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MR012]  《營長的除靈方法六》 
作者: 陸坡
繪者: HJ
出版日期: 2019/12/18  第 11
尺寸: 224頁,  280.0公克,  20.0 X 13.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668194
定價: 260
會員價: 234
+++++---------------------------------------------------------------------------------------------------------------------------------------+++++
米國度試閱連結

在《青土山鬼話》寫下真實故事,
那個人就會死於非命?
姑且不論這件事是真是假,
黃郁佑只想朝自家營長怒吼──
別真的在《青土山鬼話》上寫故事啊!

這裡是他的青土山營區和他的兵,
不管敵人是紅衣女鬼還是紅衣小女孩,
無論《青土山鬼話》紀載的鬼故事是真是假,
他都要一篇篇把真相找出來,
這是來自孫營長的全、面、宣、戰!

+++++---------------------------------------------------------------------------------------------------------------------------------------+++++
第五十四章

黃郁佑一路上在車內相當安靜的看著窗外,看路燈一盞一盞從眼前經過,沒有多問孫營長家中的事情。也許是自己也是單親家庭,所以黃郁佑很理所當然的不提起這件事。但黃郁佑想想自己小時候的童年其實沒有什麼不好的回憶,頂多就是他做了什麼調皮的壞事被爺爺拿藤條打。可能是因為大多時候媽媽樂觀的性格,還有一直以來莊駿佐和他家人都對自己相當照顧。所以黃郁佑的童年除了鬼怪幽靈的煩腦外,還稱得上是快樂的童年。

但孫營長的家是什麼樣?或怎孫營長的童年是怎麼度過的。孫營長那有時候嚴肅;又有時候像小孩般對周遭一些事物感到好奇,是否也是因為孫營長的童年所導致他今天的性格?黃郁佑不知道,但總覺得應該有點關係。

黃郁佑偷偷看了眼開車的孫營長,大半夜的自己坐在軍營裡營長車上的副座。怎麼想都很莫名其妙。而營長不住家裡而是另外有住處,這點也讓黃郁佑有點好奇。

難不成,營長已經結婚了?

跟老婆住在外面?

雖然直覺這樣想,但黃郁佑馬上想起孫營長的學長張翰祥當時在青土山會客室裡跟他說的話。想到那句話,黃郁佑皺起眉頭,臉紅了起來。不會真是這樣吧!黃郁佑又偷看了一眼孫營長。而這次再看去,卻看見孫營長的眼睛早準備好對準他那偷瞄過來的眼神,讓黃郁佑嚇了一跳。

「你這傢伙,就那麼喜歡偷瞄人?黃郁佑。」

「報告營長,沒有。」

「怎麼,你是不是有問題想問?」孫營長說。

「報告,沒有。」

「你剛看見那麼多事都不好奇?」營長問。

「當然會好奇,但是營長。這是我自己覺得啦,每個人家裡都有不一樣的狀況,外人不好插嘴。而且第一次到營長家就看到這樣的場面。實在有點……」

「有點什麼?黃郁佑把話說完。」孫營長說,車停下紅燈。

「有點不能接受,關於鬼學長的事情。」黃郁佑說出心裡話。

「黃郁佑,我他媽的跟你一樣。雖然我跟你說的那四哨的鬼趙勇斌沒啥交集。但是我就是不爽,不爽好像一切不合理的事情都理所當然,好像我必須看著一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卻還得在心裡合理化它的發生。但也許我爺爺也說對一點……就一方面,我的確也希望這不是真的。」

車子開到了孫營長公寓的地下室,兩人下了車。黃郁佑跟著孫營長搭了電梯上樓。等電梯門開後,黃郁佑隨著孫營長後頭走,在這層樓的最後一間就是營長租的小公寓。當門一打開,黃郁佑就見到不同於軍營的孫營長,孫營長私了的那一面。房裡意外的乾淨,實在不太像一個獨居男人的宿舍。

「營長,你有女朋友嗎?」黃郁佑不禁這樣問孫營長。

「問這幹嘛?黃郁佑一進我家大門就要對我身家調查,想簽憲兵是不是!」孫營長說,人一進門就解開了自己的軍服,脫下草綠服,裸著上半身把髒衣服往浴室裡的洗衣機中丟。只跟黃郁佑說沙發自己坐,電視要看自己打開,人就解開褲頭進浴室去了。

