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MR007]  《營長的除靈方法 四》 
作者: 陸坡
繪者: HJ
出版日期: 2018/11/21  第 11
尺寸: 240頁,  370.0公克,  21.0 X 15.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9716215
定價: 260
會員價/VIP價: 234 / 205
+++++---------------------------------------------------------------------------------------------------------------------------------------+++++
自己體內藏有令惡魔畏懼的東西?
黃郁佑從不覺得他有什麼特殊能力,
為了處理右臂刺青糊掉的問題,
重新尋找幼時幫忙刺青的謝爺爺,
意外見到媽祖娘娘的……辦事員?

眾人努力下,四哨鬼學長的生平漸明,
黃郁佑希望趙勇斌了卻心事平安離開,
但無論營長孫震、好友莊駿佐和地基主,
都不讓他再次接觸趙勇斌並說出一切,
孫震甚至通告二連禁止郁佑站四哨!?

斯羅根:
四哨的鬼學長趙勇斌,真的是地縛靈?
抑或是已經在同一個地方等待太久,
久到遺忘自己原該是慘被殺害的……怨靈!
+++++---------------------------------------------------------------------------------------------------------------------------------------+++++
第三十五章

苗筱珺班長的姨婆悶哼一聲,緩緩的推出手來,黃郁佑看見那手伸出來,緩慢的、慢慢的巫女姨婆的手按住他的頭骨,碰觸的那瞬間黃郁佑像是跳電一般,整個人沒了意識,頭往下身子往前傾斜,人像是昏了過去,被整個掏空一般。營長看見這狀況,身子微微動了一下,想往前,卻被苗筱珺伸手阻止。一旁的柯魁晉和張梁寬也站在原處不動。

只有孫營長看不見,三個人都看到苗筱珺班長的姨婆四周一種透明的東西,輕薄的像玻璃紙,浮在這巫女姨婆和黃郁佑周遭。姨婆五根手指不規律安壓著昏睡過去黃郁佑的頭部,像是在黃郁佑的腦袋中尋找出什麼。這被隱藏的原民的巫術不止其他人驚訝,連苗筱珺本人也是第一次瞧見姨婆放出這種本事,姨婆現在整個人,模樣嚇人。不止嘴發出絲絲的呼氣聲,雙眼翻白,專注的模樣讓苗筱珺吞了口水。自己果然,要成為像是姨婆或奶奶這樣族裡德高望重的巫女孩還要差得遠呢。

姨婆施展了其實跟苗筱珺施展了咒術本質並無差異。都是透過對方腦袋的記憶和眼睛所看的事物,拉出一層層腦袋的記憶庫,有時候是淺層記憶;也有些是深沉記憶,只要有明確的目標就算是對方不記得但曾經遇過的畫面都可以瞧得見。但這是一種有風險的黑巫術,施咒者越往對方的記憶裡瞧,就得突破越多對方的心房跟防備,如果對方也是術士或巫師就更難突破。苗筱珺可以挖出陳凱耀的記憶,除了她有些實力外,也剛好挑在陳凱耀人在醫院,身子最弱的時間,才可以輕易的突破心防。

只要當事人回想一遍自己的記憶,姨婆就可以在自己腦海中出現一模一樣的記憶。當然就算當事人想掩蓋或忘記什麼的,只要突破那層,就可以找到真相,這就是禁咒的可怕之處。姨婆讓昏厥的黃郁佑像是睡著作夢一般,想了一遍他的軍旅生活。

黃郁佑的軍旅回憶的抽了出來,姨婆覺得不難,這小娃兒固然有穿透陰陽的雙眼,但心眼並不壞,可說是年輕還很單純。姨婆腦海瞬間閃過許多黃郁佑在青土山營區的記憶,二連大寢、四哨、舊倉庫、軍械室、三連彈藥庫……這時姨婆淺淺的抹笑,有了!這廁所的地下室,地下室中發生什麼事,雖然早覺得不單純,但在瞬間閱過黃郁佑記憶後,姨婆更確認自己那股凶兆的直覺,只是自己家這妹妹竟然逃得過這種大劫,可說是讓人無法相信。

