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MR004]  《營長的除靈方法 貳》 
作者: 陸坡
繪者: HJ
出版日期: 2018/08/15  第 11
尺寸: 224頁,  325.0公克,  21.0 X 15.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670128
定價: 260
會員價/VIP價: 234 / 205
+++++---------------------------------------------------------------------------------------------------------------------------------------+++++
大兵日記《青土山鬼話》中,
流傳著軍械室老軍官的故事。
只要找到那老舊的半自動手槍,
並除去上頭的鐵鏽,就能看到──
半邊臉腐爛炸開的老軍官……

黃郁佑在祭拜召喚地基主時,
意外看見行跡詭異的營長,
作為一個小菜兵、營長的傳令,
當營長不讓他多管閒事時,
郁佑還能怎麼做?

+++++---------------------------------------------------------------------------------------------------------------------------------------+++++
第十三章

「妳想多了。」

柯魁晉大手拍拍苗筱珺的肩膀,笑笑的表示。苗筱珺臉流冷汗,甩開柯魁晉的手,擺出以往高傲的態度,從軍背包中掏出之前那害人不淺的招鬼符,擺在柯魁晉面前興師問罪的說:「我家兵在這倉庫找到這個,這軍營裡除了你和我懂得施這法沒有別人。我自然不可能,你倒是怎麼解釋?」

「妳懷疑我啊。」

「沒有人比你更值得懷疑。」

「既然只有我們兩個會,那我也可以懷疑是妳幹的啊,筱珺姐。」

「你!」

苗筱珺氣到伸手想賞這張笑臉一巴掌,柯魁晉舉起雙手笑笑的跟她道歉。但苗筱珺從他那嘻皮笑臉就知道這人,根本不把這招鬼符咒當一回事。柯魁晉從苗筱珺手中接過這張符咒就摺了個小人形。

「噎!你幹嘛!」

看到柯魁晉這動作,苗筱珺一把手伸到柯魁晉軍服口袋裡,把那招鬼符人形扔掉。

「你把鬼符摺了放自己身上是什麼意思?如果這招來厲鬼纏身或上身,可不是簡單的術法就能解。還是你又動了什麼歪腦筋。」

「妳真認為軍營中只有我們兩個會這招術,別的兵都不會?」

「還有人跟我們一樣?不可能青土山幾乎每個兵我都感應過,只要有點能力的人不可能逃過我的法眼。而且你也不可能什麼也沒做。」

「沒錯,妳我都了解,我們不可能什麼都不做。所以這個施法人,我推測有兩種狀況:一、這人比我和妳的法術都厲害許多,可以隱藏到讓我們無法察覺的地步。二、這人的能力小到我們不會察覺的地步。」

「你心中有底是哪一個人嗎?」

「不知道,就連這次來這裡也是無意間發現之事。原本我以為妳又故技重施,找了比較有靈感的兵幫妳到這裡找那本《青土山鬼話》原稿,那寫在大兵手記上的東西。但這次很明顯跟以往不同,陰氣比以往更重,依妳的能力,不可能是妳搞出來,也不可能是我。那很明顯,有一個跟我們一樣對這些鬼神之法有研究的人,藏著青土山營區。」

「所以那人力量比我們大許多?」

「這當然是不樂見,要是這人比我和妳強大又來者不善,可真是場硬仗。」

柯魁晉說,不同於剛剛那笑臉,現在他表情嚴肅許多,苗筱珺難得看到他如此,又再拿出一張招鬼符,學著柯魁晉將紙摺成人形,掏出打火機,點燃往空中一灑,灰燼落下,什麼事都沒發生。苗筱珺又在弄了一次,依然如此,最後她轉頭看向柯魁晉,柯魁晉也跟她做一樣的動作,依然無風無雨,渺無跡象。柯魁晉對她無奈的說:「看來情況不太妙。」

人形招鬼符,放在人身上可以讓人見鬼、附身、惡靈纏身,是一種不知哪裡傳來的茅山術士的法術。這種邪法苗筱珺雖不比柯魁晉精通,但連柯魁晉都做法還無跡象,那表示大事不妙。那鬼怪可能已經找到人附身,而可能是還在舊倉庫的任何一人。兩人各自掏出除靈的傢伙,往前走去。

「從妳說妳被鬼遮眼,我就覺得怪。妳這巫女敏感度也太低了吧,只是個無中生由的鬼哪可能困住妳,鐵定有個人在背後施的法,讓這鬼怪到妳無法掌握的狀況,都這樣妳還拖兵進來。」

