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G363]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WEHIP
出版日期: 2018/10/31  第 11
尺寸: 頁,  600.0公克,  21.0 X 14.8 X 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585
定價: 320
會員價: 320
目前無庫存
+++++---------------------------------------------------------------------------------------------------------------------------------------+++++
總裁焦栖最近有點頭大,
他的合法丈夫張臣扉,綽號大屌,
腦子壞了!?

在科技進步的當下,
老攻車禍失憶不成問題,
問題是──
霸道總裁、替身情人、元帥小萌妻
老攻不帶重樣的扮演著腦殘劇本,
這問題嚴重呀!!
+++++---------------------------------------------------------------------------------------------------------------------------------------+++++
第一章 總裁的百萬新娘(1)

「大夫,剛才連環車禍送來的傷患,有沒有一個叫張大屌……呸,張臣扉的?」

焦栖滿頭大汗地跑進中心醫院,抓在手裡的西裝外套已經被揉皺了還渾然不覺。

「在急診室,你是家屬嗎?先把押金交一下。」值班醫生翻了一下記錄表。

「焦總!」祕書余圓顛著胖胖的身體,一步三顫地追過來,扒著接診臺呼哧呼哧大口喘氣。原本跟著自家總裁出門應酬,剛跟客戶握了個手,就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焦栖的合法丈夫張臣扉出了車禍。

跟了焦栖三年,余圓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慌亂的樣子,臉色煞白不管不顧抓起外套就走。他只得跟客戶道歉,然後用一百八十斤的身體跑出一百八十邁的速度追上老闆,一路漂移把車開到了醫院。

焦栖把一張卡扔給祕書,自己轉身往急診室走去。

余圓小胖子喘勻了氣,衝值班醫生和善一笑,露出兩個深深的小梨渦:「在哪裡繳費呀?」

急診室裡十幾張床位,滿目的藍色床單看得人眼暈,焦栖深吸一口氣,在紛亂的人群裡尋找自家老攻。

科技在進步,社會在發展。如今同性婚姻合法,他跟張臣扉已經結婚七年。這七年一直過得甜甜蜜蜜沒有大風大浪,從沒想過「車禍」這種事會發生在天天叮囑他「遵守交規」的傢伙身上。

高架橋上的連環車禍,傷患二十幾名,都集中在這間急診室裡。

「啊──疼死我了!」

「快,這個要馬上手術!」

「大夫,你快救救他,嗚嗚嗚……」

別的病人要嘛有醫生圍著,要嘛有家屬圍著,只有自家老攻孤零零地坐著。高大的身體塞在不到一米寬的小床上,低垂著腦袋,頭上纏了一圈紗布,顯得有些可憐。

好歹沒有缺胳膊少腿,焦栖攥了攥自己冰涼的手指,稍稍鬆了口氣。

「你沒事吧?」把手裡的西裝披到襯衫繃了兩個釦子的張臣扉身上,轉身要去叫醫生,突然被抓住了手腕。

張臣扉抬起頭,臉上有幾道擦傷,額頭的紗布上滲出大片鮮紅,卻絲毫不損這張臉的帥氣。深邃的黑色眸子裡映出焦栖那張清俊冷淡的臉,嗤笑一聲:「怎麼,看到我出事你很開心?」

「艸!張大屌,你他媽什麼意思!」焦栖甩開那隻抓著他的手,氣得發抖。聽到他出事,自己嚇得魂都沒了,這人怎麼能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來?

張臣扉勾起唇角,笑得極不正常,好似某些犯罪片裡的變態殺人狂,當然在一些影視作品裡也稱之為「邪魅一笑」。

一把將焦栖按到懷裡抱住,單手捏住他的下巴,用那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慢條斯理道:「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只要你乖乖聽話,你爸爸欠的錢我會替他還上的。記住我的名字,迪奧‧張。」

哈?

