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SS024]  《亡靈書4-養屍》 
作者: 月下桑
繪者: 木言
出版日期: 2019/02/20  第 11
尺寸: 208頁,  270.0公克,  21.0 X 13.0 X 1.1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608
定價: 200
會員價/VIP價: 180 / 158
+++++---------------------------------------------------------------------------------------------------------------------------------------+++++

+++++---------------------------------------------------------------------------------------------------------------------------------------+++++
第一章 堵塞的排水管

醉醺醺的從酒吧回來的時候,男人立刻被一樓的管理員叫住了。
「許先生,請您停一下。」
「幹……幹什麼?」扶著頭,男人感到輕微的暈眩,剛剛研修回來,又被叫去喝酒,原本打算回家能夠好好睡一覺卻又被那老東西攔住……媽的!今天一定要早點睡,明天還有一個手術……
「有事快說!」
仗著醉意,男人的語氣粗魯無禮。
像是見多了這樣的人,管理員絲毫不以為意,只是拿出一遝紙,
「許先生您這幾天沒回家所以不知道,您家的管道似乎出了問題,二十七層很多住戶已經報上來了,說是管道有滲漏現象,大家認為是您家的管道出了問題,偏偏您這段時間不在,所以……」
「好了,我明天修就是了!」腦袋再度頓了頓,在倒下之前男子搶白了一句,隨後便踉踉蹌蹌地走到前面的電梯,趕在最後一秒進去,男人重重地靠在了電梯壁上。
電梯裡面不止男人一人,另外還有一名女子,女人不時偷偷看向自己的閃躲目光和刻意與自己保持距離而縮在電梯角落的動作讓男人覺得礙眼,乘著酒意,男人於是故意欺身向女子,看著女人尖叫一聲慌亂按下電梯開關不由分說逃跑的樣子,男人哈哈大笑。
「女人……哼!」
空無一人的電梯裡,男人唱著荒腔走板的久遠歌謠。
二十八層終於趕在男人睡著之前到了,男人踉蹌的踏出電梯,一路搖搖晃晃。媽的!自己家在最裡面,天殺的電梯為什麼偏偏設計到正中間?那幫該死的設計師……
嘴裡罵罵咧咧,男人晃晃悠悠前進著,聲控的電燈隨著男人前進的步伐逐級亮起,直到最後一盞。
男人哼著歌,摸出鑰匙開門。
「唔……哇!」撲鼻而來的臭味!原本就因為醉酒而不甚舒適的男子瞬間覺得胃裡翻江倒海,止不住的嘔意,男人忍不住「哇」的吐在了玄關。
好臭……胃……好疼……
男人摸著自己的胃,臉色鐵青的打開了電燈。
室內一如自己走之前的雜亂,男人一向不喜歡收拾屋子,原本都是女友過來收拾的,不過那個願意幫自己收拾屋子的女友前陣子和自己分手了。不喜歡外人進入自己的空間的男子沒有叫鐘點工的結果,就是滿地雜亂的房屋。
不過吐一吐也好,男人覺得自己清醒了許多,吐在屋內和自己外套上的髒物讓男人大皺其眉,脫下外套男人隨即進了浴室,卻在打開浴室門的瞬間捂住了鼻子!
味道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打開門和窗戶,男人等到味道稍微散出去一些以後重新進入浴室,盯著地上的排水孔,男人確定味道是從這裡冒出來的。
『許先生您這幾天沒回家所以不知道,您家的管道似乎出了問題……』剛才管理員說的話忽然浮上男人心頭,那個老傢伙說的就是這回事吧?
原本沒當回事的男子捋起袖子,開始檢查自家的排水系統。
男人拿著擰開的蓮蓬頭在地上慢慢澆著水,水沒有順著排水管道流走,相反的,水越來越多,在男人腳下積了起來,慢慢的沒過了男人的腳跟。
「果然是堵了……」心裡想著,男人的身上不可避免的沾上了水,冰涼的液體讓男人原本困乏的精神重新振作,畢竟是醫生,男人雖然可以容許自己的房屋雜亂可是有著大部分醫生具備的潔癖。排水管道堵了,那種骯髒的東西……
如果堵的太久不知道會有什麼髒東西鬆動了從裡面浮上來呢。
