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207]  《欺你成癮 下》 
作者: 一雁不成夏
繪者: Leila
出版日期: 2018/07/11  第 11
尺寸: 240頁,  301.0公克,  21.0 X 13.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639
定價: 220
會員價: 220
+++++---------------------------------------------------------------------------------------------------------------------------------------+++++
柳君馳是真的心疼,
慢慢了解了黃燃,
才知道這男人不是裝可憐,
是真可憐。

於是柳君馳變得柔和,
甚至在欺負身下男人的同時,
也會照顧黃燃的感受。
欺負人難道也會欺負出感情來!?
他柳君馳又不是變態!!

然而,
當發現黃燃居然要遠離自己時,
柳君馳越發清楚地意識到,
自己拒絕承認卻又無比真實的愛意......
+++++---------------------------------------------------------------------------------------------------------------------------------------+++++
糊裡糊塗的睡過去,又糊裡糊塗的醒來,黃燃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手腳發軟,眼睛紅腫,嗓子都是乾啞的,看了眼錶才發現已經快要遲到了,顧不得不適的身體,手忙腳亂的穿戴好,跟還賴在床上的柳君馳說了一聲,便急匆匆的往學校裡趕去。

幸虧柳君馳的家離學校並不遠,加快步伐終於在上課前幾分鐘進了教室。

教室裡已經人滿為患了,好在老三他們提前到了,順便也給他占了個位置,見他來了,連忙招手讓他過來。

昨天晚上被折騰了許久,以致於上課的時候都昏昏沉沉的,腦子重的厲害,好不容易捱到課間休息,剛想去找點水喝,才發現調靜音的手機多了幾個未接來電。

點開一看,都是柳君馳打的,不敢怠慢,連忙回了過去。

電話被接起,柳君馳語氣明顯不太好,上來就直接問道,『大清早的你跑哪去了?電話也不接,你找死啊?!』

黃燃看著一旁聊天的老三他們,怕他們聽到,忙把身背過去,低聲道,「我在學校上課……剛剛調了靜音沒有聽到,我走之前跟你說過,可能你那時沒有睡醒……」

黃燃老老實實的回答,但柳君馳似乎並不滿意,『你做飯了嗎? 』

「沒有……早晨時間太緊急了……所以沒有時間做……」

『那我吃什麼? 』

「……我給你訂個外賣吧……」

『算了,煩死了,你中午早點回來。 』

說著,還沒等黃燃開口,柳君馳就已經掛掉了電話。

黃燃習慣了這男人對他這樣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看著螢幕上掛斷了電話,便也默默的收回了手機。

轉回身,就看到身旁的老三不知什麼時候跟旁邊的同學聊完天,正轉頭看他。

見他掛了電話,便挑眉笑道,「小六,跟誰打電話呢?」

「跟、跟一個朋友……」

「朋友?」老三意味深長的一笑,「女朋友吧……說起來你現在搬出去,不會就是跟女朋友一起住了吧?」

黃燃連忙擺手,「才、才不是,老三你別亂說,我哪有女朋友啊,我跟柳君馳一起住……」

老三一副疑惑的樣子,「要住也應該跟莫陌一起住吧,你和那男人不是並不熟嗎?怎麼跟他一起住了?」

黃燃向來也不怎麼會撒謊,只能遮遮掩掩的道,「他幫我找關係申請了助學金,作為交換我去他那裡給他打掃衛生幫他做飯……」

「只是這樣?」

老三突然的反問把黃燃問得一愣,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抬起眼疑惑的看他。

就見老三忙笑了笑,露出白燦燦的牙齒,「沒什麼……」

黃燃懵懵懂懂的,只覺得老三那話有些不對勁,但又想不出哪裡不對勁,課間休息結束,老師重新回了教室,索性專心聽課,不再去想些有的沒的。
一上午的課終於上完,黃燃還記得柳君馳的話,收拾了書本就要起身往外走。

站起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早晨沒吃飯還是昨晚沒休息好的原因,竟然眼前一陣眩暈,差點歪倒,幸虧老三眼疾手快把他扶住,這才不致於跌倒。

