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E018]  《奸角上》 
作者: 塵夜
繪者: 九月紫
出版日期: 2012/10/17  第 11
尺寸: 0頁,  350.0公克,  21.0 X 13.0 X 1.8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3388
定價: 300
會員價: 270
目前無庫存
















+++++---------------------------------------------------------------------------------------------------------------------------------------+++++

柳恒澈這輩子都披著完美的表象在做事,
從曾經的一線男主角到現在半紫不紅的過氣演員,
花費整整六年卻幾乎可說一事無成,
可就像著了魔一般,無法從這個圈子抽身出去。

一次拍片讓他認識了周遠志,
那是個個性平凡、長相反派的男人,
卻讓柳恒澈見識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演技──
絕絕對對讓人印象深刻的反派人物!

一個看著是謙和端正,卻被人批評虛偽做作,
一個骨子裡溫和善良,外貌卻奸佞陰沉,
──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奸角!

+++++---------------------------------------------------------------------------------------------------------------------------------------+++++

第一部

第一章
正是八月酷暑,日頭毒辣,大街小巷無不路人寥寥,通往H影視城的岔道上幾輛車子有氣無力地停在路邊,似乎這鐵皮東西也中了暑熱,難以動彈。突然有個尖銳女聲劃破了這沉寂的午後:「來人啊,抓流氓啊!快來人啊!」緊跟著傳來扭打的聲音。
一旁幾輛停著的車裡的人聽到動靜都詐屍似地飛速撩開了簾子來看,只見路邊一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子正氣勢洶洶地揪著個中等個頭的男子連打帶踢,邊打邊罵:「叫你吃老娘豆腐!叫你耍流氓!」挨打的男子只一味捂著頭臉,嘴裡像在說些什麼,奇怪卻並不還手。
不知是誰報了警,很快便有輛執勤的警車開了過來,下來個小員警將兩人拉扯開來,喝問:「怎麼回事!」
年輕姑娘怒火沖天,指著男人的鼻子就是一頓臭罵:「這色狼耍流氓,剛在公車上就盯著老……盯著我的屁股看個不停,現在還想伸手摸,被我逮個正著!」
男人正喘著氣將捂著頭臉的手放下來,小員警只看了他一眼,伸手就將姑娘撈到了自個身後。
眼前這男子大約一百七十五公分的個頭,不壯實,不瘦削,皮膚略黑,長著張說不清道不明的臉。怎麼說呢,單論五官不美倒也不醜,偏偏有股奇怪的邪佞之氣盤踞在面上,一看就不是個善茬,更奇的是,這張臉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
小員警心裡犯了怵,頭趟出勤,該不會碰著個流竄的通緝犯?他一手卡在警棍上,一手小心翼翼向對方伸出:「身分證拿出來瞧瞧。」
男子倒像是已經很習慣這樣的對待,老老實實從口袋裡摸了身分證遞過去,跟著兩個手放在身側,本分得出奇。小員警看了一眼,略放了心,是本地戶口。
「說,怎麼回事?為什麼耍流氓?」
男子歎口氣:「同志,我不是耍流氓。」
年輕姑娘在員警身後亂跳:「不是耍流氓,你老盯著老娘屁股看什麼!你摸什麼!」
男子又歎了口氣:「小姐,我真不是耍流氓,我就是想告訴妳,妳……妳的裙子後面開線了,剛才車上就好幾個人偷看妳。」
小員警伸頭一看,嘩,好大一片線腳脫落,露出底下白花花蕾絲內褲。
姑娘伸手到後頭摸了一把,登時面色劇變,用包包擋在身後,惱羞成怒道:「你、那你為什麼不早點說!」
「我暗示妳好幾回了,妳一直沒注意。」男子語氣無比誠懇,「我不能在車上直接喊,想偷偷告訴妳,可妳老躲我……」
姑娘面紅耳赤:「你、你、我以為你要非禮我,我怎麼知道……」
男子看看手上的錶,著急地擺擺手:「沒事沒事,誤會說清楚就好。同志,您看我這還有急事要辦,我現在可以走了嗎?」得了許可,男人趕緊領了自己身分證小跑步離開了。
小員警看著那人背影,心想這還真是出大烏龍,可誰讓你長得那麼……那麼……腦中靈光一現,小員警拍一把大腿,我說怎麼那麼熟呢!這不昨晚看的電視劇裡那誰麼!