那種畫面男人哪怕只是稍微的想像一下都覺得渾身不舒服,等不了明天找修理工,男人決定先試試看自己疏通。畢竟是男人,這些事情原本算不了什麼。
男人開始四處查看,看看有沒有能夠疏通管道的東西,好容易看到一個馬桶疏通器,男人想了想,決定先拿這個試試看,拿著疏通器努力壓了幾下,排水孔內傳來了咕嚕咕嚕的聲音之後,男人匆忙移開疏通器,果然,浴室的水下去了一點。
不過只是一點而已,很快的,排水孔又堵了。
「媽的……似乎挺大的……能是什麼啊……」嘴裡嘟囔著,男人不死心的再度壓了幾下,然而讓他失望的,水再也沒有下去一點,情況並沒有好轉,可以說甚至是惡化了。因為經過剛才的修理,原本安安靜靜的排水孔裡一直發出一種「咕嚕咕嚕」的聲音,讓人聽了渾身不舒服。
「媽的!這讓人怎麼睡?」向來淺眠的男人搓了搓手掌,更加鬱悶了。
忽然,男人停住了一切動作:
不對!還有一個聲音!
好像是……
男人屏住呼吸,盯著黑洞洞的排水孔……
「吱……咳……」雖然很小,不過男人確定自己確實再度聽到了某個聲音。
「糟糕,該不會是有老鼠順著管道爬上來了吧?」
男人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住過的老舊公寓,那時候常常有老鼠順著管道爬上來,那種陰溝裡特有的惡臭,只要那個東西一進來就會四散開來,讓人窒息的惡臭!
那個算是男人小時候的噩夢。
想到這裡,男人感覺自己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彷彿從排水孔再度裡嗅到了那種童年時候嗅過的陰溝裡寄生獸特有的腐敗臭味……彷彿有意加深男人的厭惡般的,男人看到有微黃的液體從排水空內冒出來,在浴室裡暈開……
雖然男人的理智告訴自己這裡是二十八樓,很少有老鼠能夠如此厲害爬過二十七層管道來到自己家,可是心裡既然有了這種懷疑,男人心裡的噁心感覺就越發真實,男人彷彿看到夜裡,順著自己浴室潔白的瓷磚,一個渾身烏黑散發惡臭的噁心老鼠冒出來,然後踩著自己的地板,滾在自己明天要穿去上班的西裝上,然後在自己放在廚房的蘋果上留下讓人厭惡的牙印……
皺了皺眉頭咧著嘴,男人感到渾身一哆嗦,更加沒有睡意。男人從窗臺上找了一根鐵製衣架,想辦法用鉗子將之重新塑行,弄成一根長長的細鐵棍,男人決定捅捅看,運氣好能夠把那東西捅下去,或者……還有比較噁心不過看起來更加可行的方法,將裡面的東西鉤上來。
無論那種方法,男人決定今天必須要把這個排水管道搞通暢,在這麼下去自己一定會精神衰弱。
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男人將手上尖細的鐵棍重重的插了進去……
啊?!
插到了!
手中感到一種柔軟宛如肉類的觸感,男人懊惱的想,自己的預感似乎不幸成真了。
這種東西不像是什麼瓶子、頭髮甚至女人用的衛生棉,而是貨真價實的肉的感覺。
男人咬了咬牙,強行將鐵棍繼續深入,烏黑的液體順著排水孔的黑洞鑽了出來,暈開……變成刺目的紅!
血!
媽的!即使心裡告訴自己過裡面可能是老鼠,可是男人一想到自己正在捅著一隻老鼠,還是有一種強烈的反胃的感覺,伴隨著越來越多的紅色,男人嗅到了一種惡臭!
那東西已經死了吧?死在管道裡,牠的屍體把排水孔堵住了所以自己家的排水系統才出問題。該死……
想到這裡男人毫不遲疑,決定將那東西弄出來,夏天,屍體腐爛的很快,而水會加劇屍體的腐敗,現在已經如此的臭以後怕是會更嚴重……
男人小心翼翼的調整著鐵棍的角度,慢慢將那東西蹭上來,隨著慢慢變長的鐵棍,男人知道那個藏在自己管道下不知腐敗多少天的爛肉終於要被自己挑出來,雖然心裡做了無數建設,男人還是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吞了一口口水。
好……1、2、3……挑!
或許是太過用力,男人感到那個東西在自己的一挑之下竟然飛向了自己,來不及躲閃,那個發著惡臭的黑乎乎的物體就那樣飛入了自己懷中……
嘔……
男人顫抖的想要將那東西甩出去,可是……
甩不掉!!!
男人閉著眼睛用力,那東西非但沒有像自己想像中那樣落在地上滾開,竟然……
手……被什麼小小的爪子一樣的東西抓住了……
該不會……那東西還活著吧?
忍住自己心裡的厭惡,男人慢慢睜開眼睛,迎上手裡那東西只有一縫大小的視線……
「啊!!!!啊!!!啊……」
「啊!!!!!!!!!!!!!!!!!!!!!!」
男人充滿恐懼的吼聲瞬間劃破了浴室。