「張大屌,你是不是磕壞腦子了?」焦栖眨眨眼,「我爸有錢著呢好嗎?前天剛在市中心買了兩百畝地,什麼時候欠人錢了?」

捧著那顆纏滿紗布的大腦袋,焦栖痛心疾首。自家老攻這絕對是撞壞了,得趕緊叫醫生來做個腦CT,掙扎著要下去,卻被張臣扉抓得死緊。

「放手。」

「你逃不出我的手心!」

「……」

「呃……張先生?」兩名交警大叔站在床邊,看著纏纏綿綿的夫夫兩個,不知道該不該出聲說話。

連環追尾,因為張臣扉的車性能最好,受傷最輕,所以優先來調查他。

焦栖轉頭看到齊齊抬頭看燈的交警,宛如被電擊的魚一般彈跳下地,乾咳一聲整了整領帶:「不好意思,有什麼事嗎?」

「啊,我們在調查急診室有沒有違規開遠光燈……」堅持看燈的交警被同伴揍了一肘子。

「我們在張先生的車裡找到了行車記錄儀,但需要智腦授權才能查看。」

科技迅猛發展,如今人們已經不用手機,改用智腦了。智腦分外設與內設兩部分,內設是植入腦內的晶片連接神經元,外設則是一塊類似手錶的東西。

張臣扉聽到這話,瀟灑地拆下手腕上的黑金色錶帶。他的智腦外設,已經在剛才那場車禍中報銷了,如今顯示幕漆黑一片,電都充不上。

「這……」兩名交警有些著急。

「沒事,我有共用許可權。」焦栖露出自己的銀色外設,恰好這時醫生過來給張臣扉做檢查,立時拉著醫生交代。

「您快給他看看,他說話有點不對勁。」

檢查比較漫長,鑒於交警工作忙時間緊,焦栖便帶著兩人到走廊去,點開智腦連接行車記錄儀。虛擬螢幕上顯示出了車禍前十分鐘的畫面,當時高架上堵車,行動十分緩慢。

「又有應酬!」錄影背景裡出現了張臣扉的聲音,似乎頗為不滿。

焦栖想起那會兒自己給他發了條信息,告訴他晚上有應酬估計十點回家。心中不免咯?一聲,這人該不會是為了回消息才出事的吧?

「別人家的小嬌妻,這時候已經在家做好飯等著丈夫回家了,你倒好,比我應酬還多。」一陣嘟嘟囔囔的抱怨之後,讓智腦回了個十分冷酷的「知道了」,便關了聊天。

「路易十三,找本小說來聽聽。」

過於跳躍的獨白,與社會名流張總平日的形象嚴重不符。氣氛有些微妙的尷尬,交警同事盡職盡責地問了一句:「路易十三是誰?」

「他的智腦……」

智腦路易十三立時搜了小說來,用冰冷的機械音讀出了小說簡介。

【為了替父親還債,她被迫嫁給了那個霸道的男人,新婚之夜,他強行占有了她。「求求你,停下來。」「呵,這還遠遠不夠!」】機械音讀出來有些怪異,但聽起來就蘇爽無比,張臣扉讓路易十三把小說下載下來,決定今天就聽這個了。

剛讀了兩句話,突然響起一陣尖銳的剎車聲,而後「砰」的一聲巨響,畫面開始劇烈抖動。車身似乎被什麼力量推著,狠狠撞向了前面的車屁股。

交警拷走了這部分視頻,安慰焦栖這事張臣扉沒什麼責任,便轉戰到別處繼續調查了。

回到急診室,醫生已經檢查完了。

「經過測試,您的先生各項機能都沒有問題,只是對自己和世界的認知出現了偏差,目前我們也不知道要怎麼治療,要不您帶回家去觀察一下先?」醫生一臉愛莫能助地說。

「這叫沒有問題?」焦栖指著不時露出邪魅一笑的老攻,不可思議地問醫生,這明顯問題大發了哇!