「小六子你怎麼了?」發出了挺大的動靜,之前的那些同班室友都關心地過來詢問。

被老三扶著坐下休息了一會兒,黃燃這才緩過來,「沒、沒事……可能早晨沒吃飯,剛才起來的又猛了點……」

突然一隻大手捧住他的臉,另一隻手蓋住他的額頭,感受到手掌裡的溫度,老三微微皺眉,「我就看你臉紅的不對勁,額頭都燙成這樣了……」

黃燃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發燒了,就見老三又問,「你一會要去打工嗎?」

黃燃搖了搖頭,「不,我回去吃點飯……」

「那我送你回去吧。」

說著,還沒等黃燃開口,老三就拿過他手裡的書,單手扶著他從座位上起來。

柳君馳住的社區裡學校並不遠,既然老三好心送他了,自己也不好拒絕,便跟老三一起往外走。


一邊走著,黃燃一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耽誤你吃飯了,還要把我送回去……」

老三咧咧嘴笑笑,「小六你這話就見外了啊,咱倆什麼關係啊……」

老三是學校籃球隊的,體形高大健壯,性格也開朗活潑,因為很熱心,長的也周正,所以很受同學歡迎,黃燃一直以來跟他關係都不錯,在一個宿舍的時候也沒少受他的照顧。

就算老三這樣說,黃燃還是總覺得過意不去,「那等著我請你吃飯……」

「好啊,」老三輕笑著,卻突然話風一轉,邊走邊幽幽地道,「柳君馳可不像是能跟你和平共處的那種人……小六,你不會被他欺負了卻不敢聲張吧?」

黃燃沒想到老三會這麼說,心中一驚,但還是裝出一副無事的表情,「什麼啊,老三你想太多了,我又不是傻瓜,被欺負了自然會說……」

越這樣說,黃燃心中卻沒有底氣,他不知道老三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心中忐忑又不安。

老三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頭認真的看向他,「小六,柳君馳那種人我十分清楚,他們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他的各方面條件太優秀了,根本不需要迎合別人,也從來不屑也不需要跟我們這些人交往,他又怎麼可能看的上我們這些人?小六,你有什麼事一定要跟我說,我是怕你受到傷害……」

黃燃知道老三是為他著想,有些事悶在心裡沒有人分擔也覺得沉重,正猶豫著要不要說,身邊突然停下了一輛車。

轉頭看去,正是柳君馳的車無疑,駕駛室的車門打開,一身休閒裝的柳君馳從車裡跨了出來。

徑直走過去,看了一旁高大帥氣的老三一眼,臉色不太好,對著黃燃沒好氣地道,「下課了你不趕緊回去,在這裡磨蹭什麼?」

黃燃沒想到在校園裡能碰到柳君馳,支吾著,「我這就要回去……」

柳君馳挑了挑嘴角,有意無意的掃過老三扶著黃燃胳膊的手,絲毫不避諱有別人在一邊,「我怎麼看你在路邊聊得挺歡啊,沒看著你有要走的跡象。」

黃燃感覺到了柳君馳身上散發出來的不快,雖然不知道他是為什麼生氣,還是怕拖累了老三,忙道,「我只是順道跟朋友說會話,這就要回去……」

柳君馳冷哼一聲,瞪了一眼黃燃,「那還不趕緊走。」

說著轉身看也不看黃燃身邊的老三一眼,轉身往車方向走去。

黃燃轉頭為難的看了老三一眼,拿過他手裡的書,擠出一個乾巴巴的笑容,「不好意思啊老三,我先走了……」

柳君馳看著黃燃還在轉頭跟老三說話,在車邊催促道,「磨蹭什麼?再耽誤我時間,自己就跟著車後面跑回去!」

黃燃被柳君馳吼得一震,忙往後跑,老三忍不住在後面喊,「小六你還發著燒,悠著點……」

上了車,還沒坐穩,柳君馳就一個油門轟出去老遠,黃燃攢著胸前的安全帶,看著車窗外後退的景象心裡半點底都沒有。

車行駛了一會兒,柳君馳突然開口,「你發燒了?」

黃燃轉頭看了一眼他的側顏,迅速的轉回頭,低頭看著自己手裡的課本,小聲地「嗯」了一聲。

不得不說就算身邊男人此時皺著眉頭,但熟練的打著方向盤的動作還是很帥。

柳君馳突然把車停到路邊,抬手捏住黃燃的下巴逼他轉頭,看著他臉頰確實泛著不正常的潮紅,嘴唇沒什麼血色,眼也燒得有點腫,眼神暗了暗,「好端端的怎麼發燒了?」

黃燃被問得一愣,還沒來得及回答,後腦勺就被柳君馳的大手箍住,稍微用力往他的方向拉去,就見那俊朗的臉突然靠近,額頭就被抵住。

柳君馳用額頭幫他試溫度,黃燃看著那近在咫尺的臉,兩人的鼻尖都碰在了一起,突然一陣臉紅心跳。

「確實有些熱……」柳君馳很快鬆開他,臉色仍舊難看,忍不住斥責道,「你是笨蛋嗎?既然都發燒了還上什麼學?又不是之前拿獎學金非要保證成績,助學金都給你申請下來了,你每天還這麼拚命個什麼勁兒!」

