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171]  《梁祝六 空蠱 上 》 
作者: 塵夜
繪者: 九月紫
出版日期: 2013/02/20  第 11
尺寸: 0頁,  250.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3845
定價: 200
會員價: 180













◎VIP會員買上下集加購30元,非會員需加購50元,就有馬文才+施九甜蜜肉肉小番外小說特典,限量500份
預購時間:即日起~2013/1/23,逾期即不受理
冬購網址:http://ww2.uei-shiang.com/Net/Buy/Default.aspx?Url=BookSetList.aspx?ActID=96


+++++---------------------------------------------------------------------------------------------------------------------------------------+++++
為了尋找讓梁杉柏恢復的方法,
祝映台帶著戀人前往位處大山之中的歸村,
傳說能喚回死者的「歸來之村」,
卻令他們一腳踏入了詭異的謎團之中。

只有年輕人的平凡歸村,
和吞噬失蹤人口的詭祕歸村,
兩者之間究竟有什麼關連?
據說,踏進「歸村」歸來的人,
身體裡的東西……都被換掉了。
+++++---------------------------------------------------------------------------------------------------------------------------------------+++++

灰鼠從腐朽的地板縫隙中旁若無人地探出頭來,尖銳的指爪在地上留下一行細碎的痕跡。這裡是牠隨心所欲的新天地,巢穴溫暖、食糧豐富,並且從不用擔心安全。灰鼠最喜歡沿著洞口前方Z字形的裂縫一路向前,轉過三道急驟的彎道,在裂縫的盡頭處爬上一塊豎著的木板。牠可以沿著木板一直向上爬,等到了盡頭,只要稍稍向旁一躍,就能找到牠最近很中意的食物。
酥軟、豐美、帶著醉人芬芳的食物!
屋子裡再度響起熟悉的腳步聲,正用尖齒享用晚餐的灰鼠只是稍稍動了動耳朵,卻並不挪動半寸身體,牠知道那傢伙又來了。那是個龐大的,但是毫無威脅性的傢伙,總在灰鼠用餐時分出現,偶爾也會在牠休息的時候。那種東西灰鼠以前也在別的地方看到過,他們見到灰鼠總是尖聲驚叫或者罵罵咧咧,並且想盡辦法打死牠,迄今為止還從沒有人像那傢伙一樣──見到灰鼠就如同沒見到一樣。
從那晚開始,他們倆已經共處了許多個日日夜夜且相安無事。
「十七、十八、十九……」
灰鼠聽到那傢伙的聲音,每天他都會踩著緩慢的腳步發出那些單調的音節。灰鼠當然聽不懂對方在念叨什麼,事實上牠那小小腦殼裡裝的生理機構也根本無法處理如此複雜的訊息,所以牠只是略微抖了抖耳朵,繼續愉快地享用牠的晚餐。
「二十五、二十六……三十三……」聲音近在頭頂,灰鼠略有些不滿地向旁邊移了移身體,牠還捨不得放開自己的美餐。一隻巨大的「前爪」突然伸了過來,從灰鼠爪下輕易奪走了牠的食物,灰鼠發出抗議的尖叫,弓起身體擺出進攻姿勢。
「完全啃壞了。」那傢伙低聲說著灰鼠聽不懂的話,從不知哪里拿出一個瓶子,打開瓶蓋,將瓶中的粉末就被灑到了一分鐘前還是灰鼠食物的東西上。
屋子裡馬上升騰起了一股奇特的氣味,像是一種糜爛了的果實的酸甜香氣。灰鼠看到自己的食物上突然鼓起了一個又一個的血泡,血泡迅速蔓延直至覆蓋了灰鼠食物的全部,它們膨脹然後破裂,從裡面流出難聞的腥臭液體,液體很快乾涸,最後凝固成彷彿大地龜裂後的哭泣模樣,灰鼠覺得自己吃不下了。
對方卻還在用「前爪」繼續碰觸灰鼠的食物,過了一陣後才發出滿意的聲音:「差不多了。」他轉過頭,定定看了一陣灰鼠,然後重複,「這個應該也差不多了。」