胖祕書余圓站在一邊,小聲說:「那個……是不是面部神經損傷了?」

「……」

無知的胖子,不懂總裁的套路。

醫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堅稱張臣扉不用住院,焦栖只好帶著他先回家。

不放心地牽著張臣扉的手,走在醫院充滿消毒水味道的走廊裡,惹得許多小姑娘偷瞄。

「那兩個人好帥啊!」

「高個那個有點像張臣扉,就是石扉科技那個……」

「不會吧。」

焦栖不知道眾人在議論什麼,只感覺到了無數道視線,不由得加快了腳步。頗有一股「丈夫意外變傻,妻子不離不棄」的悲壯。

張臣扉卻毫不慌張,一手插在褲兜裡,一手被媳婦拖著,饒有興致地偏頭看他:「男人,你又在耍什麼花招?」

剛走到自家車旁邊,焦栖突然被自家老攻按在了副駕駛位,緊緊扣上安全帶,順手壁咚在車座上,「呵,想趁機逃跑嗎?」

繃掉釦子的襯衫,擋不住那滿溢而出的雄性荷爾蒙,莫名惹人臉紅。

「跑你妹啊!我開車!」焦栖抬手解安全帶,卻被對方緊緊攥住手腕壓過頭頂,不由分說地吻了上來。這個吻不同以往,帶著十二分的熱情與霸道,弄得焦栖有些意亂情迷,一時間忘了反抗。

「男人,別激怒我,你承受不住我的怒火。」張臣扉邪笑著,用拇指抹去自家媳婦唇瓣上的水漬,瀟灑地關上車門,踏著夜風的韻律,風騷無比地坐進駕駛座。

「你……這是要去哪兒?」焦栖不信任地看他。

張臣扉瞥了他一眼,一言不發地踩下油門,瞬間漂移出去。沒有回他倆工作日住的那間公寓,直接開去了郊外的豪華別墅。

好在車技和常識還在,焦栖盯了一會兒就不管他了,把病歷和今天發生的事傳給了私人醫生,又給今天被放鴿子的客戶打了個電話致歉,而後疲憊地揉了揉眉心。

別墅離市中心有些遠,往常這時候焦栖都會放鬆地睡一覺,今天卻是不敢睡,摸了根菸出來叼進嘴裡。

夜晚的別墅區靜悄悄的,遠遠便能聽到那馬力十足的車聲,管家和傭人立時出來開門:「先生,您回來了。」

張臣扉下車,把副駕上的小嬌妻拽下來,強硬地摟到懷裡:「從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妻子,你們要叫他夫人。」

「哈?」管家抖了抖嘴上的老紳士鬍,一頭霧水,這不都叫了七年了嗎?

第二章 總裁的百萬新娘(2)

這別墅當初買的時候,是考慮到偶爾開party用的,所以稍微大了那麼一點,傭人多了那麼一點。

面對著這麼多充滿好奇的大眼睛,焦栖覺得無比丟人,捂住半邊臉:「鬧著玩的,你們忙去吧。」沒等這些圍觀群眾原地解散,就被突然發難的張臣扉扛到了肩上,惹得他驚呼出聲。

張臣扉邁開長腿,大步往二樓走去,順手在掙扎不停的小嬌妻屁屁上拍了一巴掌。

管家帶著面紅耳赤的傭人們離開,年輕人的情趣,他這老年人是越來越看不懂咯。

「管家,晚飯要怎麼準備?」工作日兩人通常都住市裡,沒有提前通知,廚房並沒有預備主人們的晚餐。

「煮點粥熱著,等會兒夫人要吃的。」

夫人一時半刻是想不起喝粥的事了,進了臥室被直接扔到大床上,摔得兩眼冒金星,甩甩腦袋爬起來:「張大屌,你他媽……」

話說到一半卡殼了。那個男人正棲身過來,粗暴地拽開襯衫釦子,露出線條流暢、色澤動人的胸肌,緩緩舔了下唇角,眼中充滿了實實在在的欲望,危險又性感。

這場景看得焦栖呼吸一滯,不得不說非常誘人,然而……

那個被他稱之為張大屌的男人,腦袋上纏了一圈紗布,紗布底下襯著一塊藥棉,配上那副邪魅表情。

看起來,傻!透!了!

