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188]  《梁祝七 羅剎女 中》 
作者: 塵夜
繪者: 九月紫
出版日期: 2014/01/08  第 11
尺寸: 0頁,  250.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862964415
定價: 200
會員價: 180
目前無庫存









※另有冬購套組
冬購即日起至2014年2月28日止,詳情請點
http://ww2.uei-shiang.com/Net/Buy/Default.aspx?Url=BookSetList.aspx?ActID=129
+++++---------------------------------------------------------------------------------------------------------------------------------------+++++
兩名死狀詭異的死者,
限時七天的破案期限,
羅剎女的陰影蟄伏暗處,
祝映台的身體卻出現異常!?

這個人有著戀人的樣貌和個性,
卻不是屬於他的那個人,
然而熟悉的偵查手法和相處模式,
卻讓祝映台心生疑竇。

羅剎女殺人手法詭譎,
然而最難掌握的,卻是人心!
+++++---------------------------------------------------------------------------------------------------------------------------------------+++++
第一章
祝映台和梁杉柏取了呂子烈的信物調查國桀與連斐的交集。
這是倒數第七天,他們還有比較充裕的時間。
國桀的家人一開始看到梁杉柏差點沒把他們轟出來,但是後來卻在梁杉柏的遊說下放下了戒心,祝映台感歎梁杉柏這個自來熟的社交屬性還真是無論到了哪一世都沒有變化。
國夫人最後也出來見了他們,雖然面色憔悴,但是並不像是到了呂子烈所說的臥床不起的地步。祝映台想到這裡,微微皺了皺眉。
梁杉柏在哄女人上果然也十分有一套,國夫人一開始是不太肯配合的,最後愣是被他說動,抓著梁杉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自己的不易。國夫人抓著梁杉柏哭個不停,國桀還未滿週歲的孩子也在屋裡的床上哇哇大哭,弄得一屋子好不熱鬧。祝映台眼見得梁杉柏問人入了巷,便兀自在國桀房裡翻看起來,不自覺地心裡又感歎了一聲,兩人這樣的分工也如同……後世一樣。
國氏作為周天子授命的齊國輔國正卿之一,與另一門的高氏一族同為姜齊官宦世家,國桀的父親國上卿位極人臣,兄長國發現在也在朝中做官,將來勢必要接父親的班,走一條平步青雲的輝煌大道,而國桀卻依照次子不得入仕的規矩,士農工商挑了個末流,經起了商。他頗有做生意的頭腦,性格也豪氣,是以年紀不過二十五,已經在業內名望卓著,郊外有田,城中有鋪面,甚至在別的城池也有一大攤子的生意。間城他有三間鋪子,往年都是請人代為收租,今年聽說是想要再收幾家鋪面,將生意再做大些,才會親自前往,沒想到這一去就再沒回來。
國桀和國夫人的臥室裡查不到什麼,祝映台本來也沒指望能從那裡查到什麼,相比之下,他還是更關注國桀的書房。國夫人恪守婦道,沒有夫君允許,從來不敢邁入這間屋子一步,就算國桀如今已經死了,這屋子裡也還維持著原來的樣子,彷彿仍在等著它的主人回來。
也許,本來是要回來的。
祝映台忍不住想像著在月色之下,那換了心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回居所的樣子,只不過現在,在他的劍下真的回不來了罷了。
國桀詐屍當晚的深夜,祝映台從巫緘那裡回來後,重新查看了自己的後腰,果然,像是紋身一般的圖案又有了新的進展,他的後腰上又多出了一截小小的弧形,和之前的連成了一體,可見,這東西和那種莫名的疼痛有直接聯繫,並且和羅「目侯」本身也許也有聯繫。
