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68]  《神木撓不盡 四(完)》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重瞳*九
出版日期: 2018/10/11  第 11
尺寸: 256頁,  371.0公克,  21.0 X 15.0 X 2.4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738
定價: 240
會員價: 216
+++++---------------------------------------------------------------------------------------------------------------------------------------+++++
莫天寥真心覺得,
自家的寶貝清潼就是隻傻貓。
清潼自始至終都沒想過獨活,
當年在十殺谷之時是,
現在他渡劫抗雷瀕死之時也是。
在這一向人走茶涼的世道,
看著那人這般不顧一切的護著自己,
莫天寥覺得,自己竟能擁有滿滿的幸福──

獲得自家貓如此的愛護,
莫天寥勤奮地「修煉」,
煅天魔尊,終於再度出世了!
既然實力回來了,曾經屬於他的,
就該搶回來!
將所有一切最好的,都給他最愛的人。

但在美好的雙宿雙飛之前,
莫天寥得先做件事──
給岳家送聘禮(前2字畫上刪除線)嫁妝!?

※收錄獨家番外《仙界日常》,
一起探探,究竟飛昇的老傢伙們都在幹啥事呀?

+++++---------------------------------------------------------------------------------------------------------------------------------------+++++
第一百零三章 交鋒

「這個價不行。」莫天寥將那裝滿靈石的儲物袋扔回去,摟緊了清潼的腰,很是後悔方才沒直接把貓抱回去。

風溯柳眉倒豎,周身的氣勢陡然增強:「?天,做什麼都要講個規矩,你要這個價我就給你這個價,怎的,看我給得利索就坐地起價了?」

「聽說妳占了我的藥園子,」莫天寥抬手,身邊的奴僕立時給他的杯中添了酒,微微蹙眉,手腕一抖將酒倒了,冷聲道,「茶!」

那奴僕嚇了一跳,打從進了這魔宮,還沒見魔尊發過脾氣,只是不笑而已,如今竟然發怒了。趕緊換了茶水來,顫顫巍巍地斟滿。

莫天寥湊到嘴邊嘗了一下,溫度剛好,便遞給清潼。

清潼接過來抿了一口。

「欸,我坐了這麼久,也沒人給倒杯茶,你這宮裡的下人是怎麼回事?」風溯正見狀,立時不幹了。

「一杯茶一塊上品靈石。」莫天寥涼涼地說,「別岔開話題,我的藥園子。」

「?天,你是窮瘋了吧!」風溯掐腰要罵他,餘光瞥到一旁的清潼,見那清冷的眸子平靜無波地望著她,頓時熄了氣焰,在這樣清冷的美人面前,還是莫要失了儀態,把一塊靈石扔到那下人手中,換來一杯茶水,仰頭,咕嘟咕嘟喝了個精光。方才說話太多,著實渴了。

清潼看看兩人,你來我往地討價還價,聽得有些睏了,忍不住打了個小小的哈欠。

風溯看著那優雅的哈欠,頓時忘了要說什麼的,「嗖」一個杯蓋打過來,她看也不看地抬手接住,捏成粉末:「老娘這如花似玉的臉,要是弄傷了你可賠不起。」

「青玄石杯蓋,三塊上品靈石。」莫天寥不慌不忙地說。

風溯一拍桌子:「你他娘……咳,你都死了三百年了,無主之物還不許人分了?我們沒翻你的老巢已經夠意思了。」罵髒話罵了一半,戛然止住,換了一副清婉動人姿態,徐徐規勸。

清潼有些撐不住了,倚在寶座的大迎枕上打瞌睡。

?天的藥園子,說是藥園,實則是一片山脈,種滿了奇花異草,魔道中許多珍稀的煉丹、煉器材料都是從這裡出的,很是值錢。風溯因為要保養容顏,經常要吃丹藥,這藥園子她很是需要,當初也是讓了兩個仙城才搶來的。

兩人談了半晌也談不攏,風溯加了兩成價,讓莫天寥趕緊去修她的簪子,過幾日有魔門來給她上供,怕到時候丟人。

清潼睜開眼,就對上一雙滿是桃花的眼睛,左右看了看,不見莫天寥。

「你是?天的道侶吧?」風溯撐著下巴倚在旁邊看他。

道侶?清潼坐起身來,微微偏頭,往常人們都會說,你是?天的魔寵吧,好小一隻……第一次有人說他倆是道侶,但不得不說,這種說辭聽著更順耳一些。

尋常人看到魔尊抱著個美人,都會認為這是魔尊的妾侍,但風溯可不是那般沒腦子的人,打從清潼進得這個殿中,她就看出此人的修為與她不相上下。試問一個化神期的修士怎麼可能給?天做男寵?更何況,看?天那小心翼翼伺候的樣子,說?天是這美人的男寵倒還可信些。

