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06]  《最後的守衛 上》 
作者: Priest
繪者: 艾利卡
出版日期: 2015/12/16  第 11
尺寸: 0頁,  300.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8178
定價: 240
會員價: 240
目前無庫存







+++++---------------------------------------------------------------------------------------------------------------------------------------+++++
時間旅行,那是存在的。
聖殿的密宗曾記錄這十大禁術之一。
但他是怎麼從撒旦屍體旁跳躍到千年以後的?

化名約翰的卡洛斯痛苦地醒來,
慘烈的黑袍一戰,使他名垂史冊兼重傷,
可一睜眼人卻在陌生的未來?

千年後的聖殿墓穴裡,
永不腐朽的「睡美人”」守著結界,
握著紅薔薇的雪白手指一動,
傳奇的阿爾多大主教居然愉快地詐屍了。

十年即永遠,再別已千年。

千年後再會的兩人,
竟是以大打出手拆地宮來表示吃驚,
後生晚輩們不禁心想,
這是怎生個愛恨情仇?

+++++---------------------------------------------------------------------------------------------------------------------------------------+++++
第一章 墓園

十一月十六日,多雲轉陰。

近海的小島上正在舉行一場紀念儀式,每年的這一天,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到這裡參觀「亞朵拉特祭典日」。

亞朵拉特島背靠大海,島上有一座山,山上充斥著古老的、人工打磨的痕跡,那些石梯一層一層地盤旋往上,上面是排列整齊的墓碑和成群的十字架,它們以同樣靜默的姿態指向天空,披著斑駁的青苔,已經矗立了上千年。
小島就是舉世聞名的亞朵拉特墓園。

正午時分,山頂上開始響起沉沉的喪鐘,人聲漸次渺茫,所有途經此地的人都情不自禁地保持著緘默。
這裡是英雄們最後的安眠之地。

據說亞朵拉特墓園始建於兩千多年前,由聖殿籌資。早年葬在這裡的是為了抵抗外族侵略而犧牲的聖殿騎士。墓園的祭奠傳統延續至今,如果一個人生前做出卓越貢獻,死後則或能經聖殿批准住進亞朵拉特墓園,死者的伴侶、父母子女,將能終身免稅。

至於祭奠活動選在每年的十一月十六日,則是源於一千兩百多年前的一場大戰。

那時整個大陸興起一群自稱「黑袍」的邪教,他們像臭名昭著的黑死病一樣,席捲了十數個國家。為了對付這群腦殘,大陸上本來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各國終於決定組成聯軍,由薩拉州的聖殿大主教指揮。

戰爭持續了整整三年,那年的十一月十六日這一天,「黑袍」的領導人帕若拉戲劇性的死亡宣告了戰爭的結束,這群世界恐怖主義的先驅終於投降。
英雄的名字至今被人傳誦,卡洛斯‧弗拉瑞特──手刃帕若拉的人。

英俊的金髮男子和年邁的守墓人在弗拉瑞特墓前停了下來,墓碑本身就是一座塑像,看得出墓主人生前是個威風英武的男人,他身披厚重的盔甲,露出健碩的手臂和胸肌,臉型方正,有一雙堅定又深邃的眼睛,望著大海的方向,面色平靜。

金髮男子半長的頭髮束在腦後,被風吹得有些凌亂,他有一雙溫柔的淺棕色眼睛,戴著一副無框的眼鏡:「我媽媽出嫁之前姓弗拉瑞特,可是我們家居然沒有一副他留下來的畫像。」

守墓人順著他的目光抬起頭來:「卡洛斯‧弗拉瑞特本人就像個幽靈,一生沒有留下過任何畫像,黑袍之亂後更是杳無音訊,歷史上再沒有關於他的任何記錄,連這裡埋的也只是一口空棺材。」

金髮男子笑了起來:「這種話可不能讓那些虔誠的遊客們聽見。」

守墓人也笑了:「說起來……伽爾,今年的紀念日有什麼特別之處嗎?聖殿為什麼把你這個大忙人給派出來了?」
「沒有,今年恰好輪到我給菜鳥做引導,明天回聖殿,剛好路過亞朵拉特,過來看看你。」伽爾伸了個漫長的懶腰,「剛結束一個任務,未來我會有大半個月的假期……說實話,我都快忘了假期這個詞怎麼拼了。」

柔軟的海風輕輕吹著他的髮絲,伽爾望向山下正參加祭奠的遊客們。
他們男女老少不一,說著不同的語言,有著不同的膚色,然而都以同一種敬畏的目光看著這占滿整個山坡的死者之地。