黃郁佑聽到孫營長這樣說,沒多久就聽到浴室裡的水聲。孫營長大概是在洗澡吧?黃郁佑這樣像,屁股就坐下營長家的沙發,沙發沒想到還不錯坐,黃郁佑這時整個人癱在沙發上,環顧營長客廳的四周。空曠的客廳幾乎沒有什麼裝飾品,但是健身器材倒是不少。黃郁佑看見大大小小的啞鈴上面標著不等的磅數,甚至還有一臺跑步機,其餘還有像是跳繩、壺鈴、握力器等等,說是客廳簡直像健身房。

剛在營長進去浴室前,黃郁佑好像聽見營長說自己可以開電視來看,就不客氣的打開電視。然後黃郁佑就發現一件無力的事情,營長家沒有裝數位電視臺或第四臺,只有不到十臺的節目可以看。對於黃郁佑這樣的年輕人,很快遙控器就轉膩了。黃郁佑失望的關上電視,摸摸口袋想摸看看自己的手機在不在,結果因為今急急忙忙的跟著營長車出營區,自己的手機還留在青土山營區內。這下可好,連貪食蛇都不能打發時間。

在營長家中,聽到營長的爺爺很率性的坦承當年一切,黃郁佑很討厭營長爺爺在描述事情的口吻,那是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好似當年趙勇斌學長的死都是理所當然的。黃郁佑了解當下為什麼孫營長會那麼憤怒,不管是人命還是鬼,只因一個利益被人當作即可拋的小螺絲,死得不明不白,這點連自己也無法原諒,更不用說孫營長了。黃郁佑想起了這幾個月下來的一些事情,不管是在大困境也好,孫營長永遠希望每個人活著。所以他寧願自己當先鋒或用其他手段,也不想讓任何人犧牲。

自己好像不知什麼時候懂了這個青土山上的營長,又不知哪時候覺得這位營長比其他長官都要來得特別。黃郁佑覺得孫營長有時候對他的口吻,實在不太像一位長官,比較像一個大哥帶小弟的感覺。黃郁佑現在想想許多孫營長的行徑,感覺起來實在微妙,因為孫營長就像是故意打破許多軍中的規矩。例如像是廢掉長官桌制度,自己的餐具自己收,這點小事,就跟自己新訓時有很大的不同。

既然看不慣軍中的陋習,當有時卻還是擺個好看的營長樣。黃郁佑不禁有了疑問,為什麼孫營長會選擇當兵?

浴室的門開了熱氣冒了出來,孫營長穿著一條四角短褲,披著運動毛巾走出來。一出來就喊熱,看了坐在沙發上的黃郁佑和安靜無聲的客廳,不解的說:「幹嘛不看電視?冷氣也不開,你不熱喔。」說完拿起遙控器把客廳的冷氣機打開。

「營長,我可不可以問你個問題?」

「什麼問題?」孫營長答話,打開客廳的小冰箱,拿了飲料喝。

「營長為什麼想當軍人?」黃郁佑問。

「為什麼?因為我就只會當軍人。」孫營長回答。

「營長的家人也是軍人嗎?」

「他們都是軍人。」

孫營長說完,隨手拿了瓶飲料往黃郁佑方向拋。黃郁佑接住飲料,是罐無糖綠茶。黃郁佑打開來喝了一口,這時孫營長走來沙發,在他身邊的沙發就癱坐下來,隨手打開電視,客廳這時才有了些比較樂鬧的聲音。

「我的家人都是軍人,所以我也只會當軍人。從以前父親就是像部隊一樣訓練我,早上幾點起床,幾點集合,運動,然後下午幾點到家,每個時間都得算得準。如果時間內沒到就是挨揍。而且我念的是軍校,畢業後一定得進軍隊還國家的債。懂吧?黃郁佑。」