「你以為我沒想過有人會施法嗎?所以我才挑未過凌晨的時間點來這。誰知道有三個白痴來加速這鬼成型。怪我!你自己不也什麼都沒察覺到,要不我借了黃郁佑,你可能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更何況一個黃郁佑就夠麻煩,你還把營長引來幹嗎?」

「孫營長可是我最後的殺手***金間***。」

「啊?」

「說不定到時我們兩人還得靠他脫身。」

說是暗得不見五指也不見得,但要看清楚四周也不太容易。孫營長照著手電光一步一步走,沿途都未發生任何怪事。他看著倉庫四處丟得亂七八糟的內務櫃,雖然自己接任青土山營長一直沒機會過來舊倉庫一探究竟。但看來是該好好整理這舊倉庫,如果將這裡好好整頓一番,也許會有點用處,像是大雨時集合操課地點,或是室內活動場,還是將軍械室改過來。二十四小時燈火通明,也好掃掉舊倉庫那堆無聊的鬼故事。

就跟之前自己待過一個又一個柯魁晉畫出來的鬼地圖地點一樣,孫營長什麼事都沒有,這舊倉庫的路雖然一直拐彎,但一路順暢。孫營長很順利的在不遠處見到了T型倉庫的右方要通往中廊門口。心想著只要把自己那怕鬼的傳令拎出來一切就大功告成,說不定那黃郁佑的兵還會感謝他的大恩大德,賣命為自己做事,這樣的話其實也不算差。離門口越走越近,正當孫營長要轉動門把時,一陣聲音就在他背後傳出。

孫營長記得這個聲音,那是跟黃郁佑今天在停車場時,他聽見那讓人發麻的哀嚎聲。聲音就跟當時一樣,一連傳出好幾個,不斷交錯,迴旋在這倉庫四處,不同的是這聲現在就在他背後,那哀怨的哭聲,用著一種淒涼的音韻,抖動的念著。

「有沒有看見我的頭…我的頭……」

「我的頭……不見了我的頭……我的頭……」

「誰!」

孫營長聽見這話,想都沒想一個勁就轉過頭去,一個無頭穿著軍服血流滿身的鬼就這樣出現在孫營長面前。孫營長愣了一下,反射動作猛一腳就踹過去,把這無頭鬼踢了出去。那無頭鬼被孫營長踹出去就找不到影,直見孫營長用手電光照著四周,什麼都沒有。

「操!嚇死人了,什麼鬼玩意兒。等等,莫非我剛剛見鬼了?」

孫營長這樣一想,突然又驚又喜,他長那麼大這還是第一次有鬼願意見他,之前找了那麼久的鬼都沒下文,沒想到這次竟就見著了。剛剛自己被嚇得一腳就踹了出去,這樣可不妥,如果之後再跟這無頭鬼兄弟見面,自己這營長該怎麼跟它賠不是?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鬼沒有頭為什麼還可以說話?關於這點孫營長怎麼想都想不透。

隨手又用了手電筒掃了一回,確定後方真的沒人,孫營長又轉過身準備轉動門把,而手才一接觸門把,那跟剛剛一樣的感覺又出現了。哭聲,哀怨的氣息,這次孫營長做好準備再次像後方轉,不一樣的這次後方空無一物。孫營長覺得奇怪,剛剛的無頭鬼到哪去?

沒了無頭鬼,但哭聲還在,孫營長沿著那交錯的哭聲的地點走去。哭泣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孫營長找到哭聲的源頭,那是從幾個內務櫃後方傳出,他咬住手電筒,雙手用力的將內務櫃給摔開,這時哭聲停止了。只見這內務櫃後方什麼都沒有,卻有一個內凹的小空地,空地上全是破碎的地板碎屑,孫營長好奇的用手電光照,手撥動那些碎板塊,發現有個舊式的姓名條被壓在下方。

「周裕邦?」

孫營長看了名條上面的名字,又翻找一次那塊空地,似乎沒有其他東西,就把這名條又放了回去。名條嘛,像這種容易弄丟的東西就算出現在倉庫裡也不稀奇,也不知道是過去誰沒用完的名條。孫營長拍拍身上的灰塵,看見自己剛剛搬出的那些歪七扭八的內務櫃,可沒心力再搬回去,想當作沒瞧見轉頭就走。

