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D208]  《坐好,我自己動》 
作者: 池總
繪者: Leila
出版日期: 2018/08/08  第 11
尺寸: 256頁,  318.0公克,  21.0 X 13.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806
定價: 240
會員價: 240
目前無庫存
+++++---------------------------------------------------------------------------------------------------------------------------------------+++++
從小信奉拳頭至上的真理,
一路打趴Alpha的燕路竟是Omega?
被死對頭鐘宗在發情熱時闖入房間,
發現他隱藏極深的祕密,
一場失控的啪啪啪讓兩人關係丕變。

十八歲的青春期,正對性事極好奇,
燕路決定把鐘宗當按摩棒爽完踹下床。
但他隱藏的愛慕在鐘宗眼裡無所遁形,
然後,那個讓他氣極也愛極的人說,
我會去C大,一起?

去就去,自己看上的Alpha不能放手!
+++++---------------------------------------------------------------------------------------------------------------------------------------+++++
第一章
「去他媽的,憋死老子了!」
燕路蹲在花壇邊大口抽菸,醫院裡的護士管他管得緊,雖然他平時脾氣暴躁,三言兩語不合就要和人打一架,但到底不敢得罪給他扎針的女護士。
身上的傷口還隱隱發痛,他不在乎──但不能抽菸,會要他命──就算老頭子剛剛又打電話罵他,也沒能影響他的心情。更何況找茬的一幫子人被他揍到隔壁院,還是挺爽。
對了,還有那個大高個鐘宗,名字白痴就算了,走到哪都一群鶯鶯燕燕,鬧心還擋路,煩人!Alpha了不起?如果不是逃命的時候,鐘宗帶著一幫子女人堵了路,他會狼狽負傷嗎!
摸了摸身上的紗布,他把菸嘴扔在地上,用腳碾了碾後,伸了個懶腰,剛打算走,他病房的管理護士幽幽地出現在他身後。
燕路默默地往後移了幾步。護士揚了揚下巴,眼睛瞥了眼菸頭。
燕路忍了忍,還是彎腰撿起地上的菸頭,扔進了垃圾桶裡。
他媽的,明明他在外面光靠一臉凶狠就能嚇倒不少人,怎麼現在被個小娘們威脅還不得不從。這醫院太邪門了,他這輩子都不想再來了。
燕路回了病房,收拾東西立即走了,全然不顧醫生讓他留院觀察的囑咐。
家裡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他也已經習慣了,老頭子剛出國,他後媽也立刻帶著他那弟弟回娘家了。
其實他也沒對他們母子倆怎麼樣過,只是他那便宜弟弟一看到他的臉就哭,難道他長成這個樣子是他的錯嗎?
老頭子也不管,總是首先教訓他。因為他弟弟是Omega,比較脆弱,需要保護。可是他暴脾氣,受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誣陷──他也沒搞懂他為什麼沒有傳說中Alpha對Omega的保護欲。
自從他把人扛到外面,揪著領子架在牆上,與這個軟蛋弟弟聊了次人生後,只要老頭子不在,繼母就會麻溜地帶著兒子跑路,總算少了魔音穿耳。直到十六歲那年,他首次情潮來臨,他才明白,他家老頭子到底有多不走心──他竟然是個Omega!而他家沒一個人告訴他,他平時也沒留意自己的體征,等到情潮殺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他才知道自己的體質有多可怕。
燕路從小到大都是小霸王,信奉拳頭至上的真理,一下子讓他接受自己是個Omega,他簡直想撞牆。
燕路他媽生他的時候,因為體質弱就去了,老頭子不喜歡他,後娶進來的第二任夫人自然也不會對這個性格不好的拖油瓶上心。在一家人的忽視下,連最基本的體征知識都沒人教導過燕路,他只是覺得自己是個Alpha,不然為什麼肌肉發達、性格強勢?
好在他繼母對自己的兒子好,以防萬一,給那個還在上小學的弟弟買了青春期才能用到的抑制劑。她敢提前那麼早就買了,應該也不會過期吧?