「那麼,營長你如果不當營長想當什麼?」

「當然是當旅長。」

孫營長很快的回答,黃郁佑感覺自己問法好像錯了趕緊修改又問了一次:「營長我的意思是問,你如果不當兵想做什麼?」

「不當兵……」孫營長摸著下巴看著上頭思索。

「像是運動員或是老師之類的。小時候不是都會寫『我的志願』這種作文嗎?」

「這樣說起來,黃郁佑我小時候好像一直想當……戰士或武俠。」

「營長,不要開玩笑,我很認真的在問你耶!」

「他媽的,誰跟你開玩笑,我以前就是想當武林中人,可以用很帥的絕招打倒敵人。還有當個保衛國家的戰士打敗敵人,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別的想做的。」

聽完孫營長的答案,黃郁佑瞬間覺得自己錯了,真的不該問一個只有軍人大腦的人,會有什麼別的想法。但是說起來軍人、俠客、戰士,這些說起來,都是算行俠仗義的職業,孫營長似乎特別喜歡這些英雄主義的角色?想到這點,黃郁佑突然想通了什麼,就對孫營長說:「營長你是不是喜歡英雄人物?」

「嗯。」孫營長點了頭,但突然又說:「小時候跟學校的同學借了一本小說,叫什麼名字我已經忘了,我只記得裡面的主角總是很厲害,不僅會武劍,還學會絕世武功,成為一位武林英雄。不管對方用了什麼陰險的手段,他都會化險為夷。所以我以前就很想當那英雄。但是長大後才發現不可能。」

「不可能?」

「嗯啊,不可能。黃郁佑就像你看得見鬼一樣,我沒得選擇。剛剛你也看見了,我的家所幹的事,並不是什麼光彩之事。別說什麼英雄了,說是反派也許還比較像個幾分。而就如同我爺爺說的,不管我如何想撇開這層關係,他們終究是我家人。」

孫營長倒在沙發上看著冷氣口說:「這樣說也許很自私,但你要我在四哨的鬼和我的家人之間做選擇。很抱歉,我會選擇自己的家人。即使我多討厭他們,但再怎麼討厭,還是家人。」

「對不起,黃郁佑。看來那新兵說得沒錯,我們這趟可是完完全全做了白工。」

孫營長道歉,轉頭看向黃郁佑。只見黃郁佑因為吹冷氣太舒服,已經睡著在沙發上,孫營長看著睡著的黃郁佑,愣了幾秒,想到剛剛自己好像說了什麼很丟臉的話,臉不禁紅了起來。還好這裡除了睡著的黃郁佑沒有其他人,孫營長這樣想著,把睡著的黃郁佑給抱起來。

這傢伙好輕,到底有沒有吃飯?孫營長抱起黃郁佑,把他放到自己寢室的床上,開了寢室的冷氣,將自己的床給黃郁佑睡,自己拿了張毯子到客廳去睡。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上沒營養的節目,其實孫震根本沒有認真看,只把電視節目當作背景音。自從知道凶手是自己家的人,孫震幾乎好幾天夜裡都沒有好好睡過,沒想到就算回到家中,也沒辦法入眠。

他不知道黃郁佑是刻意避重就輕,或故意選擇不提。在知道殺害女人和四哨趙勇斌的凶手是自己家族的人之後,孫震有種不自覺的愧疚感。在軍校時期,張翰祥曾經稱呼過他這症狀,叫做反應過度症候群。更直言他這種狀況很討人厭。

「討人厭?」還是一年級新生的孫震露出稚嫩疑惑的表情看向自己這位學長。

「對,你他媽的這場球賽之所以會輸,全部都是我的錯這種自大性格,就是會讓人看了很不爽。你不是別人,孫震,而他們只是你的球賽的隊友而已,本來一個團隊就會有很多人,每個人有不同問題導致比賽輸掉,而你卻自私的覺得好像因為你的錯誤才輸掉。幹!別逗我了!你真當你那麼重要,別把其他人當白痴,你只要為你自己的錯誤反省就好。」