走沒幾步又出事。這次不是哭聲,傳來的是那找頭的聲音。來了!孫營長心驚了一下,左手握拳。這找頭的聲音是在前方,孫營長跑了過去,就在門口看見一個人影,那人穿著軍中制服,且頭還好好的在頸子上。背對著孫營長,孫營長放慢腳步用手電筒的光線照著那人,想說自己這次鐵定得好好跟他談談軍中之事,還沒出聲,那人猛一轉,孫營長看了那人的臉,就傻住了。

那人臉沒逗留多久,頭就掉落在地上滾了下來,頸子在孫營長面前噴出大量的鮮血,發出尖銳的嘲笑聲,一種讓人不舒服高分貝的笑聲,還不斷的對孫營長咆嘯說:「我的頭!我的頭!我沒有頭!嘻嘻嘻嘻嘻嘻!把你的頭給我,給我!給我你的頭!」

那無頭鬼伸出手掐住孫營長的脖子,孫營長臉朝下沒有任何抵抗的動作。這時候孫營長將手電筒上的背帶子,套到自己肩上。兩隻手一把抓住那掐住自己的手,用力、再用力,將這鬼手掰開,慢慢的抬起頭來,孫營長眼瞪著那眼前那沒有頭的鬼怪,眼神之銳利跟可怕得不知誰才是真正的妖魔鬼怪。

「喂,沒有頭的!我問你……」孫營長開口說。

「你怎麼知道這個人的!他跟『人頭西瓜」這爛故事應該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告訴你!你要怎麼搞我都不管,上我兵的身、把我的傳令搞失蹤,這些我也都算了。唯獨這次你玩大了。我操你娘的!誰都不准跟我開這種玩笑,喂!你不是很會叫嘛!叫給我聽聽!你怎麼會知道這個人!」

孫震!

孫營長一驚,腦勺後方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回了頭什麼都沒有,在轉頭回來自己手上什麼也沒抓住,無頭鬼不知去向。舊倉庫裡沒有悲傷的哭聲,沒有惱人的笑聲,整個倉庫又回到原先安靜無聲的模樣。

是誰叫了自己的名字?孫營長想不透拋開那些怪事,伸手轉動門把,門把竟然是鎖上的,這時他用手電光照,才發現門把中插著一把小鑰匙,轉動一下,果然就聽見開鎖的聲音。門轉開後就是中庭,但孫營長不在意,因為眼前往左邊通道的門竟是微開著,而且裡頭還傳來一陣喊叫和怪異的碰撞聲。

誰在裡頭?孫營長隨即踏上幾步把門打開,只見兩個穿著迷彩服的兵正扭打在地上,其中一個他一眼就認出是他的傳令黃郁佑。黃郁佑看見營長拿著手電,不停的對營長搖頭要營長別靠近,但是營長卻反向的越走越近,皺著眉頭罵。

「黃郁佑你他媽的搞什麼東西!」

「營長!營長!營長!別過來!很危險!徐寶他……」

孫營長不管郁佑叫他別靠近,更加快步伐到扭打地上的兩人面前。靠近一看,才發現郁佑身上滿身擦傷,衣服不知怎麼的破爛,還有地方的傷口流出血來。壓制住郁佑的那個兵背對著孫營長,發出了陣陣讓人不愉快的聲響,營長越走近,那聲響就越大,突然!那兵猛的往後面頭一轉,營長頓時停下腳步。那兵翻著白眼,整個額頭都是傷口流下血來,但嘴裡不斷裂開嘴笑,發出有如剛剛無頭鬼所發出的嘻嘻嘻的笑聲。冷不防整個人就往孫營長衝來。

刀?

孫營長手電光照到那兵手中一陣反光的物品,身手快的一蹬拿起旁邊的廢棄的床板做掩護,那發亮的東西刺穿了床板,讓孫營長有緩衝的機會越過那名士兵。原來那東西是槍上的刺刀,而且不是一般鈍化的刺刀。那刺刀被磨的光亮,上頭還有血。孫營長看見刀上有血,又見郁佑身上的傷,馬上將手上剩餘的木板往那兵身上扔。腳一踏,就到郁佑人前,兩隻手就把郁佑扛在肩上往後跑。

「喂,這怎麼回事?」

「營長,那是今天晚上在倉庫失蹤的徐寶學長,我們進來就是為了找他。他好像被怪東西附身,又笑又哭,剛剛人還猛撞牆,下一刻就拿起東西砸我,剛剛不知怎麼的突然發瘋的拿起刺刀要砍西瓜,就一直攻擊我。」