守墓人低聲說:「看看他們,你就會覺得自己的辛苦是值得的,聖殿永遠以你們為榮。」

喪鐘停了下來,一群身穿白衣的小孩列隊上前,放飛了手裡的鴿子,遊人們陸續上前,把胸前的白花摘下來,放在山腳下。
講解員清晰的聲音從風裡傳來:「最早的亞朵拉特節,是為了紀念大英雄卡洛斯‧弗拉瑞特,他出生於一個貴族家庭,是家族中最小的兒子,從小被送進聖殿學習……」

「聖殿錄取他可不是因為他是誰的兒子。」守墓人拄著拐杖,慢慢地往山下走去,伽爾卻沒有急著跟上,他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地撚了撚。一朵盛開的白色薔薇花神不知鬼不覺地綻開在了他的手指間,他俯下身,把那朵充滿魔幻色彩的魔法花放在雕像下,這才微笑著跟上年邁長者的步伐。
薔薇花自己長出了細密的藤,溫柔地纏住了雕像的腳,像是在他腳下長出了一個花環。

「那個時代,『結界』還沒有形成,世界也沒有這麼和平,『迪腐』到處都是,密宗記錄說,在卡洛斯還是個幼兒的時候,一隻迪腐溜進了弗拉瑞特家的育兒室,當時一位『聖殿獵人』是老弗拉瑞特先生的朋友,正好在他家裡做客,等他們趕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隻倒楣的迪腐居然被嬰兒的哭聲嚇得縮成了一團。」

「傳說中的光明天賦,」伽爾扶了扶自己的眼鏡,「億萬人裡的特例,據說千年裡,弗拉瑞特家只出過一位這樣的天才,而他倒楣的後人我,就在這樣的陰影裡度過了整個少年時代。」

守墓人歎了口氣:「可是這位天才的路走得並不順。」

伽爾很少與人聊起自己這位榮耀而神祕的祖先,沒有接話,只是默默地聽著。

「他曾經一度被聖殿驅逐。」守墓人說,「本來是個被寵壞了的小少爺,卻一生顛沛流離,化名『約翰‧史密斯』四處漂泊,誰也不知道他去過哪裡,直到最黑暗的那一戰降臨,他才神不知鬼不覺地重新出現在人們面前。」

「我知道他曾被驅逐,只是一直不明白,」伽爾問,「原因是什麼?」

「因為帕若拉──帕若拉一開始其實並不是是什麼邪教的頭頭,他是個聖殿的『獵手』。」守墓人說,「也許出於嫉妒,也許是對光明天賦的畏懼……誰知道呢?他陷害了年少的卡洛斯,而這位寡言少語的天才並沒有為自己辯解一句。他終身沒有與讓他蒙受冤屈的聖殿和解,那一戰之後,所有的事真相大白,聖殿打算糾正自己的錯誤,卡洛斯卻再次神祕失蹤,拒絕了一切的榮耀,再沒有出現過。」

伽爾追問:「那麼他是負氣出走?」

「不知道,不過我曾經在密宗文件裡面找到了幾頁當年里奧‧阿爾多大主教的筆記,手寫在羊皮紙上,幾經波折,後來已經殘缺大半,字跡也模糊了,在一個缺角的紙頁上,有一行用非常凌亂的字跡寫了三遍的『卡洛斯』,力透紙背……」守墓人有些艱難地走下樓梯,謝絕了伽爾的幫扶,「得了孩子,我雖然是個老東西了,也還沒到挪不動的地步。」

「等等,是那位里奧‧阿爾多?」

「阿爾多大主教進入聖殿的時間,和卡洛斯基本是同期的,有傳言說他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不過看來……後來關係破裂了。」守墓人一步一步走下長長的階梯,額頭上微微冒出汗珠,「不過這些都沒什麼關係,獵手們在進入聖殿的那一刻,就已經宣誓保護這片大陸,至死不渝,不管卡洛斯原諒誰、不原諒誰,當人們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會出現,哪怕聖殿不再支付他工資。」

伽爾:「其實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竟然會因為一個人而結束──很不可思議,不是嗎?」

「關於這一點,聖殿的史學家們也有一些猜測,有人說這是當年聖殿故意為之,是給卡洛斯的補償。你知道,獵人們還是幼兒的時候就被選入聖殿,在這裡生活學習,骨子裡都是深深地愛著聖殿的,即使曾經冤屈……所以關於卡洛斯的去向,還有另一種猜測,就是他其實是死在了那場戰役中,只是戰場太慘烈,人們沒能認出他的屍體。」

一千多年過去了,「聖殿」本身已經變成了一個宗教的象徵,每年會接待大量的遊人,甚至開了新的旅遊業務,很多老獵手退休以後,又回到聖殿做起了解說員工作,當然,內容是胡謅的──聖殿統一出品。
而曾經被稱為「騎士」的聖殿獵手們做的工作,也慢慢隨著工業和科學的發展,轉入了地下,「獵人」變成了一個不為人知的職業。