「不是。」薄唇輕啟,淡淡地說了兩個字,清越的聲音如同崑山玉碎,好聽至極。

風溯被這聲音迷得神魂顛倒,不由得湊得更近了些:「那你們是……」

我是他師尊,他是我抓板,清潼剛要開口,就見莫天寥風一般地衝了過來,一把將風溯扔開,把修好的烏木簪子丟給她:「妳可以滾了。」

「你不是說要回爐重煉嗎?怎麼這麼快?」風溯一愣,拿著她的靈器驗看,果然已經修好了。

「煉得快。」莫天寥眼也不眨地說,其實風溯的這個靈器,本身就有缺陷,裡面有許多小陣法,只要靈器受損,這些個小陣法就會逸散,靈器的功能就會受影響。要修也只消將那個小陣重新畫好即可。但別的煉器師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出來的,這就造成幾百年來,風溯花在修靈器上的錢,已經超過了最初造靈器的錢。

這三百年沒有?天給她修修補補,靈器就一直半殘著,勉強還能用,但幾年前溟湮的那一掌,把大風陣也給打壞了,這才不得不找人修。

風溯被噎得險些背過氣去。當初?天給她煉製這個靈器,用了七七四十九日,回爐重造就不到一個時辰,騙鬼呢?

「你不是急著用嗎?」莫天寥掏掏耳朵,「放丹田裡溫養些時日便是了。」

所謂回爐重煉,其實也就是把外殼的損傷給修補好,這對於靈器來說並不是必要的,只要在丹田裡溫養些時日,也能恢復。

風溯翻了個白眼,對於?天,她與其他幾個魔尊都習慣了,實在拿他沒辦法,只能認栽。整個太玄大陸也找不出第二個這麼強大的煉器師,想用好的兵器,就得出高價、忍受他的怪脾氣。

「至尊大會馬上就開始了,我幫你對付赤翔,你把那藥園子給我唄,」風溯收起靈器,「今日多收的錢我也不跟你計較。」

莫天寥直接把風溯扔了出去,並明確表示,藥園子裡有重要的煉器材料,說什麼也不會讓給別人。若是堅持不還他,就等著在至尊大會上挨揍吧。

「尊上!」一群身著黑色羅裙的女修等在外面,看到從天而降的魔尊,立時躍上半空去迎接。

風溯藉著幾個女修的力在空中翻身,這才避免了臉面著地的下場。

優雅地落到地上,風溯理了理衣裙,回頭,看了看身後巍峨壯麗的?天魔宮,微微勾唇:「去正道查查,找一張沃雲宗清潼真人的畫像來。」

「是!」為首的女子躬身應了。

正說著,就見一個身形高大的漢子,抱著一隻狗崽,急匆匆地往魔宮大門走去,也不通稟,直接就進去了。

風溯坐到無頂軟轎上,嗤笑一聲:「真是有趣。」

小劇場:

《我是你的什麼篇》

師尊:我是你的什麼?

木工:你是我的貓呀。

師尊:然後呢?

木工:這樣我就可以把你揣在懷裡!

木工:我是你的什麼?

師尊:你是我的抓板呀。

木工:(期待)然後呢?

師尊:這樣我就可以撓你了。

木工:……

第一百零四章 出事

來者正是出去傳播消息的墨雄,因為有莫天寥給的飛劍,速度很快,他便順道回了一趟宗門報平安。

「嗷嗚──」懷裡的小狼崽興奮地左看右看,面上還是一臉嚴肅的樣子。

大殿中,莫天寥正在給貓檢查身體。

「她有沒有摸到你?那個毒婦指甲裡有毒的。」莫天寥半真半假地說著,一雙手在清潼的身上摸來摸去。

「沒有!」清潼拍開那不老實的爪子,往旁邊躲了躲。

「我不信,給我看看。」莫天寥說著就把手伸到那雪色的衣襟中。

「唔……」清潼被鬧得惱了,伸出了五根爪尖。

「嗷!」一聲慘叫震起了屋簷上的飛鳥。

?天魔宮中不能飛行,但飛鳥還是有的,都是些呆呆傻傻的小鳥,飛不出護山大陣的結界,用來給貓仔抓著玩的。

大老虎好不容易得空,在大殿外的臺階上趴著小憩,聽到慘叫聲,眼都不睜,用爪子抱著頭接著睡。因為他有通過所有陣法的令牌,下人們有什麼不懂的都來找他,偏偏他還看過往年的帳冊。到了金丹期以後,練出神魂,修士的記憶力是很好的,看過一遍基本上就記個差不離,因此下人問什麼他還都能答上來。