不等焦栖笑出聲,那人已經撕完了自己的衣服,伸手來撕他的。

「欸,不是,等一下……」沒說完的話被堵在了唇齒間,焦栖掙扎著推他

張臣扉捏住小嬌妻的下巴,逼他用那雙漂亮的眼睛瞪自己,帶著幾分惡劣的殘忍:「既然已經嫁給我,就得履行夫妻義務,好好伺候我!」

語調冷酷地說著,強硬地拉開了那修長的雙腿。

「沒說不履行,你他媽的先洗澡……唔……」結婚多年,焦栖好不容易把張大屌培養成事前事後都洗澡的好寶寶,突然回到解放前,讓他很不適應。

「……」

「混蛋,輕點……」

「求我啊,求我停下來。」惡劣的語氣,彷彿在逗弄瀕死的羔羊。

「你是不是傻,這種時候怎麼能停?」

「……」

總裁大人很苦惱,他的小嬌妻好像不大對勁。說好的哭泣求饒呢?眼前這個爽到飛起的傢伙是怎麼回事!

近兩年,因為工作繁忙,要湊到兩個人都不累且都有興致的日子並不容易,上床的次數明顯減少。且一起生活了七年,該解鎖的姿勢全都解鎖了,也沒什麼新鮮感。

如今,腦殼壞了的總裁大人風格突變,反倒讓這場情事變得酣暢而刺激。纏綿過後,兩人饜足地抱在一起喘息。

「你沒戴套……」焦栖皺起眉頭,後知後覺地感到有些不適。

「戴套?」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張臣扉冷笑不止,伸手在那柔軟的屁屁上狠狠捏了一把,用低沉沙啞的聲音一字一頓道,「我看你還沒認清自己的位置,你是來替你父親還債的,這債務,包括陪我上床,也包括,給我生孩子。」

「……」焦栖耷拉著眼,伸手摸摸老攻的額頭,也不發燒啊,怎麼瘋得這麼重,「生孩子怕是有些困難。」說罷,起身去了浴室。

「我允許你離開床了嗎?」張臣扉站起身,跟著他去了浴室,就見自家小嬌妻正苦著臉坐在馬桶上,「你在做什麼?」

「把你的孩子拉出來。」焦栖一臉淡漠道。

「你敢!」總裁出離憤怒了,這個膽大包天的男人,竟敢這樣對待他的孩子!