灰鼠愣了一下,生平頭一次,牠好像聽懂了對方的話。一種莫名而生的恐懼感突如其來地就從灰鼠身體的最深處飛快地出溜上來,灰鼠想要逃跑,但是牠的四肢卻不知怎麼地已經只會顫抖和哆嗦,根本難以動彈分毫。眼看著那隻「前爪」離自己越來越近,灰鼠急得拚命喊叫,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堵住了牠的咽喉一般,牠只能發出極其微弱的、破碎斷裂的「吱吱」聲響。
巨大的「前爪」終於近在眼前,他一把抓住了牠,灰鼠就這麼被捏住身體,渾身抖得篩糠一樣地倒提起來,舉到曾經是自己食物的東西跟前。
「看看。」那個聲音說,帶著點戲謔的味道,「你的傑作。」
如同醍醐灌頂一般,灰鼠突然就意識到了自己這麼久以來一直視作美食的東西竟然是一具人類的腐屍。青白色的屍身不知已經陳放了多久,早已過了屍僵和腐敗腫脹的階段,如今只剩下了乾癟的殘軀──灰鼠這一陣子啃掉了屍體的半張臉,所以那具屍體如今只留下了半張坑坑窪窪、看向上方的臉孔。
灰鼠看到了一個空洞、古怪的眼神。
突兀地意識到死亡,灰鼠害怕極了,但牠其實沒能害怕多久。災難突然降臨,灰鼠最後發出「吱」的一聲,瘦弱的身軀在瞬間四分五裂。

第一章
面前是一片黑暗,狂風呼嘯席捲整個空曠廣場,唯有風眼中心的那個熟悉身影閃閃發光,耀眼、高大,並且可靠!他想要伸出手觸摸那個人,但在指尖觸及的那一刻,如同以往許許多多次那樣,高大的身影立時在他眼前分崩離析,碎作幻象……
「映台、映台,醒醒!快醒醒!」
祝映台在溫柔的呼喚聲中醒轉過來,漸漸清晰的視野裡是戀人無比擔憂的神情,一瞬間他愣住了。
「你怎麼了?」戀人坐到床邊,伸手撫摸他的臉孔,隨後皺起眉頭,「怎麼哭成這樣?」
他不敢相信地傻傻望著眼前的人。還是那張熟悉的臉孔,英挺的輪廓,帶著一點孩子氣,眼睛總是炯炯有神,朝氣蓬勃,看著就讓人覺得發自內心的溫暖和開懷。他看著看著,眼淚「刷」地一下就淌落下來,拚了命地伸手去按住那隻撫摸自己臉孔的手。
「阿柏……阿柏……」他哽咽著,卻怎樣努力也無法把一句話完整吐露,最後只能任由著急的戀人將他摟進懷裡。
「怎麼了,啊?」戀人那好似久違了的聲音在頭頂響起,「作惡夢了嗎?」邊說邊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背脊。他因此哭得越發難以自抑,或許是從夢中帶來的那種彷彿已積壓在心頭很久很久的沉重感情使得他胸悶頭疼,無法喘氣,眼淚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
「阿柏……阿柏……」他不停地喊著,像是寒風中的貓仔一樣瑟瑟發抖,「阿柏,你還在……你真的還在……」
戀人的身體微微僵硬了一下,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我當然還在啊,胡思亂想什麼?」那人笨拙地擦拭著他臉上的淚水,擦了一陣放棄低歎一聲,用嘴唇一一吻去他臉上淌落的淚。
溫柔的吻落在他的眼皮上、臉頰上、鼻梁上、嘴唇上。舌頭輕輕舔去鹹澀,來到唇上反覆摩挲,溫情得不帶一絲邪念。
「你到底作了什麼夢,告訴我好不好?」戀人輕聲貼著他的唇問著,一面仍然伸手在他背後安撫似地一下下輕輕拍著。
「我夢見……」突然地就住了口,因為他不敢把夢裡的那些事情說出來。
在夢裡,他和戀人捲入了上官家的冤孽之中;在夢裡,他找到了自己的親人元洮,短暫相聚後是永別;在夢裡,那個叫昭的魔頭橫空出世;在夢裡,金剛夜叉明王脫離控制,而梁杉柏他……
祝映台伸手用力拽住戀人的袖子,緊緊閉起嘴巴不肯說話。他有一種近乎直覺的惶恐,他怕,怕一旦說出來,這些就都會變成真的!
他們倆是多不容易才能在一起,四年的你追我趕,出生入死,屢次地擦肩而過,歷盡艱辛,好容易塵埃落定,交換了戒指,搬到了一起,一起生活、一起工作、熱烈地做愛,彼此需索,生活那麼甜美,怎麼容得下一丁點不吉利的陰影投下?!