燕路縮在房間的角落,拿著那枚藍色的針管,冰冷的藥液一點點推進血管裡面,好歹把那洶湧的情熱給壓制下來。他咬著牙,把自己環住,一點點地忍受著感覺的流失,直到大汗淋漓後,燕路慘白著臉給自己洗了個澡,隨後給他的竹馬打電話,在對方的大呼小叫之下,他只能上網購買抑制劑。反正老頭子在錢上面,從來沒虧待過他。
其實是Omega是Alpha對燕路來說無所謂,即便他是Omega,不也一樣能把那些Alpha打得屁滾尿流的?
但是他的竹馬不這麼想。他的竹馬是個Beta,他倆從小玩得好,可以這麼說,如果有一天燕路要砍人,那竹馬肯定是旁邊遞刀的那位,又稱狐朋狗友。
竹馬名叫石英,石英認為如果燕路Omega身分洩露了,那他們十多年來在附近幾條街打下的威名就要煙消雲散了。
燕路不以為意,石英攬著他的肩,憑著自己平時看的一些地攤小說給燕路嘮叨道:「如果你是Omega被別人知道了,那以後就不是來揍你,是來日你了。」
「你他媽以為老子是人形春藥啊,人人都想日老子?都叫你別沒事看腦殘小說,腦子都給看壞了!滾滾滾!」
「你還別不信,現在出過多少惡性新聞,我和你說,珍稀物種沒幾個有好下場的,還是投奔我們Beta大軍吧!」
燕路想像了一下平時的死對頭一見面就直奔他菊花的場面,他情不自禁地抖了抖,雞皮疙瘩都冒了一身:「操,老子要把他們雞巴都給折了,敢動老子!呸呸呸,太噁心了,求別說。」
當時石英還是個屁事不懂的中二少年,學著二流子咬菸抖腿,見燕路鬆口了,便搶過燕路手機給他買一些裝Beta神器。燕路翻了個白眼,隨他去了。
  
往事不堪回首。不過燕路也是慶幸還好當時裝B了,他媽的昨天那群兔崽子仗著有幾個Alpha在隊伍中想圍堵他,想把他這個頭兒給折下來,好在區裡上位。
那群傻逼以為他是Bata都已經很看不上他了,知道他是Omega的話還不知道說出些什麼難聽的話──在那片區也沒人會服一個Omega,他也不用混了。
燕路在家裡蒙頭睡了一覺,被硬生生熱醒,他把衣服都脫光了,也不得勁。煩躁地將被褥踢開,他捏著菸盒咬了根菸,光著身子去浴室找噴劑。
今年他已經十八了,離最初的情潮已經過了兩年了。剛開始情潮只是幾個月爆發一次,最近這幾個月越發頻繁。研究院早就出了針對Omega的醫療保護措施,如果不願意被標記的話,可以去醫院植入抑制器。抑制器可以干擾Omega的信息素,配合著抑制劑的使用,可充分緩解Omega青春期頻繁的發情熱。
燕路不是沒想過去做手術,但做手術難保不會被人發現,他只能拜託石英給他聯繫比較遠的醫院,只可惜最近一直抽不出空。
在浴室翻找了半天,菸都快沒了,他都沒翻出抑制噴霧,好不容易摸出一個,卻是空瓶。燕路煩躁地反手一甩,塑膠瓶在浴室中砸出巨響。
他情緒起伏,體內信息素也有些失控,煩躁地抹了把淌到下巴的汗,燕路看了眼鏡子裡的自己──鏡子裡的男人有著結實強壯的體魄,五官鋒利深邃,眼神侵略性十足。他不解地想,自己明明怎麼看都應該是男人味爆棚的Alpha,怎麼就這麼倒楣被生成Omega了呢?
忽然樓下門鈴響起,燕路罵了聲,隨手抓了條褲子匆匆下樓。他點開監控顯示幕,藍白螢幕上出現鐘宗的臉。這貨來幹什麼?
