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MR006]  《解凍人之二失蹤的人妻》 
作者: 白奇
繪者: HJ
出版日期: 2018/11/21  第 11
尺寸: 240頁,  370.0公克,  21.0 X 15.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716208
定價: 260
會員價/VIP價: 234 / 205
+++++---------------------------------------------------------------------------------------------------------------------------------------+++++
再次被大隊長扔進檔案室,
這次落到沈攀手中的冷凍案,
竟是三年前市長夫人馬華失蹤的案件,
而那名市長,正是刑偵大隊大老闆──
市政法委書記兼市局局長李偉強!

重新調查這燙手山芋般的案子,
沈攀和周珊意外獲知一項重要情報,
接下來保密和速度成了決勝負的關鍵。
當年馬華究竟是離家、被擄或慘遭殺害,
隨著沈攀抽絲剝繭,真相漸漸浮出水面,
沈攀也因此惹上了大麻煩……
+++++---------------------------------------------------------------------------------------------------------------------------------------+++++
第二十五章 市長妻子失蹤案(1)

「想不到啊,我真的作夢都想不到。一個以商山市為據點,橫跨附近兩、三個省份的超大型人販集團的頭目竟然是一個老農民,我要是和他在街上對面擦肩而過都不會有半點感覺那種……嘖嘖,人不可貌相,古人誠不我欺吶。」夾起一塊肥腸扔進嘴裡美滋滋的咀嚼著,沈攀搖頭晃腦的感慨萬千。

「切,你沒看審訊筆錄嗎,那老頭最初是自己的兒媳婦被拐騙了,他找了幾年沒找到,然後心中惡念頓生,所以他也就乾脆去拐騙別的女人作為報復。」周珊憤憤的端起杯子喝了口酒,重重的擱在桌子上,她最痛恨的就是這種因為自己覺得委屈就轉而報復社會和他人的人。

「行了,行了,你們也別這也想不通、那也想不通的好不好,我們是出來慶祝初戰告捷,慶祝沈攀在刑偵大隊站穩腳跟,慶祝我倆有希望調進刑偵大隊的,別偏題歪樓了,來,一起碰杯走一個。」魏源看著沈攀和周珊越說越激烈、越說越憤怒的樣子,趕緊從中勸解不停。

「唉,可惜是收尾還有那麼多事李隊都不讓我們參加了,不然跨省抓幾個人販子的買家我才開心呢。」沈攀搖搖頭,拋開那些不愉快,牢騷了一句端起酒杯和魏源輕輕一碰,仰頭一飲而盡。

別說他了,一說起這事三個人都沒法開心。周珊氣得那是一跺腳,埋怨道:「就是嘛,憑什麼不讓我們去啊,不就捨不得經費嘛,還找藉口說我們沒經驗,要先熟悉基礎的東西。其實要我說那些定制女人滿足自己醜惡欲望的買家每一個都該槍斃,全部斃在現場最好,帶回來純屬浪費糧食!」

御園社區的斷頭案基本算是結尾了,剩下的是和人販集團來往的一些暫時留在外地的所謂銷售人員以及那些個買家,刑偵大隊目前大部分人手都派出去在為這件事奔波,沈攀三個人卻被李振鐵留著守辦公室,心裡自然有怨言。

三個人談興也濃,一頓飯從下班之後吃到半夜才散夥。送走魏源和周珊,沈攀還挺羡慕他們的,兩個人眼下的工作關係還在派出所,而派出所當初幫他們在所裡附近租的一套兩居室的房子,傢俱家電齊全,更重要的是價錢便宜得沈攀都無法想像。

這就是轄區派出所的方便之處,沈攀才聽到周珊得意洋洋的告訴他房租有多便宜的時候,這孩子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的吼著:「這不公平啊,不公平啊,派出所可以出面幫你們租房子,為什麼要自己到處去仲介公司承受那份高價啊……」

其實,市局本來是有一棟單身警察樓的,裡面大多是一居室的房子,也有廚房這些讓小警察們自己做飯。可時間長了,市局的人越來越多,原本的單身警察樓更多的是被那些個戀愛、新婚的小警察們占據了,就這局裡都沒法說什麼。

警察也是人,當然是要談戀愛、結婚的,大家都是沒工作幾年的小年輕,家裡拿不出一大筆首付款支持的話,誰又能靠自己買得起一套商品房呢?所以局裡對這種情況只能是視而不見,也權當是給小年輕們的一點點福利。