「阿柏……」他用力吸了幾口氣,勉強平復下情緒,「阿柏,我沒事了。」他說,因為太過集中於平復自己的情緒,以致沒能發現戀人並沒給他任何回應。他繼續說著:「只要你沒事就好,只要你沒事,我就沒事。你……不會離開我吧……」
他想著,溫柔的戀人此時一定會像以往無數次那樣溫柔也霸道地重複:「無論如何,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不會離開你的!」但是回報他的只有沉默。
並不尋常的沉默,也,並不陌生的沉默。
他又等了一陣,慢慢的,身體再次開始發抖。他已經不敢抬頭去看,他只能將自己的身體縮得小小的,深深藏進那個為他而設的懷抱之中。祝映台用力抱住戀人的腰,最後,慢慢地,將他的臉貼緊戀人左胸的那個部位。
還是像以往許多、許多次那樣,祝映台的耳朵裡聽不到一點聲響……

「醒醒,小夥子,快醒醒!小夥……」
祝映台在醒來的瞬間便快如閃電地單手擒住了面前人的手腕,睜開的眼中射出冰冷犀利的光芒,將叫醒他的人嚇了一大跳。
「老……老闆?」上了年紀的男人嚇得幾乎要癱坐到地上去。
是載他們進山的司機。看清對方的樣子後,祝映台很快鬆開了手。
「抱歉。」他說,語氣卻是冷淡的。
「沒……沒關係,」司機嚇壞了,講話都有些結巴,「我……我就想告……告訴你們,地方到了,我還要去下一個村子,就在這裡放你們下來行嗎?」最後半句話說得戰戰兢兢,似乎深恐惹怒這個年輕貌美的冰冷男子。
祝映台向四處看去,經過一下午的跋涉,此時已是傍晚時分。秋天的夕陽灑落在平坦的收割過的麥田上,高高堆起的麥秸在橘紅色的夕照下靜靜佇立,遠遠望去好像一個個沉默不語的守衛者。再望遠一點,依稀可以見到一些房舍的屋頂,同樣靜穆在夕照裡,連炊煙都看不到。
簡直好像一個空村,祝映台微微皺了眉頭。
「那位大仙就住在那座村子裡?」
「是、是的……」老司機回答著,話語裡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就在歸村裡,進村一問就……就知道的。」
祝映台收回視線,眼神銳利地盯著老司機看,在後者被盯到出了一身冷汗的時候,方才收回目光:「行,我們在這裡下車。」他說著跳下車去,然後忽然換了一種語氣,用一種恐怕是世上最溫柔也最富感情的聲音對剛才一直坐在他身旁的人喊,「阿柏,下來吧。」
穿著奇怪的黑斗篷還戴著帽子遮沒了臉孔的男人原本靠坐在車邊一動不動,此刻卻像是接到了命令的機器人般立刻站起身來,身手敏捷地跳落地上。或許是因為動作幅度的緣故,一直戴在他頭上的斗篷帽子此時被掀開,老司機終於看到了一路上沉默不語的男人的臉孔,年輕、木訥、蒼白,好像一個死人……
老司機倒退了三步,臉上的惶恐再也壓不住。
「沒、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就先走了。」
祝映台看也不看那老司機一眼,只冷淡道:「嗯。」他伸出手兀自用無比細緻的動作為戀人將帽子仔細拉好,又摸了摸對方的手掌,確認他沒有異樣方才道:「阿柏,我們走吧。」男人立刻聽話地跟在他的後頭,一言不發地向前走去。
老司機看著那兩個人沉默地穿過田埂,本來滿心的害怕不知怎麼地突然就被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愁緒所取代,那兩個人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憐……一瞬間,他幾乎有了想出聲喊住他們倆的衝動,但話到了嘴邊卻終於還是嚥了回去。
夕陽已經快要落完了,遠方暮色裡的村莊開始有燈火點起來,先是零散的幾點,漸漸地就連成了片,迷離閃爍,老司機慌張地嚥了口口水,像被鬼在後頭攆似地跳上他的客貨兩用車,逃命般地開走了。
祝映台聽到車子駛離的聲音,停下腳步回頭望了一眼。原本緊緊跟在他身後的戀人也因此停下腳步,一動不動地等候他的吩咐。