等莫天寥出關,好不容易鬆口氣,結果莫天寥也開始有事就問他。

「大師兄,大殿裡倒茶的呢?」

「大師兄,讓他們烤兩條魚來。」

「大師兄,讓人給師尊做新衣服。」

「大師兄……」

大師兄莫名其妙變成了大總管,大老虎很是鬱悶。當年在沃清洞,他好不容易盼來個師弟幫他管理俗務,就清閒那兩年,轉眼師弟變成了魔尊,不能再使喚也就罷了,反過來開始使喚他。

看師尊的樣子,是打算常住在這裡了,那他自然也得跟著伺候師尊左右,想想都覺得虎生無望。

「大胖,你咋在這裡睡?」墨雄上來就看到睡得四仰八叉的大老虎,憨聲憨氣地問他。

小狼崽歪歪腦袋,跳下來嗅了嗅,確認大老虎死了沒,發現沒死,便張嘴咬住他的尾巴。

「吼──」大老虎嚇了一跳,蹦起來朝小狼崽大吼。

小狼崽抿了抿耳朵,不甘示弱地衝他吼:「嗷嗚──」

「何事喧譁?」清冷悠揚的聲音從大殿中傳來,三個傢伙都老實了。

鍛天魔尊殺死了百聞閣管事的消息,迅速回饋到赤翔尊者那裡,讓他著實吃了一驚。

那個管事在百聞閣至關重要,以前也是?天非常信任的人,立下過不少過勞,他之所以派此人前去,便是篤定?天會念舊情,說不得能打聽來什麼消息。沒想到,?天二話不說就把人給殺了。

「這人還真是個狠角色。」赤翔皺著眉頭,身邊相貌豔麗的侍人給他添酒。

站在下面的百聞閣總管事低著頭,默不作聲。要論交情,他從百聞閣創建就跟著?天,他統領百聞閣多年,索性將道號就定為百聞。但赤翔就認為他跟?天沒什麼情分,畢竟當年?天一死,他就立刻投靠了新主子。

百聞在心中冷笑,要在魔道至尊的位置混下去,可沒有「念舊情」這個說辭,赤翔還是太嫩。所有的修仙者,不論清修還是魔修,為的都是得道成仙,他們為誰辦事,說到底為的也是利益,不是為了什麼情分。

等赤翔發完脾氣,總管事才緩緩開口:「風溯魔尊從?天魔宮出來,就派人去了正道,屬下已經著人去盯著了。」

「嗯,」赤翔應了一聲,把身邊的侍人拉到懷裡逗弄,對於風溯的去向並不關心,倒是問起另一件事,「上次那個化形妖修可有消息?」

赤翔的魔寵在上次的魔道至尊大會上死了,這些年一直沒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他已經是化神期,再與那剛剛開靈智的妖獸訂血契,會影響他的實力,他也沒那個耐性慢慢教導,最好就是找一個已經化形的妖獸。

「那狐狸當時被弒地魔尊帶走,溟湮尊者去過一趟,之後那妖獸就不見了,正道的那個被流雲宗買去,後來三宗大會沃雲宗與流雲宗的兩個化神長老打了起來,震碎了結界,給跑了,至今沒找到。」百聞不緊不慢地說著消息,他的話語沒什麼起伏,彷彿在對著條子念,但讓人聽著就十分可靠。

「廢物!」赤翔把手中的杯盞摔到地上,「至尊大會還有兩個月就到了,到時候?天肯定回來找茬,沒有魔寵我怎麼辦?」

「?天尊者也沒有魔寵。」百聞面無表情地把杯子撿起來,?天尊者養了個小貓崽,也不簽血契,就當個大爺供著,這是整個魔界都知道的事。

「我能跟他比嗎?」赤翔越發生氣了,那人痴迷於煉器之道,道法特殊,本來心魔就很少,加之他有一套能安撫心魔的靈寶法器。

懷裡的侍人被他勒得生疼,不敢吭聲,只能默默地流眼淚。

「哭什麼,真掃興!」赤翔把懷裡的侍人撇開,灌了一大口酒。

百聞默不作聲,等赤翔發完火,這才慢慢悠悠道:「尊上息怒,想要化形妖修也不是不可能,屬下知道有兩處地方有。」

「哦?」赤翔眼前一亮。

「這第一處,就是溟湮尊者的魔宮裡。」百聞頓了頓,此事幾個魔尊都知道,溟湮尊者喜好收集實力強大的妖獸,他的魔宮裡的確就有未定契的化形妖修,所有人都垂涎不已,據說第一尊者會把它賞給他看得順眼之人。

