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H035]  《量身定制 上》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出版日期: 2018/03/14  第 11
尺寸: 256頁,  350.0公克,  21.0 X 13.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356
定價: 220
會員價: 198
+++++---------------------------------------------------------------------------------------------------------------------------------------+++++
如果能給妳定制一個男朋友,妳會想要怎麼樣的?
一張黑色燙金名片──「桑榆」,
是妳悲慘人生重獲光明的希望……
……這聽著就像傳銷的套路,
卻勾住了跌落谷底的一顆心。

作為國際時尚企業的設計師,
沉重的壓力讓蕭綃「毀容」了!
口罩能遮住浮腫的臉頰,
卻擋不掉上司的惡意及同事的排擠,
原來人醜還真是沒人愛呀……

於是當懷著羞澀醜女心的蕭綃,
踏進桑榆點選「美色」準備相親後
──十點睡覺,六點起床吃藥
──飲食清淡,禁用炸雞排
──下回請帶病例
說好的賣笑呢?說好的英俊溫柔185呢?

當花錢雇來的牛郎,變成高不可攀的男神,
蕭綃的醜女人生即將變成美女復仇記!!

+++++---------------------------------------------------------------------------------------------------------------------------------------+++++
第一章 初見


工作日的步行街,像被蜂群遺忘的舊蜂巢,密密麻麻的門店在四月的陽光下徒勞地張著漆黑的大嘴。

紅底細高跟踩在花崗岩地板上,在近乎靜謐的街道上迴盪著清晰的「噠噠」聲,炫耀著它的華麗與昂貴。高跟鞋的主人有一雙細長腿,穿著剪裁精緻的連身裙,引得幾名年輕女孩投來豔羨的目光。

「噠,噠,噠,噠……***口卡***嚓!」極有規律的敲擊聲突然變了個調,纖細的金屬鞋跟踩到了盲道邊緣凸出的波紋上,腳脖子一歪,優雅體面的高跟鞋主人瞬間摔了個大馬趴。

靠著摔跟頭的豐富經驗,蕭綃毫不心疼地用手包格擋,墊在手肘下,堪堪完成了一項難度極高的「前撲臥倒」。而後顧不得胳膊上的疼痛,第一時間爬起來,做賊一般快速看看左右。

小孩子摔跟頭叫摔跟頭,二十多歲的人摔跟頭叫出洋相!

快速整理亂成一團的長髮,拍拍包面的浮灰,看到邊緣被蹭掉了一小塊皮,頓時心疼得齜牙咧嘴。蕭綃懊惱地扯了扯臉上的口罩,10.5釐米的跟對她來說還是太高了。

「姐姐,妳沒事吧?」清脆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蕭綃僵硬地回頭,就見兩個學生模樣的小姑娘正擔心地看著她。

「沒事,沒事。」蕭綃把口罩又往上拽了拽,恰好包裡的手機響了,趕緊掏出來一邊接電話一邊快步走遠。

『蕭綃,妳到哪兒了?』電話那頭傳來年輕男子的聲音,帶著幾分吊兒郎當的鼻音。

「快到了。」蕭綃有些不耐煩地應付。

『哎呀,忘了跟妳說了,今天帶了新女友一起來見妳,妳不介意吧?』歡快的聲音裡帶著遮掩不去的得意,摻雜著旁邊女孩子的嗔笑聲,聽在蕭綃的耳朵裡猶如貓爪撓鐵皮板,刺得她差點摔了手機。

電話那頭的人,是她的前男友。因為兩人是在電話裡分的手,對方一直不依不饒,堅持要當面說清楚,蕭綃這才答應出來見他。沒想到這人不打招呼就帶了新女朋友來,明顯是設好了局等著玩她難看。

蕭綃捏著手機,磨了磨後槽牙,瞬間不想去了,「我……」推拒的話到了嘴邊,突然頓住了,只因一道清俊的身影,宛如夜空中燃燒的隕石群,帶著不容忽視的光芒闖進了她的視野。

那是一名穿著休閒西裝的男人。

時近中午,太陽有些毒辣,男人把外套脫掉搭在手臂上,熨帖的黑色襯衫包裹著目測五十三公分寬的完美肩膀,蜂腰窄胯,雙腿修長。他正在低頭摸錢夾,清冷的氣質與畫著卡通標識的廉價奶茶店有些格格不入。

「我當然不介意。」電話那頭明顯噎了一下,蕭綃不再理他,直接收了線,大步朝奶茶店走去。

「先生,可以請你幫個忙嗎?」蕭綃攔住男人付錢的手開口請求。

「沒零錢,」男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將十塊錢遞給窗口內的老闆,「常溫奶綠加椰果。」

蕭綃愣怔半晌,才反應過來這句「沒零錢」是跟她說的,打發要飯的經典臺詞!