「附身?附身不是嘴有綠色液體,用德式拱橋在地上快速爬的那種?」

「營長那是大法師!」

黃郁佑才剛吐槽完,徐寶整個人又轉向兩人拿著那光亮的刺刀緩慢的走來,那眼白透的血絲像是好幾天沒睡飽一樣發紅,滿頭凝固的血,模樣挺嚇人的。營長往左右看,手拿起旁邊扔了兩支架蚊帳的鐵杆,雙手甩了甩做出戰鬥姿勢。一旁的黃郁佑看到營長都拿傢伙了,也慌的跟著隨手拿些什麼,結果手一抓,抓了個沒啥屁用的曬衣架。

「你蠢啊!拿那個可以擋刺刀嘛!」營長看見郁佑手上的曬衣架又罵。

「我怎麼知道!隨便拿就拿到這個啊。營長才是,兩根曬毛巾的鐵杆子哪贏得了刺刀?」

「我二刀流他只有一把,怎麼可能不贏?」

二刀流你頭啦,當自己宮本武藏喔!

黃郁佑在心裡罵到,可是廢棄大寢四處也沒其他看似能用的東西,天知道徐寶學長究竟從哪拿到這把刺刀。黃郁佑跟孫營長向後退,徐寶學長揮動著刺刀往後退,刀劃過床上的枕頭,枕頭就這樣被切了一角下來,噴出棉花,在空氣中跟中灰塵飛舞。

操!到底哪找來的刀,那麼利。

孫營長跟黃郁佑頓時有同樣的想法,兩人越靠近後方,就快到T形舊倉庫左處的盡頭。背後沒有門沒有窗,只堆著一堆讓人打噴涕生灰塵的寢具用品。孫營長斜眼看後方,突然心裡打了個主意,肩膀撞了下黃郁佑說:「喂,小兵把你那沒用的曬衣架丟了。」

「營長,這樣我就沒東西可以擋刀了。」

「你那爛東西擋得了什麼,扔了扔了!聽著營長我有個計畫……等等你……就這樣……懂嗎?」

郁佑聽了孫營長的計畫,直覺就是個爛計畫。但看營長自信滿滿,然後自己也沒其他別的辦法可想。郁佑深呼吸,聽營長的話扔了那沒用的衣架,身體慢慢退到孫營長後方。營長看了黃郁佑到自身後,小聲的問準備好了嗎?郁佑回應一聲。

「好,聽我數到三就動作。一、二、三!」

孫營長一喊完就衝了出去,兩手操著鐵架,往徐寶身上就揮,徐寶朝孫營長揮舞刺刀,那刺刀就朝孫營長眼前來,孫營長頭歪過去一撇,刺刀剛好擦過臉頰,一條痕跡,就滲出血來,傷口的刺痛感隨即就跟著來。幹!孫營長操了聲髒話,剛剛的鐵架穩住力道,選徐寶手臂打,原以為徐寶會疼得收手,沒想到這招完全不管用,徐寶穩穩的連動也不動,唉聲疼也沒有,剛揮出去的刺刀又劃了回來。

「營長!」

郁佑大喊,這次孫營長沒閃的機會,身子一退,兩隻手護住自己的臉,刀子就從曲指肌處劃一刀,鮮紅的血液就灑了出來,孫營長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後跌在地上,兩根鐵條也落到地面,只見血沿著手腕,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孫營長忍著手的痛往後移,手靠著旁邊的鐵床鋪勉強將身子撐起來,他看見自己的雙手血已經流成像河川分支一樣亂七八糟的。

徐寶走到孫營長前,孫營長看著滿臉是血的徐寶看著他,那頭非人性的擺動,伸出手朝他的額頭敲兩下。這動作惹孫營長笑,沒想到連最後到非得照著「人頭西瓜」這爛故事劇本走,想到就覺得不爽。

「這個瓜……熟了……」

徐寶說完,一手掐住營長的脖子,手慢慢舉起刺刀,準備要「採收」西瓜。

「呵,啥熟不熟?你這鬼附在我兵身上,砍我很爽是吧?他娘的!才不管你附身什麼的!也不管這爛故事是真是假,還是其他什麼的!聽著,你霸占我他媽的營區倉庫、附身幾個小兵、拐走我的傳令、還開了讓我不爽的蠢玩笑。給我聽著……無頭鬼……」

營長不管自己手上血還在流,或則徐寶手已經舉高刺刀。他兩支手把徐寶整個人拉近,面對面兩公分距離,眼瞪著那布滿血絲的白眼,惡狠狠的對那鬼說:「我孫震這個人就算你做鬼……也惹不起!」