問題是,等到沈攀進刑偵大隊的時候,單身警察樓早就找不出一間空房來著,而無論是市局還是刑偵大隊也都沒有一個補貼房租的說法和規定,於是乎,這可憐的孩子每個月拿到手不過三千多的現金,房租卻要給出去差點一千。

再於是乎,這可憐的孩子在父母的支撐下大手大腳了好些年,自己掙工資的時候卻終於學會了節約。像今天,三個人平攤的聚餐,沈攀都再三叮囑周珊要找一家小餐館,免得他下半個月生活費不夠。

說真的,要從經濟方面來看的話,刑偵大隊還真的比不上同為正科級單位的任何一家派出所。派出所更多負責的是治安方面的小事,而恰恰這些小事就是和民生關係最密切的,所以每一家派出所在自己轄區那都是很吃得開。

刑偵大隊呢,雖然他們的工作是警察系統中最危險、最吃苦受累的,一旦某個眾所周知的案子短時間沒被偵破背鍋的也是他們,可正因為平時很少和外界打交道,刑偵大隊也可以算是市局油水最少的機構。

這一次不讓沈攀三個人參加跨市、跨省的收網追捕,李振鐵真的有從經費考慮過……至於這是不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只有李振鐵自己知道了,反正刑偵大隊的每一分錢都必須由市局撥下來,否則刑偵大隊連加油都加不起的。

回到自己租住的那一間單臥,沈攀關上門一頭栽倒在床上。有心事的喝酒向來是醉得快,沈攀也不例外,沒一會兒,連鞋子都沒脫的他面朝下趴在被子上鼾聲一陣陣的響起。

一夜無夢,大清早,沈攀迷迷糊糊飛速的從床上跳起來,一溜煙衝向廁所。轉眼之間他就守在廁所門口彎著腰夾著兩條腿蹦個不停,嘴裡大叫著:「哎喲,能不能快點啊,兄弟,憋不住尿褲子裡了都。」

這也是一件讓沈攀鬱悶的事情,他平時沒事也喜歡看看流行的網路小說,那裡面動不動就是與空姐、與美女合租,輪到他就變了。沈攀當時可是走遍了附近的好幾家房屋仲介,的確是有女孩求合租的,但人家的第一要求就是合租人為女性,沈攀當然只能癟癟嘴忍痛放棄心中的那個五顏六色的夢想。

痛快的放了水,沈攀抹了一把臉背上單肩挎包出了門。這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另兩個是商山大學的學生,可人家一個二個都是帶著女友一起,所以沈攀平時很少待在屋子裡,看著羞愧吶……好歹自己也是參加工作拿工資的人了,還沒人家靠爹媽提供生活費的過得瀟灑,這讓沈攀怎麼不慚愧到沒臉和這些小孩子待在一個屋簷下啊。

刑偵大隊已經冷清了一個星期了,沈攀打開辦公室的門,放下挎包,拿起門後面掛著的毛巾轉身進了水房,不一會兒,他拎著一個小小的塑膠桶回來,桶裡有半桶水。勤勞無趣的打掃乾淨辦公室,沈攀看了看時間,居然都還要半小時才上班,在轉椅上坐著旋轉了幾圈,他無聊的又起身掃地,等到他終於找不到事情幹的時候,距離上班還有二十分鐘。

歎了口氣,回到自家的轉椅上,這種生活沈攀已經過了足足一週,他快要被無聊憋得發瘋。得,再堅持一會兒吧,小源子和珊子快到了,總算有兩個人可以聊聊天,其他也沒事做不是,連報警電話都直接轉給的李振鐵,沈攀很奇怪在全隊外出的情況下,李振鐵是到哪裡找的人手來處理事物呢?

兩根手指撥弄著手機在桌上轉來轉去,沈攀這幾天有些茫然了。明明自己在御園社區的案子裡表現蠻不錯,這是李振鐵親口說出來的,可為什麼不僅沒讓自己後續跟進掃尾,反而更沒有給自己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呢?

