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MR003]  《我是蛙人》 
作者: 劉楷
繪者: 米果子
出版日期: 2018/08/15  第 11
尺寸: 192頁,  278.0公克,  21.0 X 15.0 X 1.0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670111
定價: 200
會員價/VIP價: 180 / 158
+++++---------------------------------------------------------------------------------------------------------------------------------------+++++
古銅的肌膚加六塊肌,
清涼的啤酒配比基尼辣妹,
這種悠哉的陽光生活
──就是他x的幻想!

蛙人集訓隊就是操得人無力脫肛的地獄!
而從陸戰隊新兵中心來到地獄的我們,
就只是一隻長得像精蟲的脆弱小蝌蚪……

「給我笑,笑到我說停為止!」
「全部伏地挺身100下!」
「一二、一二,掌下壓。
不下去是不是,好,重頭算!」

不管老大哥多凶殘,不管助教們多粗暴,
只得適應答好,誰叫我們還是一隻小蝌蚪。

過人體力加絕佳抗壓力只是基本,
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顆無敵金剛心!
所以不管是媽媽和女友同時掉下水,
就算全家都掉下水,我全都救得起來!
因為──
我‧是‧蛙‧人!!
+++++---------------------------------------------------------------------------------------------------------------------------------------+++++
我是蛙人(一)當我還是一隻小蝌蚪

從陸戰隊新兵中心來到傳說中神祕的蛙人部隊,是一個炎熱的七月天。

進到大隊裡第一眼的印象,就像來到了度假的海邊一樣,每個人都裸露著上半身,露出曬成古銅色的肌膚跟像是會說話的肌肉。

那邊一堆人扛著氧氣鋼瓶,這邊一些人在將橡皮艇充氣,零零散散幾個人手提著蛙鞋,頭上戴著面鏡呼吸管邊走邊聊天,遠方似乎還有人拿著衝浪板(後來才知道那不是衝浪板而是救生板)。

好悠哉的陽光生活啊!

我開始幻想著自己擁有一身古銅的肌膚跟奮起的六塊肌,戴著墨鏡躺在充滿陽光的沙灘椅上,旁邊有一瓶清涼的啤酒,被我左擁右抱的兩個比基尼辣妹,爭先恐後的要我幫他們擦防曬油……

「你們這群小白兔,全部給我下車!動作快!」一個看起來就很魔鬼的肌肉猛男的鬼吼著,將我拉回現實。

等等!小白兔!?

雖然我們這些死新兵跟你們比起來是白了一點(其實白很多!),也不必用小白兔這麼娘炮的名稱形容我們吧!

分隊長(就是班長)一下車就要我們全部的人脫掉上衣,再來的日子裡我們就忘記什麼是上衣了。


報到之後離開訓還有二十幾天的空窗期。

這段時間除了體能的訓練之外就是將皮膚曬黑,常常在太陽底下曝曬一整天。太陽很大、很熱,但是我們不敢有怨言,也沒有怨言,因為我們不想再被叫小白兔。

再怎麼樣青蛙應該是蝌蚪變的,而不是小白兔。

我們得在這段時間適應這裡的步調、習慣、生活,學習在這裡生存的法則,還有盡快將自己的皮膚變黑。

再來我們得習慣老大哥(這裡的學長要叫老大哥)們開玩笑的方式,老大哥們搶背搶得凶,所以頭部應該受過不少重擊,說話的方式跟開玩笑的方式都與眾不同,而且這種與眾不同很容易讓我們小蝌蚪嚇出心臟病來。

例如洗好一堆餐盤之後……

「報告老大哥,餐盤洗好了,請問要放在哪裡?」一名怯生生的小蝌蚪問。

「喔,放在你的忠誠袋裡啊(忠誠袋就是是陸戰隊的背包)。」老大哥挖著鼻孔。

「啊!?」一臉疑惑的蝌蚪。

「懷疑啊!!」老大哥用很凶的口氣。

「報告,沒有。」蝌蚪緊張的回答。

「開玩笑的啦!忠誠袋怎麼放的下呢。」老大哥態度突然大轉變,一邊拍著蝌蚪的肩膀還一臉和藹樣。

「喔~~」鬆了一口氣的蝌蚪。

「我在跟你開玩笑你為什麼不笑!」老大哥臉色又變回來。

「啊!?」那個倒楣鬼蝌蚪臉色變得比嬰兒拉的青屎還要青。

「給我笑,笑到我說停為止!」

幹!根本一點都不好笑!