在需要他幫忙的時候,那個人又跑到哪去了?孫震不解的拿起手機,看了張翰祥的號碼。孫震撥了許多次他的電話,但手機不知為何都轉接到語音信箱。這人故意的,孫震知道,當張翰祥不接他電話時,表示有什麼事情他現在不能接電話,而另外一個可能是……張翰祥現在處理的事情不想讓他知道。多虧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和今晚跟黃郁佑瞎聊了一些。孫震打了呵欠,關掉電視和客廳的大燈。看來今天會比幾天前的晚上好睡不少。

黃郁佑在孫營長的房間呼呼大睡,而在快接進早晨的大半夜時候,黃郁佑突然醒來了,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四周依然一片黑,黃郁佑沒有起身,但是他隱約的卻看到自己的床頭,有個奇妙的黑色影子,說也奇怪,黃郁佑竟然發現自己完全不怕那黑色的影子,只見那黑色影子相當巨大,況且一隻手不斷的撫摸自己下巴。

而黃郁佑因為太累,雖然看見這種不思異的畫面,但最後還是敵不過睡意緩緩的睡去,在闔上眼的那瞬間,黃郁佑彷彿聽到一聲哼的氣聲。那發出聲的聲音,像是個男人。

是不是營長?黃郁佑這樣想。但還沒想完,就已經進入夢鄉。

隔天一大早,睡在沙發的孫震被鈴聲給吵醒,孫震睡眼惺忪的爬起來,走到電話前接起來,喂了許多聲,卻沒有回應。而幾秒後孫震才想起,這鈴聲不是電話聲,而是公寓的電鈴聲響,趕緊隨便套上衣褲去開門。

這門一開,來的人讓孫震著實的嚇到。他沒想過這人竟然會找來這裡。

「媽?」孫震吃驚的說。

「你這孩子!明明人在家,按了那麼多聲鈴聲也不應門!快把你媽急死了!」

門口是孫震的母親,白馨。孫震不知道為何一大早天剛亮,自己母親會在公寓門口。一般來說,母親很少管孫震的事情,不管在學業上或是父親和爺爺對孫震生活作息上的要求方面。孫震的母親白馨通常都是依著自己的父親,從不會開口有任何意見。而今天母親一大早跑來,孫震想了想,只可能為一件事,那就是昨天晚上他跟爺爺見面,提到二十年前舅舅那被抹掉紀錄的凶殺案這件事。

不過說也奇怪,雖然孫震小時候見不到這舅舅幾次,也只知道他也是一位軍人。最後一次再見到這位舅舅,就是喪事的時候。這中間還不到幾年的時間。而當時的喪禮連瞻仰遺容也沒有,甚至連照片也沒有放,這點現在孫震回想起來總有點怪異。

孫震母親進到屋內來,看了看四周,東西放著沙發上,就到處走。孫震關了門,不知道自己母親在自己屋內找什麼,就說道:「媽,妳先坐下來,我幫妳倒杯水。」

「孫震,你一個人住媽媽沒意見。但怎麼這客廳搞得像運動場似的。而且你看這浴室的門是透的,你洗澡廁所都被人看光光,多害臊啊。雖然你當兵大通鋪洗慣了,但也不需要在外頭也弄個玻璃窗讓人看吧。」

「媽,這是毛玻璃,況且半身都是磁磚外頭看不到人。這公寓屋內浴室本來就這樣設計的,不是我的意思。妳別再看了,沒什麼好看的。啊!不要開櫃子,媽我很少回來,屋子裡沒什麼東西,妳別亂開!」

白馨打開孫震的冰箱和櫃子,皺了眉頭,她挖出一桶運動用的高蛋白,還有冰箱裡高壓真空蔬菜條和能量飲料,邊看邊就說:「你這孩子,怎麼還是吃這種東西,飯到底有沒有好好吃,每天只吃菜,喝這種東西。」

孫震倒了水,很慌張的就走過去母親身邊。他不知道為什麼向來不管事的母親,今天跑到他房間來晃東晃西的。廢了一些工夫,孫震才把自己母親請回沙發上坐。白馨喝了一口水,手拿著水杯,見到自己這個長大的兒子,不免歎了口氣,但又不自覺得笑,白馨將水杯放下,看著孫震說:「好幾年,沒有跟你兩個人這樣坐一起了。現在想想當年那個小男孩,現在都長得那麼大,歲月啊,就是這麼一回事。」

