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64]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WEHIP
出版日期: 2018/10/31  第 11
尺寸: 頁,  600.0公克,  21.0 X 14.8 X 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592
定價: 320
會員價: 320
目前無庫存
+++++---------------------------------------------------------------------------------------------------------------------------------------+++++

+++++---------------------------------------------------------------------------------------------------------------------------------------+++++
第五十七章 血族的祭品甜心(6)

魔王拿起盒子給直播間的粉絲看,齜著獠牙半晌沒明白:「這是什麼懲罰?」

有粉絲很快反應過來。

【莫不是因為你扮演吸血鬼,就給你吃大蒜毒殺你哦!】

【哈哈哈哈哈,好有道理!】

【臣扉爸爸這是要賜你死罪啊!】

魔王又問了一遍行政姐姐,真的是張臣扉親自打電話要求給他加的糖蒜。滿臉愁苦地捏起一顆蒜瓣,糖醋研製的大蒜散發出清甜的香味,讓人食欲大開。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賜我死罪,就因為我跟老闆討了兩塊錢嗎?窮人就沒有人權嗎?」魔王悲憤地卸掉兩顆獠牙,***?***嚓咬了一口,念出了時下熱播古裝劇《禍國妖后》裡的臺詞,「皇后娘娘,老臣委實冤枉啊!」

粉絲們頓時笑瘋,螢幕一時間被限量禮物刷屏了。

【Art魔王收到「老幹部慰問」x3,音效:與這位婦女同志沒有關係!】

焦爸爸表情包天女撒花,音效反覆播放,沒有人關心那隻小吸血鬼的死活,滿屏哈哈哈。

人類的世界,就是這麼冷血無情!

酸酸甜甜的糖蒜,配炸醬麵剛剛好。魔王吃了一口蒜,就端起炸醬麵呼嚕呼嚕吃了起來。遊戲人物這會兒沒有戰鬥,正在自家庭院裡自動鋤地。

石扉遊戲測試中心的所有設備都是頂配,包括麥克風。吃飯的聲音通過價值不菲的麥克風傳進直播間裡,帶著高級音效卡的綿延回音。吃麵的「吧唧」聲軟糯,咬下糖蒜的「***?***嚓」聲清脆,喝檸檬茶的「咕嘟」聲過癮,看得人食欲大振。

【A神吃飯看起來好香啊。】

【不好意思,我是剛來的,請問這是吃播嗎?】

【是呀是呀,這裡是大胃王Art的直播間。】

焦栖看著螢幕裡吃得香甜的魔王,突然有點餓了。

張臣扉見小嬌妻吞口水,以為他害怕了,得意洋洋地關了直播間。後面的畫面太血腥,就不給他看了。

不願過多地嚇唬他,但也要讓他明白自己的強大。血族親王低頭,蹭了蹭小祭品柔軟的唇:「記住,沒有人能違抗血族親王的命令,你也不能。」

「我也想吃炸醬麵配糖蒜。」小嬌妻毫無危機感地說。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分?」迪奧先生微笑著捏住小嬌妻的下巴,眼中一片冰冷,「你吃糖蒜,是想暗殺本王嗎?」

「……」

「你這麼不乖,我只能吸乾你了。」

「喂!混蛋……唔……」

半個小時之後,被吸血鬼親王榨乾的小祭品,虛弱地縮在沙發上。殘暴的血族親王,正在廚房裡「??」拍黃瓜。不多時,熱騰騰的炸醬麵出鍋,連帶著一碟涼拌黃瓜。糖蒜沒得吃,酸甜味的黃瓜來充數。

付出慘重代價的小祭品,最後還是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炸醬麵,並強迫血族親王喝了一壺降火涼茶。

第二天早上,外面下起了秋雨。

一場秋雨一場寒,天氣突然轉冷。空氣中充滿了溼潤的氣息,將夏末秋初的乾燥一掃而空。

張大屌開車,坐在副駕駛上的焦栖就伸手摸他腦袋。託天氣的福,那顆小疙瘩已經差不多下去了。

「今天周五,晚上去哪裡?」焦栖轉頭問他,如果決定照常去別墅,乾脆讓阿姨中午直接把光宗送去,也省得他倆下班再跑一趟。

「帶你去我的古堡,」吸血鬼先生轉頭看他,「在灑滿玫瑰花瓣的大床上奪走你的貞操。」

「我的貞操早沒了。」焦栖翻了個白眼,發消息給阿姨,抬頭看看車窗外淅淅瀝瀝的秋雨,垂目讓安妮確認了一下日期。

安妮:沒錯,是明天。需要幫您預定鮮花嗎?

