果是平時的他早就選擇撤退了。但現在達克別無選擇,就算硬著頭皮也只能想辦法突破。


==================================

***==地點:地下指揮所==***(變字體)

在達克和那兩隻特製的天使糾纏時,伊芙和約瑟等人也在後方的臨時地下指揮所,持續對戰場指揮著。

靠著伊芙和約瑟等人的力量,他們能夠確實的掌握戰場狀況,能夠有效的即時調派人員和物資支援。七大血族之所以能夠在如此不利的狀況下支持這麼久,至少有一半可說是他們的功勞。

但魯娜的力量影響力之強,就連不在戰場的他們都受到了影響,讓指揮一時受到了中斷。

約瑟驚愕的看著螢幕,全身顫抖的去試著掙扎:

「這怎麼……可能!?身體不聽使喚了?居然連不在現場的我們都受到影響了嗎!?這已經不是媚惑之類的東西了,是身體本能的在服從!」

伊芙畢竟是A級族主,沒有和其他人一樣跪下來,但身體的自由也被奪走了,無法正常移動自己身體。

她有點狼狽的看著魯娜方向,無奈的苦笑著:

「唉呀呀……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我們似乎太小看『真祖』了……現在的魯娜就等同於這世界本身,根本找不到能夠與之抗衡的方法……」

『喂……喂喂?伊芙,聽得到嗎?』傑克的聲音從耳機傳來。

「傑克嗎?你們那邊狀況如何?」

『不太妙,這邊所有人都無法動彈了。不過比起這個,我想問的是達克他現在在哪?他到底把遠端手術刀安裝好沒?他一直都還沒有給我確定的信號,如果再不把生命之樹砍斷,教會就要得逞了!』

伊芙看了下約瑟,但約瑟卻只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伊芙只好如實回答傑克:

「目前不清楚達克的狀況,不過達克正在前往生命之樹的位置,這時間算算他應該也快到了。」

『這樣要來不及了!不能讓他快點嗎?』

伊芙無奈的說:

「我知道,但是沒辦法啊!原本預定至少還有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應該夠讓達克在生命之樹上裝設手術刀了,但魯娜她竟把月亮加速移動,使得日全蝕提早發生了!」

『……這可真是陷入最糟糕的狀況了……這下就只能期待有什麼奇蹟能阻止教會了。』

伊芙思考了一下,那眼神似乎想到了些什麼:

「……奇蹟……嗎?」

『怎麼了嗎?』傑克懷疑的多問了句。

但伊芙只是微笑著搖搖頭:

「沒什麼,雖然很渺茫,但我覺得或許還有機會也說不定……」

『什麼意思啊?妳有什麼根據?』

「……女人的直覺吧?」

『…………………』

傑克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伊芙了,他很清楚伊芙的直覺相當準確,只要她這麼覺得,那基本上就一定還會發生「什麼」。只是那個「什麼」也只是伊芙無根據的猜測,所以她沒法將這不確定的可能性隨意說出口。

==================================

***===地點:中央廣場===***(變字體)

雷文半跪在地上,他想試著掙扎著站起,但身體卻完全不聽使喚,只能抱持原樣跪在地上。

「X的!怎麼可能?其他雜碎也就算了,居然連我們族主級的都能夠控制嗎?這不是媚惑之流的能力,而是別的什麼……唔?」

利歐的聲音從雷文腦中傳來:

『雷文小子,你們沒事吧?』

雷文左右看了看,但沒看到利歐的身影:

「啊?算沒事吧,你在哪?」

『不用找了,你的位置應該看不到我們。只是再這樣下去教會就要得逞了,你們那邊不能想辦法做些什麼嗎?』

「老子還想問你啊!不知道她搞了什麼鬼,我們這的人全都被迫跪了下來,完全無法動彈!好在那些天使也無法行動了,不然這下就要全滅了!」

『看來是所有人都不能動彈了嗎?這下真的有點不太妙了……人類和下位吸血鬼也就罷了,沒想到連幾乎沒有消耗的我們(族主)都無法抵抗,這可真是始料未及。』

聽利歐這樣講,雷文腦袋中瞬間出現艾莉希雅和魯娜平時的呆萌模樣。

「嘖!他X的……還真是被擺了一道。看她們平時那副蠢樣就掉以輕心了,沒想到真正的『真祖』是這種超乎常識的怪物!」

利歐繼續問:

『雖然暫時不能動了,但應該不至於影響到你能力吧?要不要試著攻擊他們看看?或許能干擾他們一下。』

雷文聽了立刻飆罵,而且直接斷言:

「攻擊個屁!就算我們所有人的魔力加起來恐怕都不及她的萬分之一,這世界上沒有人能打贏那種怪物的。更別說她還能主動生成『世規法則』,根本連碰都碰不到她,不先想辦法搞定那東西,只會變成她單方面的屠殺。」

利歐苦笑了幾聲:

『哈哈哈,連雷文你也這麼認為嗎?這下沒轍了……原先的預防措施也毫無意義。想不到在真祖面前,別說是反抗了,居然只用一句話就阻止了我們行動,這下恐怕只好等待奇蹟了……』

