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國度
青文學BL BG露天拍賣蝦皮拍賣
推到Plurk Facebook 新浪微博 QQ空間
  [H036]  《量身定制 中》 
作者: 綠野千鶴
繪者:
出版日期: 2018/03/14  第 11
尺寸: 256頁,  350.0公克,  21.0 X 13.0 X 1.2公分
ISBN書碼: 9789579578363
定價: 220
會員價: 198
+++++---------------------------------------------------------------------------------------------------------------------------------------+++++
歷盡一番努力,
蕭綃終是升職成為了主設,
同時也打進了設計師大賽半決賽!
但好心情沒能維持太久,
貪念益深的秦亞楠,
竟在公司內企圖抹黑她!?
而背後的真相更令人感到人性噁心。

儘管職場黑暗重重危機,
但與天菜展令君越發頻繁的相處,
簡直就是心曠神怡的人生新境界。
而在面對前男友的鬧場時,
展令君的那聲「女朋友」,
更是讓蕭綃驚呆了──

如果丈夫是展令君,
就算要她當顆被婚內虐待又吃不飽的小白菜,
她也是可以的!!
+++++---------------------------------------------------------------------------------------------------------------------------------------+++++
第三十二章 水杉


半決賽半個月後開始,比賽規則現在還沒有公布,也無從準備起,蕭綃的工作重點依舊是春夏裝。

初稿已經審核過了,高層也給了修改意見,蕭綃帶著眾人完善作品,出了二稿之後,再開新品研討會敲定最後款式,就可以進行尺寸裁定和製版了。

「亞楠,妳不再做幾件新的了嗎?」蕭綃這兩天不太想跟秦亞楠說話,但出於工作需求,還是要溝通的。初稿有幾個作品直接被斃掉了,設計部要拿出新的作品來填補空白。

「我這兩天被藝術指導操練得天旋地轉,沒時間做新的了。」秦亞楠敷衍了一句,又開始如饑似渴地做林思遠給她布置的作業。

過去幾屆大賽,半決賽都是出一個固定題目讓眾人回去製作,然後拿出來評比,題目是一早就會公布的。但這次沒有公布,而且講明了半決賽就要開始電視直播。

「那肯定是現場製作衣服了,」林思遠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大設計師,大膽地對半決賽的內容作出猜測,「但要現場製作一件衣服,太耗時,單製版就要費兩個小時,所以應該是改造舊衣。」

「改造舊衣……」秦亞楠快速轉動著眼珠子,越想越覺得林思遠說得有道理。

林思遠從LY資料庫裡調出了上百套過時的或被淘汰的款式,讓秦亞楠把這些衣服改造成時髦的新款。

秦亞楠卯足了勁準備半決賽,廢寢忘食地改造這些舊衣服,改完就拿去給林思遠看。起初每次都被林思遠罵哭,在哭了幾次之後總算摸出了點門道,林思遠的臉色也稍微好看了點。然而她還是不敢懈怠,為著這個,公司裡的工作就顧不上了。

「雖然我手裡不缺稿件,但作為主設還是要提醒妳,妳提交的四件作品,已經有一件被PASS了。如果第二批有人提交了更好的作品,剩下的三件也有被替換的風險。這種事情一旦發生,妳下一季的績效獎就一分錢都拿不到。」蕭綃抱著手臂,將可能出現的後果盡數告知。

「嗯。」秦亞楠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繼續忙她的。

等蕭綃走了,趙和平轉過身來,拍了拍秦亞楠的桌子,「亞楠啊,不是我說妳,妳把裙子轉讓給蕭綃了,就趕緊勤奮點再設計幾套。妳倒好,天天在這裡摳的什麼東西?要是那條水杉裙還在,妳那獎金還能拿個差不離,沒了那條裙子,還真有可能顆粒無收的,妳怎麼過?喝西北風去?」