「不用。」焦栖給管家發了條消息,轉頭看看還帶著爵士帽的吸血鬼先生,輕歎了口氣。

秋雨微涼,氣溫突變,對上火的大屌是個好事,但對於身體不好的人來說就是災難了。

「您給魔王送糖蒜的事又上熱搜了,小茉莉那邊準備增加跟糖蒜有關的新玩法……啊嚏……」男祕書正給張臣扉彙報的時候,突然轉身捂嘴打了個噴嚏。

「感冒了?」坐在旁邊桌上的焦栖抬頭看他一眼。

「不好意思。」男祕書抽了張紙巾。

「公司裡好多人都感冒了,」女祕書蘇蘇拿著出勤確認表進來,「技術部反映,有七名程式師請假。」

晝夜顛倒的程式師,身體是比較脆弱的。石扉科技一直鼓勵他們盡量白天上班,還在大樓裡設了健身房。然而收效甚微,流行疾病出現時,技術部永遠是最先陣亡的。

「人類的身體還真是脆弱。」張臣扉嗤笑,無情嘲諷這些弱小的生物。

「是啊,」蘇蘇不明所以地接話,「我得跟行政部說一聲,讓他們買點板藍根給大家喝。」

「你也喝一杯。」親王大人看向柔弱的小嬌妻。

「不用,我已經好幾年沒感冒過了。」焦栖搖頭,拒絕喝那種小朋友才會喝的東西。

「噓──」吸血鬼先生突然挪到小祭品身邊,伸出一根修長的手指抵住那柔軟的唇瓣,不許他說話,「這種事不要亂說,會被惡魔聽到的。」

過去老一輩有這種說法,不能吹牛自家小孩最近不生病,一說一個準,晚上準要得病。兩位祕書看得目瞪口呆,被自家總裁麻得直哆嗦,抖手抖腳地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石扉員工群裡。

【祕書蘇蘇:最近諸位沒事別往總裁室溜達,大型屠狗現場,有去無回。】

然而,事實證明,親王殿下的擔心並非是多餘的。晚上回到別墅,焦栖說話就帶了鼻音,吃過晚飯索性腦袋也開始疼。

「吃片感冒藥就好了。」焦栖讓管家去藥櫃裡找感冒藥。

「不行!不能亂吃,你怎麼確定這是感冒?」吸血鬼先生並不相信人類的判斷,堅持要把闕德給叫來。

於是,在秋雨綿綿的夜晚,闕德太醫再次被暴君召喚,勒令一小時之內到達。

「今天這路況,你給我五倍的錢,一小時也趕不到!急病的話你叫醫院派直升機啊。」下雨天,到處堵車,路上溼滑又開不快,闕德緊趕慢趕,總算在一個半小時之內趕到了尼古拉斯大人的古堡中。

看了半晌,沒看出來別的問題,就是普通的感冒。

「難受的話,吃兩粒感冒藥。不難受就不用管,七天會自己好的。」

張臣扉卻不相信:「早上還好好的,突然感冒,是不是失血過多造成的?」

「嗯?失血過多?怎麼失血了?」正收聽診器的闕德一愣,關切地問,「如果有大量失血,確實會造成身體虛弱,進而容易感染。」

「那就是了,十滴血一滴……唔……」

焦栖趕緊捂住張大屌的嘴巴,看了一眼臥室門外,管家和傭人都不在,舒了口氣道:「別聽他的,他還在劇情裡。」

作為唯三知道張臣扉生病的人,闕德點點頭表示理解。

張臣扉掙開小嬌妻的手,跳起來捉住闕德的衣領,咚的一聲把人按到門上:「你能保證他得的是普通感冒嗎?想清楚了再說。如果誤診的話,我一定會把你的腦袋擰下來,用你心臟裡的血蘸薯條吃。」

