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65]  《神木撓不盡 一》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重瞳*九
出版日期: 2018/10/11  第 11
尺寸: 272頁,  335.0公克,  21.0 X 13.0 X 1.3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707
定價: 240
會員價: 240
+++++---------------------------------------------------------------------------------------------------------------------------------------+++++
作為成名已久的魔道煉器大師,
莫天寥無意間煉成毀天滅地的神器,
卻也為自己的前世,
招來灰飛煙滅只得一貓作陪的下場。

靠著一縷飄蕩的神魂,
煉化了神樹不盡木,
神魂強大卻修為低下的老鬼莫天寥,
只得遁入神祕的沃雲宗,打掉重練,
冀盼早日找回他的愛貓,莫小爪。

幸得美人師尊收留,
莫天寥終於得以修煉神功報仇!
於是──
神功第一式:果香燻鹿肉!?
第二式:奇木烤山雞!!??
這沃雲宗,難道是廚藝訓練學院不成?
咦師尊,您這撮毛毛挺眼熟呀!?
+++++---------------------------------------------------------------------------------------------------------------------------------------+++++
第一章 十殺

太玄大陸,極南之地,有山名炎火,方圓三百里,山頂烈火熊熊,終年不散。

一道流光以極快的速度自北方而來,朝一處幽深的山谷急射而去,無數或明或暗的光點緊隨其後,彷彿被捅了老巢的馬蜂,不要命地追擊著罪魁禍首,勢要將之碎屍萬段!

「唔……」破損的飛舟已經用到了盡頭,還未落地便瞬間化為粉末,莫天寥結結實實地摔在了地上,慌忙蜷起身子打了個滾。早已破爛不堪的玄色衣裳,頓時滾了一層草屑泥漿。

炎火山頂寸草不生,山腰之下,卻是鬱鬱蔥蔥,周遭的群山巍峨聳立,直通雲霄。此處乃是兩座高山之間的峽谷,地面平坦,長滿了翠綠的青草,只有谷中央生了一棵合抱粗的矮樹,顯得十分突兀。

莫天寥喘了口氣,朝著那棵矮樹艱難地挪了挪身子,雙腿使不上力氣,便用雙手撐著,靠著樹幹勉強坐直了身體。

他已經奔逃了三十九日,周身靈寶盡皆損毀,身體也已經是強弩之末。試著運轉一下筋脈中殘存的真元,丹田頓時傳來一陣灼痛,猛地嗆出一口血來。

作為成名已久的魔道煉器大師,莫天寥已經許久不曾這般狼狽過了。他不過是突發奇想,用了些奇異的材料煉器,沒想到開爐之時竟引發了天象,導致整個修真界都知道?天尊者即將煉成一柄足以毀天滅地的神器。

「喵嗚!」一聲稚嫩的叫聲從胸口傳來,破爛的玄色絲衣裡探出一隻白色的爪子,左右撓了撓,發現這不是慣常探頭的領口,而是今日新添的一個破洞,頓時生氣地又撓了一爪子。只聽「刺啦」一聲,原本只是破了個小洞的外衫,徹底裂了個大口子。

?天尊者最後一件隨身靈寶,毀於貓爪……

「大爺,你主人我就剩這一件蔽體的衣裳了,就不能讓我死得體面點嗎?」莫天寥抹了一把嘴角,無奈地低頭,看著那白色的毛團從新開的口子中鑽出來,嫌棄地甩了甩沾上草屑的爪子。

那是一隻十分好看的白色小貓,如雪的毛毛裡沒有一點雜色,圓圓的大眼睛宛若一對淺色琉璃珠,美不勝收。

小貓蹲在莫天寥胸口,靜靜地看了看他,原本英俊的面容被幾道血汙遮掩,對於只看皮毛光滑度的貓來說,本就只是能看的臉,頓時變得更醜了。於是直起身子,抬爪,給了他一巴掌。