祝映台不是真的不知道一切,他能感覺到,當他現在運起羅「目侯」的時候,人會有些失控,尤其是當梁杉柏遭遇危險之時。那就像是,原本應當是他在駕馭這柄陰劍,現在,卻似乎被反客為主了。想到這柄劍的由來,祝映台便有些不安,他想他大概暫時要避免使用羅「目侯」了。
國桀的書房大概有現代居室十五、六個平米大,布置得一點都不奢華,跟府邸各處一樣的過於簡樸,也不知道國桀把這些年來賺的錢都用在何處了。
整個房間被一架大屏風隔為前後兩半,前面那部分三面都擺滿了架子,堆著各種各樣的竹簡,書桌上擺著筆墨茶具,一側案几上放著張古琴,顯然這部分是辦公所用。屏風後頭的空間則要小得多,只擺放著漆木矮榻、衣箱等生活用品,矮榻邊的牆上掛著一柄青銅寶劍,這裡應是平日國桀休憩之處。
祝映台先是翻看了那些分門歸類的竹簡,竹簡的一部分自然和國桀的生意有關,或是帳目往來記錄,或是下面管事的報上來的開銷明細、任用的新管事情況、最近的米價、鹽價的市場行情等等,另外剩下一部分則應該是國桀閒暇看的閒書。讓祝映台意外的是,國桀這麼個從商的人,書架上除了擺放了貴族子弟必然要讀的禮、樂、射、禦、書、數六藝方面的書籍,竟然還有不少的地理、水文等方面的著作,而其中最多的還是兵書,當然也包括了齊國開國始祖姜太公所著的《六韜》。
祝映台看了一陣,走到國桀擺在案上的琴旁立定,伸出手指輕撥了一下,那張失去了主人的琴很快發出一聲沙啞的鳴叫,「嗡嗡」如夜鴉嗚咽一般,音色極澀,很不像個樣子。祝映台皺了皺眉,又轉到國桀屏風後的內室,直接取下了牆上掛著的青銅寶劍。寶劍隨著祝映台的動作「鏘」然出鞘,劍身透亮,可照見人影,劍刃鋒銳,吹髮可破。祝映台又看那寶劍銅柄,其上為了抓力特意做的花紋已經被磨得滑潤,顯然是常年摩挲才能留下的痕跡。
祝映台不聲不響地將劍還復入鞘,重新掛回牆上,隨後又打開了衣箱查看。裡面放著不多的幾件土布衣裳,也是和這屋子一樣的樸素,甚至讓人覺得奇怪。別說是國氏子弟,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有錢商人也不該穿這些才是。
祝映台一路翻到底卻什麼也沒發現,他又在屋內轉了一圈,除此之外,似乎並沒有別的值得注意的地方了。最後,他看了一眼那張矮榻。矮榻左側的扶手已經磨損得十分光滑,顯然國桀生前很愛靠在那一側,塌上鋪著一張薄薄的絳底團花褥子,一張棉被疊得整整齊齊地放在那裡。祝映台皺了皺眉,先將那棉被抖摟開來,伸手快速摸了一遍,隨後便將之疊攏棄置一旁,顯然認為這床被子並無玄機。隨後,他盯著那床褥子凝神看了起來,看了有一陣,祝映台伸出手摸了一下,那褥子果然是絲綢的。
國桀這麼一個貴胄子弟,一個有錢人,衣服不合適地穿著土布的,被子也用的是棉被,顯見有些刻意為之的意思,比如激勵自己吃苦耐勞勤儉持家之類,可為何偏偏這一張褥子卻又用回了絲綢?
祝映台伸手從底部一寸寸地將那張褥子摸過來,在靠褥子左上角的位置,似乎感到有點不對。祝映台定睛看去,那一塊綢緞的顏色比起這張褥子的其他部分要淡那麼一些,觸感也比之其他地方要毛糙那麼一些,手指摸上去彷彿被些莫名橫生的雜線絆住了似的。
祝映台小心翼翼地將那張綢面的褥子翻過來,伸手摸了摸,又仔細看了看,這便發現這一側褥子邊上縫的線腳和其他處比起來要新不少,而沿著這一條縫線的邊緣上有好幾個不太明顯的針眼。雖然一不留神便會錯過,但顯然證明了其中必有古怪。祝映台想了想,伸手取下近側的青銅劍,小心翼翼地將那些線腳一一拆開,露出裡面的棉絮來,他伸手在棉絮中摸了又摸,卻什麼也沒摸到,正納悶間,突然靈機一動,將這一角的針線全部拆開後,直接將那綢面翻了過來,這一翻,卻不由眼前一亮,原來這綢面竟是雙層的,背後那一塊的紋樣根本與外頭的不同,而且不知是誰,用既鋒銳又俊逸的筆鋒在那上頭題了一首詩,題的乃是: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竟然是一首《詩經‧國風‧周南》中的《關雎》。
祝映台不由得愣住了,這與他所想的也差得太遠了些!他本以為國桀這人讀史、讀謀略、讀兵書,琴沾灰,劍卻無塵,應當是個有野心之人,所以還以為他偷藏著的祕密多半是與國事、朝事有關,卻怎料到國桀小心翼翼、千方百計藏在自己身邊,隨手就可摸到的竟然是一首……情詩?