話放出口,孫營長大喝一聲,手使力把徐寶整個人抬起,腳衝向某個床鋪的鐵腳,重重的就撞了過去,把徐寶整個人撞震了一下,刺刀終於從徐寶走中脫落滑了出去。這動作像是惹惱了附身在徐寶身上的鬼怪,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突然變得極端恐怖。徐寶嘴裡發出了不屬於他的低沉的嗓音,怪叫起來,雙手掐住孫營長的脖子,越掐越緊。

孫營長覺得脖子快被這鬼掐得呼吸困難,還是使勁的將鬼抬起來,瞄準那後方堆滿寢具的尾端。在快沒聲音前最後大喊一句:「黃郁佑操你妹的是好了沒!」

「營長好了!」

營長一股腦的向前衝,也不管自己已經被掐得無法呼吸,雙腳就是不斷的跑,把徐寶整個人撞進那棉被堆。這個衝擊,加上剛剛黃郁佑不斷抽出底下的棉被套,整座堆在後頭的寢具山,搖搖欲墜,這一撞,剛好促使這座山整個崩落。棉被不斷的往下落,一個一個壓在營長跟徐寶身上,上方棉被枕頭整個都往前倒,倒的太過劇烈,連一旁的黃郁佑也遭殃,最後一哄的全落下來,三個人就全被壓在滿是塵埃的棉被底下。

「呸、呸!」

先從裡頭爬出來的是郁佑,看四處一堆灰白的棉被枕頭,自己可沒想過這些看似軟綿綿的東西,整個垮下來往身上砸會那麼痛。不!應該說自己當兵可完全沒想到會被成堆的棉被壓在下頭。全身被壓的痠痛,郁佑揮揮手臂,這才想起來營長跟徐寶學長還被壓在棉被下,開始四處找人。

「營長!孫營長!」

找了幾秒,突然郁佑見到棉被裡一隻手伸了出來。

「營長!」

郁佑見了趕緊跑向前,伸手想把營長拉出來,但正要拉住手時,這手卻往自己撲了過來,郁佑一個驚嚇往後跌坐。不、不對,這不是營長。郁佑看見一股黑色濃密像極了焦糖的東西從棉被中滲了出來,郁佑嚇呆了,同時感覺到身體極度不舒服,一股想吐的感覺直沖腦門。

「咳、咳咳!呼哈!」

不遠處孫營長從棉被堆裡探出頭來,咳嗽好幾聲,整個人狼狽的伏步爬出棉被堆,看黃郁佑傻坐在那,就罵道:「黃郁佑,你傻坐在那幹啥!」

被孫營長這一叫,郁佑才發現孫營長已經自己爬出棉被堆,整個人慌的跌跌撞撞跑向營長將營長人攙扶起來,兩人一步步走到大寢中斷才停下來,郁佑這時才猛然發現,營長兩手滿滿都是乾掉的血。

「營長!你的手……」

「沒事,只是被那混帳刺刀劃到流血而已,止住就好。那兵呢?還被壓在棉被下?這下可好了,我們得把他挖出來。」

「呃……營長,徐寶學長他……」

郁佑突然停止說話,手抓緊營長,像是小孩一樣害怕的發抖。孫營長連忙察覺到不對勁,這傢伙又看到什麼怪東西了?靠!這事到底有完沒完啊。孫營長在心裡不斷咒罵。

「營……營、營長……」

「嗯?」

「你、你、你有看見嗎……」

「沒有,你又看見啥灰?」

孫營長轉頭看去,除了崩掉的棉被山和那些大寢擺設什麼也沒有。但見郁佑的身子不斷發抖,臉色慘白,像是看見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自己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對了!刺青,那小子手臂的刺青!孫營長突然想起來,自己好似只要摸了右手臂上的刺青,就可見那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孫營長這大手一摸,馬上就聽見一陣嘶吼聲。那聲音怪腔怪調,這次不止叫聲,還混雜哭聲和尖笑聲,整間廢棄的大寢各地方都被這聲音占滿。

棉被堆裡串出很怪的東西,那東西像幾張人臉又不像,像是幼稚園小孩做失敗的黏土作品,整個樣子黏呼呼的像蛞蝓一樣爬行,朝他們逼近。孫營長覺得那些聲音的源頭一定就是這個怪東西。

幹!不知道灑鹽巴有沒有用?

孫營長覺得自己得拖著這半殘的身子跟這隻人臉蛞蝓展開第二回合。

   
作者的其他作品:
營長的除靈方法 五
營長的除靈方法 五

營長的除靈方法 四
營長的除靈方法 四

營長的除靈方法 三
營長的除靈方法 三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一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