「不是,我不是要飯的!」蕭綃趕緊解釋,幾乎化為實質的尷尬馬上就要淹到頭頂,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只能硬著頭皮加快語速,「抱歉,我知道這很唐突……今天要跟前男友見面,剛剛得知他帶了新女朋友來,我一個人去太難堪,想請您幫我充個場子,就在前面那家店,耽誤您十分鐘,我請您喝一個星期的奶茶,行嗎?」

一口氣不帶停頓地說完,奶茶店前的所有人包括還舉著十塊錢的老闆,都停下動作一眨不眨地看著她,蕭綃抽了抽嘴角,氣氛好像更尷尬了……

男人微微蹙眉,偏過頭來看向吵鬧的源頭。年輕的女孩子,有一雙極為漂亮的眼睛,下半張臉隱藏在黑色的口罩裡,看不出樣貌,讓人無端生出幾分好奇。

方才在背後只能看到三分之一的側臉,蕭綃完全是被那黃金比例的身材所吸引,這會兒看到正臉,忍不住有一瞬間的窒息。饒是看慣了時尚圈俊男靚女的蕭綃,也不得不對這張臉讚一聲好。

陽光從低矮的房頂上漏下來,照在那抿成一條線的淡色薄唇和色調偏冷的下巴上,好看得讓人挪不開眼。

男人收起錢夾,轉過身來面對著她,毫無預兆地說了這麼一句:「可以給我看看妳的臉嗎?」

沒想到男人會提出這個要求,沉浸在美色中的蕭綃足足愣怔了三秒鐘才堪堪回過神來,隨即明白了對方的意圖。大概是想看看這張臉是否值得幫助吧?

暗自歎了口氣,這位先生怕是要失望了。蕭綃抬手,搓了三下口罩在左耳上的掛鉤,咬咬牙,取了下來。

「呀!」旁邊正吸著奶茶的小孩子,控制不住地驚呼出聲,意識到自己有些不禮貌,立時捂住了嘴。

口罩之下,是一張與窈窕身材、漂亮眼睛完全不搭調的大臉,浮腫的臉頰如同鼓起水泡的金魚,看起來醜陋而蠢笨。

本以為是王子與公主的歷史性會面,卻不料是一個醜女的惡俗搭訕,著實令人失望。眾人紛紛挪開眼,不忍再往下看。

路人異樣的眼光讓蕭綃感到一絲難堪,忍不住低下頭去,試圖用長髮遮住過於肥大的臉頰。

「一個月。」低沉悅耳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啊?」蕭綃沒反應過來,傻愣愣地抬起頭,配上那張呆笨的臉,慘不忍睹。

「報酬,一個月的奶茶。」男人把老闆手裡那十塊錢拿回來,單手插在褲袋裡,率先朝蕭綃指的那家餐廳走去。

「啊,好?!」成功率極低的生意突然成功,蕭綃整個人都被點亮了,快速拿出兩百塊拍到窗口,「老闆,來張三十次卡!」

大生意上門,奶茶店老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出了一張畫著貓爪的會員卡,笑得牙不見眼地遞給她,「謝謝惠顧!」