難道那是蘇門裡的妖怪送給國桀的定情信物?可若是如此,又怎麼會送《關雎》?這難道不該是男人送給女人的情詩嗎?還是說,寫這首詩的人就是國桀本人?若是如此,他又如何要將自己親手寫就的一首情詩如此鄭而重之地收好呢?
祝映台小心翼翼將裡層的綢面割下來,去國桀書房前廳的案桌上找了一卷兵書。那上頭多有些讀書人的批文,應當是國桀親筆所寫。祝映台將兩者稍一對比便知這綢緞上的《關雎》並非出自國桀之手,國桀的筆跡剛猛奔放,遠沒有那綢緞上的飄逸靈動。祝映台想了又想,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便將綢緞收好,又將那綢褥子翻回去,既沒心思也沒辦法縫好那一塊,就這麼鋪平了,便從國桀的書房裡走了出來。
出門前,他又回頭看了一眼,想到那案几前曾經坐著的一個男兒或者野心勃勃,心比天高,如今卻已在自己手下化作一堆渣滓,也不由得有微微的感傷。不過,終究只是微微而已。
祝映台回到會客廳的時候,正聽到國夫人抓著梁杉柏的手哭哭啼啼:「我的夫啊……你死了丟下我和未滿週歲的麟兒,你怎麼忍心啊……」國夫人只知道梁杉柏將國桀屍體開膛破肚,卻不知曉自己丈夫已經化作一灘爛渣,否則絕不會給梁祝兩人好臉色看。
梁杉柏耐著性子又勸了一通,再問連大夫和國桀之間是否熟識。國夫人卻說她夫君在外頭交際她是一概不知,只知道丈夫當面從未曾提過連大夫其人,這人也未曾來過家中,似是未有交情。至於風月場所,她說國桀做生意總免不了應酬,男人喝點花酒並無什麼過錯,其實很多女閭還是提供人密談的好場所,只是她也從未聽說過蘇門這處女閭,至於連斐出事的八月初七晚上,國桀正好在家裡,也沒有會客。
祝映台見打聽得差不多了,給了梁杉柏一個眼色,兩人便從國桀府上告辭,臨走的時候,國夫人似乎還很捨不得梁杉柏,祝映台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瞧他一副溫和可親的樣子,倒真是一個「婦女之友」……
出了國府,梁祝兩人又去了連府旁邊的董斯董大夫家。呂子烈說連斐早年人緣其實不錯,但自從三年前不知什麼原因被齊昭公處罰摘了太傅的帽子後,便變得十分孤僻,常年深居簡出,平日裡也總是獨往獨來,這麼些年來,大約也只有一個與他同鄉且性格隨和的董斯能與他說上幾句話,因此兩人還做了一對鄰居。
梁祝兩人在董大夫那裡叨擾了半天,聽到了不少雞毛蒜皮的事情,例如連氏夫婦雖無子嗣卻十分恩愛,連大人品性高潔才華橫溢,年輕時候志向十分高遠,不過現在就有些倦怠官場,連大人向來公事公辦,或許因此得罪過什麼人等等。問及連斐三年前出了什麼事,他支支吾吾,只說是連斐得罪了主公,所以被用了刑革了職,不肯多說,問起他與國桀的關係,董斯說不知道,另外多加了兩句他認為這兩人不可能有什麼交集,因為脾氣性格根本不同。只有在說到年初劫案的時候,董大夫總算是提供了點略有用處的消息。
董斯說,連斐遭劫發生在今年元月初五,當時他帶了一名車夫上城郊籍田收田租,結果回來路上,途經牛山附近被人打了劫。對方一共有十來個人,全都蒙了面,不由分說搶了錢還砍傷了人,連斐是僥倖滾到了一側坡底下才保住了一條命,那個車夫就被人殺死了,從那以後連斐就找了好些護院,顯得有些杯弓蛇影。
