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H045]  《天姬 下卷》 
作者: 焰雪雪
繪者: 竹子
出版日期: 2019/02/20  第 11
尺寸: 448頁,  660.0公克,  21.0 X 15.0 X 2.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716239
定價: 360
會員價/VIP價: 324 / 284
+++++---------------------------------------------------------------------------------------------------------------------------------------+++++

+++++---------------------------------------------------------------------------------------------------------------------------------------+++++
第一章

「無大礙?」我掀開被褥走下床,走到花鬚老者跟前一把揪住他的前襟將整整高出我一顆頭的人摔了出去,「流了血還說無大礙?那要怎樣才算有大礙,庸醫!」
老邁醫官倒地頭磕在桌腿上,額角很快起了一個血包。醫官、侍女皆大驚失色,卻無人敢去攙扶他。
「祖宗啊!生這麼的氣使這麼大的力您不想好是嗎!」回過神的年嫫嫫驚喊著上來,將我把拖半抱上床。
我頓時白了臉,趕緊捂住肚子平復情緒,「要死了,要死了,我都給忘了!」
「呸呸呸,別說這不動聽的話。」說著年嫫嫫使一個眼色,纖禾侍醫即刻急步來到床前替我把脈。
「怎樣?」我急道。
過了半晌她才舒出一口氣,堆起笑臉道,「娘娘不必擔心,小皇子很安穩。」
「那就好。」我安心地點著頭。是我愛聽的話,她要再敢說「無大礙」我定會給她一腳。
見我緩和了臉色,底下的人才把老醫官扶起身,幾位醫官也趁機接著纖禾的話說道,「娘娘無下腹墜痛之感,也無泛噁乾嘔之狀,想必溢血是昨日儀典上太過負累所致,只需服下幾副安胎藥調養數日便可康癒。」
「安胎藥……」想到那冒著熱氣的黑藥汁心頭便猛地一緊,趁怒火湧上來之前揮手趕走一干人,「下去寫方子吧。」頓了頓又道,「青兒跟著,先把方子拿來給我瞧過再去抓藥。纖禾大人請稍留片刻。」
「臣等告退。」
青兒領著幾位醫官離開,年嫫嫫將侍女們攆出了屋後返身回來立在我床前。
「娘娘是否有差遣?」女侍醫纖禾略有不安。
「等會兒方子拿來妳先給我瞧一眼,看看有什麼不妥。」
「不妥……」片刻的疑惑之後纖禾才正色點頭。
可我卻變了主意,這人憑什麼值得我相信。「剛才姚醫官說近幾日得臥床調養,閒得慌便想向纖禾大人借幾本書看。借些什麼書好呢……嗯……就看幾本醫書好了。纖禾大人能不能給我找一些教著辨認藥材的,總不能連名兒都不識便吃下肚,妳說是嗎?」
「娘娘所言極是,纖禾這便去找書,一會兒隨姚醫官的方子一塊兒送來。」
「有勞了。」我頷首謝道。
纖禾侍醫退出去後我又吩咐一旁的人,「叫文秀和悠荷把煎藥的家什通通拿到外室,我自己來。」
年嫫嫫有些哭笑不得,「娘娘無需……」
「無需有需不用妳來教我。」
「是,遵旨。」
年嫫嫫剛要出去便聽見文秀在簾門外輕聲道,「皇上來了,問娘娘是否睡下了。」
新皇登基,定國號為「昭」,意指日月昭昭,與「明」並無二意。改元武興,這一年為武興元年。對他的稱謂也不再是少君、君上這些不論不類的叫法,朝臣下奴稱皇上、陛下,後宮命婦喚官家。
「睡了。」我回道。
他來幹什麼,來看看我這肚子裡的寶貝疙瘩有沒有被弄掉是不是?一定是的,沒聽見醫官剛才說什麼來著,「溢血是昨日儀典上太過負累所致」。他是故意的,故意要我負重一身走那麼長的路,目的就是要弄掉我的孩子!
「這麼回話怕是……」文秀遲疑道。
「就這麼回!」年嫫嫫搶在我發火之前,掀簾拉著她快步離去。