黃燃沒說話,也不知道是不是發燒的原因,臉上的熱度一直無法散去。

柳君馳頓了頓,又道,「那個男的是誰?」

「嗯?」黃燃有些反應不過來,想了想,「你說的是老三?」

「老三?」柳君馳聲音升了個高度,「叫的挺親熱啊,上次在餐廳外面也是他,他還真是閒啊,老往你身邊蹭……」

黃燃有些不太清楚柳君馳現在的表現,怕他誤會老三,忙道,「老三是我之前的室友,我們從剛開學就一個宿舍,所以關係比較好……」

柳君馳冷哼一聲,帶著嘲諷的意味,「你不要一看到有條件不錯的人就往前湊行不行?」

黃燃被汙蔑的有點莫名其妙,忙解釋道,「柳君馳你別亂說,我和老三就是朋友關係,你不要老那麼想我……他今天就是看我生病了所以才想要把我送回去……」

柳君馳嗤笑一聲,「還真是搞笑,你一個大男人,只是發個燒還用把你護送回去?他平時很閒嗎?」

「……」柳君馳這麼說,黃燃就不知道怎麼反駁了,他一直最笨,解釋不通乾脆就保持沉默。

見他不出聲,柳君馳又看了他一眼,「反正那男人不是什麼好鳥,以後不准跟他聯繫。」

柳君馳這麼蠻橫黃燃真的很無奈,之前是莫陌,現在又是老三,分明他們沒有,也不可能有什麼,卻仍舊聽都不聽他的解釋。

見他仍舊悶著不出聲,柳君馳聲音變得具有威脅性,「聽到沒有?」

黃燃知道反抗也沒什麼效果,只能悶悶地點了點頭,小聲地道,「知道了………」

見黃燃應下,柳君馳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踩了油門繼續向前開去。

黃燃坐在車上,原本就身體不適,性能優良的豪車又空調十足,吹的他直打哆嗦,不禁縮了縮脖子,抱緊懷裡的書本。

柳君馳瞥了他一眼,突然踩下剎車,黃燃嚇了一跳,冷汗都冒出來了,還沒有緩過勁兒來,眼前就被扔過來一個錢包。

「去超市給我買瓶水。」

黃燃被使喚慣了,拿過錢包就要下車。

「等等,」柳君馳突然又開口,有意無意地看了他一眼,順手調高了空調的溫度,「正好旁邊有藥房,你去給你自己買點藥,省得一直病怏怏的,讓人看了晦氣……」

黃燃保持著開車門的姿勢愣了愣,「不、不用了,我那裡有藥……」

柳君馳沒想到自己難得好意黃燃這小子竟然並不領情,臉色立馬變了,「既然有藥那就更省得麻煩了,」又想了想,彆扭地道,「算了,我又不想喝水了,你把錢包還給我。」

汽車又重新啟程,黃燃對於柳君馳這一系列的動作只覺得雲裡霧裡的,不過他早已經習慣了那男人毫無徵兆的對他發火,也並沒有懷疑其他,繼續默默的坐在副駕駛座上。

一路走走停停,終於到了柳君馳家,柳君馳剛要準備下車,手機就響了,莫陌的來電。

摁下電話就聽莫陌在電話那頭一個勁兒的喊,『君馳君馳,我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慢慢講,不用急。」柳君馳對待莫陌更是難得的有耐心和好脾氣。

『我剛剛無意間在家翻到了我小學時候的同學錄,然後看到了小燃當初給我填的那頁,你知道嗎?他明天過生日……』

柳君馳聽聞莫陌提及黃燃,不由轉頭看了眼身後病怏怏的男人,心不在焉的應了句,「是嘛……」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發現他明天過生日的時候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和他認識這麼長時間,我竟然從來都不知道他哪天過生日……』