「媽,妳跑來是因為昨晚跟爺爺的事?」孫震問。

「我接了電話後,連夜趕回來。但想說你一定不在家中,鐵定窩在軍營或這間小公寓。所以我只好碰碰運氣。」

「電話?」孫震疑惑,沒想到爺爺竟然會打通電話給母親,告訴自己來找他的事情。而母親會來,孫震想果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就問說:「所以凶手真的是我的那位二舅?」

白馨聽到自己兒子孫震一說,人突然靜了一下,看著孫震的臉,先是喝了口水,最後緩緩的說:「是他殺的。殺了那女人還有一個軍人。」她對孫震這樣說,雙手滿漫放到腿上,繼續面對著孫震接著說道:「這事也瞞不了你了,也罷,發生這種事,我就在想他總有一天還是會被發現。紙包不住火,只看當年的火苗什麼時候竄出皮紙外。」

白馨看著自己的兒子說。孫震聽見自己母親這樣說,更進一步問:「舅舅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你那位舅舅是媽媽的哥哥,一直以來都是讓白家頭疼的分子。那時媽媽的父親是跟在你爺爺底下做事的,自然有著些身分在。而小時候你舅舅他。就常常仗著爸爸在軍中的地位,於眷村內對著小官小兵的孩子作威作福。雖這麼做,但也沒幹什麼太大的不是,頂多就是勒索點小錢零花。原先大夥也不當一回事,誰知你舅舅越大,這些惡習都變本加厲。」

「那件事情發生時,我與父親剛結婚兩個月。當時你外公相當震怒此事,但錯已鑄下,別無他法。才找了你爺爺搬救兵,看有沒有可行的餘地。而這事要不是當年媽媽已經和你爸爸兩人結婚,結成親家,不然依你爺爺的性格,哪想管這一攤爛事。最後就像是知道的那樣,爺爺用了他的權力和地位壓下這件事情。」

「妳知道被舅舅殺死的那小兵是學運的學生。」孫震問自己母親,白馨點了點頭回孫震說:「就是因為那名兵之前有學運前科,你爺爺才會更積極的壓下此事,當年學運和民主運動越演越烈,如果在爆發這起命案,可能真會引起當時的社會動盪。」

「社會動盪?那才是真正應該被人民知道的事情!」孫震聽見母親的話,不能苟同的反駁。而聽見這句話的白馨,突然有種感慨,露出笑容,緩緩的看著孫震說:「你果然就像她,兩個人說的話簡直一模一樣。」

「她?」

「你奶奶。」

「我?我像奶奶?」孫震疑惑。

「你知道你奶奶在嫁進孫家之前,也是一位支持學生運動的臺灣新女性嗎?」白馨說,看著自己的兒子,而孫震很理所當然的點頭:「我知道這件事。」

「果然,媽就有這預感你是知道的。」

「在那死去的小兵日記裡,也寫到一段關於奶奶的事情。我也是這時才知道奶奶跟學生們還有各個非法集會之間的關係。只記得我還小時,奶奶就已經過世了,沒什麼印象,但偶爾看到照片時,又會覺得奶奶給我很慈藹的感覺,很難跟抗爭運動有所關連。」

「也許你不記得了,但小時候你曾經有一次跟著奶奶一起出門散步。我記得那天回來時,你頸上還多了個廟宇的護身符,好似你跟奶奶去了哪間廟宇晃晃。」白馨笑著說,伸手去翻了皮包,從裡頭的透明夾鏈帶翻出了當年那個護身符,放到孫震手上說:「這就是當年,你小時候戴的。但戴沒幾次就被你父親認為怪力亂神,叫我取下來。不過都那麼久了,我想奶奶在那個家也沒留下些什麼,這你就留著吧,當成奶奶留下來給你的東西。」

白馨說完後,又再跟孫震寒暄幾句,倆母子久未聊,一聊時間就快過十一點了。最後孫震的母親才起身要離開。在離開前的門口,白馨轉頭看了孫震,這自己當年養育還在地上爬不會走路的小娃,如今也已經是堂堂一位穿著軍服,管理幾百位士官兵的營區之長。心裡頓時也股欣慰。