蕭綃奪過卡片,快步跟上去。

重新戴上口罩,蕭綃恢復了從容鎮定,「我叫蕭綃,是個服裝設計師,今年二十四歲。咱們對個口供吧,怎麼稱呼您?」

「展令君,二十七,職業妳自己編。」男人在餐廳門前駐足,稍稍彎起胳膊。

蕭綃十分上道地挽了上去,笑著推開了餐廳的大門。

這是一家時下流行的中西混合餐廳,中式風格的原木桌上,不倫不類地搭著歐式桌布,胡椒研磨瓶旁邊放著辣椒罐子。就如同她和前男友韓冬雨,永遠都不在一個頻道上。

燈光昏暗的卡座裡,穿著印花連帽衫的男生正拿著手機打遊戲。旁邊坐著身著白色蕾絲裙的女生,安靜地喝著果汁。

「欸,是不是那個?」女生看到蕭綃他們進來,連忙捅了捅身邊的男孩子。

「這裡!」韓冬雨抬頭看到來人,立時囂張地攬住新女友的肩膀,吊兒郎當地擺手,看到蒙著大口罩的蕭綃,立時習慣性地撇嘴,「又不是明星,戴個口罩幹嘛?」

「病沒好,有點過敏。」蕭綃隨口應付了一句,完全沒有取下口罩的意思。

蕭綃跟韓冬雨談了三年,最近兩年韓冬雨還在讀書,而蕭綃已經工作了。自從女朋友開始工作,每天都有無休止的抱怨,對工作、對同事、對未來的發展,這令還在象牙塔裡的韓冬雨不解,也越來越不耐煩。兩個月前,蕭綃突然說自己住院了,要他來看看。

好端端的住什麼院?料想是女友想見他耍的小伎倆,他嫌坐車太麻煩就沒去,誰知第二天就被甩了。

嚥不下這口氣,韓冬雨今天是打定主意要找回場子的。他的新女友,學歷比蕭綃高,家裡條件也比蕭綃強,最重要的是人溫柔懂事!

「妳還真病了啊?」韓冬雨有些意外,兩人是在電話裡分手的,因為異地的緣故,之後就沒再見過面,所以他一直以為所謂的住院是不存在的,正想再問,忽然注意到了蕭綃挽著的男人,剛剛翹起的嘴角瞬間耷拉下來,「他是誰?」

高大、英俊、氣質出眾、看起來很多金,最重要的是,男人身上有著小男生們所不具備的成熟穩重,讓韓冬雨瞬間升起了敵意。

「我男朋友,」蕭綃拉著展令君走近,睜著眼睛漫天胡謅,「做金融的,上個月剛升副總。」

「呦呵,幸會。」韓冬雨坐著不動,懶洋洋地伸出手,要跟展令君握手。

展令君一手搭著外套,一手插在褲袋裡,完全沒有握手的意思,「長話短說,我一會兒還有個會。」



第二章 工作


看著韓冬雨瞬間鐵青的臉,蕭綃努力忍笑,請展令君一起坐下,衝那白色蕾絲裙的女生點了點頭權作打招呼。

這次見面,按照韓冬雨的說法,是做一個正式的了結,說白了就是把送彼此的貴重東西還回去。

蕭綃也不廢話,從包裡拿出一個首飾盒、一把小扇子,推到韓冬雨面前,「我送你的那些就不用還給我了,你自己留著吧。」

「蕭綃,我就是想問問,妳到底為什麼跟我分手?」韓冬雨握住那一方絲絨面的首飾盒,瞪著眼睛質問,盡量不去看蕭綃身邊那存在感極強的男人。他被甩得一頭霧水,實在嚥不下這口氣。

「當時我得了重病,覺得自己活不長,不想耽誤你。」蕭綃語調輕鬆地說,聽起來像是隨口胡謅的。都已經分手了,她不想再去指責對方什麼,就這樣吧。

「……」韓冬雨一點一點把嘴撇到耳朵後面,使勁翻了個大白眼,用手肘捅捅身邊的新女友,用四個人都能聽到的聲音說,「這聽著怎麼跟演韓劇一樣?」

「哈哈哈!」新女友跟著他一起哈哈大笑,嘲諷之意溢於言表。

展令君看著那對嬉笑的男女,目光微寒。

蕭綃垂下眼睛,拉上提包拉鍊,「時候不早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難得來一趟帝都,你倆好好玩吧。」至於韓冬雨的新女友條件有多好,她並沒有什麼了解的興趣,拉著臨時演員展先生,趾高氣昂地離開了餐廳。