於是,第二天,「C市某公寓一男子家中於排水管內發現腐爛嬰屍」的消息作為C市各大報紙的頭條,全民皆知。

***

暑假過了一半的時候,段林接到了一通電話。
『哥哥,好久沒見了,你……能不能過來看看我?』
弟弟躊躇而囁嚅的聲音讓段林怔了怔,欲言卻止的聲音,似乎有什麼話沒有說出來……不是弟弟的作風,沒有多想,段林半晌輕輕「嗯」了一聲,答應了弟弟的請求。經過一天的車程,段林來到了弟弟所在的C市。
C市是一個大中轉站,車站人來人往,段林找了很久也沒有看到要來接自己的弟弟,最後還是弟弟找到了他。
看著遠處向自己招手的年輕人,段林快步走了過去。
弟弟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唯一算是變化的就是個子,似乎又高了不少,上次見面還和自己持平的身高如今已經遠遠拋離了自己,比自己高出半頭。
發覺弟弟一直向自己身後看的目光,知道弟弟所看為何的段林簡單的介紹把自己身後的少年介紹給了弟弟,
「我朋友,沐紫;這是我弟弟,韓心諾。」
後面的話是對沐紫說的,雖然沐紫似乎對自己介紹不介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過弟弟卻是打量了半天,半晌微笑著對沐紫點了點頭,
「認識你很高興,我原本不知道哥哥還有這樣的朋友。」
「對了,哥,這次是住在家裡還是我那裡?」聽著弟弟這樣問道,段林想了想,
「去你那裡吧,爸爸那邊我改天去探望。」
弟弟點了點頭,隨即招了一輛計程車。
自己和兄弟不同姓氏,難得回鄉卻不先去探望父母,這些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吧?不過沐紫什麼也沒問,那個人對這些也不感興趣吧。坐在後座,靜靜看著窗外不斷後退的風景,段林淡淡想著。
自己的家庭說來比較複雜,父親是母親家入贅的女婿,然而母親生下自己之後就去世了,年紀輕輕的父親自然很快再婚了,所以自己是由外公帶大的。
小時候的事情已經記不起來多少了,加上外公對自己的女婿也不太提起,是以段林對自己的父親並沒有什麼印象。父親工作很忙,很少過來看望自己,只是自己被大學錄取之後、背著外公,父親曾經帶著繼母和一個男孩來自己的學校看望過自己一次。
『這是你弟弟。』父親生硬的講道,也難怪,本來就是很生疏的父子,父親會帶家人過來看望自己原本就是很奇怪的事情。短短的會面,自己應該叫做繼母的女人似乎不願意和自己多待,沉默的用餐過後,父親給自己留下了一張信用卡和手機之後就匆匆告辭了,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的段林沒有想到,幾個月後自己接到了弟弟給自己打來的電話。
從此兩個人就這樣往來著,大概是兄弟之間的血緣關係,又或者是心諾長袖善舞,一向不擅長和人交往的自己居然和弟弟交往甚歡,一直持續到現在。
不過兩人很少見面就是了。上次見面還是弟弟考上了本市很有名的醫學院的時候,段林特意從另外一個城市過來,不過只是看望弟弟,段林並沒有去父親家。
繼母似乎不太喜歡自己,從僅有的一次會面中段林莫名有了這個認知。
世界上沒有幾個繼母能夠真的喜歡上丈夫和前妻剩下來的拖油瓶的吧?
這樣想著,段林覺得繼母對自己的態度也不難理解。