莫天寥捉住那隻小爪子,親了一口:「小爪,我……」

「莫天寥,哪裡逃!」還未等一人一貓臨終話別,那些「馬蜂」已經到了。

各式各樣的飛劍、飛舟,載著來自不同門派的男男女女,一息之間全部聚集在山谷之中。

抬手把小貓塞到身後的樹洞裡,莫天寥懶懶地倚在樹幹上,冷眼看著眾人。這些人中有他的仇人、舊友、屬下,有道修,有魔修,還有慈悲為懷的佛修……

「?天,莫再做無謂的抵抗,交出神器,我等必不再多做糾纏。」青雲宗的雲鶴長老捋了捋雪白的鬍鬚,一臉正氣道。

「雲鶴老兒,少在那裡假惺惺,」萬鬼門的枯骨老祖桀桀怪笑著,抬手祭出一柄黑色小旗,「識相的就交出神器,給你個痛快,否則,就叫你嘗嘗這噬魂幡的滋味!」

枯骨老祖此言一出,離他近的幾人紛紛後退。

世間兵刃,大體分為六等。

凡間利刃謂之兵器,可供修仙之人使用的謂之法器,能以神魂控制的謂之寶器,可以靈力溫養、越階殺敵的謂之靈器,能以一損百的謂之仙器。而傳說中可以毀天滅地的神器,至今無人得見,只除了莫天寥還未完全煉成的那一柄。

枯骨老祖手中的噬魂幡,就是一件接近仙器的上品靈器,據說是用一千個冤魂凝煉而成,但凡被其吞噬,三魂七魄將被萬千惡鬼撕扯,縱然身死也永無解脫之日。

「噬魂幡……」莫天寥看著那灰黑鎏金的小旗,「不過是一件廢品。」

「你說什麼?」枯骨老祖一驚。

莫天寥一隻手摸著地面那虯結的樹根,指尖微動。「枯骨老兒,你可記得當年求我給你做噬魂幡的時候,都做了些什麼?」

聽得此言,那枯骨老祖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當初莫天寥告訴他,這噬魂之物要與人神魂相合,便需要那人四十九個血親的心頭血。他殺了自己所有親族,還湊不夠數,便又殺了自己七個愛妾。熟料,莫天寥拿到那瓶鮮血,只是漫不經心地用來畫了個花紋,言說其實用指尖血也一樣的,他只是覺得用心頭血畫的花更好看罷了。

這件事,成了枯骨老祖難以逾越的心魔,以致於他的修為百年來都難得寸進。

「如此性情乖戾之人,若是擁有神器,我修真界危矣。」青雲宗的長老連聲嗟歎,名門正派的道修們紛紛頷首。

魔道中人雖然不屑青雲宗的論調,但也贊同這個說法,魔道一直是一盤散沙各自為尊,若莫天寥有了神器,以他那喜怒無常的性子,屆時誰都別想有好日子過。

面目慈和的佛修高頌佛號:「尊者,你自裁吧。」

感覺到背後樹洞裡那隻不停撓他的小爪子,莫天寥忍不住露出些許笑意:「世間仙器不足一手之數,爾等可曾真的見過?」

眾人心中生出幾分不好的預感,這?天尊者被他們追殺了一個多月,因其手中的靈器無數,使得他們傷亡慘重,如今好不容易耗盡寶物將之逼到這幽谷之中,難道還有什麼後招?

果不其然,還未等眾人做出反應,兩側暗色的峭壁突然光芒大盛,原本青蔥的草地驟然變成了血紅的尖刺,無數寶光自地縫中沖天而起,剎那間地動山搖!

「來者皆是客,好叫諸位看看,我?天尊者的巔峰之作。」莫天寥依舊懶懶地倚在樹幹上,笑得雲淡風輕,彷彿只是邀請眾人來家裡喝杯茶。

「啊──」寶光所到之處,無堅不摧,瞬間將幾個修士劈成血霧。

「?天,快住手!」青雲宗的長老反應過來,祭出飛劍快速躍至半空中,修為高的人紛紛效仿,修為不濟慢了些許的都死了個透澈。

還未等空中的人鬆口氣,但聞「嗡」的一聲,自兩側峭壁頂端,結成了一道光幕,宛若一個巨大的鍋倒扣下來,絕了所有人的去路,然後,開始以不緊不慢的速度不斷收攏。

「糟了,一旦觸及那光穹,我等也會……」回頭看看地面上的殘肢斷臂,眾人心中的驚懼難以言說。

「此物,名為十殺谷,上品仙器,十死無生。」莫天寥饒有興味地介紹著他的得意之作,所謂十殺,就是但凡谷中所有的一切都會殺滅,不論身分,不論修為,最後就連仙器本身也會損毀殆盡,可謂同歸於盡的極品好物。

