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57]  《金玉王朝第八部 潛熱上》 
作者: 風弄
繪者: 王一
出版日期: 2018/05/09  第 11
尺寸: 208頁,  267.0公克,  21.0 X 13.0 X 1.1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387
定價: 240
會員價: 240
+++++---------------------------------------------------------------------------------------------------------------------------------------+++++

平安度過了姜家堡一戰,
白宣兩人終於踏進了白家大宅。

只是這才剛踏進門,
火爆三司令幾下大腳,
一個給踢得險些沒了氣;
一個給踹得差點要了命。
白家上下簡直沸了鍋了!!

生平頭一次,白雪嵐哭了。
自己這條命,他向來無所謂。
但要是動到他愛的人,
白雪嵐絕不原諒。
要是天下人無法接受宣懷風,
他必定與之為敵!

+++++---------------------------------------------------------------------------------------------------------------------------------------+++++

第一章
宣懷風望著白雪嵐被何副官帶走,總覺心裡不踏實,感到旁邊有什麼動靜,轉頭一看,原來是一個聽差路過。
他看那聽差一眼,不防那聽差也正張著眼睛朝他狐疑地打量,目光和宣懷風碰上,聽差脖子一縮,不言聲地走了。
宣懷風驀然回過神來,自己大冷天站在臺階上發怔,怪不得要惹人懷疑呢。
便不好再站著,緩緩走下臺階。抬目看去,院中既有環廊,也有石徑,只不知究竟通往何處。
白雪嵐臨走前,叮囑他找個聽差,領他去找孫副官。等這樣寒風天裡,聽差也是不樂於在外頭走動的,宣懷風左看左看,半個人影也不見,躊躇片刻,索性估摸著一個方向,沿著院裡的石子路走,心想,這麼大的府邸,總會遇到什麼人能問路。
走了不一會,卻見野兒從一個屋子裡掀簾子出來,小跑到他跟前問,「宣副官,你要拜佛去嗎?」
宣懷風奇怪的問,「我不信那些,拜什麼佛?我本來是想找孫副官去的。」
野兒說,「這是往家裡小佛堂去的路呢。我在窗戶裡瞧見你,就說奇怪,那些跟著少爺的人,一個個都殺星轉世似的,怎麼你倒信佛菩薩。原來你是不認得路。不過,你要找孫副官,那有些麻煩,他到大司令那去了,還沒有回來。你要有急事,我叫一個聽差給你跑腿,到大司令宅子裡請孫副官回來。」
宣懷風說,「不用麻煩了,並沒有什麼急事。我想回屋子裡休息一下,請妳給我指個方向。」
野兒手一伸,「你朝這邊走,石子路盡頭有一個花圃,過了花圃看見一道白圍牆,沿著白圍牆走,就能看見少爺小院的門了。不然,我陪你一道去?」
宣懷風說,「不用,妳忙妳的罷。」
掉頭正要走,忽又想起野兒說過的話,便把腳步停了一停,問野兒說,「妳在大門外說三司令罵聽差,好像他老人家今天心情不大舒暢?」
野兒點頭說,「對呀,司令脾氣可大呢,白家上下,除了老爺子,沒有人不怕他。他的臉一沉,大夥兒都不敢大口喘氣。」
宣懷風不知為何,就有點為白雪嵐擔起心來,臉上卻笑道,「不管他在外頭生多大的氣,多時不見的獨生兒子回來了,做父親的心情總該好起來。」
野兒把兩個手掌一合,做個拜佛的樣子,嘴裡念道,「阿彌陀佛,但願如此。想當年,司令見少爺,十次有九次要痛打呢。不過呢,也怪不得司令,我要是他父親,也要把他好好打上幾頓才行。」