闕德眨眨眼:「用我的血蘸薯條?你在扮演吸血鬼?酷!」瞬間明白了這是個什麼劇本,很喜歡吸血鬼文化的私人醫生兩眼冒光。

「好了, 別鬧了。」焦栖揉了揉暈眩的腦袋,拉開自家老攻,親自送闕德下樓,順道問他導師那邊有什麼進展。

「目前還沒什麼進展。他最近要到華國來做學術交流,也許可以找機會讓你們跟他見一面。」闕德聳聳肩。

焦栖對於見闕德的導師沒什麼興趣,這東西並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技術問題。先前張臣扉清醒的時候跟闕德的導師聯繫過,拜託他聯繫美國那邊的反智腦組織,看能不能從美國那邊下手拿到智腦公司的核心資料。

他需要見的是資料,不是老頭。

扶著一陣一陣發疼的腦袋上樓,軟綿綿地窩進被子裡。這感冒來勢洶洶,焦栖也忍不住懷疑,是不是最近腎虛的原因。自從張大屌病了,他這腎就沒能好好歇過。

「人類的身體真是太脆弱了。」親王大人歎息著將蔫蔫的小祭品抱進懷裡。明明只是凡人獻上的祭品,是他一份無關緊要的小甜點,可一旦想到這小東西有一天會死去,冷寂了千年的心就抽痛不已。

吃了感冒藥睏倦無比的焦栖,沒聽清老攻說了什麼,把臉埋在他懷裡蹭蹭,安心地睡著了。

張臣扉卻沒有睡,抱著小嬌妻守了半夜,確認他沒有發燒也沒有停止心跳,才閉上眼睡了一會兒。

周六的早晨,外面依舊在下雨,到處濕漉漉的。

管家捧著一束帶水珠的白菊走進來,向起床的兩位先生問好:「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之後需要用車嗎?」

焦栖睡一覺感覺好多了,只是鼻子還有些不通:「讓司機送我們去吧,今天不想開車。」

「好的。」管家點頭應下來,轉身出去安排。

黑色邁巴赫在山道上盤旋,雨天的緣故,山上極為冷清。蜿蜒的泊油路上零星鋪散著黃葉,被雨水浸溼,彷彿印上去的一般。

吸血鬼先生一路上異常的安靜,沒有問這是去哪裡。下車撐開他的大黑傘,攬著小嬌妻一步一步走進墓園。

今天,是張臣扉母親的忌日。

黑色石碑上,嵌著一張年輕女人的照片。那是個極為漂亮、帶著點英氣的女人,看著鏡頭,笑得燦爛。張臣扉的眉眼就像極了媽媽。

焦栖將手裡的白色菊花放到墓前,掏出手帕擦了擦相片,低聲說:「媽媽,我們來看您了。」

張媽媽是在張臣扉初中的時候去世的,年紀輕輕,突發疾病。

張臣扉舉著傘,站在小嬌妻身後,沉默不語地看著墓碑上的照片,抬眼,忽然看到了墓碑後面藏著的一抹粉色。

「等等。」親王大人拉起小嬌妻,把雨傘塞到他手裡,自己上前,一把將放在墓碑後面的粉色玫瑰花拽了出來。

新鮮的粉玫瑰,用絲帶捆綁成了心型。

「臣扉……」焦栖阻止不及,玫瑰花就被張臣扉狠狠摜在了地上。

「凡人的花怎麼能配得上她。」迪奧先生語調冰冷,分不出是真話還是臺詞。黑色皮鞋踏上去,將嬌豔的花碾壓成泥。

焦栖歎了口氣,如果沒猜錯,這花應該是張臣扉他爸送來的。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不能原諒父親。

冒雨去趟墓園,對感冒沒有任何好處。焦栖回到別墅就不停地打噴嚏,洗了個熱水澡才好些。又昏昏沉沉睡了一天,到晚上還有點發燒。

而祭拜母親回來的親王大人,情緒變得很差,到第二天也沒有緩解。整天守著小嬌妻,寸步不離,甚至上廁所都跟著。

「我是感冒,不是渡劫,還能飛了嗎?」焦栖坐在馬桶上很是無語。他已經好多了,不發燒也不頭疼。

「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說。我在外面等你。」優雅的吸血鬼俯身,親吻了小嬌妻的唇角,走出去紳士地關上了門。