「?天,你這個瘋子!」

「尊者饒命,我等是受人挑唆才做出此等糊塗事的!」

「尊者……」

「?天……」

謾罵、求饒、哭叫,隨著越發濃重的血霧漫天飛舞。

莫天寥向下滑了滑,轉頭,將臉堵在那只有拳頭大小的樹洞上。這樹洞,便是十殺谷唯一的生門,原是用來放遺書的,如今,剛好能放下他的貓。

親了一口裡面的毛腦袋,莫天寥小聲道:「好在你我至今還未簽訂血契,以後我不在了,你要好好活著,莫教人捉了去……學著自己捉魚吃,別因為貪玩就餓肚子……」

絮絮叨叨的聲音越來越小,早在三日前,莫天寥就已經受了致命的重傷,此刻再也撐不住,緩緩闔上了雙目。

「咪?」白色的小貓抬爪拍了拍他的臉,往常那個被他推醒就會笑著蹭他的蠢貨,卻沒有再湊過來,依舊緊緊閉著眼。

天穹上的光罩越來越近,再過一會兒,這傻不拉嘰的傢伙也會被斬成血沫,小貓焦急地推了推莫天寥的鼻子,見他不動,試探著湊過去,舔了一口。喂,本座已經舔你了,還敢繼續裝睡就要挨揍了!喂!

期待中的親近並沒有到來,有的,只是越來越刺目的光芒。

「轟!」一聲巨響過後,整個山谷化為廢墟,山石傾倒,寸草不生,殘肢遍地,血流成河。唯有一棵光禿禿的矮樹,屹立不倒。

以後,你就是我貓了,跟我姓……

呦呵,這麼漂亮竟然是個小公貓……

又撓我,你以後就叫莫小爪,哎呦,疼疼疼……

小爪大爺,吃魚了,給我親一口,哎呦,疼疼疼……

「喵嗚……喵嗚……」稚嫩的聲音在空曠的山谷中久久迴盪,那個會厚著臉皮湊過來給他撓的人,已經不在了。

第二章 不盡

太玄大陸有兩種人,一種是凡人,一種是修真者。修真者以天地靈氣修煉自身,以求得道飛升。

求仙問道,逆天而行,在築基成功之後,修士的三魂七魄會漸漸凝合,最終修成一個完整的神魂。沒有了三魂七魄,自然就不能投胎轉世,也就沒有了生死輪迴。

一旦肉身損毀,神魂不能在三息之內奪舍,就會消亡。

這些道理,死之前修為已經不低的莫天寥自然知道。因此,當一道春雷乍響,將他從數月渾渾噩噩的飄蕩驚醒過來,莫天寥頓時懵了。

神魂離體,就好比薄冰暴露在三伏天的烈日下,脆弱得不堪一擊,一陣風都能把它吹散。但他還飄得好好的,意識清醒,前塵過往記得分明。左右看了看,這裡還是炎火山地界,但已經不知被風吹到了哪個山頭。

試著探出一縷神魂感觸,發現他正被一層柔和的力量包裹著,就像一隻封在琥珀裡的小蟲,安全無虞。

雖然還有意識,但終究只是個半透明的光團,沒有任何的力量,莫天寥只能隨著風在山間漫無目的地飄蕩,這一飄就飄了幾百年。

在醒過來的第三十個年頭,莫天寥就學會了利用微弱的神魂之力改變飄的方向,他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怕被修為高深的人看出來,便一直留在炎火山。幾百年,足夠他將這方圓三百里的山脈一寸一寸地看遍。

炎火山頂,烈火終年不散,寸草不生,卻有一株大樹屹立不倒。

那樹高三丈,合抱粗,挺拔修長,沒有枝椏,只一根獨木,色澤焦枯。炎火山四月生火,十二月火盡,在沒有明火的初春時節,這木頭便會生出一層嫩綠,至火生則葉落。

莫天寥煉器多年,對世間珍貴的材料瞭若指掌,當看到烈火如盤龍環繞獨木,卻怎麼也燒不盡時,心中的狂喜簡直難以言表。上古神樹,不盡之木!

不盡,意味著生生不息,這種神木,是可以作為肉身的!