「廢話。」赤翔輕嗤一聲,他這些年處心積慮地討好溟湮,為的也是那個傳說中的化形妖修,若不是懾於溟湮那深不可測的實力,他早就去搶了。

「這第二處,是屬下近日得來的消息,」百聞壓低了聲音,「沃雲宗。」

清潼微微蹙眉,看著腳邊蹲坐著的不停搖尾巴的小狼崽。

「師父讓我把琅梓帶走,如果小師叔這裡不方便,我就還把他送到師祖那裡。」墨雄撓了撓頭。

琅梓剛剛化形,身形其實已經穩定了,況且先前天琅已經在眾人面前承認他是個妖獸,還能有什麼事需要他出來避風頭?

「怎麼了?」莫天寥端著一盤烤魚過來,見清潼神色不對,立時問道。

「沃雲宗定然出事了。」清潼摸了摸狼崽子的狗頭。

小狼崽化形,變成了面相冷肅的少年:「這些時日不知怎麼了,總有人來拜訪,各個都不懷好意,父親就要四師兄把我帶走。」

總有人來拜訪……聽到這句,莫天寥心中咯?一下。大宗門常有人拜訪是在所難免的,但能被琅梓說出來的,定然是這個頻率已經很不正常,對於沃雲宗這個特殊的宗門來說,便意味著有危險。

「先前青雲宗的人來找事,說莫師兄就是?天魔尊,讓沃雲宗給個說法,都被擋了回去,這次卻不知是為何。」琅梓面無表情道。

清潼沉默了片刻,緩緩道:「墨雄把琅梓送到我師尊那裡,孟虎跟我回沃雲宗一趟。」

「是。」三人齊齊應了,沒有一個敢出聲反對。

「我跟你一起去。」莫天寥捏起一片拆好的魚肉遞到清潼嘴邊。

「你別去。」清潼搖了搖頭,看看眼前白嫩嫩的魚肉,慢慢張嘴吃掉。

莫天寥的勢力還未收回來,身分卻已經人盡皆知,出去很是危險,況且,魔道至尊大會在即,萬不可耽擱了。

「我怎麼放心你一個人去,況且,我也是沃雲宗的人,宗門有難,自當出一份力的。」莫天寥笑著道,算算時間,去一趟沃雲宗再趕回來參加魔道大會,應該來得及。

說走就走,莫天寥拿上那個「聘禮」陣盤,另外又去「垃圾堆」裡挑揀了不少寶物,帶上足夠數量的冷泉魚,乘著水晶宮就出發了。

待他們日夜兼程地趕過去,沃雲宗正被一群魔修圍山。

「聽聞沃雲宗有不少未定契的化形妖修,魔尊欲買一個,宗主出個價吧。」為首的魔修很是囂張。

天琅摸了摸鬍子,笑道:「小友說笑了,沃雲宗的化形妖修只有兩個,一個是我師弟的靈寵,一個是我的,但不知小友從哪裡聽說有未定契的妖修?」

「欸,天琅真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雲松也恰好在此刻拜訪沃雲宗,「當初你可是告訴我們那個養妖獸的方法,這般說來,這山中應當有不少實力強大的妖獸呢,赤翔魔尊出兩座仙城換一隻妖獸,這可是前所未有的高價,有這些錢,足夠你再養兩隻妖獸養到化形了。」

「沃雲宗不缺那兩個仙城。」天琅沉下臉來,盯著雲松那不懷好意的臉,很想把他腦袋咬下來。

作為名門正派,天琅不能因為自己不高興就大開殺戒,更何況,魔修人多勢眾,還有個目的不明的雲松在這裡攪局,一旦打起來,保不齊哪個魔修趁機亂竄,遇到哪個妖獸弟子就壞事了。

正在天琅忍無可忍的時候,一道玄色流光破空而來,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玳瑁色的箭矢就穿透了那為首魔修的胸口。隨即,天空傳來一陣低沉的笑聲:「兩座仙城算什麼,本座用赤翔的項上人頭換一個如何?」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中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