「哪有什麼,」柳君馳開導他,「你認識那麼多人,肯定不可能每個人都記得他們的生日……」

『那不一樣,小燃和別人不一樣,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莫陌好像很懊惱的樣子,『每年小燃都記得我的生日,雖然他沒有什麼錢,但是每年都會為我精心準備禮物,我竟然到現在才剛知道他的生日,我真是太不應該了……所以我和李淑商量了一下,正好明天週末,打算幫他辦一個生日派對,你覺得怎麼樣?』

聽到那女人的名字,柳君馳立馬皺起了眉頭,「生日派對?」

『是啊,李淑說了,可以多叫一些她認識的女生,小燃太內向了要多交些朋友才好……最好能藉這次機會幫他找個女朋友……』

「女朋友?」柳君馳倚在客廳的沙發上,下意識的看向廚房裡已經穿上圍裙默默切菜做菜的黃燃,「和交女朋友相比,那傢伙做別人的女朋友比較合適吧……」

『什麼?』莫陌聽不太懂他話中的意思。

柳君馳忙道,「沒什麼,我是想說,你有跟他約好時間嗎?畢竟他明天過生日,可能早就有自己的安排了……」

『說的倒是,那我一會兒回家之後打電話問問他……』

掛了電話,柳君馳便起身進了廚房,他原本就介意黃燃和莫陌交往密切,剛剛電話裡莫陌提到他現在的女朋友,更是讓他心中隱隱冒火,這個看起來窮酸又膽小的男人竟然會交女朋友?怎麼可能?比起上人他分明比較適合被上。

瞪了眼正在熟練翻炒的男人,柳君馳單槍直入,「喂,明天你過生日?」

黃燃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很是意外,「你、你怎麼知道?」

「剛剛莫陌打電話給我,說要給你辦生日派對,還要給你介紹一些女生認識。」

「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原因黃燃沒有什麼精神,反應也好像有些遲緩,聽柳君馳這麼說,愣了愣,「給我辦生日派對?不,我不需要的……」

還沒等黃燃說完,柳君馳便道,「是啊,我也覺得你並不需要,自己都什麼樣了,就別惦記找其他女人了,分明連自己都養不起。」

黃燃的表情木訥訥地,似乎從來就沒有什麼期待,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一會兒莫陌可能給你打電話,你應該知道怎麼說吧……」

黃燃看了柳君馳一眼,「嗯……我知道……我本來也不過生日……」

就在這時,黃燃的電話響了,來電正是莫陌打來的。

黃燃接了電話,果然莫陌張口就問,『小燃,明天你有時間沒有呀,我有重要的事需要你參加……』

黃燃嚥了口唾沫,裝出一副抱歉的語氣,「啊,莫陌你明天有事要找我嗎?可是我剛好沒有空……我約了朋友要一起出去……」

柳君馳在一旁看著黃燃委婉的拒絕了莫陌,多少還是有點詫異的,還以為他多少會有點反抗,畢竟生日一年只有一次,有人出力出錢給自己舉辦宴會自然卻之不恭,沒想到他竟然是這副淡漠的表情,到最後搞得好像他欺負人似的。

飯後吃了藥,體溫好像並沒有降下去的跡象,下午雖然沒有課,但還要打工,中午時間比較緊,把碗筷洗刷乾淨之後,就急匆匆的往打工的地方趕去。

身體不舒服,幹起活來也沒有力氣,眼皮重的很,全身一陣一陣的冒冷汗。

好不容易捱到打工結束,拖著疲憊萬分的身體回到家,坐到沙發上原本只想休息一會兒,卻沒想到竟然就那樣昏昏沉沉地睡過去了。

朦朦朧朧中似乎有人在推他,應該是回來的柳君馳,他很想起來,可是就是睜不開眼,頭也沉的厲害,全身發冷,忍不住得發抖。

柳君馳叫他的聲音似乎更加不耐煩了,黃燃昏昏沉沉的時候還在想,這男人生氣了搞不好會把他直接扔到屋外。

只是身體狀況不允許他思考更多,實在累極了,這樣戰戰兢兢的心情下竟然又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覺得一片黑暗之後突然大亮,掙扎著睜開眼,竟然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身體仍舊沒有半點轉好的跡象,黃燃費了一些力氣才從床上爬起來,扶著頭痛欲裂的腦袋就那樣坐在床上好一會兒才又清醒了一些。

有些詫異自己竟然會在床上,身上還蓋著被子,床邊還有水和退燒的藥和一碗涼了的白粥,隱約的記得自己好像出了很多汗,卻沒有半分黏膩的感覺,身上穿著一件不屬於自己的寬大T恤,乾淨又清爽。