雖然不明白那一層保護他的力量是怎麼來的,既然還沒死透,莫天寥自然要找個合適的身體奪舍重生。找個根骨上佳的小孩子自然很好,但,再好的靈根,也比不上上古神木啊!

修仙自然要講究個根骨,靈根越好,修煉的阻滯就越少,成仙的機會自然也就越大。目前所知,最好的靈根為天靈根,有此靈根之人,吸收天地靈氣速度最快,悟性也最高。

然而,不盡木這種肉身,是超越了天靈根的存在。原因無他,作為上古神木,本就是天地所生的靈物,吸收天地靈氣根本就沒有阻滯!

莫天寥圍著神木轉了一圈又一圈,這大概是這世間唯一的一棵不盡木了,說什麼他也捨不得放棄。只需藉助一道天雷,將他劈入其中,再慢慢將之煉化即可。

換做別人的神魂,自然沒有能力奪舍一根木頭,但他不一樣,離體幾百年,他的神魂早已被他凝煉得十分牢固,扛下一道天雷不在話下。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莫天寥現在,需要一道來劈他的雷。

天雷,不是你想被劈它就會來的,莫天寥只能以他煉器大師那無比的耐心守著神木,期待著有一天能有天雷降下。

花開花落,滄海桑田,這一守便是百年。

「***口卡******口卡******口卡***轟──」一道響徹天地的驚雷穿過重重烏雲,直劈而下,莫天寥慌忙飄向半空,險險避過了那將方圓幾十里都劈成焦炭的雷光。

等了百年,終於等來天雷,卻是一套九天玄雷,也不知哪個倒楣蛋在這裡渡劫,莫天寥簡直想罵娘。

渡劫乃是飛升成仙的最後一步,只要扛過雷劫就能得成大道。

然而,雷劫與雷劫也是有不同的,有人的雷劫如同毛毛雨,意思意思就劈過了,有人的卻驚天動地,直把人劈死才算了事。這九天玄雷,就是那後一種。

想要借光的莫天寥,只能操縱著他為數不多的魂力,吃力地左閃右避。

那天雷足足劈了一天一夜,這才漸漸減弱,莫天寥瞅準時機,一咬牙一閉眼,縱身撲到了神木之上。

「***口卡***──」彷彿天崩地裂的巨響直擊靈魂深處,莫天寥只覺得神魂被一寸寸地撕裂開來,再被強行嵌入一個堅硬的東西裡,痛苦地想要嘶吼,奈何沒有身體,發不出任何聲響。

上古神木出於本能地排斥入侵而來的靈魂,儘管已經痛得快要魂飛魄散,莫天寥還是咬牙保持著一份清明,努力把自己的神魂滲透到不盡木的脈絡之中。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莫天寥的神魂越來越虛弱,不盡木的生生之力卻沒有止歇。難道就這麼完了?不,他守了神木百年,可不是為了被神木吞噬!

一直護著他的那股力量似有所感,慢慢地散開了對他神魂的包裹,溫暖的力量如同涓涓細流,緩緩梳理著他的神魂,一點一點地與之融為一體。莫天寥只覺得舒適無比,待與那神祕的力量融合之後,神木竟不再排斥他了!

九天玄雷,一直劈了七天七夜,那個倒楣的渡劫修士,早已被劈成了渣渣。

一場暴雨過後,碧空如洗。

恰逢三月無火,綠茸茸的不盡木慢慢縮小、變形,最終,化作一個身形修長的男子。眉如斧刻,鬢若刀裁,俊美異常,正是煉化了不盡木的莫天寥。

飄了幾百年,終於再次腳踏實地,莫天寥生出幾分仰天長嘯的衝動。不過,當務之急,是找一件蔽體的衣服。

神木化形,可沒有給他化出衣服。

活動了一下略有些僵硬的四肢,莫天寥邁開步子,朝著山腰處那個巨大的深坑走去,七天七夜的雷劫,不僅將那個倒楣的渡劫老祖劈成了渣渣,也將周遭的草木山石毀了個徹底。

謹慎地用神魂感應了半晌,沒有發現那渡劫老祖的神魂,莫天寥鬆了口氣,若是剛活過來就被別人奪舍,那可就太冤了,隨即哂然一笑,像他這般不知撞了什麼大運能神魂不滅的,畢竟還是少數。