柳恒澈坐在房檐下的藤椅上,一手拿著劇本,一手捧著杯枸杞菊花茶,邊看邊喝兩口。
江南民居的天井中,日光潑得一地明亮,彷彿攙了催眠藥的空氣中斷斷續續傳來女人的嗚咽聲。
「嗚嗚,薇薇安不要這樣!」
「嗚嗚嗚,他想非禮人家啦!」
間或夾雜著幾聲微弱無力的辯解和一個因為越發按捺不住煩躁而顯得火藥味十足的男聲。
柳恒澈微微抬起眼來,看了一眼擺在一邊的錶。又一個小時過去了。
助理小楊怕他中暑,十分鐘前剛剛跑出去給他買冰飲、藥油,柳恒澈因此落了單。手上的劇本雖然早就翻得滾瓜爛熟,但這會不看劇本,似乎也沒什麼事可做。
他在等場,已經等了快……兩小時了吧。
「前輩是在背臺詞嗎?」
故作爽朗的聲音聽在耳朵裡讓柳恒澈微微皺了皺眉,抬起頭的同時卻從容換上了不慍不火的笑容:「張彥啊,叫我名字就行了,我還當不起前輩這個稱呼呢。」
「怎麼會呢?前輩就是前輩,無論從資歷還是年齡上來說,您都是前輩啊!」張彥笑瞇瞇地說著,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
「小彥,怎麼可以這麼說呢,柳先生還年輕得很,叫前輩太顯老了!」打著傘替張彥遮陽的助理陰陽怪氣地說道,看柳恒澈的目光充滿了嘲諷之意。二十八歲的過氣偶像明星,哈!
柳恒澈好脾氣地笑了笑:「沒關係,我是比他年長。」
張彥彎下腰來,故作高深地輕聲道:「前輩你還在等英雄救美那場戲啊,我才從裡面出來,薇薇安又在鬧了,這戲怕是一時半會拍不了,我要是你,就先回車裡歇會,這兒多熱啊!」
「多謝你提醒,」柳恒澈淡淡應道,「不過我還是在這裡候場就好,也差不了多少時間。」
張彥直起腰來,誇張地讚歎:「到底是前輩啊,專業!」回身衝助理打個響指,「我們走,別打擾前輩用功。」走兩步卻又回頭來,「啊,對了,前輩……」
柳恒澈並不意外地看向他:「怎麼?」
「多謝你這次肯紆尊降貴來襯我的戲。」
柳恒澈微微點了點頭,看著年輕男孩神氣活現地離開自己的視線,活像一隻驕傲的公雞。
「呵。」望著對方的背影,他冷冷笑了一聲,搖搖頭。
不遠處傳來的爭吵聲又再大了一些,雙方都有些壓不住的意思,空氣裡火藥味淡淡瀰漫。明明是星影力捧的甜美小公主,薇薇安的脾氣還真是讓人吃不消。
「不要,薇薇安才不要那樣,薇薇安會害怕……他……他想欺負薇薇安,嗚嗚嗚!」
柳恒澈按住太陽穴揉了揉,大概是在三十九度的高溫下曬了太久,耳朵「嗡嗡」直響。
「劉導,您看能不能再換個人?」
「匡噹」一聲,劉晉推開木門,氣勢洶洶地殺將出來,額頭青筋必現,一邊抹著滿頭大汗一邊跳著腳罵:「小王!小王呢,死到哪兒去了!」
劇務小王立刻大汗淋漓地衝過來:「在,劉導,我在這兒!」
劉晉甩手就把劇本衝小王頭上扔過去了:「人呢!你說的人在哪裡!還要不要拍戲了!」
小王躲過那一發,陪著笑去地上撿劇本:「就到了就到了,劉導,這回這個人您放心,鐵定沒問題!」
劉晉甩著胖手:「再給你五分鐘,五分鐘後人再不到,戲就不用拍了!全他媽一群廢物!」說著,罵罵咧咧地扯著褲腰帶上廁所去了。
柳恒澈皺了皺眉,思忖著自己或許是該回保姆車上去等著,卻忽聽得大院外頭傳來幾人的腳步聲,有個聲音在喊:「小王!小王!人我給你帶來了!」說著,影視基地的群頭張大姐風風火火地就闖了進來,「老周來啦,他來就沒問題了!」