一個Omega臨近發情熱,全身冒著壓抑的信息素時,一位Alpha就在門外等著進來,有兩個選擇:這個人剛好是你愛的人,拖進來正好來一場天崩地裂的啪啪啪;或者死鎖死門,拿好防狼棍,不讓人進來。對於燕路來說,哪一種選擇都傻透了。
他不耐煩地打開語音鍵,清了清有些沙啞的聲線:「你來幹什麼?」
『燕叔讓我來的。』
「好了,你來過了,可以滾了。」
『燕叔說你不讓我進來就扣生活費。』
「媽的!」老頭子這招用不煩嗎?
燕路生氣地砸上關機鍵,在鞋櫃那裡找出一瓶Beta香水,幾乎噴了有半瓶在身上,鐘宗一進來,就被這味道熏得打了個噴嚏。他手裡提著一袋東西,隨手往燕路懷裡一塞,還順帶揉了揉燕路的頭髮。
燕路真的很討厭鐘宗,某種原因就是因為他爸特喜歡鐘宗。鐘宗很適合吃女人飯,臉漂亮得讓燕路經常腹誹,可那身高卻將近一米九的身材──燕路雖然也不差,但還真的是生生矮上一截。
他將袋子隨手往旁邊一拋,擋在這不請自來的人面前,抱手挑眉:「東西我已經收到了,你可以走了。」
鐘宗一邊脫鞋一邊抬起臉,神色不緊不慢,甚至有些溫吞道:「讓開。」
燕路後背都繃緊了,長期以來的慘痛教訓讓他下意識服從了鐘宗的命令,他心不甘情不願地往旁邊退了兩步。鐘宗笑了笑,淺色的雙眸像一汪水,蘊著幾分勾人。
鐘宗竟然還伸手摸了把他光裸的小腹:「有那麼熱,連衣服都不穿?」
燕路順手拍開他的手,對他的動手動腳早已習以為常。鐘宗和石英不一樣,石英是他的朋友,鐘宗是他的敵人,只不過三個人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不過他是Omega的事情鐘宗不知道,要是他知道了,燕路都能想像到對方臉上出現的驚訝,而後肯定會面帶玩味地狠耍他一通,這人心腸切開來就是黑的!
燕路抱著塑膠袋,裡面是一些補品。鐘宗隨意地躺在他家沙發上,雙腳搭在茶几上,用雜誌在臉頰邊扇了扇。
「你這屋裡怎麼了,又熱又悶,Beta的味道太重了。」
「所以沒人讓你過來。」
燕路從袋子裡把東西一件件拿出來往冰箱裡塞,剛關上冰箱門,一隻手就從他身後壓在了冰箱門上,仗著身高腿長將他困在懷中,Alpha微淡的信息素在他鼻端若隱若無地勾引著。
燕路青筋亂跳:「給老子滾開。」
鐘宗眼睛微垂,看著燕路文在後頸上的花紋,溫熱的吐息隨著說話的起伏一點點輕撫在上面。像是被迷惑般,鐘宗伸出修長的手指,指腹覆蓋在那處地方──如果是Omega,該是標記在這裡。可這上面紋著荊棘與利劍,對於Omega來說,太過鋒利了,更何況,他這髮小也不是Omega。
忽然,鐘宗面上有些許疑惑,他湊到燕路赤裸的脖頸間,挺直的鼻梁輕輕地蹭過皮膚上紋著的圖案,燕路拳頭都握緊了。
「我怎麼覺得……你屋裡有Omega發情的味道呢?」
「是不是剛從哪個床上下來,腦子給忘那了?狗鼻子往哪湊呢!」燕路譏諷完畢回身勾拳,鐘宗後踏一步,迅速攥緊了燕路的拳頭,憑著怪力直接將蓄力的燕路壓回冰箱上。燕路不爽極了,但是從小到大他就沒打贏過這怪力小白臉,現在更不可能。如果不是這人武力值實在可怕,憑著燕路的暴脾氣,他不喜歡的人哪能靠近他十公里之內。
果然惹人討厭,他翻了翻白眼,咬牙躲著湊到他脖子旁不停亂嗅的狗腦袋,甚至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聞吧聞吧,反正Alpha五感發達,他身上這半瓶Bata香水,繼續聞下去受罪的可不是他自己。