等焦栖收拾完洗了澡出來,就看到滿床的花瓣,和一隻叼著玫瑰花的吸血鬼先生。

「吧嗒」,手裡的擦頭巾掉在了地上,焦栖看看倚在床邊凹造型的張大屌:「你這是……」

突然被抄抱起來,放進花瓣堆裡,還沒吹乾的頭髮立時沾上了花瓣。焦栖掙扎著要起來。

豔色玫瑰,映襯著小祭品白皙的肌膚,看起來可口極了。迪奧先生舔了舔唇,按照爵士舞的步調,緩慢而有節奏地爬了上去,把試圖逃跑的小傢伙抓回來。撫上那色澤淺淡的唇瓣,拿著那枝玫瑰輕掃:「少年啊……你一定是神明千年前刻下的詛咒,不然,我為什麼會變得這般瘋狂?」

「說人話。」焦栖被他手裡的玫瑰弄得癢癢,忍不住皺眉。
 
「你的身體太脆弱了,讓我給你初擁吧。把你變成吸血鬼,和我一樣擁有無盡的生命。」親王大人深情地詠歎著,扔掉玫瑰,將小祭品抱進懷裡。

初擁,焦栖知道。傳說高級吸血鬼可以把普通人變成吸血鬼,要先把這個人的血吸乾,再反過來給人喝這只吸血鬼的血。

「你……你想怎麼弄?」焦栖把他推開一點,不確定地問。

「我先吸你的精血,然後在你脆弱瀕死的時候,再用我的精血澆灌你,送進你身體最深處。如果你能熬過去,就成功了。」

這方法好像不是很傳統,聽起來怪怪的。

焦栖沉默片刻:「你就是不想戴套吧?」

「唔……也可以這麼說。」


















































第五十八章 血族的祭品甜心(7)

幾番討價還價之後,親王殿下如願以償地對小祭品完成了初擁。這可愛的小東西從此就不再是他的血奴,而是他的小嬌妻了。

初擁結束,吸血鬼先生美滋滋地抱著虛弱的小嬌妻去洗澡。剛剛轉變血統的新生血族是很脆弱的,甚至連手指都抬不動,必須得到全方位的照顧。

裡裡外外洗乾淨,吹乾頭髮,塞進換過床單的溫暖被窩裡,迪奧先生抱著熱乎乎軟綿綿新鮮出爐的小妻子,滿足地喟歎:「從社會學角度來說,我是你的丈夫。但是按照血族的體系,給了你新生的我,其實是你的父親。」

「滾!」焦栖在被窩裡踹他,乾爹劇本都過去了,竟然還敢占便宜。

「這是真的,」張臣扉抓住那隻踢他的腳,搭到自己身上,「不過我也不喜歡這樣的關係,我更希望你做我的妻子,」

焦栖有些犯睏,懶得理他,打了個長長的哈欠,驚奇地發現自己的鼻子竟然通氣了。估計是剛才劇烈運動發了汗的功勞。

「那是當然,你變成了吸血鬼,不老不死,身體恢復能力也會變強,」提心吊膽了兩天的張大屌,總算舒了口氣,美滋滋地說,「這樣,就不怕了。」

美麗的少年變成了強大的吸血鬼,再不怕死神會將他奪走了。

半晌沒搭理老攻的焦栖,緩緩睜開眼,看著跟他擠在一直枕頭上的傢伙。兩天沒好好睡覺的張大屌,前一秒還在說話,後一秒就打起了小呼嚕。

「真傻……」焦栖小聲嫌棄了一句,抬手摸摸他的頭,自己忍不住笑起來。

周一,天終於放晴了。不需要再擔心別的吸血鬼覬覦,迪奧先生放心地把小嬌妻送去了芭蕉,並且一整天也沒有來騷擾。焦栖對此表示很滿意,安心工作了一天。

BBQ那邊送來了這一季的新劇名單,包括一部正在熱播的吸血鬼電視劇。那可是BBQ今年重點推的劇碼,竟然也捨得拿出來給芭蕉挑,足見誠意了。

因為家裡那隻吸血鬼的關係,焦栖最近對這種題材的東西有莫名好感,同意了購買計畫。

許久沒有出現的KY同學,發了封郵件過來。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這部劇的。上次的事我很抱歉,但請允許我解釋一句,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是真的很喜歡你。要知道,當時學校裡愛慕你的可不止我一個,只有我當面表白了,足見我是最愛你的那個……】