水杉裙……秦亞楠做圖的手停下來,認真地看著趙和平,「你覺得,我有那條裙子,就不會喝西北風了?」

「那肯定啊!那條裙子說不定能成銷售冠軍,別的都是添頭。」趙和平搖搖頭,他是不太理解秦亞楠為什麼要把那麼好的東西讓給蕭綃的,換成他肯定捨不得。

秦亞楠抬頭,看看在座位上忙碌的蕭綃,想起周倩說的那句話,「妳這個人怎麼這麼記吃不記打?妳忘了她以前是怎麼對付妳的了?」

原本她是一心想著在設計大賽裡拿獎的,只要進了決賽成為前十,她就可以升為D2,工資就能漲一半;如果僥倖拿了冠軍成為S1,工資就能翻三倍。為了長遠利益,她願意放棄眼前的小績效。但是蕭綃呢?蕭綃是主設,哪怕她一件作品也沒有被選中,還是可以從所有人頭上拿績效,簡直是穩賺不賠。

越想心裡越氣,秦亞楠把剛剛改好的幾幅圖列印出來,拿著去找林思遠。

「這件還可以,這件是什麼玩意兒!」林思遠把一件中規中矩的設計圖給撕得粉碎,直接扔到了秦亞楠身上,「我強調過多少遍,想要獲得高分,就必須極端,有特別搶眼的東西,評委和觀眾才能記住妳!」

「是……」秦亞楠低頭把碎紙撿起來。

林思遠皺起眉頭,看著秦亞楠那冥頑不靈的模樣就來氣,早知道他應該選蕭綃來帶,「如果這樣了妳還贏不了蕭綃,決賽就別來找我了。」

秦亞楠攥著一把廢紙,躊躇了片刻,「林指導,我這兩天的作業可能要少交一點了,我得趕工下一季的新品。」

「現在比賽最重要,妳有一條水杉裙就足夠了。」林思遠不同意,他要加緊訓練秦亞楠,不能讓她在半決賽中丟臉,不然人們會說「果然林思遠的水準就是比不上艾德琳」。

「水杉裙,我轉讓給蕭綃了,再不做幾件,我明年就沒有收入了。」秦亞楠囁嚅道。

「什麼?」林思遠不可思議地坐直了身體。

這邊秦亞楠接受魔鬼訓練,蕭綃在艾德琳那裡依舊是鹹魚一條。

艾德琳沒有給任何有關比賽的指導,只讓蕭綃跟著她做高定。這件高定是做給一位明星的,這位明星要參加下個月的電影節,需要盡快趕工出來。高級定制的設計要由首席親自完成,製作過程也需要首席設計師的參與,很多細節甚至需要她親手縫製,耗時耗力。

蕭綃看著人臺上用大頭針固定的酒紅色高檔布料,滿眼欣喜。

艾德琳回頭看了她一眼,「這位顧客除了『酒紅色』和『好看』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要求,妳覺得做長裙還是短裙合適?」

這是老師的課堂提問?蕭綃回過神來,快速思索了一番,這個問題看似是在問這個酒紅色布料做哪種好看,實則不然,「這要看她是去頒獎還是領獎了,如果頒獎就要穿得莊重一些,領獎就要穿得搶眼。」

果然,這話一說出口,艾德琳眼中浮現出了滿意的神色,「她是去領獎的。」

「那做長裙比較好。」蕭綃笑著道。

艾德琳點點頭,將布料抖開,快速在人臺上圍了一圈,作出曳地長裙的效果,而後將身前一部分折起來,「她的腿比較細長,露出腿會更加漂亮,所以我們來做個燕尾裙。」

原來還能這樣設計,直接用布料演示,一邊觀察一邊修改,蕭綃恨不得把自己變成一臺攝影機,將艾德琳的每一句話、每個動作都記錄下來。

這是她第一次全程參與高定的製作,沉浸其中才知道這裡面有這麼多的門道。看完艾德琳的設計,還主動要求在高定縫紉間幫忙,學著釘珠和貼碎鑽。艾德琳也不管她,任由她在高定制作室裡跑來跑去。

春夏裝的二稿在半決賽之前出來了,蕭綃便按部就班地通知上層,召開新品研討會,定下最終方案,並討論配飾的設計。

「第一批提交的設計一共71件,其中有十三件不通過、25件要求修改,也就是有33件是直接通過的……」蕭綃將所有作品的縮略圖調出來,按照編號順序排布。

每個人面前都有平板電腦,內容與蕭綃展示出來的一樣,還可以點進去看細節。林思遠點開了那件水杉裙,仔細看了署名,果然寫著蕭綃的名字,頓時有些火大,「蕭主設,請妳解釋一下,為什麼這條水杉裙會在妳的名下?」