果然,鐘宗面色不太好地從他脖頸間離開。鬆開他卻轉身往樓上走。
燕路心裡一緊,他嚷嚷著爆粗,想激怒鐘宗。哪怕打一架,他都不想讓人看到浴室裡面的空瓶,那可是抑制藥劑,鐘宗看了肯定能明白是怎麼回事。他還是算了解鐘宗的,很快他的踩到底線的粗口將鐘宗激怒了。鐘宗淡漠回頭,眼神冰冷,右手四指箝著燕路的下頜骨,猛力將人抵在牆面上。
後腦勺巨疼,燕路人都蒙了,勉力睜開眼睛,眼前人眼底的怒意讓燕路心跳都漏了一拍。
兩人間緊張氣氛幾近一觸即發,可鐘宗的眼神不知道掃到哪兒,反而緩緩柔軟下來。
他放鬆力道,臉靠得離燕路極近:「乖,別氣我,我有得是方法教訓你,還想再嘗嘗前兩天的滋味?」
很快燕路就反應過來,他就知道是鐘宗故意算計他!
燕路咬牙切齒:「你是故意的,帶著一幫女人堵我的路。」
鐘宗笑了,用拇指揉了揉燕路的下唇,嗓音掩不住其中的愉悅:「怎麼能說我擋路呢,我不過是沒有出手幫你罷了。燕燕,你被打的時候我可心疼呢。」
「呵,心疼?我真他媽榮幸!你還有心肝這種東西?早熏黑了吧!」
「嗯,吸燕燕的二手菸我心甘情願哦,不過燕燕……」鐘宗輕巧地退後幾步,迅速地往樓上跑。
燕路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瞬間在自己面前消失,直奔樓上。此時鐘宗的聲音輕飄飄地從樓上落下來:「抽多了會陽痿哦!」
燕路呆了好半響,才怒道:「媽的!」
他怎麼這麼蠢,明知道鐘宗的德行──越是阻止越是要做。當下無法,燕路也跟著跑了上去,卻見自己臥室房門大開,鐘宗坐在他床上拿著他的上衣。
燕路腳步瞬間停住了,他僵直著身子,陡然生出股退意。
而鐘宗似笑非笑地拿著那件衣服,走了出來:「果然沒錯,燕燕,你和那個Omega做了,還讓他穿了你的衣服?」話說到後面,聲音竟是帶上了些許森冷的味道。
燕路勉強地扯了扯嘴角,嗯……怎麼說呢,這樣誤會,總比認為他是Omega好一些吧……
然而看著鐘宗那陰鬱的臉色,他莫名地淌了一背脊的冷汗。
總感覺……有事情不對勁呢。
「我說,你是變態嗎?」燕路上前奪過衣服,有些煩躁地把那件衣服塞進衣櫃,「即便我上了Omega又如何?這關你事?」
鐘宗坐在床上,似笑非笑,他雙手後展撐在床上,狹長的眼睛帶著些許譏誚:「燕燕,就憑你,能滿足Omega?」
燕路心裡的火種嗤的一聲燃爆了,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忍得下被人懷疑性能力。即便燕路知道自己是Omega,他也從來都把自己當成錚錚男兒,在他看來,發情熱那些不過是令人煩躁的生理反應,吃藥能壓抑,也不影響他的生活。
他青筋暴起,回身逼近到鐘宗身前,攥住他的衣領,目光陰鷙:「你有種再說一遍!」
「燕燕,Omega發情時候沒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先不說那些如狼似虎的Alpha,即便他和你相愛了,你標記不了他……」
話還沒說完,燕路便嗤笑著鬆開了鐘宗:「你還真是個懦夫。」
「什麼?」