漸漸,畫面來到最重要的一幕,陳凱耀狠狠敲了一擊孫營長的頭,孫營長倒下了,姨婆感覺到黃郁佑傳來的錯愕,而在陳凱耀那笑聲中,漸漸的姨婆感覺到黃郁佑身體裡傳出一股憤怒。不對!這憤怒感,不是來自黃郁佑,應該更準確的講,黃郁佑的身體裡有個和他類似的東西莫名的憤怒起來。這讓姨婆猛是吃了一驚!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這個挖掘對方記憶的部落黑巫術,本身就是由祈福驅邪的白巫術演化而來,原先的咒術是為了過去打獵的獵人怕被自己獵捕或殺害動物靈魂給附身,為了驅感被附身的獵人或族人所做的儀式。當身體裡有兩個不同的靈魂,巫女馬上就感受得到,將動物驅出獵人身體,並且用傳統的歌舞儀式,將動物邪靈驅出部落之外。所以如果黃郁佑身上有不同於他的靈魂附著,那苗筱珺的姨婆理因開始就感覺到,但是不知為何這東西並沒有讓她察覺到。

眼前黃郁佑的記憶突然扭曲了,像是壞掉的影像畫面變得詭異,聲音也開始如同壞軌的音樂帶一樣,變得含糊刺耳。姨婆知道如果自己想了解是什麼東西救了自己家妹妹,要突破的不止是黃郁佑的記憶,還有這「東西」的記憶。

姨婆伸出另一隻手,這隻手附蓋住黃郁佑的臉。她知道她必須更小心,不能讓眼前黃郁佑男孩裡的那東西知道自己要窺視它的記憶。巫女姨婆屏住呼吸,等待著眼前這崩壞的記憶露出缺口。在感受到那怒氣閃過的一剎那,姨婆雙手十根手指出力,跟著怒氣鑽了進去那東西的腦海裡。

原先要侵蝕黃郁佑的黑色物體,突然安靜了下來。整個地下室的小房間已經被黑色的物體占據,並且黑色物體已經露出它那可怕的面目,那是陳凱耀的臉,正確來講是模仿那叫陳凱耀男孩的臉。這個低等惡魔看來是想吞噬這裡的人,並且取代原本招喚自己人的模樣。姨婆看了四周的黑魔術的道具和那六芒陣式,看來這不知羞恥的惡魔是吞噬掉許多孤魂野鬼的靈魂來壯大自己,現在惡魔因為沒有魂魄供養,已經耐不住性子想吞掉現場人的靈魂。

「……」

有個低沉的聲音。

姨婆發現這聲音並未來在場的任何人。她看見那名叫黃郁佑的小兵,將倒在自己身上的營長給撥到一旁,身子直直的立起,看著前方的陳凱耀,無神的臉看著、只是看著、嘴巴微微張開,就像一個失神的人一樣。陳凱耀一看愣住,停止笑聲,面對著眼前坐在地上黃郁佑無神的雙眼,那看著他的雙眼,不知為何讓陳凱耀感到恐懼,人不自覺得往後退,退、退到後方時,突然一剎那黑色的物體蜂擁而上,困住陳凱耀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拉起。

陳凱耀一個透明的軀體被從身體裡拉出來,感覺那像是陳凱耀的靈魂?不,也許是別的東西?姨婆知道施術者有時候會如此,以為是自己做的行為,但在追查下來之後反而是冥冥之中被什麼控制和牽引。就在當下,黃郁佑看陳凱耀的眼睛,轉向那黑色的惡魔。那惡魔突然不動了,被吸取靈魂的陳凱耀落了下來,昏死的地板上。姨婆看過去,看來靈魂沒被這惡魔拖走。

「……」

姨婆又聽到那低沉的聲音。

這次姨婆終於知道那聲音是從哪發出來的,沒有想到那低沉的悶哼聲竟然是這黑色的惡魔發出來的聲音。它模仿著陳凱耀的模樣,用嘴發出那聲音。慢慢占滿小房間的黑色物體開始往惡魔身上縮回,似乎放棄了在場人的靈魂,最後形成了一個黑色看起來有如液態油狀物的陳凱耀。

黃郁佑爬了起來,但起來的方式非常怪,像是身子被人綁了線給拎起來。黃郁佑站著雖然是站著,但是整個身體軟癱著,像是隨時會倒下。只有那臉抬起頭來直視著眼前那模仿著陳凱耀的惡魔。搖搖晃晃的踏起步伐,像是行屍走肉,拖著腳往惡魔的方向去。

「別過來……」

惡魔張開嘴露出近似憤怒的聲響,周遭的桌椅箱櫃全被這聲震得喀喀動。姨婆感覺奇怪,接收了那麼多靈魂的惡魔,就算低等光憑她自個應付也得使勁,怎麼這惡魔卻怕起黃郁佑來?