董斯還說,他聽說連斐是第二天清晨被人發現的,當時他渾身血汙,以致於圍觀的人中有個樵夫看見他竟然還大喊了一聲「鬼啊」,然後撒腿就跑,顯見得當時受傷是十分嚴重了,被抬回來之後也是將養了將近兩個月才慢慢好起來。
祝映台和梁杉柏兩人聽到這裡,不由得互看了一眼,他們問清了連斐傳聞被打劫的地方,然後才告辭出門。
一走出董府大門,梁杉柏就說:「那個樵夫的態度看來很有問題。」
祝映台點頭:「青天白日,那麼多人看著還能撒腿就跑,只有一種可能,他曾經見過連斐,並且當時確認連斐應該已經死了。」
梁杉柏不由歎口氣:「十來個人對兩個人,還是兩個沒有武器和自保能力的人,怎麼看都不會讓人跑了才是。」
「也不會有劫匪挑穿著這麼樸素的人來打劫。」
「你說想致連斐於死地的人和殺了連府一門包括殺了行屍連斐的人會是同一撥人嗎,這其中會不會另有協力廠商人馬?」
「唔……」祝映台思考著。
「對了!」梁杉柏突然叫了一聲,嚇了祝映台一跳。
「怎麼了?」他問。
「這都晌午了,該吃飯了。」梁杉柏說道。
祝映台哭笑不得,他們這會正爭分奪秒查案呢,梁杉柏居然還有空想這個。
「我不餓。」
「不餓也得吃啊,我知道前頭有一家館子很不錯,又便宜又好吃,我帶你去。」說著,就又自然地要來拉祝映台的手。
「我自己走。」祝映台趕緊縮回了手,昨晚以後,他已經做了決定,要擺正對這一個梁杉柏的態度。無論怎麼想,無論怎麼吸引,他終究只會是這個人生命中的過客,他愛的另有其人,而這個人也終將等來他這輩子命定的情緣,他們之間,不會有任何可能。
梁杉柏聽了這話,臉色不由得沉了一沉,不過卻沒多說什麼,只道:「那跟我來。」
兩人便一前一後走在街道之上。走了一陣,也不知是哪裡的風忽而送來了許多不知名的白色小花瓣,落了祝映台一頭一身,也送來脈脈幽香。
祝映台此時正行經一座木梁橋,梁杉柏已經下橋,祝映台卻因為刻意與他錯開了一段距離還在橋上。香風吹得他冷不丁打了個噴嚏,忍不住屏住呼吸拍打自己的身上,想將那些花瓣抖落下去,結果一不留神與人微微一撞,身子一偏就踉蹌了兩步。祝映台一低頭,恰恰是又一陣風過,這次送來鼻端的卻是另一股香味,與此同時,在他的眼角也暫態閃過了一抹明媚至極的豔紅!
那是……
祝映台猛然轉過頭去,卻見不遠處的另一座橋上,有一個紅衣女子的身影正與他隔空擦肩而過。祝映台登時心頭一凜,也顧不得周圍人來人往,手撐橋欄,一個縱身跳躍,身形輕捷便往另一邊撲去。人群中發出一片驚呼,各個皆是驚訝抬頭看那一個優美如同一隻迎風翱翔的飛鳥掠過青空的身姿。
梁杉柏回過頭來看到,不由驚詫地喊了聲:「映台!」
祝映台顧不得向他解釋,雙腳落地,便急急追了上去。
前方那靚麗身姿在他落地之時曾略向後側了一側,豔紅的唇角微微上揚,明明看不到臉孔,卻勾出了一個讓人足以聯想到「傾國傾城」這種誇張形容詞的淺笑。跟著,那人便又再轉過頭,向前不緊不慢地走去了,姿態是十足的挑釁。
祝映台一咬牙,拔出羅「目侯」窮追不捨。路上有不少人,看到祝映台氣勢洶洶衝過來都急忙閃避,卻還是礙了祝映台的事。祝映台連著追出了幾條巷子,眼睜睜看著那個身影往拐角處一轉,待到再追過去,卻發現自己轉進了一條死胡同,一側是王城的圍牆,另一側則是某棟宅子的院牆,前方一扇門似乎剛剛打開才關上,門上的門環尚在顫動。
祝映台捏緊拳頭,剛剛那一個背影,他是何其熟悉,在他絕不會忘記的、最痛苦的記憶中,曾經有那麼一個女人,明媚至極,卻也狠毒至極,笑著在他面前堂皇離去。
那是豔鬼,蘇月容!