韓冬雨的笑聲漸漸收斂,咬牙看著走出餐廳的那對男女。以前他倆一起上街,蕭綃從來不穿高跟鞋,因為要照顧他作為男子漢的面子,怕穿上高跟鞋會比他高。如今,蕭綃穿著十釐米的高跟,身邊的男人依舊比她高半頭,看起來無比登對。

「你怎麼沒跟她介紹我?」白色蕾絲裙的女生不滿地噘起嘴。

「她又沒問!」韓冬雨提高了嗓門,頗有些惱羞成怒。

「謝謝你,真的,非常感謝。」走過街角,蕭綃趕緊放開了展先生的胳膊,將那張奶茶店充值卡雙手奉上。

展令君什麼也沒說,伸出兩根修長白皙的手指,夾住薄薄的卡片,裝進了襯衫口袋裡。

看著展先生的背影,蕭綃忍不住捧住軟綿綿的大臉,給閨蜜發了條微信。

【小小布:我今天幹了件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剛發出去,那邊就秒回過來。

【大大瑤:妳把公司炸了?】

【小小布:……這個暫時沒打算實行。】打字太慢,蕭綃把今天的前因後果發了一長串語音過去。

【大大瑤:姑奶奶,我這正開會呢,等會兒我尿遁聽。】

等蕭綃坐上了回家的計程車,閨蜜才再次回過來。

【大大瑤:妳是不是傻,給什麼次數卡,管他要微信轉帳給他呀!】

是哦!真是笨死了!蕭綃抬手,照著自己的腦門拍了一巴掌,「吧唧」一聲太過響亮,把計程車師傅都嚇了一跳。

「怎麼了姑娘?」

「沒事沒事,拍個蚊子。」蕭綃揉揉拍紅的額頭,疼痛使人清醒,剛剛冒出的滿車粉紅泡泡,被這一巴掌都給拍爛了。要到微信又能怎樣呢?自己現在這副模樣,估計泡王寶強都費勁。

帝都科技創意園區,是早年國家接軌全球貿易的時候規劃的,說是科技和創意的孵化池,一座座林立的高樓就是池中的蛋。十幾年過去,蛋裡的雞仔紛紛破殼而出,然而大部分都是「科技雞」,「創意雞」少之又少。

作為鳳毛麟角的「創意雞」,LY設計公司在園區可謂受盡寵愛。六層的玻璃小樓,呈極浪費空間的「Z」字造型,外觀牆壁全部採用淺綠色玻璃製作,樓宇之上沒有任何的廣告標識,只在大門旁邊的草叢裡,放著兩個原木雕刻的字母「LY」。

高端大氣的外觀,與周圍那些灰頭土臉的大樓形成鮮明對比,連這裡的掃地阿姨看起來都比別的公司洋氣。

科技園熱鬧的上班高峰,街角賣月亮餅的早餐小攤被圍得水洩不通。

蒸得鬆軟的荷葉饃饃,加入滷入味的乾豆腐串,再加一根外皮焦脆的臺灣烤腸,刷上濃郁的芝麻醬,咬上一口唇齒留香。而這一份美味,只要五塊錢!

「那家是什麼公司,看著好特別。」吸著八寶粥的職場新人小聲問身邊的前輩。

「還能有誰,LY唄!」前輩盯著賣餅大叔刷芝麻醬的手,「跟咱們這些碼農不一樣,人家那都是高端人士。早上喝的是藍山咖啡,中午吃的是西冷牛排,走路都跟時裝週的模特一樣,嘖嘖。」說著,伸手去接月亮餅,卻被大叔繞過去,遞給了旁邊一名穿寶藍色通勤小西裝的姑娘。

蕭綃接過賣餅大叔遞過來的餅,剝開塑膠袋便大口大口地吃起來,活像是三天沒吃飯一般,看得大叔目瞪口呆:「姑娘,要不要豆漿?」

「唔,不用。」蕭綃大口嚼著豆腐串,含糊地應了一聲,一邊吃一邊朝那棟綠色玻璃樓走去。

職場新人斜瞥前輩,說好的藍山咖啡呢?說好的時裝週模特呢?那姑娘跟他倆一樣,要了兩根烤腸!