「哥哥最近過的如何?找到工作了嗎?」忽然冒出來的聲音打斷了段林的思緒,段林回過頭便看到弟弟此刻正從前座望向自己。
「嗯,算是吧,在B市找到了教師的工作,現在學校正在放暑假所以回老家。」
「真好喲,老師是個不錯的職業,還能繼續享受寒假暑假,真好。」弟弟拖著長長的調子感歎著。
「你呢?快畢業了吧?」
「嗯,現在正在實習,醫院的實習累死人。」弟弟笑著說。
「當醫生不錯的,薪水很高。」段林認真的說道,弟弟卻沒有回答,只是笑著。
一路上基本上是弟弟在說話,段林只是簡單的回答,沐紫在車上幾乎要睡著的時候車子終於停住了。
「是這裡。」弟弟指著前方的高層建築道。
段林不經心的打量著自己即將暫居的大廈:
三十層左右的高層公寓,這在人滿為患寸土寸金的大城市很普遍,並沒有什麼特別。
「哥哥,如何?」聽到弟弟詢問,段林匆忙點了點頭。
「挺不錯的房子,學生住奢侈了。」
「哦。」弟弟沒有說別的話,似乎有點掃興的語氣引起了段林的注意。
似乎……
他期望自己說點別的什麼的……
是什麼呢?
看著弟弟已經走到電子鎖處的身影,段林匆忙跟了上去,忽然發現沐紫沒有跟上來的段林匆忙回頭招呼沐紫,卻發現沐紫還在仰著頭看著什麼,順著沐紫的視線向上看去,除了或明或暗的住家窗戶之外什麼也看不到的段林聳了聳肩。
段林的催促下,沐紫終於收回了目光,向大廈入口走去。
韓心諾按下的樓層是二十八層,在一個電梯裡面的女人看到男子按下的數字之後便不時向這邊打量,那種視線讓段林覺得不快而疑惑,可是弟弟卻彷彿沒有看到般。女人打量的視線一直持續到她所去的樓層到達為止。
不多時,段林他們要去的二十八層也到了。
跟著弟弟一直向裡走,弟弟最終停在了最內側的木門前停住,拿出鑰匙,段林看著弟弟開門,直到弟弟在牆壁上摸索了半天打開電燈段林才踏入。
弟弟隨後裝做不經意的兩邊看了看,然後迅速的關好門拉好保險。
「屋子有點亂……沒關係的哥哥儘管踩,啊,對了,穿著皮鞋走了這麼久應該很不舒服吧,我找找拖鞋,欸?拖鞋在……這裡有一雙,我一會兒再找找看還沒有別的,對了,走了這麼久一定渴了,我給你們倒水……水……我想想飲水器在……」
弟弟手忙腳亂的招呼著自己,言談和行動間掩蓋不住的是對這裡環境的陌生。
看著弟弟的慌亂,段林沒有吭聲,他決定等待弟弟親口告訴自己。
看著面無表情的段沐兩人,韓心諾一直偽裝出來若無其事的臉終於垮了下來。
喝著從冰箱裡挖出來的啤酒,韓心諾像沒了骨頭一樣仰在沙發裡,
「好,說實話了,哥,這裡其實是我學長的公寓。」抓了抓頭,韓心諾又喝了幾口啤酒。
段林皺起了眉頭。
「我們就這樣住進來,你學長怎麼辦?」
「他去朋友家住了。」
「這樣……不太好吧?」自己住進來,把主人趕到外面住,怎麼想都不對勁。
「沒關係的,他不想住這裡。不說那個了……那個……哥哥,你覺得這房子如何?」半晌給自己端了水,弟弟忽然問。
段林困惑的將視線移向四周:
很寬敞的空間,如果之前只有弟弟那個學長一個人居住的話似乎太寬敞了一些。
裝修的很好,雖然現在被單身的男人糟蹋得不成樣子,不過還是能看出房間原本整潔大方的裝修風格,房屋位置很好,朝陽的位置是一個小型露臺,白天的時候可以收到很好的陽光,東面有一個房間,西面有三個,廚房是開放型的,和飯廳、客廳連在一起,很摩登的設計。
挺好的地方。