不應該說是怕起黃郁佑裡頭的「東西」。

不理會惡魔的叫囂聲,黃郁佑依然一步拖一步的往惡魔所在的方向走。惡魔開始歇斯底里,似乎很不願意黃郁佑靠近它。原先陳凱耀的模樣漸漸剝落,難看的臉和獠牙露出了出來,還有那黑色的尾巴。果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姨婆看過黃郁佑腦袋裡那舊倉庫的記憶,這會黑魔魔法的陳凱耀小兵不學好,原本就打算用靈魂餵養惡魔,但是有點不對。姨婆抽絲剝繭這層層記憶,不管是自己家的妹妹、營長、黃郁佑這些人,可能連陳凱耀自己都沒察覺,最早那個三連地下道的惡魔可能早就被前藏在自己體內的東西給吞噬了。也就是陳凱耀原先自己體內的惡魔,靠著他的飼主不自覺得吞噬靈魂和惡魔來壯大自己最後失去控制。

這發現已經夠驚人的了,但眼前黃郁佑的行徑,才更是讓姨婆無法解釋。就算是惡靈附身於黃郁佑身上,憑著惡魔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懼怕區區一個惡靈。那「東西」究竟是什麼?可以不聲不響、躲過她和所有人法眼。

露出獠牙和黑長指甲的惡魔,不只恐懼還很憤怒的看著迎面而來的黃郁佑。黃郁佑現在跟惡魔的距離不到五步路,但眼神依舊渙散。惡魔揮出手用尖爪攻擊黃郁佑。但黃郁佑只是輕輕舉起右手,絲毫不費力氣就握住惡魔的手臂,接下來恐怖的不是惡魔,雙眼無神的黃郁佑,手就這麼一撥,惡魔一個慘叫,整隻手臂被黃郁佑扒下來。黃郁佑絲毫不在意的轉動脖子,看著這根惡魔的手臂。

臉看著手臂,竟然抽蓄的淺笑。讓抽取記憶的姨婆整個人身子發寒。

惡魔被扯斷的傷口不斷的流出黑色濃稠的液體,張大嘴尖銳的獠牙就往黃郁佑身上咬去。但黃郁佑另一隻手卻一個拳頭過去,直接穿進惡魔的嘴中打穿整張嘴,黑色黏稠物從惡魔嘴裡噴了出來,噴得黃郁佑整個人身上都是。惡魔單手摀住嘴,向後退,模樣不斷的轉變,在惡魔與陳凱耀的模樣互相交錯,最後變成了個四不像。惡魔發出讓人不舒服的聲音,元氣大傷,想找個靈魂吞噬好壯大自己。

惡魔眼睛瞄向了倒地的孫營長。

「強大的力量……」

想吞噬孫營長來跟黃郁佑裡頭「東西」抗衡的惡魔,往孫營長方向撲,眼看就要得逞,沒想到黃郁佑卻將手中惡魔那根斷掉的手臂往惡魔身體裡刺,惡魔身體被狠狠刺穿,並且被定在了房間的牆上。惡魔惡狠狠的盯著黃郁佑,黃郁佑依然是那昏沉的模樣和表情。惡魔低吼著,但黃郁佑只是呆呆的站在它面前,一動也不動。

「人類的俘虜……玩具……吞噬掉……吞噬寄主……靈魂……解放占有……復活……」

惡魔唸著不知所云斷斷續續的話,而黃郁佑只是緩緩的站在。這時恍神的黃郁佑突然開口說話,而且竟然就是黃郁佑的聲音,絲毫不差。那跟黃郁佑一模一樣的口音對著惡魔說:「你無法吞噬他。」

「叛徒……」惡魔說。

「我……選擇了……」那「東西」透過黃郁佑的嘴說。

姨婆知道這聲音來自於那東西,那在這叫黃郁佑男孩身體裡的足以讓惡魔恐懼的東西。但這東西究竟是什麼?姨婆準備繼續深入這東西的記憶。這時,原先看著惡魔的黃郁佑卻猛地回頭,那雙讓人不舒服無神的雙眼竟然看向窺視黃郁佑大腦記憶的姨婆,開口說:「窺看記憶的人,是誰?」