前輩:「……」

玻璃小樓前面是一片草坪,一條木製的小路在草坪中蜿蜒,從踏上木棧道算起,一共一百零八步,在走到第九十三步的時候,月亮餅已經被消滅乾淨。蕭綃揉了揉因為吃太快有些發疼的腮幫子,用溼巾擦擦滿是芝麻醬的嘴,摸出一管口紅三兩下盲塗完畢,昂首挺胸,在七步之內完成從農民工到菁英白領的蛻變。

「蕭綃,妳來上班了!」音調偏高的洪亮女聲從背後傳來,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精準地側身,躲過那直奔肩膀而去的爪子。

「秦亞楠,妳就不能小聲點!還想讓方姐扣妳儀表金?」蕭綃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來人的癢癢肉。她們兩個是大學同學,畢業後又一起進了這家公司,比其他的同事要親密一些。

「扣就扣,誰理那個老巫婆,反正我從來沒拿全過。」秦亞楠挽住蕭綃的一條胳膊,小聲嘟噥。她比蕭綃矮,說話要抬起頭來,剛好能看到蕭綃那異常肥大的臉頰,貼了假睫毛的眼睛瞬間張大,差點人工開了眼角。

「天吶,妳這臉!」高音喇叭一樣的大嗓門,在大廳裡激起了回聲,正在電梯口排隊的公司員工,紛紛轉頭看過來。

蕭綃的臉刷地一下紅了,手忙腳亂地戴上口罩,狠狠給了秦亞楠一肘子,「噓──」

「上週見妳的時候還沒這麼嚴重呢……」秦亞楠趕緊調低音量,很是擔心地伸手摸摸她的臉,愁得彷彿隨時要哭出來。

「沒事,過段時間就好了。」蕭綃不想多說,看了一眼時間,拉著秦亞楠快步往設計室走去。

女裝設計室,作為公司裡幹活最多的部門,位於不上不下的三層。兩人邁著大步走進設計室,牆上的掛鐘應景地響起,老掉牙的電子音準點報時:「現在時間,上午九點整。」

一道鋒利的視線從重重設計桌後面射來,在初夏溫暖的早晨,生生激起了蕭綃背後的一層寒毛。

設計室占用了一整層,沒有水泥牆壁,陽光從欄杆外的玻璃牆透進來,給辦公室鍍上一層暖光。寬大的設計桌、剪裁桌,用一種看似凌亂的方式擺放,交錯縱橫間自有章法。許多精緻零碎的小東西與碎布、圖紙混在一起,堆放在原木材質的桌面上,充滿了趣味與想像力的空間。

而所有的設計桌後,有一張與整個辦公室格格不入的黑色辦公桌,上面整齊地擺放著電腦、資料夾、筆筒、老幹部水杯。一名四十歲上下、穿著黑色包臀裙的女人,正坐在那裡,冷冷地看著她倆:「說過多少次,要至少提前十分鐘,妳倆又踩點來!」

正大口喘氣的秦亞楠,想也不想地回了一句,「公司規定九點上班,憑什麼讓我們提前!」

「秦亞楠,妳什麼態度!」作為剛來不足半年的部門經理,方向錢一直在強調規矩,就是想要鎮住這些不服管的年輕人,沒想到一個二個的全是刺兒頭,數這個大嗓門的秦亞楠最難對付。

蕭綃趕緊拉了試圖衝上去理論的老同學一把,低著頭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跟正朝她擠眉弄眼的打版師小哥對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打開電腦登錄OA系統銷假。這一年中最後的年假份額告罄,從現在起一直到年底都沒有帶薪假可請了。

方向錢那邊收到了銷假申請,瞟了一眼戴著口罩的蕭綃,發了個內部消息給她:

【過來一下。】

蕭綃關掉剛打開的郵件,起身走到黑色辦公桌前:「方,呃,領導,您叫我?」

設計師之間不拘小節,他們管上一任室長一直叫姐,方向錢糾正了很久,才教會他們叫領導,強調她是經理不是什麼室長。

方向錢皺起眉頭,瞪了蕭綃一眼,這個花瓶不就仗著在首席那裡有面子嘛,不過從今天起就沒有了。想到這裡,方姐頓時心氣順了,不緊不慢地說:「指導給我打了招呼,試衣間那裡,妳暫時不必去了。」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中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