焦栖大致看了兩眼就扔到了一邊,明顯是鬼話連篇。那時候他性格孤僻,誰也不理,而且長得也不符合西方人的審美。除了KY這種二愣子,哪裡還有別的愛慕者。

天黑下班,張臣扉按時來接他,卻沒有回家,而是開車往城南走。

「這是去哪兒?」

「獵食。」吸血鬼先生輕聲說著,拐進了一條背街。

焦栖對於「打獵」類似的詞沒什麼好感,聞言立時皺起眉頭:「你又想做什麼,老老實實回家不行嗎?」

「寶貝兒,我們總要吃飯的吧,」車子停下來,張臣扉無奈地轉頭解釋,「你現在是血族,不吃血要餓死的。」

「……」想到張大屌的吸血方式,焦栖一陣惡寒,這人不會真的瘋到帶他去找牛郎吧?要是一會兒看到那種不正經的霓虹燈牌,他可能真的會當場家暴了。

迪奧先生毫無危機感地拉著小嬌妻下車,走出停車的背街,眼前豁然出現了一條人聲鼎沸的熱鬧小街。天色剛剛暗下來,這裡已經燈火通明,空氣中瀰漫著燒烤、火鍋的香味,各種大喇叭高聲叫賣。

「羊肉串,十塊錢三串!」

「麻辣燙,麻辣燙!」

「烤雞了解一下!」

竟然是城南小吃街。焦栖被老攻拽著穿過擁擠的人群,尋到了一間掛著霓虹燈牌的小店,牌子上寫著「貴族毛血旺」。看起來是個有些年分的老店了,宣傳立牌上寫著「儲值辦會員卡送企鵝黃鑽」。

門前擺著個展臺,夥計正提著一桶鮮血,現場製作血豆腐。因為現在血豆腐總有造假的,這家就現場製作,讓顧客看著他們絕不摻假。場面血腥,生意紅火。

「這就是你獵食的東西?」坐在簡陋的小店裡,看著眼前一大盆通紅紅的毛血旺,焦栖不確定地問。

「嗯,只有這家的血是新鮮的。動物血,對於血族來說,就是素菜。我有了伴侶,葷菜吃你就行了。」結成伴侶的吸血鬼可以互相吸血解饞,有了小嬌妻的吸血鬼先生在外是吃素的。

看著夾到碗裡的血豆腐,焦栖哭笑不得,低頭默默吃了。

「唔……好吃。」

蒼蠅小館裡常有深藏的美食。焦栖其實很喜歡吃辣的東西,只是胃不好平時張大屌不讓他吃。

兩人吃掉了一大盆毛血旺,滿足地開車回家。雖然焦栖已經克制著沒有貪吃,但不知是感冒沒好忍不了油膩,還是脆弱的腸胃受不了辛辣,剛回家就吐了。

「怎麼回事?」張臣扉臉色大變,快步跑到浴室摟住虛弱的小嬌妻。

「唔……」焦栖搖頭,漱了漱口,「估計是吃多了。」

「不可能,血族吃鮮血是不會吐的。」張臣扉把人抱回客廳,滿心憂愁地煮了碗清湯麵,看著小嬌妻乖乖吃下去,臉上也沒點笑意。

「真沒事。」吃了清湯麵胃裡舒服多了,焦栖歎了口氣,自己就是沒有吃小吃的命。

親王殿下看著毫無危機感的小嬌妻,欲言又止,默默去書房待了一會兒。再出來時,臉上的憂愁幾乎要化為實質了。走到床前,慢慢蹲下來,跟趴在床上看書的小嬌妻平視:「我看了血族古籍,你這是懷孕了。」