不消片刻藥方、藥材、藥書便一起送來了,纖禾還將每一味藥材所在的書頁折起以便我翻閱。
「艾蒿,味苦,微溫,無毒……」一邊照書念著一邊抓起少許乾碎葉放進嘴裡嚼了嚼,「是有些苦……」可是藥材大多都帶苦味,這東西已烘乾搗碎根本看不出原樣,又怎知它真的是艾蒿,「理氣血,逐寒溼,溫經,止崩血,安胎止腹痛……」
青兒有些看不下去,奪過我手中的書勸道,「娘娘別耽擱了用藥的時辰,這些藥可以煎服。」
我冷道,「妳是醫官還是大夫?」
明知是無功徒勞,我仍是將一味味藥照書核對後才讓藥材入罐,而後嘗過端來煎藥的水無異味才摻水浸泡,兩刻鐘以後上火煎熬。在此後的一個時辰我寸步不離地守在藥爐邊,連晚膳也是盯著藥罐吃完的。可儘管如此,當藥碗碰在手中時我仍是哆嗦著不敢喝進嘴裡。
「娘娘……」青兒捧起我的手幫我穩住快晃倒的藥碗,「快喝吧,要不涼了得重新再煎一副。」
「青兒,我怕……」我怕這東西一下肚我的孩子又沒了。
青兒搖頭,「不怕,不會,青兒以腦袋作保。」
腦袋作保,很讓人信服的一句話。閉眼仰頭,一碗苦味藥汁咕嚕幾下便喝進了肚裡。可是丟開藥碗我又開始後怕起來,怕得整夜合不上眼,直到隔日天明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才放下心沉沉睡去,而後沒過多久便驚咋醒來,我怕在我睡著的時候有人趁機施與毒手。
在寢房外廳熬了幾日藥後,我溢血的症狀沒了。我以為康癒了便到花園閒遊了半日,一來愉悅心情,二來舒展一下手腳,不是說有身孕的人要多走動嘛。
但是沒想到……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又溢血了,你們說啊……」胸有雷霆怒火我卻不敢發洩,生怕傷著腹中脆弱的小東西,不斷深呼吸來平息怒氣。
姚醫官和手下的幾位醫官相視一眼,惶恐道,「娘娘的體質不宜勞累,往後一段時日還需臥床靜養,臣等這便下去商討方子。」
說完老匹夫便和其他幾人擁出了簾門,沒給我多問一句的時間。不等我摒退便擅自離去,這膽子是誰給的自然不必多言。此刻我多想有和那位陛下一樣的權利,兩片嘴一碰便讓人頭顱落地的權利。
「嫫嫫,讓夏侍衛留住纖禾!」
片刻後,纖禾被夏禹帶了回來。我抬眼瞟了一眼他腰間的佩刀,聰明的夏侍衛當下會意領命,拔刀架在纖禾脖子上。
「我知道妳不想說,說了沒準兒會,只是沒準兒。但妳不說,此刻就一定會,掉腦袋。」
夏禹的刀刃隨著我的話貼緊了些,纖禾大人漸漸地失了冷靜。
「我是什麼身分,還保不了妳一個腦袋?」我不清楚我是什麼身分,更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她的腦袋,只不過,大話誰不會說。
女侍醫終於軟下了骨頭,曲膝跪下地,支吾道,「娘娘因小產……因小產損傷過身子,致使而今胎芽『著床』不穩……」
「妳是說……」張開嘴,好不容易才擠出三個字,「保不住?」因小產損傷過身子……難怪他要醫官瞞著我!
「從幾位醫官的診斷來看目前不可斷言,但情形並不樂見。娘娘需臥床兩月,不得起身走動半步,切記平心靜氣、不驚不悲,若是兩月後腹胎能保住那便安穩了。」
「下去。」小產,小產……好恨!
年嫫嫫和青兒趕緊掰開我揪扯頭髮的手,輕手將我放躺在床,「您別聽她危言聳聽,躺下休息幾日便會好的。」
「皇上駕到。」簾門外有人通報。
我猛地彈坐起身,推開床邊的兩人嘶聲大吼,「告訴他,想見我的屍首儘管來!他要是巴不得我去死就儘管來──!」
年嫫嫫跟著喊道,「平心靜氣,不驚不悲啊!您忘記侍醫是怎麼說的了?求您快躺下吧,老婆子這就去擋駕,這就去擋駕。」
「平心靜氣,平心靜氣,我平心靜氣……」我像是念叨著咒語一般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念著念著卻哭笑起來,「我平心靜氣,呵,要我怎麼平心靜氣……」
「娘娘您這樣不行……」青兒用絲帕擦著我臉上的溼,擦乾了我的臉她自己卻紅了眼眶,「您這樣小皇子又會沒了。」
「如果把他千刀萬剮,我也許能平下心靜下氣。」我喃聲道。
青兒被我「殺頭」的言辭嚇得一愣,隨即面露哀傷,深深的哀傷,「其實那孩子……」
我瞇眼看著她。
「其實,那孩子的事早已過去,娘娘就任其煙消雲散吧。」
我搖頭,「沒法的,青兒,永遠不可能煙消雲散。」
那痛疤永遠癒合不了,它會潰爛蔓延,時時刻刻提醒著妳,痛。

   
作者的其他作品:
天姬 上卷
天姬 上卷

三妻四妾之老爺練功記
三妻四妾之老爺練功記

繼位者們之孩兒元瑟 上
繼位者們之孩兒元瑟 上

繼位者們之孩兒元瑟 中
繼位者們之孩兒元瑟 中

繼位者們之孩兒元瑟 下
繼位者們之孩兒元瑟 下

第一夫人 上
第一夫人 上

第一夫人 中
第一夫人 中

第一夫人 下
第一夫人 下

三妻四妾之子母河畔半生夢(上)
三妻四妾之子母河畔半生夢(上)

三妻四妾之子母河畔半生夢(下)
三妻四妾之子母河畔半生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