「司機的反應太大,看來那個村莊很有問題。」祝映台說,伸手拂去戀人被風吹到臉上的髮絲,「不過為了治好你的病,怎麼也得試一下,你覺得呢?」戀人的臉頰依舊冰冷,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他靜默地站著,腰桿挺得筆直,一動不動。
沉默重重包圍了兩人,祝映台站了一會,然後才輕聲說:「那我們走吧。」

距離那件事過去已經有一年半了,對祝映台來說,是非常難熬的一年半。
一年半前,梁杉柏在上官家的事件中,為了保護自己的戀人,被失去了控制的金剛夜叉明王吞去了三魂七魄,留下了祝映台一個人,而祝映台,為了留下自己的戀人,根據梁杉柏師父范青山贈予的錦囊,以訂立契約守護的方式,將戀人的肉體留了下來。從此,梁杉柏成了祝映台的護法神,他確實留了下來,不會老也不會死,但他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梁杉柏,不能思考、不能說話、沒有屬於人的一切特徵。
祝映台不相信梁杉柏真地就此離開了自己,從此踏上了尋找戀人復原方法的道路。
這一走,已經有一年半。
兩人沉默地在夜色中前進,初時眺望並不算很遠的一段路程,一旦走起來卻頗費工夫。通往歸村的山中小路上不時可以遇到倒塌的樹木,逼得人必須繞路而行,結果兩人整整花了兩個多小時才終於到達歸村,此時夜色早已籠罩了整座大山。
祝映台和梁杉柏踏著夜色進入歸村地界,遠遠地便在黑夜中望到一塊碩大的黑影,走近一看才發現那是一座三間四柱的石牌樓,月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坊額上刻著「歸村」兩個大字。
雖然關於歸村的傳言籠罩著神祕和驚悚的光芒,但此時看來,這個藏在深山中的村子卻並不如祝映台想像得古怪和落後。村子通了電,也鋪了水泥路,現在家家戶戶的視窗都亮著燈火,夜風送來飯菜的香味,在夜色裡看起來十分的正常,甚至是溫馨,和幾十公里外的小縣城也並無太大區別。
當然,這可能只是表像而已。
祝映台微微閉上眼睛嘗試著感受了會,然後一無所獲地睜開了眼睛。
祝映台什麼也沒感覺到,這有三種可能,一是這座村子確實沒有古怪,二是有大傢伙,第三種可能是,他的直感又失靈了。
祝映台也無法確切地說明他對於「氣」的感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時有時無的,在金英島的時候,他還擁有這種能力,等到了上官家事件的時候,好像就有點不太聽使喚了,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裡,屢屢反覆,發展到現在,他的直感變得時有時無,毫無規律可循。祝映台自己也無從判斷這到底是金英島前世屍身被毀的原因,又或者是在上官家遇到的事情讓他產生了什麼變化,但這種變化確實令他和梁杉柏遇到了一些本不該遇到的危險。今年年初的事件中,祝映台幾乎因此丟了性命,也是在那個時候,梁杉柏忽然不聽他的命令,主動擋在了他的身前。
在那個瞬間,祝映台幾乎以為梁杉柏真的回來了,當看到那個站在自己身前傲然挺立的高大身影時,他甚至哭了出來,但是,沒有。
現實是殘酷的。梁杉柏的師父說,這可能是因為梁杉柏作為護法神的本能反應,雖然不太尋常──畢竟他沒有心也沒有魂魄,應該只會根據指令行動,但也許是因為他們兩人曾經有過的深刻牽絆,使得即便失去了靈魂的梁杉柏的肉體也記著一定要保護好祝映台。
是的,即便沒有靈魂,僅僅依靠著一具無思想的肉體,梁杉柏也還記得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戀人!
祝映台聽到這番話後在夜裡依靠著戀人的胸膛難受了很久,但當天亮的時候,便又重新打起了精神。這件事讓祝映台更加堅信梁杉柏並沒有完全失去魂魄,被吞吃了的他的魂魄或許還在這個世間的什麼地方,只是無法回歸軀殼罷了,所以梁杉柏才會有那種反應。即便所有人都認為他是異想天開,甚至用看瘋子的眼光來看他都無所謂,祝映台就是堅信梁杉柏一定會回來!