這聲音讓姨婆猛然一驚,整個法術瞬間收起,全身冒汗。苗筱珺的姨婆收法收得唐突,動作之大讓周遭的人全嚇了一跳。連解開時回神的黃郁佑都嚇得叫出聲。和巫女姨婆兩人都喘著氣。黃郁佑喘氣的看著滿臉驚訝的巫女姨婆,怯聲的問了句:「怎、怎麼了?出、出事了嗎!」

「沒出事。」

姨婆說,說完轉身就離開黃郁佑身邊。一旁的苗筱珺看了姨婆樣子不對勁,趕緊上前去問:「姨婆?怎麼回事,您臉色那麼不好是在黃郁佑他記憶裡看到什麼?那地下道我們是怎麼脫困的,姨婆您有沒有眉目?」

「慢點慢點……我只是太久沒幹這事,有點反應不過來,先讓我喝口茶。」

姨婆起了身拿起自己寢室桌上備的保溫壺,倒了些熱茶出來。喝茶安神,等茶喝完後,姨婆看了黃郁佑一眼,心裡好似有個底,緩緩跟眾人說起黃郁佑記憶裡那「東西」的事情,並未詳細與惡魔爭鬥的過程。眾人聽了不僅難以置信,最難想像的就是黃郁佑本人。黃郁佑看著自己,摸摸自己的臉,又看向巫女姨婆問:「那對抗惡魔的人真是我?沒看錯?」

「真是你,應該說是在你體內的『東西」對抗了它。這抽取記憶的把戲跟眼睛看沒關係,而是最真實的記憶樣貌。你體內應該有個『東西』一直跟著你。雖說他幫你解了這個難,但我始終不覺得它是好東西。我只讀了你當兵時的記憶,你自己有沒有意識這個『東西』在體內的存在。」

「可是我爺爺從沒跟我說過。」黃郁佑說。

「你爺爺?」姨婆聽了問。

「嗯,應該說是我外公。我外公從我小時候就一直會幫人消災解厄,不管是對鬼怪或神靈都有一套。但從來沒跟我說,我體內有個……怪東西。」黃郁佑說著。

該不會是那傢伙的孫子吧?命運弄人啊。姨婆想到了一個過去很久的朋友,一個不擅言情怪里怪氣,會幫人消災解厄的笨蛋。她瞧了瞧黃郁佑,便說:「反正這事我們也說不準,連我這老巫婆看你那麼久也感覺不出你身上有那東西,要不碰巧施了法,恐怕沒人知道你身上有這麼一個『東西』在你體內。不過在我看,這東西也沒對你有啥害處,你就不要多想這事兒……並非所有的事都是壞的。」

「姨婆,難道就沒什麼方法可以將那『東西』趕出來?」

「這事難,我做不來。不過如這男孩跟那『東西』倆相安無事到今天也非什麼大礙。我猜測大約是那惡魔的氣息把你身體那『東西』給引出來。只要不再找危險事,我想也非得要把那『東西』趕走。我這是說你呢!孫營長。」

姨婆看了一眼孫營長,孫營長這才回過神來回了聲喔,但立刻又陷入思考中。苗筱珺的巫女姨婆看了就隨口問起:「孫營長,怎麼從剛剛就開始心不在焉。剛說事情就瞧你看起來怪,怎麼?是有什麼心事?」

「其實沒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只是想問你們這每個女孩都懂法術?」

「營長,你問這個幹嘛?」苗筱珺不解的說。

「私事!我又不問妳苗筱珺。」孫營長不耐煩的回話。

「我說!營長你……」

「手給我,我用藥草幫你卜個卦。其他人先出去吧!」

苗筱珺還想追問,卻被姨婆制止。一群人出了姨婆房間,苗筱珺走過孫營長旁邊時,還瞄了營長一眼,跟在眾人後出去。一出門黃郁佑就想上廁所,苗筱珺指了廁所的位置,人就尿急的跑去了。而剛剛苗筱珺看孫營長的這幕,碰巧被柯魁晉逮了正著,出了苗筱珺姨婆房門後故意走到苗筱珺旁邊,玩笑的說:「怎麼?營長看上別家女孩,妳這青土山一支花吃醋了?」