莫天寥在坑中尋摸了一圈,大多數靈寶都毀了,扒拉半天,只找到了一只儲物鐲。這鐲子黑不溜秋的沒什麼品級,修士已死,神魂印記也隨著消失,莫天寥輕易地便探出了裡面的東西。

鐲子裡面空間很小,只裝了些散碎靈石和幾套衣服,莫天寥挑眉,神情有些微妙。這鐲子是他前世煉的一件法器,裡面儲存東西不會凝固時間,不能保存靈草靈丹,空間也很小,唯一的用處就是可以抗雷劫。想必這人是聽說可以抗雷劫才買了來,但這所謂的不懼雷劫只是儲物鐲自身不壞,人還是會被劈死的……

摸了摸鼻子,為這被坑的修士哀悼片刻,莫天寥拿出一件暗色的衣裳,仔細檢查,沒發現什麼門派印記,也不是什麼高階法寶,這才穿上身。

有了衣服,有了錢,該是出山的時候了。莫天寥心情頗好地打了個響指:「走了!」

於是,指尖著火了……

莫天寥瞪大了眼睛,看著指尖竄起的火苗,色澤豔麗,泛著些許青光,如果他沒有看走眼,這是……木中火!

天地間偶然會生幾種異火,比如石中火、冰中火等,這種火是依存其他屬性之物存在的,自身也就帶了些別的屬性。沒想到這不盡木被烈火灼燒萬年,竟生出了木中火,此火因有不盡木的生生不息之力,若用來煉器,可保材料靈氣不損。

前世遍尋不到的木中火,竟就這樣被一塊天降的大餡餅直接呼到了臉上,莫天寥一時間呆住了。

又費了幾天功夫,適應了這個大餡餅,莫天寥這才抬腳去了十殺谷。

這裡當年死了太多修士,怨氣久久不散,以他那脆弱的神魂之體,一直無法靠近,如今有了新身體,自然要來看看。

滿目瘡痍,矮樹孤立,莫天寥蹲在矮樹邊,摸了摸那拳頭大小的樹洞。這麼多年,貓早就跑了。

莫小爪是隻根骨奇佳的妖獸,當年撿到它,莫天寥雖然也存了收為僕獸的心思,但更多的是因為喜歡那小毛球,因而只要莫小爪不願,他就不會逼它訂立血契。那嬌氣的小東西,沒有他的照顧,也不知道過得怎麼樣。

有心想找他的貓,但天大地大,沒有血契牽絆,莫天寥也不知道去哪裡找,如今雖然神魂之力仍在,身體卻幾乎沒有修為,實力低微也沒有報仇的能力。莫天寥歎了口氣,為今之計,還是先找個門派落腳,把修為練回去才是正事。

 

小劇場:

木工:我得到了金大腿哇***口卡******口卡***

小爪:什麼?

木工:純天然木屬性!

小爪:可以磨爪子了

木工:超牛的木中火

小爪:可以烤魚了

木工:……

第三章 宗門

炎火山在極南之地,無論是名門正派,還是魔修據點,都與這裡相距甚遠。想當年,莫天寥也是藉著自己的上品靈器飛舟,逃了幾十天才跑到這裡的。

撓了撓頭,莫天寥轉身上山,挖了幾棵百年分的火人參。

這炎火山地貌奇異,有很多珍稀材料和靈草,對於那些寶物的位置,這些年莫天寥早就爛熟於心。不過目前,他一沒有實力能保寶物不被搶,二沒有合適的儲物工具保寶物靈氣不損,所以只是挖了些能賣給凡人的低階火人參。

走了幾日才走出炎火山,來到山下的一個凡人小鎮上。

小鎮因為常年有買賣藥材的商販來往,十分熱鬧。

莫天寥到一處藥材鋪子裡,賣了火人參,換得幾百兩銀子扔進儲物鐲裡,尋了個酒館吃飯,順道打聽一下如今是什麼年月。

「小二,我在山中挖了數月的藥材,不知如今可過了年了?」莫天寥笑著問來上菜的小二。

「哎呦,客官,您可是過糊塗了,如今可是三月上頭了,」小二笑道,「如今已經是太玄曆八千三百七十一年了,可不是七十年咯。」

「是麼……」莫天寥點了點頭,執起筷子吃了口菜,他死的時候是太玄曆八千零二十四年,竟然已經過了三百多年了嗎?