焦栖在老攻猙獰的目光中按下了沖水鍵,把那幾個億的「老張家繼承人」給沖走了,獨留下一池深藍色的清潔水在白瓷桶中打旋,孤獨又淒涼。

張臣扉看著那一池深藍色的水,咬牙道:「好,很好,我有的是時間陪你耗,在你懷上我的孩子之前,你父親的債我一分錢也不會出。」

「啊,那我真是好害怕呀。」焦栖一邊沖澡,一邊毫無起伏地回了一句,拿起噴頭對著光屁屁看馬桶的老攻一頓沖,趕緊把這傢伙一併洗乾淨好睡覺。

折騰得太累,晚飯自動被忽略了。

小嬌妻沾床就睡,這讓總裁很不開心。張臣扉盯著那一截露在被子外面的白皙後背,微微蹙眉。屋裡冷氣很足,象牙色的肌膚蒙上了一層青影。在故意惹他憐惜嗎?這該死的小妖精。

氣哼哼地提起被子給他蓋好,霸道地將人攬進懷裡。

次日,張臣扉起了個大早,拆掉紗布、刮淨鬍茬,勾唇一笑,鏡子裡的男人帥裂蒼穹。

挑了套衣服扔給還在睡覺的妻子:「今天你跟我去公司。」

「嗯,去你的公司?」焦栖揉揉眼睛坐起來,看看床上扔的一套西裝,銀灰色的外套搭配酒紅色襯衫,騷氣無比,「你拿我的禮服出來做什麼?」

「你今天穿這套。」總裁微微抬著下巴,很是傲慢。作為一起生活了七年的人,焦栖在他眼中清晰地讀出了「你這個窮逼沒見過這麼華麗的衣服吧」的意思。

「……」焦栖默默把禮服放回去,拿出一套上班穿的西裝換上,讓余圓把今天的工作行程發過來,確認沒有什麼大事,「若有緊急事宜,到石扉科技找我。」

私人醫生約了下午見面。並不放心把這樣的張大屌放去公司一上午,即便這人不說,他也準備跟著去的。

坐在早餐桌前,不吃晚飯的惡果終於顯露出來。看著油膩的卷餅、煎蛋,焦栖只感覺到胃裡一陣抽搐,蔫蔫地喝了幾口白粥便吃不下了。

張臣扉看他這副模樣,挑眉輕笑:「去趟公司而已,瞧你緊張成什麼了。這般沒出息,怎麼做我張大屌的男人?」

焦栖聽了這話,不僅胃抽抽,額角也跟著抽抽:「閉嘴!」

用過早飯,兩人一起去了張臣扉的公司──石扉科技。

這是一家做智腦遊戲和應用程式的公司。近十年來智腦的應用風靡全球,已經完全取代了智慧手機,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張臣扉創辦的石扉藉著這股東風,氣吹一樣地發展起來,成為國內科技領域數一數二的龐然大物。

高聳入雲的大樓,內裡充滿未來感的設計,讓每一個初次來到石扉的人驚歎不已。

張臣扉牽起小嬌妻的手,在一眾員工的注目禮中,昂首闊步地走進總裁專屬電梯。

「他們一定在好奇,我今天牽著的是哪位情人。」總裁得意地說。電梯門關上的剎那,他明顯聽到了員工們的吸氣聲。

「嗯?」焦栖狀似不經意地問,「你還有別的情人?」

「怎麼,吃醋了?」總裁輕佻地勾了一下妻子的下巴。

焦栖的目光驟然凌厲起來,張大屌,你給我等著。

電梯外的吸氣聲並不是總裁大人的幻覺,一眾科技菁英們站在電梯口面面相覷,瑟瑟發抖。

「媽呀,焦總怎麼來了?」

「估計是來查崗的。」

公司的員工群裡,迅速拉響了一級警報。

【@全體 焦總來公司了,都機靈著點!】

【老天爺,保佑我今天不犯錯,焦總太嚴厲惹QAQ】

【也保佑總裁今天不犯錯,雙手合十.jpg】

【同情總裁……】

【同情總裁+1】

【同情+10086】





























第三章 總裁的百萬新娘(3)

石扉整棟樓裡充滿了各種高科技的設施,比如這電梯就需要刷員工卡,每個員工能去哪幾個樓層都是固定的,去許可權以外的樓層要申請。

總裁專屬電梯,刷總裁指紋使用,可以抵達整棟樓的任何一層。

張臣扉進了電梯,理所當然地按下了最高層的按鈕。作為一名霸道總裁,就應該擁有一間三百六十度全景落地大窗的辦公室,每天站在城市的最高處,俯瞰芸芸眾生。

「你不記得樓層了?」焦栖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按下位於大樓正中間的那一層。

事實證明,他並沒有一間位於頂層的全景辦公室。而是按照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傳統,將幹部的辦公室安排在了中間層,方便溝通,也方便逃生。

一點也不洋氣!