段林將視線調了回來,看到沐紫的時候,發現沐紫正在盯著西側的方向,順著沐紫的目光看去,這才發現他看的是中間那扇門,
「那是衛浴,廁所和洗澡間是一體的,怎麼,有什麼不對嗎?」弟弟的聲音有點迫切,不過段林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這裡很好。」
一句話脫口,段林發現弟弟鬆了一口氣。
從簡單的行李中取出洗漱用具,「洗澡間在哪裡?可以借用嗎?好久沒有好好洗澡了……」
「啊?當然可以,跟我來……」帶著沐紫走到客房主臥中間的小房間,「這裡就是了,你先洗,我出去了。」
韓心諾出了浴室,向關著的門多看了兩眼之後隨即回到哥哥所在的客房。
段林正在鋪床,早已習慣單身生活,這些事情對於段林來說駕輕就熟,不多時段林已經將床鋪整理好,韓心諾進來的時候段林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
韓心諾拉上了房門,
「哥哥……」
看著弟弟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段林隨即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坐在了弟弟旁邊。
「怎麼了?」
「……不,沒什麼,哥哥你也累啦,我們明天好好聊聊,這樣吧,等沐紫出來的時候你就去洗澡,然後就睡覺吧,我在外面沙發床上睡,有事情叫我。」
段林點了點頭,看著弟弟從櫃子裡又取了一片薄被,隨即出去。
不一會兒,沐紫擦著頭髮進來,段林隨即拿著洗澡的東西出去。
擰開水龍頭,段林想了想沒有選擇泡澡,坐了很久的車說不累是假的,段林決定簡單沖洗一下便出去。
進屋的時候沐紫已經睡了,雖然是地鋪,不過由於現在時值夏天又是木地板,所以段林並沒覺得鋪得厚厚的地鋪有何難過,透過巨大的玻璃窗月光清冷的灑在自己身上,段林發現自己明明很疲累,可是……
段林失眠了。
不知道為什麼,段林一直睡不著。
浴室裡偶爾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響,就好像什麼東西吞噬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卻一清二楚的傳入豎著耳朵傾聽的段林耳中,那種會忽然冒出來的聲響比持續的更加磨人。瞪著眼睛,段林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是睡不著了。
這裡的隔音效果還真不如它外表看起來好耶……
幾次聽到晚上有人去洗手間的聲音,沖馬桶的聲音,洗手的聲音,最後伴隨著小孩子的哭聲,段林在黎明時分終於迷迷糊糊睡著。
反觀沐紫,一夜安安靜靜,沒有任何動靜。

   
作者的其他作品:
亡靈書6-六人房間
亡靈書6-六人房間

亡靈書7-亡者歸來(完)
亡靈書7-亡者歸來(完)

亡靈書5-殺人軌
亡靈書5-殺人軌

魔王9
魔王9

魔王10 完
魔王10 完

含苞待放的元帥閣下 同人漫畫
含苞待放的元帥閣下 同人漫畫

魔王7
魔王7

魔王8
魔王8

含苞待放的元帥閣下
含苞待放的元帥閣下

魔王5
魔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