==================================

海德拉看了看上方的日蝕,再轉頭看了魯娜一眼:

「是時候了……魯娜的魔力終於足以覆蓋整個地球,改變世界的所有條件都達成!」

海德拉背後的路西法恭敬地低頭請示:

「終於……等到這一刻了。說起來……您到底要向魯娜許下怎樣的願望才能夠避免人類滅亡呢?」

海德拉瞄了路西法一眼,再回過頭背對著他說:

「關於這個……我思考過很久,在無法得知人類是怎麼滅亡的情況下,到底要許下怎樣的願望才能夠阻止人類滅亡……而我花了十年,終於找到了那個準確無誤的……『答案』。」

「答案?有正確的做法嗎?」

「啊啊……答案其實很簡單,只要將人類替換成即使滅亡了也能夠活下來的物種即可,這是唯一的方法。」

「您的意思是……」路西法不解的看著他。

海德拉走到了魯娜面前,並將右手往前伸直,以命令的口吻對魯娜下達指令:

「為了改變全人類的命運……魯娜啊,這是最高指令,實現我的願望吧─
                   ***(Highest Code)***(小字)
─***將整個世界的人類,全部變成吸血鬼!」***(變字體放大)

「!?」路西法驚訝的睜大了眼。

但對願望內容感到驚愕的不光只是路西法,聽到這願望內容的所有使徒、處刑者,甚至連吸血鬼都呆了。

海德拉收回了笑容,很理所當然的朝著這城市的方向看了一眼:

「沒錯,這就是唯一的答案。只要先一步將人類全數替換成吸血鬼,滅亡的結局就不會到來。即使換成了別的物種,我們依舊能夠存活在這世界,這就是拯救人類唯一的方法──」

***「命令失敗,該命令無法執行。」***(變字體)

「啊!?無法執行!?」海德拉驚訝的轉過頭看向魯娜。

本應會忠實執行命令,有如人偶一般的魯娜,這次卻沒有如海德拉期望的進行。她以機械般,毫無感情的語調繼續說:

***「該願望觸及對人類存在型態的改變,與『不得對人類當前生存型態做出任何改變』指令相違。」***(變字體)

「什……什麼!?我沒有下過這種指令啊!?這是『最高指令』,現在立刻取消這種指令!」                 ***(Highest Code)***(小字)

***「命令無效,有關『對全人類進行轉變』的一切命令已全數封鎖,所有權限適用。如需強制取消該命令,需核對關鍵解除代碼。」***(變字體)

海德拉聽得一頭霧水,他完全沒料到這種狀況:

「代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人事先對魯娜下了封鎖該願望的命令嗎!?到底是誰!?」

「還用說嗎?當然是我。」這種沒有答案的提問,海德拉背後竟傳來了回應。

海德拉察覺到不對勁時連忙轉過頭,但仍慢了一步。

「什……嗚嘎!?」

某人舉劍朝海德拉背後刺了過去,海德拉閃避不及,長劍貫穿了他的胸口,鮮血頓時流了他滿身都是。

「啊!?」所有使徒都吃了一驚,這變故全都發生的太過突然,沒有人能來得及反應。

但比起自身傷勢,海德拉更驚訝攻擊自己的人,他無視著自己的傷口,驚訝又憤怒的對後方那人咆哮:

「我就覺得『最後希望』計畫進行的也太不順利了……是因為你在搞鬼的關係!?難道你就是……***猶大***(變字體)嗎!?路西法啊啊啊啊啊啊!?」     ***(背叛者)***(小字)
        

路西法沒有回答,而是先命令後方的魯娜:

「魯娜,這是最高指令,停止現在所有的動作,以待機模式等待命令。」
   ***(Highest Code)***(小字)

***「……命令確認,待命中。」***(變字體)魯娜面無表情的回應了路西法。

「!?」雷文和伊芙同時看了看自己的手。

本應受制於魯娜能力而無法動彈的他們,突然全都變得可以動了。

利歐也站了起來,他看了看自己,再看看附近仍持續跪著的天使心想:

「魯娜的能力消失了……?但這些天使卻仍被束縛著?這是路西法那傢伙幹的好事?」

「路西法你……你這傢伙做了什麼!?你瘋了嗎!?」

   
作者的其他作品:
蘿莉吸血鬼之赤月下的雙子 26(完)
蘿莉吸血鬼之赤月下的雙子 26(完)

赤月下的雙子24
赤月下的雙子24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A款(最初)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A款(最初)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B款(暗月)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B款(暗月)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C款(冬日)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C款(冬日)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D款(歌唱)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D款(歌唱)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E款(姐姐)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E款(姐姐)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F款(妹妹)
訂製悠遊卡-赤月下的雙子F款(妹妹)

 訂製抱枕-赤月下的雙子枕套
訂製抱枕-赤月下的雙子枕套

赤月下的雙子 特別篇─舊校舍的陰影(下)
赤月下的雙子 特別篇─舊校舍的陰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