有了那次的教訓,我們每次在路上遇到學長都躲得很快,像是闖空門的小偷在躲警察一樣。


但諸如此類的事情可說是家常便飯。


當然,在這個號稱全臺灣最沒人性的蛙人部隊,嚴格的體能訓練是少不了的,雖然號稱是循序漸進的科學訓練方法,但是一操起來還是受不了的痛苦。

而且在操體能的時候,還是得持續適應助教們的幽默。

一天正在操課,天氣濛濛的,有點快下雨的感覺,操課的那一大片草皮上出現了很多蜻蜓。助教突然沉默不語的望著天空,過了莫約一分鐘……

「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語氣中竟帶著一股哀傷。

「啊?」搞不清楚狀況的蝌蚪。

「我說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重複一遍他的問題。

「呃……報……報告助教,因為快下雨了。」一隻蝌蚪回答。

「是這樣嗎?全部伏地挺身二十下。」

「啊?」大家你望我我望你,搞不清楚狀況。

「懷疑啊!30下!」

這下子就是做就對了,「蝌蚪沒有懷疑的權利」我們又多學了一條這裡的生存規則。1……2……3……4……


做完了30下伏地挺身之後

「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再提了一次問題。

「呃……」蝌蚪們又是一陣你望我我望你。

「為什麼會有蜻蜓?」助教彷彿變成說只會說這句話的錄音機一樣。

「報告助教,因為在草皮上的小蟲感覺到快下雨了,所以紛紛飛起要到別處去,而蜻蜓屬於肉食性昆蟲,自然會出來捕食小蟲,飽餐一噸。」不知道從那個角落,傳出這一隻博學多聞的小蝌蚪的聲音。

大家心裡響起了一陣歡呼,我甚至還看到有人興奮的握著拳頭。這麼專業的回答,這下應該沒錯了吧!

「是這樣嗎?全部伏地挺身50下」

「啊?」這個字是在心裡響起的,但我們已經知道蝌蚪沒有懷疑的權利。

1……2……3……4……

「為什麼會有蜻蜓?」該死的助教還不肯放過我們。

「報告助教,你要去問蜻蜓啊!」不知道哪一隻殺千刀的蝌蚪給了一個這樣的回答。

我看大家心裡應該同時出現「糟糕!不妙!」的想法,而且非常準確的馬上印證了……

「問蜻蜓!?」助教的聲音突然變得像唱歌劇的女高音一樣高亢「全部伏地挺身100下!」

「幹」這個字在我們心中同時出現。

我想當蛙人的退伍後一定都是抗壓力一等一的高手。

那天就在反覆的蜻蜓問題下我們做足了350下的伏地挺身,跑了好幾趟折返跑,帶著全身痙攣的肌肉回到寢室,還是沒有人解開蜻蜓為什麼會出現之謎。

反正我們就是得適應就對。



誰叫我們還是一隻小蝌蚪。


我是蛙人(二)兩棲偵搜兵

蛙人,只是一種通稱,

兩棲偵搜兵才是我們的名字。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是夜,
月光躲在薄薄的雲層後面發出朦朧的光線,遠處依稀傳來狗叫聲,
營房裡透露著昏暗的燈光,這是個大家都應該要昏睡的時間,
卻也是最適合兩棲偵搜蛙人執行任務的夜晚……

「安全。」擔任偵搜前鋒的阿美斯朝後面比手勢。

「你,左前方牆角。你,目標處前方牆角。」我熟練的打著手勢,指揮著一行四個人的偵搜小隊。

小日本到了左前方牆角,打出了安全的手勢。

麻藥到了目標處前方牆角,同樣的打出安全的手勢。


很好!這次的任務只准成功!