梁杉柏不可能扔下他不管,因為他說過、保證過、承諾過那麼多次,所以祝映台也一定會咬緊牙關堅持下去,不管花多少時間、付出多大代價,都要找出使戀人回來的方法。
陰陽協會在發現祝映台和梁杉柏擅自離開後自然動用了許多的力量來尋找他們兩個,雖然還不至於將兩人當作嫌犯來通緝,但祝映台敏銳地察覺到了在那個龐大機構此舉背後隱藏著並非善意的居心,因此處處留心不要招惹到對方,隱姓埋名,不漏蹤跡。
一年半的時間裡,祝映台只和梁杉柏的師門偶爾聯繫,而那也都是為了梁杉柏的「病情」。但自從上上個月起,不知因為什麼原因,空門那邊單方面地切斷了通訊,祝映台最後一次得到來自梁杉柏師兄隨因的訊息,是街頭孩童塞過來的一張卦紙,乾上艮下,天山遁,君子避之方吉。
祝映台不清楚這是隨因在勸誡他又或是在闡明空門目前的狀況,但從目前的情況看來,恐怕隨因他們的確遇到了麻煩,而曾在上官家堂皇遁去的昭至今雖未曾大舉干戈,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卻也並不是乖乖蟄伏,光祝映台知道的就至少有三起離奇事件可能和他有關,但祝映台此時並沒有閒暇去管不論是隨因還是昭的那些事。不久前在S市,為了幫助馬文才等人,祝映台已經暴露了兩人的行蹤,之後花了點力氣才甩掉了陰陽協會的人,此時更不會輕易在人前露臉。對他來說,現在唯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找到讓梁杉柏復原的方法。
祝映台在月色下站了一會,依然無法判斷出這個村莊的實際情形,便決定先進村再說。然而恰在他踏出這一步時卻忽然渾身一凜,自祝映台身後猛然撲過來一股極其微妙的氣,似是渾濁,又似是清靜,好似無害卻又隱有鋒刃!梁杉柏比祝映台的反應更快,無需祝映台的指令,便如疾風般將祝映台護在身後,戒備地轉身舉劍對向前方。
在兩人身後本是一條狹窄的小徑,小徑的一側是山林,此時微風輕送,無數的枝葉相互摩擦,傳出陣陣如同海濤般的聲音,祝映台側耳細聽,初時並不覺得有什麼,但是過了一陣便分辨出,在那許多的自然之音中還摻雜著一種奇怪的雜音,像是……野獸的喘息。
梁杉柏平抬起手,「羅睺」在他手中是普通桃木劍的形狀,雖然無法完全發揮出真正的威力,卻也不容小覷。看似鈍樸的劍尖此時直指黑暗,兩人皆靜靜地等待著即將出現的敵手。慢慢地,從那些聽似毫無章法的樹葉摩擦聲中傳出了一種不和諧的聲音,像是野獸踩踏枯枝的腳步,由遠及近。原本涼爽的空氣驀然變得沉重起來,一種壓迫人的低氣場悄無聲息地在四周慢慢擴散,梁杉柏手中的劍跟著聲音慢慢轉動著劍尖,在空中劃著流水形的符咒。不知何時,天空中的明月被一團烏雲所籠罩,四野裡一下子黑了起來,剛剛還能聽到的秋蟲的鳴聲,此時連一點都聽不到了。
祝映台漸漸聞到了一股腐臭的腥氣,這讓他想到了曾經在祝府中被他殺死的山貓精銀心,讓他想到了祝府靈堂中擺設的十一口棺木,那是一種散發著毫無避忌的濃濃死亡意味的腐朽氣息,讓人頭皮發麻,心生悲苦。祝映台被那種氣息壓著,漸漸地就有些汗珠從額頭滲出來,薄薄的一層。從他們前方的黑暗中,終於可以看出有一團更為濃重的黑暗在暗暗湧動,彷彿包裹著什麼東西一般,黑暗之繭緩緩往前推動,枯枝斷裂的聲響越來越近,祝映台聽到了一種類似於誦經又像是人的囈語的聲響:「幽壑……九龍……蒼生……迷……」
祝映台不自覺地就聽入了迷,支起耳朵想要再聽仔細點,突然,伴隨著一陣枝折葉落的巨大聲響,有個什麼東西驀然從一側的黑暗中滾落下來,「砰」的一聲摔落在離開梁祝兩人十來步遠的地方,那種奇怪的聲音和壓迫的氣息在一瞬間消失不見了,月光依舊靜靜灑落,四處蟲鳴不歇。
「痛……噝……痛死了……」掉下來的竟然是個人,對方好半天才緩過神來,邊喊著痛邊慢慢悠悠地從地上掙扎著爬起來。
「把劍收起來吧。」祝映台輕輕拍了拍梁杉柏的手,後者便不動聲色地收起了羅睺。
「真他媽痛死人了,該死的!」滾下來的人終於能夠勉強站立起來,他齜牙咧嘴地拍打著身上的塵土,一抬頭看到祝映台兩人,愣了一愣,擠出一個笑容,「晚、晚上好。」
祝映台將對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末了得出了並不值得關注的結論。這是一個看起來像是迷了路的驢友的年輕男子。
「我想請問……」
祝映台轉回身去:「我們走吧。」然後再不搭理對方在後頭「喂喂喂」的喊聲,向歸村裡走去。


   
作者的其他作品:
梁祝八 燃陰劫 上
梁祝八 燃陰劫 下
梁祝七 羅剎女 上
梁祝七 羅剎女 中
梁祝七 羅剎女 下
梁祝六 空蠱 下
奸角上
奸角中
奸角下(完)
梁祝系列五桃花源下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