「啊?」

「這個孩子不能要。」

「啥?」

「血族的孩子太強大,會踢碎你的肋骨,撕開你的肚皮。那太痛苦了,我不希望你遭遇這種事情。」

「……」

優雅的吸血鬼先生,悲情地趴在床角,宛如扒著窗臺絕望念詩的羅密歐:「雖然有後代是一件欣喜的事情,但對我來說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得到孩子的代價是讓你承受苦難,那我就必須將它扼殺在萌芽之中!」

焦栖跟他解釋了半天自己是男人不會懷孕,但固執的老吸血鬼根本不聽勸。

生怕他出去亂打聽「無痛人流」,第二天上班,焦栖特意打電話到石扉詢問情況。祕書告知他總裁一切如此,並沒有問什麼奇怪的問題,也沒有出門。

滿心以為吸血鬼先生已經把這事給忘了,沒想到晚上回家還是逃不掉殘忍的「墮胎」儀式。

張臣扉把一方盒子擺到焦栖面前,神色肅穆。

「你想做什麼?」焦栖不確定地看著那個黑色的盒子。

「你知道的,銀器可以殺死吸血鬼,前提是要刺傷他。這個神器,不會傷到你,但可以殺死脆弱的胚胎。」說著,慢慢打開了盒蓋。鋪滿絲絨布的盒子裡,靜靜地躺著一根長條形的銀器。

焦栖看著那應該打馬賽克的形狀,指尖發顫,拿起盒蓋上的說明書。

【高端玩具,單身人士、已婚夫妻/夫夫的好選擇。純銀製品,可用於收藏。】

「我不要用這個……」焦栖紅著臉,說不下去了,「我沒懷孕。」

「我知道這有點痛苦,但長痛不如短痛。」親王殿下一臉嚴肅地拿起神器,抓著試圖逃跑的小嬌妻就要去臥室。

「欸,等等,」焦栖垂死掙扎,「這孩子也不見得是你的,畢竟我是個小淫,咳娃,如果它不是個吸血鬼……」

「不可能!」迪奧先生把小嬌妻抄抱起來,神祕地笑了笑,「以前那些試圖接近你的什麼Alexande、William都被我幹掉了,我清楚的知道,你,只屬於我。」

焦栖驀然瞪大了眼睛,因為這兩個人是真實存在的,是他大學的同學,兩個帥哥。以前在社交網路上還有聯繫,因為不是很熟,從沒有跟張大屌提過。這傢伙為什麼會知道,還這般如數家珍?













第五十九章 血族的祭品甜心(8)

將銀器放進身體裡,對吸血鬼來說是極為緊張的事情。為了安撫小嬌妻的情緒,迪奧先生使出渾身解數討好他。

被惡魔誘惑的小嬌妻忘記了反抗,最後還是讓親王大人得逞了。過程簡直不堪回首。

早上醒來,焦栖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忍不住把臉埋進枕頭縫裡。而得償所願的吸血鬼先生,絲毫沒有覺得開心,把裝蘿蔔的小嬌妻挖出來抱進懷裡,心疼地親親:「我知道失去孩子會讓你感到痛苦,但那是沒辦法的事情。」

「閉嘴吧你。」焦栖捂住臉,聽到他這詠歎調就頭疼。

「好,我不說了。但如果你感到難過,一定要告訴我。血族的生命無窮無盡,如果你患上產後抑鬱症就麻煩了,那會讓你往後的千萬年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尼古拉斯親王越說越擔心,甚至想要拉著焦栖去看心理醫生。

「哎呀,我沒事!」焦栖被他吵得不行,乾脆坐起身來,穿衣服起床。

對於昨天晚上提到的Alexande和William,焦栖還是有些在意的。問張大屌,又問不出個所以然,他決定自己去查查。

到了公司,先給KY回了封郵件,問他記不記得這兩人。KY很快回過來:

【哦,當然。他們兩個都喜歡你!不過他們沒有我帥,大概知道我喜歡你之後就自動退出了吧。】

KY同學不管什麼時候都自我感覺特別良好,這一點焦栖還是挺佩服他的。沉靜下來想了想,找出了張臣扉的英文社交網路帳號。

這個帳號註冊得很早,最近幾年都沒有再用了。焦栖試著用家裡平時用的密碼登錄,試到第三個便成功了。

後臺有不少未讀消息,有一個還是上個月的。點開進去,是一名大學生發來的。

【嗨,夥計,聽說你這裡有很棒的小工具,現在還賣嗎?】

沒頭沒尾的求購信息,看起來很像釣魚發廣告的。焦栖點開這個發消息的人,看了一眼資料,驚奇地發現竟然來自他所讀的那所大學,是一位在讀學弟。

這就很蹊蹺了。

退回張大屌的私信介面,一條一條往上翻,竟然真的找到了Alexande和William兩人的消息。

【BigFei:兄弟,需要工具嗎?】

【Alexande:哦,我知道你。現在暫時不用那個,唔,你這裡除了搶課工具,還有其他的嗎?】

【BigFei:有啊,你想要什麼?籃球、棒球賽搶票工具之類的?】

【Alexande:哇哦,酷!那我還真需要,我正要買一張NBA季後賽的票,邀請我喜歡的男孩子去。】

【BigFei:那我建議你搶一張MLB的票,畢竟William更喜歡棒球。】

【Alexande:這關William什麼事?我想邀請那個華國男孩子,他喜歡NBA。】

【BigFei:抱歉,給你造成了困擾。但前兩天William跟我說起來,他喜歡你,又不知道怎麼跟你表白。】

【Alexande:!!!】

看一眼聊天日期,正是他們上大學那時候。

焦栖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上的那個學校,每學期的課程是需要在網上自行選擇的。一些知名教授的課比較搶手,時常搶不到。張臣扉這傢伙做了個搶課小軟體,向這些美國學生兜售,似乎很受歡迎。

不過,後面的這些對話,看起來就有些詭異了。焦栖又翻到William那邊,發現了更加神奇的東西。

【William:夥計,上次你說可以做搶MLB門票的工具,做出來了嗎?】

【BigFei:做出來了,不過我賣給別人了。】

【William:啥?為什麼?!】

【BigFei:因為有個人聽說你想看,就花錢來買了,說要請你一起看的。我猜,他喜歡你。】

【William:誰?焦嗎?哈哈,我知道我在作夢。】

【BigFei:是Alexande。】

【William:!!!】

看到這裡,焦栖也很想發三個感歎號,這是什麼騷操作?

點開William的主頁,一眼就看見了背景圖裡的結婚照。William和Alexande於三年前結婚了。

焦栖:「……」

已經不需要再找當年的消息,中間發生了什麼事用腳趾頭都能猜到:Alexande買了搶票工具,真的搶到了兩張熱門棒球賽的票,試著邀請William一起去。而早有心理準備的William欣然答應,兩個都長得挺帥又以為對方喜歡自己的人,就這麼手牽手去看球了,結果可想而知。

看到這裡,焦栖都想給張大屌鼓個掌。無中生有、隔岸觀火、偷梁換柱、釜底抽薪,三十六計都無法盡述他這一套解決潛在情敵的大招。幾乎不費吹灰之力,還賺了Alexande買工具的十五元美國幣。

難怪他當年看到KY送花一點也不傷心,難怪他知道是不是第一次那個問題,因為他一直在關注著大洋彼岸的狀況。甚至還用表情包收買了個眼線,給他彙報學校裡的事。

難怪大學四年沒個正經桃花,都被這攪屎棍子給攪黃了。焦栖說不上來是個什麼心情,正發呆,突然接到了張臣扉打過來的電話。

「寶貝,我剛想起來,早上出門的時候你說話有鼻音,是哭了嗎?」一邊工作一邊回味小嬌妻美味的親王殿下,後知後覺記起了這個細節。

「沒有。」那是感冒還沒有好利索,不過這話焦栖不想說,免得以為他不死不滅的吸血鬼先生瞎緊張。

「哦,那就好。雖然我很喜歡你在床上哭泣的樣子,但並不喜歡你因為別的事難過,」張臣扉歎了口氣,「如果你實在想要孩子,我可以給你一個。」

「啊?你怎麼給我?」焦栖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把光宗變成一隻吸血狗。」

「……住口!」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中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