張大姐身後跟著跑進來個男子,才進院門就與柳恒澈打了個照面,柳恒澈一下子愣了愣,這人生得好……奸!
那人看到柳恒澈也像是嚇了一跳,眼神都不自然地跳動了一下,但很快便壓抑下去,對著柳恒澈禮貌地笑一笑。因為這甚至帶點討好的笑容,柳恒澈馬上修正了自己的想法,再看這人的面相,卻是普普通通,那股邪佞之氣竟然奇異地就淡去了。
有意思。
柳恒澈停下了腳步──那奸若是演出來的,這長相平平無奇的男子倒是不普通了。
劉晉又拉扯著褲腰從廁所裡出來,邊走邊罵罵咧咧,樣子活像個流氓,誰也想不到他是個業內評價不錯的浪漫愛情劇導演,並且有句名言叫:「愛情就像假鑽石,越是花里胡哨越有人喜歡,到手一看,不過一塊破石頭。」
劉晉不相信愛情,但他擅長拍攝大時代背景下的愛情故事,就像柳恒澈也不相信愛情,但他卻實打實做足六年少女們的夢中情人,直至過氣還不得鬆懈。
群頭張大姐見到劉晉出來,趕緊眉開眼笑地迎上去打招呼,那男子便也跟在後頭禮貌地賠笑。劉晉瞥了那男的一眼,問:「就這人?」
小王趕緊答話:「劉導,這是老周,H影視基地的老特約演員了。」
說是特約演員,其實也就是群眾演員的一種。H影視基地的群眾演員分幾個檔次,特約是最高層次,有鏡頭有臺詞,至於一般的群眾演員也就是走個過場,無正面鏡頭無臺詞,最低檔次是人肉背景,演演死屍什麼的,幾者片酬也相去甚遠。
張姐在旁邊搭話:「劉導您放心,具體情況我都已經跟老周仔細說了,劇本他也看過,您的要求他應該能配合。不瞞您說,老周過去在我們這可是出了名的戲好,演這角色,我個人打包票!」
劉晉這才又稍加仔細看了那男子一番,問:「要求你都知道了?」
男子趕緊回答:「知道知道,張姐都跟我說了,盡可能不要嚇到花小姐。」花小姐就是薇薇安,全名是花可人,雖然柳恒澈自從認識她以來就從不認為這女孩有半點可人。
劉晉一聽到薇薇安的名字又暴躁起來,扯著嗓門吼:「不是盡可能,是一定不能!」他嘴裡罵罵咧咧地喊小王帶人下去換衣服上妝,一轉頭看到柳恒澈,倒是扯開一個苦笑,「sorry,你要再等會。」柳恒澈對他溫和笑笑,表示理解。
※※※
這一回柳恒澈他們拍的戲叫做《烽火亂世情》,時代背景放在抗戰爆發前的上海,女一號就是星影的薇薇安,演個綢緞莊富家女,從十指不沾陽春水到歷盡劫難,最終踏上抗日道路。晨光新簽的張彥做男一號,是個滿懷熱血的街頭窮小子,柳恒澈便是炮灰男二,高富帥加掏心掏肺,連命都快送了,臨死還要小口小口邊嘔血邊囑咐情敵定要好好照顧女主角,含恨表示來生定當如何云云,總之怎麼狗血怎麼來。現在這一條拍的就是抗戰爆發,男女主角失散,女主角一路顛沛流離尋夫,卻給群土匪擄去,險遭蹂躪的場景,薇薇安也就是為此哭喊吵鬧,非說演土匪的配角占她便宜,驚到她等等,一路NG到現在。柳恒澈冷眼旁觀,多半已知道她是故意拿喬,要造新聞,抬身價,可惜本劇投資方要捧的就是這位小公主,劉晉身為導演也沒法奈她何。
柳恒澈抬腿進到屋裡,大熱的天氣為了保持現場安靜,既不能開空調,也不能動風扇,眼下一屋子人全都拿著個電動小風扇解熱,薇薇安就坐在一旁凳子上,一個助理拿扇子遞茶水,一個助理擦汗幫翻臺詞,她就瞪著兩個洋娃娃一樣的大眼睛,左看右看,見到柳恒澈進來倒不忘天真無邪地笑一個,甜甜喊聲:「柳哥。」