想著有些痴了,沈攀盯著窗外聽著街道上的嘈雜聲,他的視線缺乏明顯的焦點。

「沈攀、沈攀?沈攀!」一聲聲的叫喚把他從天外的世界拉了回來,沈攀其實只聽到最後那一聲略顯不耐煩的呼喚,他心裡一跳,這是李振鐵的聲音好不好。

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沈攀面紅耳赤的瞟了一眼站在自己辦公桌面前皺著眉敲著桌子的隊長,連聲說道:「對不起啊,李隊,我走神了,有事你說話。」

「怎麼,有心事?說來聽聽,我可是我們局裡有名的拿到證的心理諮詢師哦?」看到沈攀羞澀的神情,李振鐵反而笑了,他打趣著,沈攀心裡卻在吐槽……就你還心理諮詢師,呵呵,誰有毛病才會找刑偵大隊大隊長搞心理諮詢,這不是送貨上門嘛……

「你沒事幹,對吧?」李振鐵說了一句顯然的空話,這讓沈攀為之一怔,頃刻,他喜出望外的抬起頭,真的是激動了:「李隊,有什麼任務你儘管安排,是不是去接應陳姐和張組長他們啊,我可以馬上出發。」

沈攀那不可抑制的衝動讓李振鐵頓時哭笑不得,他搖搖頭,笑意更濃了的說道:「他們不需要接應,你沒事的話可以去檔案室轉轉,嗯,守辦公室接電話有他們倆就足夠了。」說著,他側身指了指剛進門就被這個動作嚇得呆滯在門口的魏源和周珊。

「哦,那好吧。」沈攀還真的沒明白李振鐵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不認為李振鐵會讓他自己追查那些個冷凍案,這一次都差點讓李振鐵受到牽連,他哪裡還敢去搞破壞喲。

沒等沈攀想明白,李振鐵已經轉身走了,走得一如既往的大步流星。看著李振鐵進了自己辦公室,魏源和周珊一下湊上前來,帶著心急七嘴八舌的問道:「什麼事啊,有沒有咱們倆的份?我說沈攀,有好事別忘了自家兄弟,否則找你算帳的啊……」

拖拖拉拉在辦公室和兩個死黨閒聊了幾分鐘,沈攀才慢吞吞的走向檔案室。他的確是沒想明白李振鐵讓他去檔案室幹嘛,但以沈攀看來,不外乎是搞點文字材料,也許和御園社區的案子有關,僅僅是也許。

抱著這個讓人喪氣的想法,沈攀有氣無力的把警官證從小窗口遞進去:「王叔,李隊讓我來檔案室,登記吧。」

「哦。」老王頭好像今天心情也不怎麼好,他悶悶的應了一聲,很快警官證被遞出來,老王頭說道:「這事李振鐵給我打了招呼的,你進去找二一零零四一號檔案就行了,不能帶走。嗯,對了,手機交出來,走的時候來拿。」

這是個什麼意思,沈攀簡直懵了,不讓帶手機他可以理解,擔心拍照嘛,可還給了個檔案號?帶著滿頭的霧水,沈攀進了檔案室,鐵門在身後關閉,大門上方的對講系統再次傳來老王頭憂鬱的聲音:『要出來的時候按一下門口牆上的開門鍵就行了。』

自打聽到檔案號,沈攀就有種感覺不由得升起,進了檔案室之後他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往第二排深處走去,當初御園社區的卷宗就是在那裡無意中見到了天日,唯心一點的說法就是沈攀與這裡的某些卷宗有緣吶。

他料事如神,二一零零四一號檔案就在冷凍案那一排最裡邊的一個堆滿灰塵的格子裡放著。沈攀才伸手抓住卷宗的牛皮紙袋輕輕拖了拖,漫天的灰塵就沖上半空撲了他一頭一臉,嗆得沈攀捂住嘴不停地咳嗽。
 
隨意的拍打了一下,沈攀此時的心緒全在這神祕的是深深吸引他的二一零零四一號卷宗上,這裡面究竟是什麼,竟然會讓李振鐵親自來吩咐他。按說這點小事打個電話就解決的,李振鐵何苦要跑上幾步呢?
 