「你亂說什麼,姓柯的。我是眼睛瞎了會看上那種人?搞清楚,我只是想知道都發什麼這種事,他竟然還可以想我們部落的女孩,有沒有搞錯!這種地步還看女人!」

「噗,營長畢竟也是男人。不過妳姨婆的話……好像有保留?」

柯魁晉說,說完一旁的張梁寬也點頭應和說:「這點我也有感覺。」

「不只你們,我也是這樣想。我是第一次看到姨婆竟然欲言又止,所以才會想問清楚事情,但是被那個要問女人的笨蛋事給趕出來!搞什麼東西啊!營區不是不准不純異性交往嗎!」

「可是小珺班,我們現在營外耶?」剛上完廁所的黃郁佑一出來就聽見,苗筱珺氣急敗壞的這段話,不假思索的說。苗筱珺聽了看著黃郁佑,大聲的說:「營外也不准!聽到沒黃郁佑!」

「這還真是嚴格啊!」一旁柯魁晉風涼話的說著。

「這裡的女孩有很多是跟我一樣,是巫女世家為了學習或繼承後續巫女所努力修業。雖然我是最被看好的巫女之一,但只要是部落曾經家族有做過巫女的後代女孩,都有機會當上巫女。除非她已經嫁人或身體不潔才不符合這資格。所以這裡在大馬路上的那些女孩,都是修行的巫女,黃郁佑你少給我動什麼歪腦筋!」

「我又沒做什麼!」黃郁佑對自己成為標靶感到無奈。

「遷怒啊!遷怒。」柯魁晉看好戲的說,而旁邊的張梁寬這時小小聲的跟柯魁晉咬耳朵說:「柯輔導,我們真的不把剛剛小珺班姨婆的疑慮告訴黃郁佑嗎?他好像沒有意識到這問題的嚴重性。」

「這就是麻煩的地方,張梁寬。」柯魁晉突然一改剛剛玩笑的態度,變得正經起來,掛著笑臉說:「這問題說出來也沒辦法解決,黃郁佑大概也在擔心這件事,而苗筱珺的姨婆看來也知道這事才說相安無事這種說法安慰黃郁佑。你現在跟那傢伙說,也只會徒增他的煩惱而已。」

「我認為放著不管不是好事。」張梁寬回話。

「並非放著不管,而是你要怎麼管起這事?」柯魁晉這問,張梁寬無話可說。

姨婆房門被孫營長關上,姨婆又倒了茶喝。孫營長兩手交錯放在胸前,看著這位巫女婆婆,等著她喝完茶。姨婆喝了一口茶,慢慢的又喝上一口,之後又為自己添上一杯。才說:「你想問的應該不是女孩,孫營長。」

姨婆瞇起眼說:「你是想單獨問黃郁佑身體裡那『東西』的事兒吧?」

「嗯。」孫營長說:「老太太,我不知道妳剛剛想說什麼卻突然改口,但我覺得妳藏了什麼事情不方便我那小兵黃郁佑面前說。」

「都有。」姨婆說:「畢竟我老人家抽取的是記憶,不是那男孩的腦袋,那東西既然當時還在他體內,這時候就應當還在他體內。你應該知道那叫黃郁佑男孩右手臂上有一段咒文刺青。」

「你說他封住陰陽眼的刺青?」

「封住只是其一,一般刺青最主要是保平安的效果,跟部落族群的一種識別性。像是泰國刺上五條經文,許多是為了改運、防小人。有些也是驅邪之用。那男孩身上的經文很特別是安撫邪靈鬼怪作亂的經文。它不是驅趕作用也非避邪,而是安撫慰靈的經文,這種經文刺在身上實在很少見。」

「如果是這種經文,為什麼我摸了以後就能看到鬼?」

「因為它安撫了你身上的神靈,你身上神靈的正氣蒙住你的眼讓你不易見鬼,孫營長。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你身上給予你的正氣,那神靈的模樣。你家族是不有固定祭拜某間廟宇的習慣?」