這個屋裡只有兩個人住,顯而易見為他準備這些的只有柳君馳,那個男人看到自己生病不但沒有把自己扔出門,還反而照顧了他,這讓黃燃特別意外。

一覺睡了這麼久,腹中早已經空空如也,發燒燒得渾身乏力不想動彈,黃燃便給一旁床頭櫃上的白粥裡倒了點熱水,湊合著吃了點,又把藥吃上。

好在今天週末,不用上課也不用打工,黃燃又窩進床上,沒過多久竟然又睡了過去。

似乎又睡了許久,臉頰上似乎被什麼觸碰著,被拽著從被子裡拖了出來,突然離開溫暖的棉被,不自覺的縮起了身體,上方似乎傳來了柳君馳的聲音。
黃燃意識稍微清醒了一點,奮力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柳君馳拽出了被窩,頭正抵在他的肩膀上,整個身體縮在他懷裡。

除了上床之外,兩人很少有這樣貼近的親密動作,不得不承認柳君馳的懷抱又暖和又結實,很讓人有安全感,黃燃下意識覺得自己是病糊塗了,本能的往溫暖的地方靠了,忙推著眼前的胸膛掙扎著向後靠。

腰被摟住,後退不了,柳君馳看著懷裡臉燒得通紅,還迷迷糊糊一個勁兒往後縮的男人,低聲警告道,「再往後就要掉下去了。」

聽到柳君馳這麼說,黃燃果然就停止了動作,仰頭用濕漉漉的眼睛迷茫地看他,又扭頭看了眼牆上的掛鐘,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快要十二點了嗎?我睡了這麼久……」

「是啊,」柳君馳沒好氣的道,「睡了一晚上加一天,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回來看你還在床上,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呢……」

「對、對不起啊,」黃燃幾乎是下意識的道歉,扯著乾澀的喉嚨,嘶啞著嗓子,「你吃飯了嗎?我去給你做飯……」

說著就要從床上爬起來。

「得了吧你……」被重新按住,柳君馳居高臨下地看著因為生病面容十分憔悴的男人,「就你這樣,估計站都是個問題,萬一一頭載倒了,還不是要麻煩我……」

被按住了黃燃就不再堅持起來了,他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清楚,燒了兩天,就吃了一碗白粥,確實有些虛脫,「謝謝你照顧我……」

「你想多了,我是怕你病出個三長兩短,給我找晦氣……」柳君馳的嘴仍舊半點都不留情,空調的溫度有些低,便扯過被褥粗手粗腳地把懷裡的人整個包住,只留下一個頭,長胳膊再微微用力一圈,黃燃後背貼著他的胸膛,整個被他連人帶被子摟在懷裡。

「對了,」柳君馳話鋒一轉,微微轉身,下一秒手裡就多了一個精緻的小生日蛋糕,放到黃燃面前,「路過蛋糕店看有打折的順便就買回來了。」

黃燃愣愣地看著眼前那看起來很高檔可口的鮮奶蛋糕,上面是滿滿的草莓,還灑了一層糖霜,紅色和白色相呼應,看起來非常漂亮,還有一個精緻的巧克力牌子寫著「生日快樂」,好一會兒,才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問道,「這是給我的?」

柳君馳又拿過一根蠟燭,插到蛋糕上,用打火機點燃,「你別想多了,就是順道買的,正好你今天生日,便宜你小子了。」

發燒燒的時間有些久了,似乎腦子也有些轉不過彎來了,以致於如果不是柳君馳提醒,自己都忘了今天還過生日了,被裹在被子裡,身後柳君馳的胸膛很熱,黃燃盯著眼前燃燒的蠟燭,啞著聲小聲地道,「謝謝……」

柳君馳低頭,看著懷裡的男人,燒還沒有褪去,臉頰還是不正常的紅暈,此時傻愣愣地盯著眼前蠟燭,似乎有些不知所錯。

   
作者的其他作品:
訓犬 上
訓犬 下
強制分化 上 (免稅)
強制分化 下 (免稅)
書穿後日日都想睡男主 上
書穿後日日都想睡男主 下
推薦產品:
恆久定律 下 -劇照典藏封面直排
VBL影視番外:在一起之後
谷圍南亭 4 (免稅)
恆久定律典藏寫真書 (免稅)
心魔 下
恆久定律 上 -劇照典藏封面直排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