「孫震,你或許會怪小時候媽怎麼都不幫著你,或是你爸爸管教的方式讓你度過那不是很好的童年。但我們別無選擇。我們都是依附在你爺爺底下的人,大半人生就這樣過了。但你不同,孫震。」

白馨輕輕撫摸孫震的臉,抱著這個已經比自己高大很多的孩子,然後說:「時代不同,社會氛圍也不一樣了,去做你們年輕人想做的事情,或是你認為必須去做的。不管你爺爺怎麼說,媽媽雖然沒辦法抬起頭來出聲,但我怎麼可能不站在我兒子這邊。過去的事情就留在我們上一代,不需要你這一代來擔。你懂嗎?孫震,你這孩子有時候就是會鑽牛角尖。」

「我知道,媽。」孫震抱著母親,看著對自己微笑的母親,孫震突然覺得,過去自己老覺得母親不敢違抗,只是個任由爺爺和父親操縱的傀儡。但也許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自己的媽媽也在努力的擺脫這個孫家媳婦的束縛。而母親這樣做,當年嫁給爺爺的奶奶是否也是如此?

「妳這樣一聲不響的把老爸丟在外公外婆家,沒問題嗎?」孫震問。

「當然不可能,回去一定會被外公外婆和你爸爸臭罵一頓。但又有什麼呢?媽媽不就都是這樣過來的。如果這次不來下次就不知是哪時候,媽媽我有這種感覺,所以我寧可選擇他們不諒解,也想過來這趟。」

「這樣聽起來,不是爺爺打電話給妳?」孫震一路聽下來,覺得母親來自己宿舍的這一趟,好似並非爺爺或父親的意思。也就是說,母親接到的電話是來自家族外的第三者所打來的。

「雖然那個人叫我不要說,不過……」白馨轉頭拿著包包走出大門,不回頭,默默的說:「孫震,你真交了一個替你操煩的好朋友。」

「嗯?」

孫震聽見母親說,想問什麼意思,而房間的門就打開了。睡到快十一點的黃郁佑揉揉眼睛,打了個呵欠,看著打開大門的孫營長,不解的問:「營長?你要出門?」

孫營長轉頭看見睡眼惺忪的黃郁佑,關上門走了過去往黃郁佑的頭上用力的敲了一下,黃郁佑被這力道打了疼,不解的看著走向開放式廚房的孫營長。只見孫營長用水果刀切開真空壓縮的蔬菜袋,取出切好一條條的蔬菜,放在盤子上,端上客廳的桌上,還開了兩罐能量飲料,對黃郁佑說:「黃郁佑,你當我第一天見到你是不?偷聽就偷聽,還裝剛睡醒。你這傳令越來越不老實,過來!給我把這吃掉。」

被識破的黃郁佑,摸摸被打得疼的頭,理虧的走到客廳沙發上,看著沙發前桌上那些條狀的生蔬菜和能量飲料,面露菜色。他轉頭問正在浴室裡刷牙洗臉的營長:「孫營長,我們不能出去買早餐嗎?」

「不吃那些,你就別吃。」孫營長一口否決黃郁佑的提案。

黃郁佑只得乖乖的咬著黃瓜和蘿蔔條,配著沒有味道的能量飲料。心裡碎念說營長的媽媽明明要營長吃些別的東西。黃郁佑雖然滿嘴抱怨,但想到今早孫營長和孫營長的母親所說的那些,黃郁佑又不禁覺得,果然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抱怨著蔬菜難吃,但最後黃郁佑還是把一根根盤子內的蔬菜條通通吃下肚。而當孫營長從浴室內出來時,繼續罵著黃郁佑有得吃就不錯,還挑菜色。黃郁佑聽了,卻沒有什麼被罵的感覺,至少現在這種感覺,比較像營長。那個有活力罵人、跟一般軍人不同,不按牌理出牌的營長。

   
作者的其他作品:
營長的除靈方法八(完)
營長的除靈方法七
營長的除靈方法 五
營長的除靈方法 四
營長的除靈方法 三
營長的除靈方法 貳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一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