祝映台不再猶豫,羅「目侯」在牆上用力一磕,借力翻身躍入了那圍牆之中……

第二章
呂子烈跪坐在地上,寬敞的大殿裡一點聲音也無,只有火盆裡的木柴因為被燃燒發出「嘎吱嘎吱」痛苦的呻吟。
他不知道自己在這裡跪了多久了,他沒有計算時間。
今天的天氣其實真的不錯,雖然是秋天,但是出了太陽,也不怎麼冷,他進宮之前看到自己的公子府附近有株不知名的什麼樹爆出了幾根新枝,還有路邊的野花也開了,桃紅色的小花瓣灑落在綠色的「氈子」上,看起來簡直像是春天一樣,但是這裡卻永遠那麼冷,這裡的時間也永遠都那麼慢。
「這裡」,就是齊國的王宮,是曾經名動天下的霸主齊桓公親手砌起來的巨大豐碑!和這座王宮聯繫在一起的是一個叫無數齊人懷念的時代,那是齊國國力最強盛的時代!那個時代,除了楚國,天下沒有哪個諸侯國不以齊國馬首是瞻,就算是傲慢到自封為王的楚王,最終也被齊侯率領諸國部隊壓境,迫得向周室乖乖謝罪,進貢包茅,而周天子,當時也將齊侯尊為可代自己行征伐之權的霸主。然而也是在這座王宮的內殿,年邁的齊桓公病臥榻上,被豎刁、易牙兩個奸臣用磚石砌死全部通路,活活餓死,曝屍六十七日;也是在這座宮殿之內,齊桓公的五名公子互相殘殺,手足同胞情誼崩塌如一抔散沙。
這是一座最恢弘的宮殿,也是一座最破敗的宮殿;這是一處被無數寶物光華籠罩的尊貴之所,也是一處凝聚著天下最黑的濃黑的骯髒之地!美麗歌姬的歌喉再動聽、年輕舞者的身段再美妙、焚燒的熏香再好聞,也遮掩不去死人的嚎叫、布滿蛆蟲的屍體、叫人噁心的血腥味所投下的濃重陰影。呂子烈總覺得,每次當他表面恭恭敬敬地跪坐於此,便能聽到這座宮殿的深處傳來昔日年邁齊桓公臨死前最後的呻吟:「來人……來人……來人吶……」
通傳的聲音響起來,腳步聲響起來,衣袂摩擦的聲音也響起來,窸窸窣窣,齊昭公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走進來,在屬於他的、這個國家最尊貴的那個位置上坐下來,跪座於下位的呂子烈立刻直起身來,端端正正地向自己的父親行了禮。
「兒臣子烈參見君父。」
齊昭公衣飾華麗,但穿戴卻不怎麼整齊,自從踏上齊國第一人的寶座之後,這位齊君常年過著昏庸無道的日子,沉迷於酒色女樂之中,除了看住自己的腦袋和位子,對於稱雄天下,重光齊國門楣之類的事情似乎一點興趣也無。眼下他也像是剛剛才從哪個貌美姬妾的床上爬起來,由於被打斷了好事,對這個本來就不喜歡的兒子的態度便愈加冷淡和惡劣。
「可是國氏次子遇害一案查清了?」
「啟稟君父,此案目前尚在調查之中。」
「那你是為了什麼事這麼著急要見寡人?」齊昭公的口氣十分不悅,像是在說,如果你的理由不夠充分,我隨時可以給予你懲罰。那是一種已經外漏的殺機,呂子烈沒有動聲色。
「啟稟……主公,國桀一案雖未查清,但臣此次前來正是為了此案求見主公。」呂子烈換掉了令他彆扭的君父稱呼,他想齊昭公大約也並不想聽到自己喊他父親。
他是一個「不祥」的孩子,是生下來就帶來異象,被卜官稱為會取代齊桓公成為齊國歷史上第二位明君的「倒楣鬼」。如果當初換做是太子舍被如此誇讚,齊昭公也未必高興,何況是他呢?他不過是一個不受寵姬妾的一個過於招搖的兒子。
何辜生在帝王家!