「一切不過是因為不安和自大找的藉口,Omega為什麼一定要靠你們保護,他們就不能維護自己的愛情嗎?還是說Omega弱太久了,還真他媽的都當他們是廢物不成?」
「……」
「如果你只能靠標記得到一個人,只能靠標記束縛他,那你乾脆找個充氣娃娃發洩你那上腦的欲望,你根本就不懂什麼叫愛。」
燕路居高臨下嘲諷唾棄著鐘宗,可那神采飛揚、意氣風發的模樣,卻比任何時候都要衝擊著鐘宗。
燕路嘲完,便看見鐘宗直直地盯著他。他下意識退後,從小被揍到大,讓他生理上早已對鐘宗形成了臣服意識。在他的世界裡,勝者為王,鐘宗比他強,便能逼迫他做很多不甘願的事情。雖然他經常不爽就動手,但面對鐘宗,身體總會下意識產生疼痛的顫慄。
他戒備十足地看著鐘宗,卻等來鐘宗的大笑,鐘宗一邊捂著肚子一邊笑倒在了床上。
燕路抽搐著嘴角:「我的觀點很好笑?」
「不……哈哈……不是的,燕燕,我果然最喜歡你了。」
「你把老子噁心壞了,正常點。」
鐘宗一下子就收了笑聲,擦拭了下笑出來的眼淚,站了起來。
燕路糾結地看著他,卻感到這人身上的信息素忽然變強烈了。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情不自禁地往後退,卻擋不住Alpha強勢的信息素所造成的侵襲。他的血液沸騰著,被濃烈的Beta香水掩蓋的Omega信息素在躁動。
他被鐘宗逼迫到了角落,腰被人用力箍住了。燕路臉上暈開了不自然的潮紅,他使勁地睜眼閉眼,揮去那些迷蒙,吃力地說:「滾、滾開。」
鐘宗彷若不覺,他緊盯著燕路:「正常點的話,那我就直說了,燕燕,和我在一起吧。」
鐘宗瘋了還是他瘋了?鐘宗對他有意思?天大的笑話,一個對他有意思的人會毫不留情地圍觀他被人打到骨折?所以說鐘宗是個神經病吧!
他的腦袋亂七八糟地想著,卻阻止不住身體漸漸開始回應那勾引的信息素,這可大事不妙了。
幾乎是逼出來的聲音:「滾開……」
燕路臉上盡是不自然的潮紅,他抬腿就踹,鐘宗靈活地退開,忽然間,他彷彿感受到了什麼,有些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看向燕路:「你……」
沒等鐘宗說完,燕路便攜著體內揮之不去的熱流引起的暴躁朝鐘宗攻去,動作愈發劇烈,若隱若無的香甜氣息便再也掩不住。
鐘宗感受到那味道,頓時心慌意亂,被燕路狠狠地揍了幾拳。燕路一招撩陰腿差點把他給終結,鐘宗眼神也變了,瞬間冷了下來,帶上些許狠厲。他的身手哪裡是燕路能比的,很快便把人臉朝下壓制在地面上。
鐘宗五指陷入燕路的髮,狠狠地將他腦袋揪了起來。腦袋湊到燕路頸項處細細嗅了一會兒後,他眼神變了,染上欲望與危險,輕笑著伸出舌尖,在燕路後頸的紋身處微微舔過:「燕燕,你這祕密藏得真夠深的。」
強烈的不安感讓燕路細細地顫抖著,他最脆弱的後頸袒露在一個Alpha面前,這是他預料過的。然而那並不是最糟糕的情況,最糟糕的是那個Alpha是鐘宗,對他絕對壓制的鐘宗,這才讓人絕望。

   
作者的其他作品:
玩家 下
玩家 上
色易熏心
推薦產品:
訓犬 上
VBL紀念冊
恆久定律 上 -漫畫封面直排
免疫屏蔽-僵持不下CP壓克力立牌組
恆久定律 上 -劇照典藏封面直排
免疫屏蔽-僵持不下CP(獸耳)壓克力立牌組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