「叮」的一聲到達,三名祕書兩男一女正抱著文件站在門口,看到焦栖立時齊刷刷地立正站好,說話的語速比平時快了兩倍。

「總裁,這是今天要簽署的文件。」

「總裁,您今天上午十點鐘有個會議,在頂層會議室,九點四十五的時候我會再提醒您。」

「總裁,李總剛才打電話,他下午兩點鐘要過來。」

總裁大人沉穩地點頭,攬著自己小嬌妻的腰肢走進寬闊的辦公室:「從今天起,你就在這裡工作。」

「嗯?」焦栖挑眉,斜睨自家老攻。

「媽呀!」三名祕書禁不住驚呼出聲,穿著高跟鞋的女祕書差點摔倒。

「你做我的私人助理,負責端茶倒水、整理文件,還有……」總裁說著,側頭輕咬妻子那白皙的耳垂,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紓解總裁的欲望。」

焦總忍不住老臉一紅,很久沒聽過這人說下流話了,一時間竟有些懷念,輕咳一聲把人推開,冷著臉對三個祕書道:「近期我會搬到這裡來辦公,但凡總裁批覆的文件,統統拿來給我過目。」

「是!」三名祕書整齊劃一地四十五度躬身,毫不猶豫地應承下來,連個頓號都不帶的。

「李總的見面推了,讓他明天再來。下午我倆都不在公司,有什麼緊急事宜,今天上午處理。」

「好的,焦總!」

總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下屬對夫人言聽計從,聽完夫人的訓話就同手同腳地走出辦公室,絲毫沒有問他意見的意思,忍不住伸出爾康手:「欸,那什麼……」

「***?***噠。」厚重的實木門被輕輕地關上,室內一片靜謐,恍惚間總裁聽到了秋風掃落葉的聲音。

情況有些不對啊!張臣扉回頭,就見自己的小嬌妻已經大搖大擺坐在了原本屬於總裁的位置上,熟練地在鍵盤上敲入開機密碼。而與祕書們同樣毫無忠誠度的電腦,狗腿地響起了歡迎音樂。

總裁緩步走到辦公桌前,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的妻子:「你怎麼知道我的開機密碼?」

「這有什麼稀奇的?」焦栖抬頭看他,兩人的所有密碼都是互相公開的。

總裁的神色變幻莫測,突然出手把隨意翻動他電腦的小嬌妻抓起來,按倒在沙發上。

「你是王氏派來的商業間諜,是不是?」

「啊?」焦栖有些懵。

「還真是裝得像啊,父親欠債什麼的只是個幌子吧,」總裁緊緊抿著唇,「我早說過,背叛我的代價,你承受不起!」說著,突然扯開了小嬌妻的襯衫,一顆精緻的襯衫釦飛了出去。

「混蛋,這是我剛買的迪奧新款!」小嬌妻驚恐不已地掙扎著。

「總裁,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祕書推門進來,下巴瞬間掉到了地上,而後,宛如被開水燙到頭的王八,瞬間縮了回去,「?」的一聲關上門,假裝自己沒出現過。

由於祕書的打斷,這場「殘忍?性裁avi」?能進行下去,總裁只能面目猙獰地改了開機密碼:「密碼已經改了,你最好乖乖的,?再打電腦的主意。」

「0826嗎?」焦栖優雅地重新扣好衣釦。

「你怎麼知道?」總裁震驚地抬頭。

「廢話,那是我的生日。」

「……」

焦栖跟在張臣扉身邊盯了他一上午,驚奇地發現,雖然總裁大人在對待兩人的感情問題上出現了認知偏差,但在處理公司事務上卻沒多大問題,不由得悄悄鬆了口氣。

「下午跟我去一個地方。」午過飯過後,焦栖拉著張臣扉上車,帶他去看私人醫生。

公立醫院看病比較粗淺,有錢人都有私人醫生。這些私人醫生大多?離醫院自己開診所,收費很高,相應的醫術也相當精湛。

「去哪裡?」甩開那隻緊緊抓著他的手,張臣扉似笑非笑地停在離車三步遠的地方,態度極不配合。顯然,若是不能?他足?的理由,下一秒就會翻臉。

「還債。」焦栖怕他鬧,隨口哄他。

張臣扉嗤笑,長臂一伸把小嬌妻攬到懷裡困住,兩指捏住那精巧好看的下巴,湊到他耳邊?為邪惡地低語:「我說過,在你懷孕之前,你父親的債我一分錢也不會出的。」

熱氣噴在臉上,惹得小嬌妻紅了一隻耳朵。

「懷個雞……咳,起碼先交個定金吧,」焦栖??出來,生拉硬拽地把人塞進副駕駛,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嫖娼一晚上還?二百呢,你昨天晚上睡了我兩次。」