「嗯?」艾德琳對那條水杉裙印象很深,快速翻到那一頁點開,慢慢皺起眉頭,「我記得這是秦設計的。」

「沒錯,是秦亞楠的作品,不過她一個多月前就把這件作品轉讓給我了,您可以查看系統裡的轉讓記錄。」蕭綃索性調出了那張圖,坦坦蕩蕩地讓眾人看右下角的署名。

「怎麼可能,水杉裙是她最得意的作品,為什麼要讓給妳?」林思遠已經認定是蕭綃仗著主設的身分欺負秦亞楠了。

艾德琳見蕭綃這麼坦蕩,料想這事還有什麼隱情,畢竟這麼明顯的事情蕭綃根本沒必要做,便轉頭問秦亞楠,「怎麼回事?」

被所有人盯著,秦亞楠似乎很緊張,支支吾吾語焉不詳地說:「蕭綃只看得上這個,我就給她了。」

原本還相信蕭綃的高層們,齊齊變了臉色。「只看得上這個」,足以說明是脅迫。

艾德琳深吸一口氣,很是失望地看向蕭綃,「剛入公司我就跟妳們說過,設計師的人品是要擺在天賦之上的,道德低下,就不配做設計師。」

蕭綃看到秦亞楠那個態度,頓時心頭火氣,「秦亞楠,妳說清楚,這衣服是妳要給我的,要換走我的連身褲參賽用,什麼叫我只看得上這個!」

秦亞楠不可思議地看向蕭綃,原以為蕭綃會按照之前套好的說辭,說是她倆共同設計的,接下來她就好說了,沒想到蕭綃會直接把她賣了。秦亞楠臉色一白,似乎被嚇到了一樣,「哦,是的。」

然而,她越是這樣,高層們越不信,這模樣怎麼看都是被欺負了。

「蕭設計師,如果妳不能證明這是公平交易,那麼就要把這件作品還給秦設計師。」坐在席間一直沒說話的總監羅譽插言,這屬於行政管理範疇了,他可以說兩句。

蕭綃攥緊了拳頭,這事如果說不清楚,可不僅僅是還一件作品的問題,這將成為她設計生涯的汙點!

「證據,我當然是有的。」蕭綃冷笑著拿出手機,用資料線連接到了電腦上。











第三十三章 太陽


聽到蕭綃說證據的時候,秦亞楠心中咯?一下,快速想了一遍自己有沒有留下什麼把柄,想來想去也沒有,一切都是口頭承諾,只除了……

糟糕!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公司內網上的聊天記錄,快速拿出手機翻看,秦亞楠頓時出了一身冷汗。蕭綃在跟她聊天的時候,清晰地重複了一遍事情的經過!

秦亞楠看到蕭綃把手機連到電腦上,還以為她要展示兩人的聊天記錄,快速想著應對策略。現在網路上偽造聊天記錄的工具那麼多,她可以死不認帳……

「是,妳也知道,那件裙子是我這一季最好的作品,肯定好賣!」

屬於秦亞楠的聲音,清晰地從音響中放出,充斥了小小的會議室。秦亞楠猛地抬頭,不可置信地看向大螢幕上的錄影。

「離截止日只剩不到二十天了,我必須湊齊五件作品,求妳了蕭綃,妳要是同意,我這會兒就辦轉讓手續。」鏡頭有一瞬間的晃動,掃到了秦亞楠滿是哀求的臉。

「……妳拿我的連身褲去比賽,不太好吧?」

會議室裡一片靜默,方才譴責蕭綃的高層們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尤其是林思遠,臉已經黑如鍋底。

「秦亞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思遠厲聲質問低著頭的秦亞楠,「妳在高定室裡怎麼跟我說的?」

羅譽聽到這話,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肯定是秦亞楠告狀在先,藝術指導才會特意挑出了水杉裙的署名來看。這個秦亞楠,真是蠢不可及,想想自己方才的發言,羅譽趕緊挽救了一句:「看來這是一場公平交易……」