等到咳嗽停止,沈攀也就不再去另尋他處,也不嫌棄地上的灰塵,他一屁股坐下去,背靠在長長的鐵架子上,這偌大一個東西,就憑沈攀這點重量整個人貼到上面去也不會往後倒,沈攀很放心。
 
打開紙袋,沈攀抽出厚厚一疊的各種情況紀錄,他不禁吹了聲口哨,和御園社區的案子比起來,這個案子的卷宗至少厚實一多半……嘿,莫非是個驚天大案等待著哥來解密?沈攀心裡早已沒有先前獨守辦公室的幽怨和憤懣了,想了想,他滿懷期待的把卷宗倒扣在膝蓋上拿起原先的最下面現在的最上面第一張紙。
 
結案報告:本案未能尋找到任何目擊證人,未能獲取到任何有用的通訊資訊,未能從失蹤人員的人際網路和親屬朋友處獲取到任何與本案有關聯資訊,在進大面積排除後,確認失蹤成立,但因為缺乏線索和證據無法展開搜尋,暫且擱置,留待後查。
 
……
 
看著眼前的這份結案報告和末尾處李振鐵的大名,沈攀再一次瞪大了眼睛:這是個什麼鬼喲,啥時候區區一起失蹤案也要刑偵大隊大隊長親自簽名而且還歸入到冷凍案中來了?
 
在沈攀這些年的學習過程中,他聽過太過關於失蹤案的剖析與講解,之前他親手掌控偵破的御園社區斷頭案實際上就是有多起女性失蹤案為背景。要說起立案,沈攀仔細的想了想,他很確定那些失蹤女性頂多出現在了協查通報上,絕不可能被扔進冷凍案。
 
說難聽點,你去派出所報案有人失蹤,派出所的警察會給你三個字:「知道了。」他們既不會著急,更不會緊張,反而還會告訴你,消失不見的人沒超過二十四小時都不給立案的。
 
這裡其實有一個為常人多年理解錯誤的概念:那就是關於人員失蹤要多久警方才會立案的說法,絕大部分人的自以為是都是錯誤的,還錯得離譜。

失蹤立案在法律上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只要你的家人失蹤並可能受到侵害,你就需要立即去往最近的公安機關報案,警方一定會予以立案的。

之所以在社會上會有「失蹤超過二十四小時才立案」的傳說,一來是因為某些瀆職的派出所因為各種原因推卸立案,二來則是警方和民眾之間認識上的誤差。

瀆職就不用多說了,立案必須破案,而破案率是警方的一個硬性指標,某些素質地下的派出所為了不降低破案率自然是能不立案就不立案。

所謂認識上的誤差,在警察的認知中,失蹤案更多的是針對兒童和一定年齡段的女性,至於成年人,無論男女都是有自己安排自己活動的權利,也許和朋友、也許和異性一起耽誤甚至幾十個小時也是常事,對這種警方真的要大呼警力匱乏。

但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家裡人長時間聯繫不上了肯定著急上火,誰還會去在意不見的那個人究竟多少歲,於是,矛盾產生了。久而久之,「失蹤超過二十四小時才立案」的說法也就成了一把深深刺傷所有正義警察的利刃了。

沈攀純屬慣性的在腦子裡過了一遍有關失蹤的定義,然後下意識的翻轉卷宗抽出最上面的那張立案紀錄。結案報告在最後,立案報告當然就該在最上面,這才是一份完整的有頭有尾的卷宗不是。

報案人:李偉強。

報案緣由:妻子馬華失蹤已經超過兩天,所有通訊工具失去聯繫,能夠找到的親人朋友處都打電話問過了,沒人和馬華聯繫過或者見過她。

不管根據法律的規定還是什麼,失蹤超過兩天這種案件必定是會立案的,只是,這種類似的案件全國幾乎每天都在發生,除非是第一時間警方設卡排查搜索,否則真要是被拐騙的話四十八小時足夠人販子把拐到的婦女兒童送到千里之外。

讓沈攀更意外的還在下面,這份立案報告的承辦人竟然還是李振鐵!

沈攀張了張嘴,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在檔案室,這裡除了他一個人都沒有,也找不到人來問東問西的。

奇怪了,沈攀習慣的摸著下巴使勁的搓著,這種失蹤案按說報案人應該在最近的派出所報案豈不是更快,何必跑到刑偵大隊來也不嫌麻煩,更別說李振鐵為什麼要親自過問。說句實話,就算是李振鐵點名讓陳倩或者張玉強接手都算是重視到極致了。

難道李偉強是李振鐵李隊的哥哥或者親戚?沈攀胡亂的猜測著,手上的動作卻沒停下,他一頁一頁的翻開著刑偵大隊的搜查紀錄和各種詢問筆錄,結果是確定的,肯定沒有結果,否則沈攀也就不會在檔案室來找到這份卷宗了。

   
作者的其他作品:
解凍人1 斷頭案
解凍人1 斷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