柳恒澈對她點過頭,趕緊不著痕跡地站到攝影師TONY身邊去。TONY已經滿頭大汗,對著柳恒澈直搖頭:「冤孽,真是冤孽!」滿頭金色小辮子隨之亂晃,像隻搖頭晃腦的獅子。
劉晉正在重新溝通機位,柳恒澈忽見到他直起身子,好像看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滿是驚訝。他也跟著轉過頭去,這一眼,卻也是愣住了。
此時正是午後兩點多最熱的時候,劇組在的江南民居天井裡到處都是明亮的日光反射,由是襯得門檻那一塊的陰影特別黑,一個穿著黑綢衣裳的男子靜靜悄悄地出現在那裡。他個頭不高,略有弓背,嘴唇緊抿,眼神陰鷙,一步一踱間,總像在思考什麼,整個人都透著股陰沉沉的氣息,奸,卻充滿威勢!
柳恒澈看著那人一步步走來,不由自主地就有了防備的心態,連拳頭都微微攥起,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微微顫慄。TONY在旁邊用手指比著鏡頭,吹了聲口哨:「WOW!」
男人走到劉晉面前,停了停,直起腰板來,整個人就突然又軟了下去,他態度無比謙恭地問:「劉導,您看我這樣行嗎?我看了劇本,按照設定猜想莊豹可能是個比較狠厲陰沉的人,所以調整了一下姿態。」他說的時候微微有些侷促不安,似乎對自己擅作主張很感抱歉。
劉晉重新審視了他一番,這一次認真地問:「你叫什麼名字?」
「周遠志,周圍的周,遠大志向的遠志。」
「哦,」劉晉想了想,「我好像對你有印象,你是不是演過《玉麒麟》?」
周遠志點點頭:「三年半前的事了,我在裡面演那個被亂刀砍死的奸臣張國忠。」
劉晉歎道:「怪不得。」又問,「你這幾年裡還演了什麼沒有?」
周遠志不好意思道:「沒了,我已經不在這裡工作了。」
小王趕緊在旁邊拍馬屁:「劉導,老周現在在鎮上開飯店,這次是聽說您拍片才特地趕來幫忙的。」
劉晉聽了心情大好,連連拍著周遠志的肩膀道:「有勞有勞!」
周遠志只是老實地笑,回頭看到柳恒澈,又是一個禮貌的笑容。
助理小楊趕回來的時候,當日柳恒澈的戲分已經拍完了,他滿頭大汗地捧著大堆東西進來,卻見到柳恒澈獨自坐在一邊,看起來一派孤苦伶仃的樣子,簡直內疚得要切腹自盡。
「對不起,阿澈,車子出了點問題……」
柳恒澈打斷他:「我出去走走。」
小楊正要跟上去,柳恒澈卻擺擺手:「別跟過來,我只去半小時。」隨後獨自出了門。
這時H影視城已經停止營業,本就不多的遊人都被清走,只剩下各式各樣的建築參差不齊地陳列在夕陽中,像是個被打混了的時光盒子。柳恒澈沿著仿造宮牆的建築走了一圈,回去丟給小楊張紙片:「幫我向演員工會打聽下這個人住在哪裡,我要見他。」
小楊看看紙條上寫著的「周遠志」三個字,摸不著頭腦地應承了下來。

   
作者的其他作品:
梁祝八 燃陰劫 上
梁祝八 燃陰劫 下
梁祝七 羅剎女 上
梁祝七 羅剎女 中
梁祝七 羅剎女 下
梁祝六 空蠱 上
梁祝六 空蠱 下
奸角中
奸角下(完)
梁祝系列五桃花源下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