「沒有,我家不拜。」孫營長說。

姨婆笑了笑,搖搖頭說:「不可能,你一定跟那廟宇的神明很有緣分,不然怎麼可能會得到祂的庇護?這就跟祖靈守護我們原住民一樣,免受我們受邪靈侵蝕。有這樣一個神明保佑你,這是你的福氣。我想妹妹一定是要探透你記憶時驚動你那神明,所以才會導致反彈。」

「我不管自己身上是不是真的有神靈保佑。那不重要,我只想知道,對於黃郁佑身上那東西,妳究竟保留了什麼不能當面對黃郁佑說?」

「負擔。」姨婆說。

「我抽取那阿兵哥記憶中的那『東西』給我的感覺。讓我覺得再談下去,可能會讓這小兵過於恐懼,如果再繼續下去,恐怕對他的負擔,並不是他這年輕所能承受的。不過……」

「不過?」

「他體內『東西』似乎還很遲鈍,似乎沒那麼容易察覺周遭發生的狀況。為什麼在地下道時會覺醒,我無法透過記憶知曉所有事。但,我擔心的是那孩子右手臂刺青。」

「那刺青怎了?」

「應該已經沒了作用,也就是安撫效力已經沒有……」

巫女姨婆端起孫營長的手,中指和食指抹了烏黑的藥草,從營長的手掌心滑到手腕那脈搏輕按一下,用凝重的話語說:「這阿兵哥裡體內的『東西』何時會在出現,沒有人可以保證。」

「我不會讓它出現。」孫營長握緊拳頭。

「話不要說太滿,孫營長。雖然我知道你能打鬼、徒手捉鬼、連魔鬼都難以牽制你,不單單只是受神明保佑那麼簡單。但你是人,人不管是活著或是死了成鬼都是脆弱的生物。孫營長你終究也是人,不是神。」

巫女姨婆說完,手指劃過將藥草抹去,看了一眼卦向就把營長的手放開。走回原來喝茶的位置對孫營長說:「另外,這裡沒有你要找的那女人。」

「沒有嗎……」

「孫營長,你要找的那女生跟我們部落的巫女似乎沒關係。」

「跟咒術有關,我以為失聯那麼多年這次一定能找著。」

「咒和術可分很多種。跟咒術有關的女孩這線索太籠統,我也無法幫你。」

「是嗎……唉……總之我家小兵今天麻煩妳老人家。現在天色也不早,除了苗班長以外,我們其他人等等還得下山去,就先走了。」

「欸!欸先別走,我話還沒說完!」

孫營長歎口氣,致謝後轉身要離開,卻被巫女姨婆給叫住,孫營長撇過頭看著苗筱珺的姨婆,一臉錯愕的說:「你那士兵身上的狀況,難不想解決?」

「我有方法。」孫營長說。

「你有方法?我從妹妹口中聽過你胡來的那些事。聽著,把那小兵留給我,我試試幾個法子,看可否了結這事……」

「這事我可不答應!」

孫營長和巫女姨婆聽了聲音轉頭去看,沒想到一個矮小的身影,撞了一下孫營長硬擠到他們倆中間。孫營長一看留有黑色長髮的一位老婦人,老婦人身材矮小,但頭髮卻長到過腰,氣急敗壞的看著苗筱珺的姑婆。這時後方一個急促的腳步跟了上來。營長看,是苗筱珺,苗筱珺也跑了上樓,緊張的也擠進房間裡,拉了那老婦人喊:「奶奶!不是姨婆的主意!是我要姨婆幫的忙,我之後再跟妳解釋,好不好?」

「不用解釋。」苗筱珺的奶奶說,憤怒的盯著姨婆。

苗筱珺的奶奶,現在部落族裡最德高望重的資深巫女。部落凡是要決定重大之事都一定得聽她指示,且因為久未有合適的女孩接任這正統巫女之位,苗筱珺的奶奶一坐鎮就從年輕做到結婚生子,到今五十多年。一位是部落裡正統祈福祭祀主靈的白巫女;另一位是藏在部落裡對付咒術暗鬼的黑巫女。原本奶奶跟姨婆意見相左的次數就多,苗筱珺看到事情演變如此,自己也難以收場。