「我殿後,其他人進入目標。」我用手勢指揮著。


麻藥從牆角一個帥氣的轉身,踹開目標處大門,以非常帥卻絕對沒必要的魚躍動作躍入門內。

緊接著阿美斯在門口作了一個同樣沒必要的側滾,然後再一個沒必要的前滾翻翻入門內。

小日本從左前方牆角處一個後滾翻,然後起身衝刺,結果在目標處門口狼蹌的摔了個狗吃屎。


「嘖!多餘的動作有沒有這麼多啊到底。」我踩過小日本的身體,大搖大擺的走進伙房。


伙房!?


是的,這不是啥勞子的鬼任務,純脆是幾個半夜肚子餓的小蝌蚪對食物所做的突擊。

蛙人的伙食非常的好,而且每天吃四餐。

每天早餐都有配一罐統一的紙盒飲料,有時候是豆漿米漿、有時候是牛奶、有時候是飲冰室茶集。而且很有創意的經常變換菜色,批薩、雞腿、牛肉、漢堡、沙拉、麵包的通通都有,有時候伙房發懶或是要清掃,還會從外面叫便當回大隊。

除了平常加菜是家常便飯之外,紅豆豆花、愛玉這些清涼消暑的涼湯更是滿滿的一大桶一大桶的,放假時留守在大隊的弟兄菜色更是豐富,七菜兩湯是基本配備,偶而還能玩玩野炊之類的東西。


所以肚子餓,找蛙人的伙房就對了!


「先找米酒,先找米酒。」阿美族的阿美斯嘴裡咬著手電筒,看到裝有玻璃罐的液體就往褲子裡面塞。

「記得幫我拿一瓶,我去冷凍櫃拿點冰的來喝。」同樣是阿美族的麻藥開了大冷凍櫃,整個人鑽了進去。

「小日本,快進來啦,躺在那邊裝死喔!」

「這邊有肉!」

「記得拿點下酒菜!」

「有沒有麵包啊?」

「順便看看明天早上吃什麼。」


「等等,有人來了!撤退撤退!」我聽到門外有腳步聲。

一行人拈手拈腳小心翼翼的抱著戰利品走出門口。

結果小日本又在門口豪邁的摔了一跤,還撞翻旁邊的空沙拉油桶,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嚇得我們拔腿狂奔,連頭都不敢回。


任務順利完成,全員皆平安撤退。



到了我們的祕密基地,大家興高采烈的將戰利品放好,準備好好的大快朵頤一番。


「呸呸呸!媽B咧!米酒瓶裝醬油哪一招啊到底!」阿美斯灌了大大一口,才發現米酒瓶裡面裝的是醬油。

「碎掉了豆腐!」麻藥用著很原住民倒裝句哀傷的說,卻總是注意到不是重點的事情。

「拿土司居然沒拿果醬!」阿美斯拿著一條白土司揮舞。
「果醬在這裡。」小日本從褲子裡面掏出來。
「這上面寫……豬油耶……」
「……」

「有木炭嗎?不然這塊肉就要生吃了爹絲……」小日本敲著一大塊硬梆梆的冷凍豬肉。


「……誰來解釋這兩隻冷凍豬腳跟這一把生的菠菜。」我冷冷的說。
「不是說要肉跟下酒菜。」麻藥抓著後腦勺傻笑著。
「…………」

「生的大蒜?」阿美斯雙手來回丟著兩顆生的大蒜。
「慌亂之中,順手拿的……」我學麻藥抓著後腦勺傻笑著。


那天晚上的偵搜任務,我們得到了以下物品:

用米酒瓶裝的醬油三瓶。
豬油一罐。
比硬漢還要硬的冷凍豬肉一大塊。
同樣硬的冷凍豬腳兩隻(麻藥從褲子裡掏出來的)。
溼答答而且碎掉的豆腐一塊。
白土司一條。
菠菜一把。
生大蒜兩顆。


所以我們四個人將土司包著剝好的大蒜沾著醬油,在月光下享受了這彷彿可以擊退吸血鬼的宵夜。

   
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