宣懷風啼笑皆非,「我看總長對妳不錯,妳背著他說這樣的話,讓他知道了,他要怎麼想?」
野兒哼道,「當著他的面,我也敢說。以後等得了空,我把他從前做的好事,一樁樁給你說說,倒讓你評斷評斷。」
這個提議,宣懷風倒是很樂意的,不由笑道,「一言為定。以後非要妳把他從前的事,多多說給我聽不可。不過,我就不知道今天司令急著見他,是個什麼緣故?總不會像妳說的,要和他為難?」
野兒說,「這個說不定。」
仰頭想了想,忽然問宣懷風,「少爺進司令院子後,院門是關著還是開著。」
宣懷風說,「關著的。」
野兒臉色一變,叫道,「哎呀,這個不好!」
宣懷風一驚,忙追問,「怎麼不好?」
野兒說,「進去了就關門,這不是關門打狗嗎?大概少爺今天要倒楣。」
宣懷風聽她這話,很有些孩子氣,既不敢信個十足,心裡卻又忍不住擔心,強笑道,「未必吧?總長剛回來,能有什麼事惹司令生氣?」
野兒瞧見他的表情,便說,「你不信嗎?去看看就知道了,跟我來。」
宣懷風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她已經轉身往來處走去。這般不與人商量的雷厲風行,很有白雪嵐的氣味。宣懷風不好叫住她,心裡又放心不下白雪嵐,略一猶豫,也趕緊追了上去。
兩人又回到剛才宣白二人分手的地方,遠望三司令的院子,院門果然緊緊的關上了,兩個背長槍的士兵,鐵柱似的立在院門兩側。
宣懷風問野兒,「有人把守,進不去,怎麼辦?」
野兒對他把眼睛促狹地一擠,「放心。在宅子裡二十幾年,要連這點子事都料理不了,我不是野士,是野豬了。」
說完,就朝東邊走,幾次東折西轉,不知如何就到了一道高大的灰色圍牆下。宣懷風緊跟著她,一路在低垂枯萎的老枝間穿梭,早沾了一頭一臉的溼意。
他往臉上抹了一把,抬頭望著高高的牆頭,估計這大概是三司令夫婦住的小院外牆,低聲問野兒,「是要爬過這道牆嗎?這樣高,沒有工具,只怕不行。」
野兒抿著嘴朝他一笑,貓下腰,把牆角擺著的幾盆枯菊移開。花盆移開後,就露出一塊灰撲撲的木板,那陳舊的顏色,和牆壁的顏色足有八九分相似,加之牆外許多垂垂老藤擋著,要不是有人指點,完全是引不起注意的。
那塊木板彷彿是很輕的,野兒很容易地將它移開了,露出木板後面一個烏黑的洞來。
宣懷風一怔,心忖,這不就是小說書裡提到的鑽狗洞嗎?
這種野孩子的玩意,他小時候從不曾沾過,沒想到,長得這麼大了,倒要來嘗試。
野兒看看那洞,又對著宣懷風打量一眼,笑著小聲說,「你個子雖然高,幸虧不太壯實,要是肩膀像少爺那樣寬,鐵定鑽不過了。」
她自己做了先行軍,低著頭,手足並用,很靈巧地就鑽過了那個牆洞裡。到了那一頭,又把臉在洞口一張,伸出一隻手,勾著指頭,低聲催促,「來罷。」
那勾指頭的手勢,和白雪嵐如出一轍。
宣懷風到了這當口,不禁生出滿腔的滑稽感,白雪嵐在裡頭和三司令碰面是怎麼樣情形,自己一點也不知道,也許父子只是坐著喝熱茶敘家常。自己無端的擔心,聽信野兒的話,直落到要鑽狗洞的狼狽地步,日後讓白雪嵐知道,一定讓他得意地笑上幾天。
可是,野兒已經到了另一頭,自己又不能臨陣變卦。
宣懷風苦笑著搖搖頭,只好學著野兒,手腳並用地鑽過狗洞。到了牆另一頭,原來是一道極為狹窄的通道,夾在高牆和一棟大屋子的後牆間。
野兒將一根手指豎在嘴邊,向他做一個噤聲的示意,躡手躡腳地帶著他走,到了夾道盡頭,有一個略大的凹處,兩人在那裡站定,野兒才鬆了一口氣,指指身邊的這堵牆,低聲說,「這就是三司令住的屋子,少爺現在一定在這。」
宣懷風說,「隔著牆也沒有用。上頭的窗戶太高,我們又搆不著。」
野兒早是胸有成竹地,說,「跟我來。」
再往前走了一陣,拐過牆角,就見到了牆邊齊齊整整地擺著十來個大酒罈子。野兒爬上一個大酒罈子,湊到一扇窗戶前,瞇著眼睛往裡看了看,回過頭來,對宣懷風打手勢。
宣懷風輕手輕腳地爬上去,湊到窗戶邊望裡一看,果然,白雪嵐就在裡面!