話沒說完,就被艾德琳抬手打斷,示意他閉嘴。

「那有什麼的,這只是初審資格而已。這次規則公布得這麼晚,時間太緊,我敢說,有80%的人都會從別人那裡買設計圖來湊數。」大螢幕上還在持續播放著錄影,秦亞楠的話一字不落地進了艾德琳的耳朵裡。艾德琳嘴角的法令紋越來越深,首席助理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

「用他人的作品參加比賽,這是違背設計師行業準則的!請把這件水杉裙,做下系統處理,這一季不許再用這條裙子!誰的署名都不行!」艾德琳說話的聲音不大,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眾人下意識地點頭。

蕭綃拔下數據線,不置一詞。下系統水杉裙,那就是削減了她的績效,算是對她貪小便宜的懲罰?抬眼看看艾德琳的表情,顯然是還有下文,她就聰明地選擇閉嘴。

「莫妮卡,」艾德琳叫了一聲了自己的助理,首席助理立時上前,「將真實情況告知大賽組委會,請他們撤銷秦亞楠的參賽資格。」

「不,不要撤銷我的資格!」秦亞楠完全慌了,瞬間急紅了眼,「因為時間太緊,我來不及設計第五件衣服,就跟蕭綃交換了。那只是一條連身褲,再給我幾天時間我也做得出來的。求求妳,艾德琳,再給我一次機會。」

羅譽攔住了莫妮卡的腳步,給祕書使了個眼色讓她通知總裁,自己則站起身勸說艾德琳,「艾德琳,不要衝動,內部的事我們內部解決,宣揚出去對公司不好。」

LY只有兩名設計師進了大賽,如果只剩下蕭綃一人,風險太大。

正僵持著,在外面辦事的周泰然打了電話過來,艾德琳走出會議室接電話,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覷。

「哼!」林思遠冷哼一聲,站起身斜睨著秦亞楠,「妳以後,不用來高定室了。妳讓我再次驗證了一個真理,美可能是表像,醜絕對是內外統一的。」說完,便摔門而去。

「嗚嗚……」毫不留情的羞辱,讓秦亞楠崩潰地哭起來,她現在後悔極了,既然已經把裙子給了蕭綃,她就不該貪得無厭再想要回來,「蕭綃,咱們不都說好了嗎?妳怎麼不說這是咱倆共同設計的?」

蕭綃被氣笑了,「秦亞楠,妳搞清楚,剛才指導是先問的妳,妳怎麼說的?如果妳說一句『這是我倆共同設計的』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還怪人家雞沒配合妳?

成衣部的同事都不吭聲,連跟秦亞楠關係最好的趙和平也沒出來安慰她,更沒人出來幫她說話。

過了一會兒,艾德琳重新走進來,臉色依舊不好看,「大賽的事,高層會另行商議,關於秦亞楠的違規處罰,羅總監你來宣布吧。」說完便轉身走了,沒有再堅持要舉報秦亞楠,顯然是周泰然勸住了她。

羅譽低頭看看手機,收到了總裁發來的指示,歎了口氣,示意眾人坐下,他自己走到了前面。

「這次的事,妳們倆都有責任,但主要責任在秦亞楠身上。經過高層商議,決定將秦亞楠本次設計的所有圖紙做下系統處理,包括那條主打款水杉裙,年終獎減半!」羅譽說著,瞟了蕭綃一眼。因為激素減量且換了髮型的緣故,她看起來漂亮了許多,羅譽不自覺地放緩了語氣,「缺失的稿件,就辛苦蕭主設帶著大家另行設計了。」

蕭綃點頭,對於這個處理結果表示認同。雖然讓她白白損失了一條連身褲,但秦亞楠也沒討到好,蕭綃徹底認清這個人的嘴臉了,這段同學情誼算是到了盡頭。

「秦亞楠,以後咱們橋歸橋路歸路。」走出會議室,蕭綃鄭重其事地對秦亞楠說了這麼一句。大學時一起逛街的快樂、找工作時互相扶持的真心、生活上的嘻哈打鬧,都隨著那條消失在系統裡的水杉裙一起,煙消雲散。