踩下油門,銀色瑪莎拉蒂衝出了石扉的地下車庫。

張臣扉起初有些不高興,有一種被小嬌妻算計了的不爽感,但轉而一想也有道理。小嬌妻的爸爸欠了那麼多錢,不給定金的話估計要被剁手剁?,他可不想焦栖天天以淚洗面。

「好吧,看在你昨天晚上盡心伺候我的分上,先給一個億的定金。」張臣扉摸出自己那張黑卡,在骨節分明的手指間轉了轉。

焦栖斜瞥他:「那可真是謝謝您了,迪?‧張先生。」

「不,叫我迪?。」你我之間,不該如此生分。

「……」

瑪莎拉蒂打了個趔趄,差點把十字路口拿?髒抹布?行洗車的乞丐給撞飛了。

「不想給錢就直說。」乞丐一臉鄙視,雙手齊飛把擋風玻璃擦成了大花臉。

磕磕絆絆總算到了私人診所。

綠樹掩映中,遠遠瞧見一座白色小洋樓。純歐式建築,富麗堂皇,美輪美奐,根本不像個診所。

內部裝修風格與外觀保持高度一致,走高端奢華路線。會客廳裡擺著寶藍色天鵝絨沙發,鋪了厚厚的星空地毯。牆壁上掛著魯本斯的《基督降架》,不管真假,擺在這裡就顯得很高端。

「焦先生好,闕?生已經在診室等您了。」

開這間診所的醫生,名叫闕德,是位美籍華人。自小在美國長大,醫學天才,年紀輕輕就拿到了博士學位,某天心血來潮要回華國開診所,專給有錢人看病。

既然在華國混,就得有個華國名。

當時幫他籌備的朋友是個天津人,問了他各項服務的定價水準,一張臉皺成了狗不理包子:「你介真四缺大德了,你就叫缺德吧。」

於是,他就叫了闕德。

闕德醫生的客?都是有錢人,有錢人裡中老年占了大半。中老年人總有些難以拋?的情懷,常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於是那張《基督降架》的四周,還掛著十幾面「在世華佗」「妙手回春」的大紅錦旗。

也算是中西合併了。

「張先生的智腦給我掃一下吧。」前臺小哥笑咪咪地看向張臣扉。

路易十三返廠維修了,現在的張大屌是個沒有智腦的原始人。貼心的前臺並不會被這個難倒,給他辦了臨時卡,並拿出了收取臨時卡工本費的POS機。

看到刷卡機,張臣扉了然。心道小嬌妻他爸真是沒見識,借錢竟找了這種沒有格調的地方,上來就要錢,也不說笑裡藏刀地跟他聊一會兒,更沒有拎出五花大綁的老丈人惹得小嬌妻哭天搶地。

沒勁。

沒能如願當一把大佬的總裁拿出黑卡,微微抬起下巴:「要多少?」

「二百。」焦栖把黑卡抽過來,遞給前臺小哥。

只要兩百萬?開什麼玩笑!

「兩百萬這麼小的數目,你找祕書取就是了。」總裁大人對於這種小事還要叫他跑一趟很是不滿。

「是兩百塊。」焦栖點了點刷卡機上顯示的數目。

前臺小哥笑咪咪地拿出「200元」的刷卡條給他簽字。

張臣扉看著那數字愣了一下,低聲對小嬌妻說:「昨晚上兩次,我應該給你四百。」

「……滾!」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量身定制 中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