一千年前,是一個迪腐狩獵人類,獵人狩獵迪腐的時代。
迪腐究竟是種什麼東西?它們從哪裡來,又為什麼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沒人說得清。
但它們確實是一種生物,因為能夠被殺死──迪腐以人為食,有的喜歡血液、有的喜歡器官、有的喜歡腦髓、有的喜歡靈魂。千年前,它們就像鄉間的野狗一樣,隨時能從某個拐角處探出頭來,貪婪地垂涎著它們的獵物,它們曾經是這片繁華的大陸上,人類最大的敵人之一。

能夠號令其他迪腐的最強存在,被叫做「撒旦」,或者「惡魔」,當年的「黑袍之亂」其實並不像史書上說的,是什麼「流民叛亂」,而是真正的惡魔降世,附身在了帕若拉身上。
整個人類歷史上,「惡魔」只降臨過兩次,一次時間太久遠,已經不可考,一次就是著名的「黑袍之亂」。

究竟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大災禍,千百年來,聖殿的學者們一直也沒有爭論出個所以然來。

黑袍之亂後,里奧‧阿爾多大主教窮盡畢生精力,帶領著一群偉大的獵人們建立起結界,徹底結束了迪腐四處亂竄的黑暗時代,不過為了構建結界,大主教也付出了生命。

長達千年的和平時代在先人們血肉鑄就的祭臺上鋪展而下,從那以後,大陸上已經數千年沒有經歷過迪腐大叛亂了,只有零星的一些從結界網裡漏到人間,力量也會被大幅度削弱,很快就會被獵人們捕獲。

以致於人們雖然記得英雄們的名字,卻不清楚他們究竟做過什麼了。
不過這樣其實也不錯。

伽爾‧肖登,母姓弗拉瑞特,是弗拉瑞特最後的一支後裔,他十八歲就從聖殿畢業,二十二歲就拿到了象徵「最優秀的獵人」的黃金徽章,成為三百年以來最年輕的金章獵人。

這當然要歸功於「弗拉瑞特的血脈」,並不是說那點基因經過千年的傳承還存在,而是「卡洛斯」這個名字就像個陰影,把他整個青少年時代都淹沒在其中,逼著伽爾不斷地超越同儕,強大起來。

按照聖殿的規矩,每年畢業的新獵手,會有優秀的前輩──大多是金章獵人,來做他一年引導者,帶領菜鳥執行任務,直到他們能真正獨當一面,伽爾是這一年的引導者之一。
晚上,參加完亞朵拉特祭奠,伽爾先是回到了自己在薩拉州的宅子。

他住在半山區的一個小別墅裡,聖殿的薪水向來豐厚,伽爾工作之餘,還給幾家時尚雜誌提供攝影稿,甚至出過幾本遊記,也算小有名氣,稿費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半山區是典型的富人區,房子和房子之間相距較大,互不打擾,但也有統一的社區服務,附近有超市、公園甚至學校,非常方便。

伽爾把車倒進車庫,園子裡的雜草有園丁定期整修,即使一年半載不回來,也不至於長勢可怕,他吹了聲口哨,全身充滿了假期將至的懶洋洋的愉悅感。

就在這時,地面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伽爾並沒有在意──沿海的地方偶爾會有些無傷大雅的小地震,大多在芮氏四級以下,不會造成什麼傷害。可是這次微小震動之後,他身後長青的灌木叢中忽然傳來一聲響動,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來了。
不是松鼠,也不是貓或者狗……伽爾頓住腳步,應該是更大一些的動物,半山區經常會有一些大一些的食草動物誤闖。空氣中開始有淡淡的血腥味蔓延開,伽爾循著氣味走過去,發現灌木叢中露出了人類衣服的一角。

他下意識地放輕腳步,一隻手背到身側,戒備著扒開灌木叢,看見了一個陌生男人。
那人的髮帶垂在一邊,布滿了塵土和乾涸的血,長髮散亂,幾乎蓋住了半個身體,他身上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袍子,胸口已經被血打溼,浸透了原本纏在那裡的繃帶,露出那些遍布全身的、怵目驚心的傷痕。

   
作者的其他作品:
殺破狼 橫排 全三冊
殺破狼 豎排 全三冊
最後的守衛 橫版
獸叢之刀 豎排 全二冊
獸叢之刀 橫排 全二冊
最後的守衛 下
推薦產品:
恆久定律 下 -漫畫封面直排
心魔 下
鱷魚的眼淚 下
破產了也要當個霸道總裁 (免稅)
鱷魚的眼淚 上
保留席位 -漫畫版橫排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