「妳答應過不對外人使部落裡的那些招式,而現在為什麼破例?」

苗筱珺的奶奶質問姨婆,姨婆則是呼了口氣繼續喝茶,慢慢的說:「這些人有事理不清,我幫幫他們舉手之勞。況且還是妹妹帶來的人,我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妳這是在強辯!我就覺得奇怪怎會有沒見過的車駛進我們部落。我剛上樓就聽妳要把人留下來。我不答應,祖靈也不准。」苗筱珺的奶奶看了孫營長,表情凝重的對他說:「這位先生抱歉,不是我們原住民不好客,請你和你的朋友不要再到我們部落上頭。這是祖靈的指示,你們會把不好的災難帶上山裡頭。」

「奶奶!」

「妳別說話!等等就給我回家去,不准出門!」

「奶奶!我們下樓再說好不好,他是我軍營的營長,妳這樣我以後還怎麼工作!」

「那正好!妳這丫頭給我退伍!好好的給我學習怎麼當巫女。妳看別家女孩都乖乖的聽話做巫女修行,就妳!好好巫女不當跑去當兵!真是分明要氣我,我、我……哼!」氣到不行的巫女奶奶跺了腳,轉身又撞了一下孫營長怒氣沖天的離開,苗筱珺搖著頭大大歎口氣,追了出去邊喊著要奶奶聽她解釋。

「不好意思,我這大姐就是個性急了點。讓營長你看到這樣尷尬的場面。有太多事情纏著她,你帶兵那麼多年也概能理解,要扛起一個大部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她人祖靈都搬出來了,我這也沒法多說些什麼。」

「我說過那事我有辦法。」孫營長說。

「你能有什麼方法?」

「刺青既然失效,再刺一次不就行了。」孫營長笑著說。

「再刺一次?孫營長你想的太簡單了,那小兵身上的刺青不是隨便刺個一模一樣就能了事的,當年幫他刺青的人一定也是個經通法術,有能力的人才能做到。不是不能再刺一次,而是要找到當年原來的那人再耗費一次心力去做這事情,可以說難上加難。」

「我到沒想過這個。」孫營長皺眉頭,低下頭思考喃喃的說:「這可能要問起黃郁佑當年,是誰幫他刺上那經文的,那個人現在……」

「我知道他在哪。」

孫營長聽到熟悉的聲音抬頭,黃郁佑本人就站在他面前。孫營長看了黃郁佑瞄了眼巫女姨婆,姨婆觀察了幾秒,確認那「東西」沒發現朝營長點點頭。黃郁佑開口對著孫營長說:「抱歉剛剛小珺班跑出門外後,我想說出什麼事情跑上來,就聽到你們的對話……是……關於我右手臂上刺青的事吧?」

「這是我爺爺,也就是我外公還在的時候,他一個熟識的廟公幫我刺的。說是保平安,但是它現在不知為什麼變成這樣……」

黃郁佑露出他的右臂,孫營長和姨婆都看到,原本經文的刺青靜然糊成一團黑,如同胎記一般。黃郁佑摸了摸這黑成一塊的刺青苦笑的說:「我原本這次放假還想去醫院皮膚科給醫生看看是怎麼回事,看來還是跟……那方面的事情有……有關係……對吧?」

「你說你還找得到以前幫你刺青的廟公是不是?黃郁佑。」營長問。

「嗯,」黃郁佑點點頭說:「我都叫那廟宮謝爺爺,我唸書的時候如果有空時候,會陪媽媽去那間廟裡拜拜,謝爺爺人很好,每次都會問起我這刺青的事情。營長我這刺青的經文如果不見的話……我……」

「很危險,對吧?」

黃郁佑邊說,身子微微的發抖。這時孫營長大力的拍拍他肩膀說:「怕啥?你是男人吧,黃郁佑。有些事情你祖媽的就算怕也每有用!解決才是真的。」

「嗯。」黃郁佑聽了營長的話回應一聲。深呼吸一口氣,緩緩的呼出來。

「你體內那『東西』不是那麼容易驚醒的。剛剛我把話說得簡單,只是為了怕嚇著你。但如果那幫你刺上經文的人還在,你得趕緊請它把經文刺回去,趁你體內的東西還沒發現到。」

巫女姨婆說完,黃郁佑點頭,手摸著自己那黑成一片的右手臂刺青。

   
作者的其他作品:
營長的除靈方法 五
營長的除靈方法 五

營長的除靈方法 三
營長的除靈方法 三

營長的除靈方法 貳
營長的除靈方法 貳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一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