「欸,聽說了嗎?宗門的仙人們來收徒了呢!」正走神間,忽聽得鄰桌的人高聲談論。

「是麼?我也去試試!」有人應和道。

「你?你都快三十了,誰還要你,」友人不留情面地嘲笑他,「人家只收十六以下有靈根的少年,除非你根骨奇佳……」

用過飯,走出酒館,就見許多人快步朝鎮子中央而去,吵嚷著去看仙人。

莫天寥跟著湊過去,遠遠地看到站在人群中央,神色倨傲的幾個年輕修士。那幾人穿著樣式統一的青色道袍,竟是青雲宗的人!不由得微微蹙眉,魔修大多居於南邊,這極南之地要說也是靠魔門比較近,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怎的到此地收徒?

「這少年是我等先看上的!」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從後面傳來,眾人紛紛轉頭看去,但見一個身著淡藍色廣袖衣裙的少女疾走而來,身後跟著幾個藍色道袍的男子。

這下熱鬧了。天下名門正派,實力最強的乃是三大雲宗,分別是青雲宗、流雲宗、沃雲宗。如今青雲宗和流雲宗的人都出現在這裡,而且同時看上一個資質不錯的少年……

「這位師妹,我等先行來此,也見過這少年的父母,他們一家都同意讓和孩子入我青雲宗,不知師妹所說的先看上從何而來。」青雲宗為首的弟子阻止了試圖上去理論的師弟。

「我昨日就看上了!」那女子揚著下巴道。

莫天寥挑眉,期待著這些人能大打出手。

他對這兩個宗門都沒什麼好感,當年對他下毒手,這兩個門派都有分,在莫天寥看來,青雲宗就是一群偽君子,而流雲宗則是一群真小人。

「昨日看上,姑娘可曾給這少年留下什麼信物……」青雲宗的男子依舊和顏悅色,正說著,忽然抬頭看向人群。

「大師兄,怎麼了?」身後的師弟問道。

男子搖了搖頭:「許是我看錯了。」方才手中測靈根的法器嗡動了一下,等他去尋,卻又不動了。

莫天寥默默地從人群中閃出來,遠遠地走開。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加入這兩個宗門,方才感應到有測靈根的法器,頓時汗毛一豎,下意識地收斂氣息,誰知那法器竟不動了。神木之體果然好用,莫天寥趕緊跑路。

雖然上輩子是混魔道的,但他不打算現在就去魔道繼續混,只因魔道之人以實力為尊,作為一隻小蝦米,前期是很難過的。還是講究顏面的名門正派好,至少管吃管住,師父也不會無故打罵徒弟。

而且,更重要的是……莫天寥拿起從小攤上買的鏡子,歎了口氣,他奪舍了木頭,自然就照著他的神魂化形。他以前是土火雙靈根,很適合煉器,於修煉上只算資質一般,所以到了二十七、八歲築基,容貌也就停留在那個時候。如今,卻是回到了他二十歲左右的模樣,雖然年輕了不少,但還是掩蓋不了這張臉跟他之前的那張一模一樣的事實!

修真界見過他的人不多,大多數都死在了十殺谷,但保不齊誰還能認出他來,因此,一向神祕的沃雲宗就成了上上之選。

買了匹好馬,莫天寥騎上就走,直往百里以外的城鎮而去,那裡是個大城,若是沒記錯的話,有個還算不錯的修真集市,應該會有租用靈禽。

飛舟與飛劍都是寶器以上的東西,需要用神魂和靈力控制,他現在是不能用的。

用便宜價錢租了隻其醜無比的鳥,足足飛了二十天,才到達沃雲宗所在的洞天福地。

七十二座高山巍峨聳立,山頂白雪皚皚,流雲山嵐繚繞不去。今日是沃雲宗今年開山收徒的最後一天,山門前聚集著許多人,大多數都是來求仙拜師的,當然也有擺攤販賣茶水小吃的。

前世莫天寥去過其他兩個宗門,倒是真沒來過沃雲宗。與那兩個宗門恢弘大氣的山門不同,這裡沒有上好白玉雕成的牌匾,也沒有玄晶雕刻的巨劍,只有一塊丈許高的圓石頭,上面刻著「沃雲宗」三個大字,石頭之後,便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石階小路,直通往山嵐霧靄深處。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中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