秦亞楠似乎受了打擊,申請了年假回家休息,半決賽之前都沒有再出現。

二批提交作品審核下來,因為秦亞楠的作品全部下架,通過的作品只剩下47件了,但新一季的設計圖必須不少於50個,蕭綃只能督促大家趕緊再做幾件出來。

蕭綃坐在家裡的工作臺前抱著腦袋冥思苦想,普通商品好說,但那條水杉裙是主打款,短時期內做出一件精品主打替換,當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惆悵間,蕭綃忽然瞥見了牆上貼的一張照片。那是她拍下的鋼琴師,後來被她做成了碎布貼畫送給了慕江天。從電腦裡翻出布貼畫的底圖仔細瞧,誇張處理之後的陽光像瀑布一樣傾瀉而下。用圖片處理工具將底圖旋轉折疊,變成柱狀,那寬大的陽光就變成了裙子上的條紋。

陽光能夠帶來「新生」,那張照片裡,陽光被穹頂的七彩玻璃分成了彩色的光束,取其中綠色和黃色的光,便恰好貼合了這一季的主題和風格。

次日,蕭綃去了桑榆。

「我想把這幅圖用在服裝上,你說慕大師會同意嗎?」蕭綃站在琴房外,忐忑地問展令君。

「妳複賽講解得怎麼樣?」展令君看著琴房緊閉的雕花木門,答非所問。

「很成功,我特地強調了你的英俊瀟灑……」蕭綃不要臉地使勁誇他,「評委說我是個天才!」

展令君斜睨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刷卡,打開琴房,流暢的鋼琴聲傾瀉而出。琴房在裡面鎖住了,只有展令君的修復師許可權卡才能打開。蕭綃這才反應過來,剛才展令君問的問題,是給她開門的前提!

如果自己沒誇他帥會怎樣?蕭綃牙疼地咧了咧嘴,偷瞄展令君一眼,到底沒敢問出來,慫慫地推門進去。

「我想把這上面的元素用在公司新一季的衣服上,但請您放心,我只用陽光的部分,不會把您畫上去的,可不可以?」蕭綃向一曲終了的慕江天解釋。

「本就是妳的畫作,請隨意。」慕江天站起身,單手打旋而後展開,做了個中世紀歐洲宮廷禮儀裡標準的「請」。

蕭綃笑起來,單手提起裙角做了個下蹲的姿勢,「謝謝!」

儘管對方看不見,她還是認真地做了回禮,而後高高興興地離開了。

雖然看不到,但慕江天能感覺到蕭綃的動作,清冷的臉上禁不住露出了笑意,久久不散。

「我寫了新曲子,你要不要聽?」慕江天問站在一邊的展令君。

「不聽。」展令君臉色不大好。

慕江天卻不管他,兀自坐下彈奏起來。悠遠綿長的曲調,伴隨著零星的高音,宛如巍峨群山中湧出泠泠淙淙的小溪流,廣闊與渺小、孤獨與熱鬧並存。

「好聽嗎?」只彈了十幾個小節,慕江天便停下來。

「嗯,」展令君應了一聲,轉身準備離開,「你自己練吧,我不喜歡聽你彈琴。」他不喜歡聽人彈鋼琴,尤其是慕江天彈的。

「令君,」慕江天叫住他,低頭輕撫琴鍵,緩慢而鄭重地叮囑,「多跟那位向日葵小姐接觸吧,你和我都需要救贖。」

展令君的眼中閃過一絲痛楚,輕合雙目,「這世上沒人能救得了我,她也不能。」

話音剛落,蕭綃又風風火火地跑了回來,塞了十張票給展令君,「半決賽的門票,你們去給我加油唄?」半決賽是電視直播,演播廳是要收門票的。本來一名參賽選手只能得到兩張贈票,但梁靖瑤作為贊助商能得到的就多了。

展令君捏著門票,眼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笑意,拒絕的話到了嘴邊,鬼使神差地變成了「好」。

慕江天:「……」剛才還說什麼來著?

   
作者的其他作品:
酌鹿 上下 橫板
酌鹿 上 豎板
酌鹿 下 豎板
迪奧先生 上 直排
迪奧先生 下 直排
神木撓不盡 一
神木撓不盡 二
神木撓不盡 三
神木撓不盡 四(完)
量身定制 上
關於我們(about us)隱私政策(policy)連絡我們(contact)Q & A 問答(help)Plurk免責聲明(Disclaimer)交換連結(Exchange link)合作提案(Cooperation proposal)Facebook微博