卻說白雪嵐跟著何副官進了屋子,就見他父親白三司令和他母親都已在等他了。
按白家後輩遠歸的老規矩,仍是要給他父親磕頭的。丫鬟送上軟墊,白雪嵐跪下,向他父親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喊了一聲「父親」。
等了半日,三司令坐在太師椅裡,兩手交叉抱在胸前,一聲也不吭,臉也是陰沉的。
白太太在一旁,眼瞅著丈夫是絕不肯先發話了,便對白雪嵐說,「地上怪冷的,有什麼話,起來再說罷。」
白雪嵐正要站起來,三司令驀地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把茶几上擺的茶碗震得往上一跳,吼道,「混帳東西!你還敢起來?」
父親發話,白雪嵐無奈,只好又跪了回去。
何副官跟隨三司令多年,向來知道上司的家事,立即給屋裡的丫鬟聽差使眼色,讓他們都到門外去,自己也不說什麼,默默就退了出去。
白太太也猜到三司令這次生的氣不同尋常,只是不知道究竟為什麼緣故,見不相干的人都出去了,才對丈夫笑道,「孩子剛回來,爺倆連一頓飯都不曾坐在一起吃,就要對他生氣嗎?我覺得可以慢慢……」
「慈母多敗兒!」三司令不等她說完,霍得轉過頭,瞪著她道,「他這樣無法無天,全是妳嬌慣出來的,妳還為他說好話?」
古往今來,慈母多敗兒這句話,對做母親的人最有攻擊性。
兒子要是有出息,自然是做父親的教子有方。
兒子若是頑劣不堪,敗壞家聲,不用問,十之八九,是因為有一位不稱職,而且蠻不講理,只知百般寵溺兒子的母親。
白太太受著這樣罪名的指控,臉上勉強擠出來的笑也不好維持了,站起身來說,「司令教兒子,我自問一向是配合的。今天是見他剛到家,才白說一句,不知罪過這般大,竟就成敗兒的慈母了?要是這樣,我不敢妨礙司令教兒子,我離了這裡,讓你儘管教訓他,好不好?」
三司令正在氣頭上,太太這兩句話,外頭雖是軟的,裡頭卻顯然有強硬的意思,不由更是一股火往腦子上燒,梗著脖子說,「這是妳自己的意思,很好,請妳這就出去,別妨礙我教訓這小畜生。」
白太太在這家中,是頗受丈夫敬重的,不料今天這樣沒臉,三司令話已經說出來,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再留下了,充滿憤怒地盯了丈夫一眼,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三司令看著太太氣憤離開,心裡也有些懊惱,回頭一看兒子,跪當然還是跪著,臉上的神情卻很尋常,簡直是瞧不出一點緊張害怕。
三司令一腔怒火,頓時都轉到白雪嵐身上,三步做兩步到了白雪嵐面前,罵道,「畜生!你在外頭放肆,到了你老子跟前,還以為能這樣自在嗎?」
抬起大頭軍靴,一腳蹬在白雪嵐右肩上。
白雪嵐跪著吃力不住,當即被蹬翻在地上。

   
作者的其他作品:
金玉王朝第九部層流 中
金玉王朝第九部層流 下
金玉王朝第九部層流 上
金玉王朝第八部 潛熱中
金玉王朝第八部 潛熱下
《最愛風弄優惠套書20180430到期》淡色薔薇 上/中/下,加贈特典
孤芳不自賞小說上(非BL)
孤芳不自賞小說中(非BL)
孤芳不自賞小說下(非BL有新番外)
金玉王朝 第七部 淬鏡 (上)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