「哦?」
「啟稟主公,國大人這樁案子,臣已大致有了眉目,但要想將人犯擒拿到案,臣還需向主公借幾樣東西。」
齊昭公面色一沉:「前日你赴南山義莊不是已經借調過城中駐軍,怎麼,就這麼一樁殺人案竟是如此難辦,要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借軍嗎?子烈啊,你雖是寡人的兒子,可也該明白,越是身居高位者越應當循規蹈矩,若是人人都效法你這般,我齊國的法令可不是要亂了套了!」
呂子烈情知齊昭公擔心他動用軍力是圖謀不軌,深深叩拜道:「回稟主公,臣要借的並非是這臨淄城中的駐軍,臣只是想向主公借一件物品、一個人還有一句話。」
「哦?」齊昭公這次又「哦」了一聲,但口氣就和緩了一些,既然不是關乎重要,他也感到好奇起來,不知道呂子烈想要借什麼。國桀那樁案子齊昭公也已經聽親信回稟過,知道其中確實有些蹊蹺,只是呂子烈的存在對他始終是根刺,殺子名頭不好,他便想著多多為難這個兒子,最好讓他在什麼棘手的事情中自己丟了性命,所以就連分封給呂子烈的封地羽邑也是一處民風彪悍、土地貧瘠、十分凶險的去處,可誰能想到這兒子去了之後竟將那小小地方治理得河清海晏,甚至民間傳聞還得了神助呢?所以說,呂子烈真是個招人嫌的傢伙啊!
「你說說,這一件物品、一個人、一句話又是什麼?」
呂子烈道:「臣斗膽想借的這一件物品乃是我齊國祖廟中供奉的霸主弓。」
霸主弓是當年周天子著周公宰孔賜與齊桓公的一張朱漆良弓,這其實不是一件武器而是一件禮器、一件信物,代表著周天子對齊桓公的禮敬,說明周天子賜予了齊桓公代自己討逆征叛的權力。自從齊桓公死後,這張弓就被供入了齊國的祖廟,只有每年祭祖的時候,才會被請出。
齊昭公冷不丁聽到「霸主弓」這三個字,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呂子烈竟然想借這麼一件形式大過於實用的東西,但他還是不會隨隨便便就答應下來,齊昭公覺得他這個兒子太過聰明,所以總疑心他做的每件事情都有什麼深刻的目的。
「要借的人呢?」
「大祝顧宗喜。」
「顧宗喜?」齊昭公越發摸不著頭腦了,他想了又想,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子烈啊,你借這一人一物究竟是為何?」
呂子烈道:「回稟主公,國桀、連斐兩案糾葛甚深,臣猜測當是同一凶嫌所為。近日經過追查,心中也已有了些主意,只是這凶手看來乃是擅使邪術之人,十分不好對付。臣的兩名手下先前在追查之時已經吃過苦頭,南山義莊之事又傷了城中駐軍數人,可見以兵武之勇雖可沙場克敵,但在討伐邪魔外道之時,便落於下風,而霸主弓乃昔日周天子所賜,經祖父之手,又於祖廟享用香火多年,其正氣沛然,定可克制邪魔外道。大祝顧宗喜則是國中巫族佼佼者,有他掠陣,臣方可心安,故此向主公借這一人一物,還望主公應允。」
齊昭公腦子裡將這番話反覆過了幾遍,並未聽出什麼問題來,不過是一件禮器一個人,橫豎呂子烈也翻不出什麼花樣來,答應他不會有什麼損失,不答應卻反顯得他這個主公做得心胸狹窄,針對性過強。
於是齊昭公輕輕咳嗽一聲道:「好,寡人就將大祝顧宗喜借於你差遣,至於霸主弓,明日我便讓舍兒親自帶人前往祖廟請出,再差人送至你府邸,這一人一物,七日後歸還便是。」
呂子烈趕緊俯下身去,以額觸地道:「臣謝主公恩典。」
「對了,你不是說還有一句話嗎?」齊昭公問,「是什麼?」
「臣想請主公金口賜言。」呂子烈道。
「你要什麼話?」
「請主公下令,自七日後始,兩月之內,臨淄城中女閭一律歇業。」呂子烈抬起頭,慢吞吞地說道。
   
作者的其他作品:
梁祝八 燃陰劫 上
梁祝八 燃陰劫 下
梁祝七 羅剎女 上
梁祝七 羅剎女 下
梁祝六 空蠱 上
梁祝六 空蠱 下
奸角上
奸角中
奸角下(完)
梁祝系列五桃花源下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